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47章 急诊室有新闻
    陈敬意等靳国祥说明意图之后,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毕竟苏韬并非中医协会的人,而且与娄子安的关系不佳,若是让他去治病,岂不是不尊重娄子安?若是换做普通病人家属,陈敬意会直接拒绝,但靳国祥不一样,他可是东南战区最年轻的将领,为了女儿的病,特地从琼金赶回了宁杭。

    “这个!”陈敬意摸着下巴,“怕是有点不妥,主要苏韬并非我院的医生,而且我们对他一无所知,如果出了问题,谁人能担保后果?”

    娄子安也补充道:“他来路不正,跟中医协会没有关系。”

    靳国祥皱了皱眉,语气坚决地说道:“这样吧,由他来治,如果出了问题,我们作为病人的亲人和监护人,不会责怪任何人,一切后果自负!”

    听靳国祥这么说,陈敬意暗叹了口气,琢磨着靳国祥怕是孤注一掷了。他其实并不看好苏韬,毕竟此人实在太过年轻,医学界都得讲究资历,年龄越大的大夫越吃香,这并非无稽之谈,而是年龄大的医生,接受过的病人也比较多,诊治手段和经验都比较丰富。现在能够成为主治医生的大夫,至少要有年的临床经验。

    苏韬看上去不过只有二十岁出头,他又能有多少从医经验呢?

    陈敬意望着靳国祥,知道他的决定已经不会变,道:“那行吧,不过在治疗之前,需要你们签一份无责任协议。医院只是借给你们治疗场所,无论成功与否,都与我们无关!”

    靳国祥点了点头,暗忖这陈敬意也是个推卸责任的老狐狸,处理事情滴水不漏,淡淡道:“事不宜迟,那就赶紧签吧。”

    柳若晨站在苏韬的身边,见他面无表情,压低声音道:“给你揽了个活儿,不会觉得我多事吧?”

    苏韬淡淡笑道:“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柳若晨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看得出来苏韬内心憋着一股闷气,这是一个有才华、有能力、有血气的年轻人,但在华夏这种体制内,却是被埋没。

    柳若晨笑道:“是我自作主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与他们说说。”

    苏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想为我争口气,我哪里看不出来,就冲着你的良苦用心,也得撑起腰杆,把事情给办好。主动找靳国祥夫妇,请求让我来试着治他们的女儿,这算是给我找了个台阶上。”

    柳若晨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淡淡笑道:“你倒不笨,不过你看上去还有其他心事。”

    苏韬点了点头,道:“我在想,你这么好,事事都为我考虑,我爱上你了,那怎么办?”

    柳若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啐道:“别胡说八道了,都什么情况,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韬深吸了口气,目光流露出深邃之色,压低声音,道:“放心吧,我会尽力而为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若晨莞尔一笑,道:“作为称职的医生,只要开始救治病人,没有会故意留力。”

    ……

    “什么?市人民医院急诊室出现了新闻线索?”《浙源晨报》社会版记者程佩妮接到了线人的消息,挂断电话之后,开始热血沸腾起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现在传统纸质媒体越来越不好做,一般有影响力的新闻全部都来自于网络,所以程佩妮不仅是《浙源晨报》的记者,报社集团官方网站的记者。

    她正在为明天官网的新闻犯愁,就在今日下午,华夏、岛国、韩国,三国医学交流会在宁杭市举办,原本她以为会挖掘到什么商机,未曾想,华夏代表队的溃败,让她的选题没法继续进行下去。所以她现在非常着急,明天究竟以什么素材,作为自己的主打新闻。

    半个小时之后,她驾车来到医院,当看见一群熟脸站在急诊室门外,她眼前一亮,突然发现今天的运气不错,一定有文章可做,除了华夏医学代表队的成员之外,金崇鹤竟然赫然在列。据她所了解,韩医代表队在交流会结束之后,就选择离开宁杭,而金崇鹤出现在这里,肯定有其他原因。

    如果能给此次三国医学交流会第一帅哥,做个专访,这题材应当不错,至少能吸引网络上的那些少男少女的关注。

    “金崇鹤先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浙源日报的记者,今天下午的医学交流会,我也全程参与,看到了你的神奇医术,请问你为何会出现在医院呢?莫非正在准备救治病人?”程佩妮主动迎上去,面带微笑我问道。

    金崇鹤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记者,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不过他毕竟经常应对记者,在国内甚至因为经常与一些韩流明星关系不错,有不少狗仔喜欢蹲守在他的附近,想要挖掘他的花边新闻。

    金崇鹤很快展现出绅士的风度,笑着解释道:“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个意外。如果你想要专访我的话,恐怕不大合适,因为现在大家都忙着救治病人。”

    “哦?”程佩妮皱了皱眉头,作为记者,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华夏医学代表们会聚集在市人民医院,难道有什么大人物出现病危了?

