<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0章 透穴芒针搭桥
    虽然没有血腥场面出现,但此刻手术室内的场景,已经足够引起众人的惊讶。苏韬选择在开放式手术室治疗芷瞳,为的就是起到这个效果,他要让这些懂中医的和不懂中医的,抛弃自己对中医固守的看法,让他们知道中医真的可以创造很多奇迹。

    接下来,苏韬挑选了两根三寸芒针,刺入芷瞳体内门静脉畸形的部位。

    柳若晨眼睛一亮,竟忍不住开口低声问道:“你这是打算给她洗髓易经”

    随着柳若晨此言一出,手术室外的人也均露出困惑之色。苏韬淡淡一笑,道:“你终于明白我的用意了,虽然有点迟,但还是让人很欣慰。”

    柳若晨嘴角露出苦笑,洗髓易经是中医常用的一种说法,但放到一些武侠小说里,经过想象和夸张描述,变成了绝顶武功。现实生活中,中医也有洗髓易经功,是通过按摩、健身等方法,增强人体体质,起到肾气充足、落齿重生的效果,但一般都是通过自己的修身养性和锻炼。如今苏韬给芷瞳治病,似乎是想通过外力来给芷瞳洗髓易经。

    形象点来说,苏韬是想用芒针,改造芷瞳的经脉形状,让原来畸形的门静脉,修造得如同正常人一般,这就如同整形手术一样,只不过单靠芒针,能够办到吗

    九宫八卦守穴,透穴芒针搭桥,只是为了洗髓易经做铺垫而已。这比用手术刀做手术,更加有挑战性,在文献记载中,并没有类似的案例,大多只是口口相传的传奇而已。

    天截手,真的有如此神奇功效

    苏韬选择两根三寸芒针,深吸一口气,左右各执一根,按照x光片的位置,将针缓缓刺入门静脉畸形位置,真气随着芒针进入体内,变成了无形的触手,感受着芷瞳体内的情况,在苏韬的脑海中,幻化出景象,如实地展现出病患的实情,他将芒针变成手术工具,手指细微的颤抖,芒针顺从地按照自己的之时,抵达自己想要改变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若晨不时地给苏韬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手术室外的人开始有些不耐烦,因为在他们大多数人眼中,苏韬一直静静地站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做。

    几名中医都是师出名家,大致能猜出苏韬在做什么,均对苏韬钦佩不已,设身处地的去想,若是换成自己,绝对不会如苏韬那样,能想出用这等前所未有的治疗方案。

    艺高人胆大,足以来形容此刻苏韬的行为。

    金崇鹤眼中流露出深邃之色,虽然手术还在进行的过程中,但金崇鹤已经被苏韬的表演所折服,即使病人最终没有被治好,苏韬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同行,想象力天马行空,汉医需要这么一股清泓注入,任何一个理论的发展,都不能固步自封,需要不断地创新,韩医之所以比华夏的中医如今发展得更好,原因在于他们吸取各种养分,以金崇鹤为例,他也拥有西医的行医资格证。

    华夏中医有苏韬这样的人物出现,这是行业的幸事!

    墙壁上的电子钟显示,三小时四十分钟,此刻已过凌晨十二点,苏韬一直保持着那个站立的姿势,全身上下肌肉紧绷,只有手腕依稀可见微微抖动,终于苏韬缓缓抽出芒针,长舒一口气,眼中露出放松之色。

    柳若晨在旁边问道:“成功了吗”

    苏韬肯定地笑道:“成功了一半,下面是拔针,场面可能会有点恐怖。”

    拔针会恐怖柳若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苏韬开始拔针,他手法很快,几乎只花费了两三分钟,就将所有的针全部给拔出,当最后一根针离开芷瞳的身体时,芷瞳突然直起身子,嘴里不停地呕出鲜血。

    董丽坤惊呼出声,道:“芷瞳怎么了”

    娄子安冷笑道:“这下闯大祸了,原本呕血的症状,已经被金大夫给治好,如今却是重新呕血,这算是什么,帮了倒忙”

    金崇鹤有点看不惯娄子安冷嘲热讽的嘴脸,皱眉道:“她现在呕血,与之前的呕血不一样,之前是气血不畅,因为门静脉畸形,而导致积压式血喷,如今是气血突然畅通,呕出原先体内的废血,现在算是治标治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复发了。”金崇鹤瞧出娄子安并不是行家,所以解释得比较简单,并没有说明其中复杂的医理。

