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46章 一根救命稻草
    娄子安的父亲是个赤脚医生,对他的影响深远,所以高考毕业之后,娄子安就报考了家医学院。因为高考发挥失常,分数不高,勉强过了分数线,经过调剂后进入了中医系。娄子安是个聪明人,从进入大学的第一天起,他就意识到中医的前途渺茫,既然半只脚踏入这个行业,那就得深谋远虑,找到其他路径。

    经过自己的努力,娄子安与学校的老师及领关系相处的不错,所以毕业之后也成功留校,当然一名行政人员。

    娄子安虽然专业知识学得不怎样,但善于钻营,很快通过行政路径,成为学校的骨干,同时经过多年的积累,位置越爬越高,随后有个机会,卫生部吸纳优秀的学校干部,娄子安疏通好关系,成功进入卫生部医政司,担任一名实权副司长。

    医政司行政编制虽只有十八人,但权责很大,其中有一条负责拟定拟订血液安全管理的规章、政策并组织实施;推动无偿献血工作,这一条就足以创造大量的财富。娄子安在副司长的位置上一度坐了七八年,即将要升任司长,却被对手阴了一记,因为无偿献血爆出丑闻,不得不引咎离职,结果被搁置到中医协会这个清水衙门。

    尽管龙搁浅滩,但娄子安骨子里的官僚做派并没有消减,他上任之后,就把中医协会整顿了一番,如今协会会长只能靠边站,大小事务均是由他这个常务副会长全权负责。

    娄子安虽然离开了威风八面的医政司,但自认为在如今的中医领域,也是说一不二,谁都得给三分薄面,但苏韬当着众人的面,膈应了自己一句,而且戳中了他的痛处,娄子安这么多年来始终浸淫官场,早已将年轻时学的一鳞半爪的中医知识抛之脑后,面对中医专家,他其实内心一直很没底气,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自卑!井底之蛙一次,描述得恰如其分。

    同时,从内心深处来看,娄子安看不起中医,如果可以选择,他情愿到西医协会任职,毕竟西医更受欢迎,系统更为完善,无论是捞金,还是享受的地位,都远比中医更高一个档次。

    苏韬的蔑视,无疑是羞辱到了他。

    娄子安眉头蹙成一团,沉声道:“虽然我们都是中医人,但得凭实力说话,如今治不好病人,必须要承认现实,难道还自欺欺人?”

    苏韬低声道:“虽然你是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但你没法代表所有从事中医行业的人员,更没有办法代表中医。”

    娄子安失声笑道:“哦?我代表不了中医,那你的意思是你能代表?年轻人,不要太张狂,尽管我知道你取得了今年医王大赛的称号,但并不代表你无所不能,任何疑难杂症都能治好!”

    苏韬目光平和地看了一眼他,道:“我有自知之明,当然知道什么病能治,什么病不能直治。不过,这血臌之症,并非绝症,我还是九分把握治好!”

    人要给自己留余地,九分缺一分,是苏韬表示自己很谦虚。

    不过,娄子安却很冷笑不已,沉声道:“太狂妄。不过,恐怕不能如你所愿,即使你想治疗,恐怕也很难如你所愿。”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究竟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能不能治,似乎你做不了主。”言毕,他目光扫向陈敬意,这是医院的院长,他可以做主。

    陈敬意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现场的状况有点复杂,苏韬与娄子安分明是一同前来,为何感觉矛盾不小。

    娄子安果断与陈敬意,道:“陈院长,他并非我中医协会的人,如果他出手医治,病人出现什么危险,我概不负责!”

    陈敬意叹气,无奈笑道:“两位中医好手都瞧过病人的情况,恐怕中医却是难以下手,我还是试着劝说病人的亲人,让他们同意通过手术来解决病人的病痛吧。”

    柳若晨美眸一亮,低声道:“陈院长,我恳请你,让苏韬试一试。他虽然不是中医协会的医生,但实力不俗,远胜于我,若是让他咋来给病人诊治的话,定能解决问题。”

    陈敬意陷入为难之中,暗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娄子安瞪着柳若晨,心中无比震怒,原本他还打算重点培养一下柳若晨,她此次在三国医学交流会上,是唯一保持不败的人,但如今多次与自己作对,娄子安心中暗暗开始盘算,如何将柳若晨踢出中医协会。

    不听话的人,就不能用,这是娄子安的处事原则。相对而言,娄子安如今倒是更加倾向于日后好好重点培养王国锋,尽管他失败过,但毕竟很听话。

    苏韬朝柳若晨摇了摇头,暗示此事不可强求,柳若晨暗叹一声,这是替那小女孩惋惜。

    众人一起出了急症室,靳国祥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紧张地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陈敬意无奈道:“暂时控制了她的呕血之症,不过想要彻底根治的话,恐怕还得按照原来的方案,对她进行‘脾切除术’!”