    很快,她发现了穿着军装的靳国祥及董丽坤。

    军方人物一般都比较低调,基本不会在公众场合露面,但他身边的董丽坤,却是宁杭市的名人,其身份是灿鸿集团的董事长。灿鸿集团前身是浙源省国资委旗下的实业集团,后来经过改制之后,成为省内最大的国有地产之一。浙源省如今核心区域的几块地产项目,均有灿鸿集团的身影。除了房地产之外,灿鸿集团还涉及商业地产、物流仓储、远洋、电子商务等多个领域,是省内排名靠前的实业大鳄。

    浙源日报曾经做过一个全省知名企业家的系列专访,董丽坤便是其中最亮眼的一名女性代表。但此刻,她妆容寡淡,面容憔悴,眼圈浮肿,

    (本章未完,请翻页)似乎还挂着泪痕,完全没有商业精英应有的形象。

    经过敏锐地观察和合理的分析,程佩妮已经大致判断出场上的情况,那个身穿军装的英武的军官应该是董丽坤的丈夫,现在急诊室内处于危险状态的人,应当与董丽坤有关,华夏中医代表门之所以出现在急诊室,而且金崇鹤也赫然在列,一切都是为了急诊室内的病人,从现在众人均不轻松的表情来看,病人依然还处于危险之中。

    大家都在忙碌,程佩妮此刻贸然出击采访,显然不合时宜,她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线人的电话。

    此刻消息已经在市人民医院内部传来,所以线人也大致知晓发生了什么,等线人说明始末之后,程佩妮露出惊讶之色,好奇道:“你的意思是,现在是一个非中医协会的人,准备接手,给那名重症病人诊治?”

    “没错,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不过在网上能搜到他的资料,刚刚获得今年医王大赛的医王称号,还是挺厉害的!”线人说道,“不过,想要用中医方法解决门静脉血管畸形,从专业角度来看,完全不可能,即使要进行手术,那也得需要有丰富经验的外科手术大夫才行。”

    程佩妮笑问:“那你并不看好他了?”

    “当然,咱们医院所有的专家,都束手无策,若是被个外人给治好了,那咱们脸上也无光啊!”线人唏嘘笑道,“关键是此次病人的父母都是很有地位的大人物,根本不接受医院给出的方案,所以陈院长此刻也很头疼。”

    “我知道情况了,谢谢你给我提供了很好的线索,若是拿到了重磅,请你吃饭!”程佩妮笑着说道。

    “咱俩的关系,难道不给你素材,就不请我吃饭了吗?”线人笑着反问。

    程佩妮关心急诊室的事情,没心情与线人多话,随便敷衍几句,挂断电话之后,重新回到急诊室的门口,她突然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

    急诊室处于封闭状态,程佩妮急中生智,果断摁响了挂在墙体上的传呼器,电动门缓缓拉开,里面的值班护士,疑惑道:“什么事?”

    “我与刚才那些专家一起来的,请问他们去哪里了?”程佩妮张嘴,谎话就来,作为一名优秀的记者,这是最基本的业务素质。

    护士皱了皱眉,与身边另外一人低声交流了一下,道:“他们已经去手术室了。”

    程佩妮继续演戏,道:“那赶紧让我进去,我这儿有他们落下的东西。”

    两名护士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打开了电门,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上了消过毒的手术服,然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这里并不是手术的第一现场,站在这个房间透过宽大的玻璃,可以清晰地观看手术室发生的一切。

    程佩妮既觉得紧张,又觉得兴奋,因为她有机会亲眼看到手术的场景,是否会像电视剧播出的那样,又是血,又是肉的,场面惊悚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