    被金崇鹤这么驳斥,娄子安嘴角动了动,却是无处发泄,毕竟金崇鹤不是中医协会的人。

    随着苏韬走出手术室,院长陈敬意立即吩咐医生,给芷瞳做全面的复查,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检查结果已经出来,病人靳芷瞳的先天性门静脉畸形被苏韬采用芒针微创手术的方式,成功修复,苏韬用中医的手法,进行了一次开放式手术表演,仔细回想整个过程,可以用精彩绝伦来形容。

    靳国祥紧紧地握着苏韬的手,虎目中竟然隐隐有泪光,感谢地说道:“苏大夫,谢谢你在关键时刻,治好了我女儿,你给了她健康,同时也给我们这个家庭带来了幸福。”

    苏韬感觉靳国祥的手孔武有力,笑着说道:“靳少将,您客气了啊,救死扶伤是医者的天职,还得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你对我并不了解,但敢于让我尝试,这让我很感动。”

    靳国祥暗忖苏韬不卑不亢,表现出了与同龄人相比,更为成熟的一面,他用力地握了握苏韬,沉声允诺道:“我欠了你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我回报你。”

    苏韬连忙摆了摆手,谦逊地说道:“病人与大夫,是雇佣关系,按照行业规则,等下你给我诊金,就算是互不相欠了。”

    董丽坤虽然知道苏韬在说笑,但还是连忙打开黑色的蛇纹皮包,从里面翻出了钱包,低声道:“只可惜没带太多现金,要不你给我个银行号,明天我安排人转账给你吧”

    苏韬伸手在董丽坤钱包里轻轻一夹,抽出一张百元钞票,淡淡笑道:“这就足够!”

    董丽坤也是个明眼人,她知道苏韬并非真要与自己讨要诊金,治好了自己女儿,这算是天大的人情,岂能用钱来衡量,苏韬跟自己拿了一百元作为诊金,这只是暂时给了个台阶,若是太过较真,反而显得太过于功利,她淡淡地扫了一眼靳国锋,两人目光交汇,夫妻俩均明白彼此的意思,大恩不言谢,等日后再补上人情。

    随后,金崇鹤主动迎向苏韬伸出手,绅士地说道:“我叫金崇鹤,很庆幸,我能够见识到你的医术。”

    苏韬观察过金崇鹤,这家伙虽然是个韩国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他言谈举止让人感觉并不差,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苏韬也伸出手,与之相握,道:“我叫苏韬,你的医术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金崇鹤嘴角露出浅笑,叹气道:“让人很失望,如果在三国医学交流会上,遇见的是你,恐怕我们韩医代表队,很难轻松地获得最终胜利。”

    苏韬笑了笑道:“华夏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几个人又怎能代表源远流长的中医文化,包括我在内,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金崇鹤暗忖苏韬说话处事滴水不漏,医道也是人道,医术水平能代表一个人的底蕴和内涵,他并不掩饰内心的赞誉,笑着邀请道:“如果有机会的话,还请苏先生前往韩国。相信亲眼见证到如今韩医发展的情况,你会对我们国家的医学水平,又更深程度的了解。”

    苏韬不卑不亢地回答道:“谢谢你的邀请,有机会一定拜访!”

    金崇鹤深深地看了一眼柳若晨,轻轻地点头致意,然后转身离开。

    柳若晨笑着问苏韬,“你对金崇鹤有何看法”

    “深不可测!”苏韬异常凝重地说道。

    柳若晨笑了笑道:“在他的内心,恐怕也是这样评价你的。”

    靳芷瞳的先天性门静脉畸形,被中医手术治好,得到这个结果,最兴奋的无疑是记者程佩妮,她脑海中已经组稿完毕,赶紧离开医院,奔赴报社,流畅地写下了这篇跌宕起伏的故事,新闻的名字叫做《拯救中医的英雄终于出现了!》

    新闻的第一部分,以三国医学交流大会华夏中医代表队全面溃败为引,来自汉州的年轻中医苏韬,决心要为华夏中医的正统正名,匆匆赶到宁杭市,发现交流会已经结束。随后,市人民医院出现了一个重症患者,在医院的邀请下,包括韩医专家金崇鹤在内,诸位中医专家纷纷出手,却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关键时刻,苏韬站了出来,以精妙绝伦的方式,用精湛的中医手法,成功表演了一场开放式的中医手术。

    “如今华夏中医,频频遭遇负面信息,包括记者在内,也一度质疑中医,是否真的有那么神奇。通过站在现场,实地地了解,记者认识到,中医传承数千年,积累了无数人的宝贵经验,是一笔真贵的财产,即使如今没落了,但仍有人在坚持,仍有人能用精湛的医术,让世人知道,中医可以出神医!这个人名叫苏韬,他是针灸中医,挽回民族荣誉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