    在西医看来,对成年人来说,切除脾脏对身体的影响不大,也不会影响寿命。人在幼年的时候,脾脏有造血的机能;成年后,脾脏的造血机能“休眠”,成为潜在的造血器官,即只有在发生大出血等情况下才会重新发挥造血的功能。

    “不行!”靳国祥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不能让她成为残缺之身。”

    陈敬意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靳少将,这是目前为止,我们专家会诊后,给出的最合适的方案。”

    靳国祥沉声道:“虽然切除脾脏暂时可以扼制她的病情,但少了个器官,有可能日后会影响其他方面的健康,我不能接受这个一刀切的简单、粗暴的诊治方案。如果你这里不行的话,我会将她转院到其他地方。”

    陈敬意无奈苦笑道:“靳少将,只能说我们能力有限,如果你不信任我们这里的话,那就悉听尊便吧。”

    靳国祥低哼一声,甩了甩手,露出极其不满之色。

    董丽坤似乎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走到靳国祥身边,低声说道:“国祥,要不咱们就听从医生建议,给芷瞳做手术吧?”

    靳国祥见妻子泪流满面,眼睛浮肿,只觉得心痛无比,他叹气劝说道:“丽坤,你放心吧,我已经与战友联系,让他们帮忙寻找军方最好的专家,我们不能失

    (本章未完,请翻页)去信心,相信一定能用其他方法治好芷瞳。”

    言毕,他气度从容地望了一眼娄子安诸人,深深地鞠了个躬,道:“虽然你没有办法彻底治好我女儿的病,但还是感谢你们今天暂缓了她的病情,给了我们希望。”

    娄子安连忙笑着走过去,满脸受宠若惊地说道:“这都是作为医者,应尽的职责。”

    金崇鹤在旁边看得很郁闷,暗忖这娄子安脸皮也太厚了,是自己控制了病人的病情,怎么变成他的功劳了。自己可是看在柳若晨的面子上,才跟着他来到医院,金崇鹤无奈叹了口气,低声用汉语道:“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

    柳若晨凝视着靳国祥和董丽坤这对夫妻,他们容貌出众,虽然年过四十,依然保养极好,无论谈吐还是言行,都给人沉稳和优雅之感,只可惜面对女儿的病魔,他们如同普通人一样孤立无援。

    柳若晨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苏韬,他眼神平静,如同无风无浪的水面,但柳若晨看得出他内心的无奈与愤怒。作为一名医生,见到病人,明明有手段可以治疗,但却碍于现实,无法出手,这是一种极其压抑的事情。

    众人与靳国祥夫妻擦肩而过,柳若晨突然停下脚步,朝两人走了过去,苏韬转身望了他们一眼,只见董丽坤含着泪,不停地在点头,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靳国祥则面带凝重之色,两道剑眉紧紧地锁着,仿佛在思考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靳少将,情况始末,我都跟你介绍了,可以这么说,如果苏韬没法用中医的方法,治好芷瞳,那么她就只有一个选择,用西医的方法摘除脾脏。但根据以前的案例,仍有可能会复发。”柳若晨耐心地解释道。

    靳国祥叹了口气,道:“那么多专家都没法治好他,我凭什么信任他?”

    柳若晨道:“靳少将,你上过战场吧?”

    靳国祥点了点头,道:“上过!”

    “那么战场上决定战局的因素,你认为是一群人,还是一个人?”柳若晨眨着漂亮的眼睛,柔声问道。

    靳国祥拧着眉头,思索许久,道:“一个人!那人是英雄和灵魂。”

    柳若晨展颜笑道:“靳少将,你说得没错。不妨将治疗您女儿的病,看成是一场战争,其实人多并不重要,关键是有没有英雄的出现。苏韬就是英雄!”

    柳若晨说服靳国祥的语言很简单,也很有说服力。

    靳国祥被柳若晨的言辞给影响了,他其实一直也存有动摇,能让自己女儿康复,只要有一根救命稻草,一丝生机,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尝试。前提是,不摘除身体某个部位,他都愿意去尝试。

    “国祥,我们让他试试吧?”董丽坤被柳若晨说服了,像柳若晨这样仙女般的人物,对于苏韬无条件的信任,这本身便是最有说服力的。

    靳国祥长长地出了口气,沉声道:“可以,如果他真能治好芷瞳,那就是我靳某人的恩人。”

    言毕,他大步流星地追上即将离去的众人,喊住了陈敬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