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45章 有人坐井观天
    权力、财富、地位,人一生绝大多数都在追求这些身外之物,当手握重权,富贵荣华,势力滔天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发现,健康依旧不可控制。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终究是黄土一抔。所以很多人寻求永生之梦,比如秦始皇发配大量的人员,遍访群山诸岛,求长生秘诀,结果最终还是得品尝生老病死之痛。

    任你享有再多,都无法掌控自己及亲人的生死,这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所以健康平安,这永远是最美好的祝福语。

    靳国祥今年四十八岁,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将领之一,他年轻有为,是军队体系中东南战区重点培养的对象,但如今却是有种无力之感。他曾经游走在边境,与恐怖的敌人做过贴身的生死搏斗,但从来没有如今绝望过,因为自己的女儿处于病危状态,死亡的可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急诊室门口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靳国祥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只见陈敬意带着一群人准备进入手术室。陈敬意见到了靳国祥,主动介绍道:“这几位是中医协会的专家,还有韩国神医金崇鹤先生!”

    靳国祥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小女就交给你们了,如果你们能够妙手回春,我靳某人一定重谢!”

    陈敬意连忙道:“靳少将,这是我们的责任,义不容辞!”

    走进手术室的准备间,所有人都换上了手术服,娄子安发现苏韬一直紧随,皱了皱眉,低声问柳若晨,“此人是谁”

    柳若晨暗叹娄子安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如实回答道:“苏韬,今年的医王!”

    娄子安不悦道:“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身份来历有问题,又不是中医协会的人!”

    柳若晨淡淡道:“他是我邀请过来的朋友,我相信他的医术,如果你觉得他不适合在这里,那么我也离开便是!”

    “你!”娄子安没有想到平时温和谦润的柳若晨会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威胁自己,“柳若晨,你知道在做什么吗作为中医协会的成员,应该服从组织的安排。你现在的行为,属于违背纪律,我可以为此要求中医协会开除你!”

    柳若晨淡淡道:“此刻只有医生和病人,没有国界,没有组织!”

    娄子安深深地叹了口气,柳若晨是现在必须要依赖的对象,虽然有金崇鹤加入,但他毕竟是韩国人,从骨子里而言,娄子安对金崇鹤有所戒备。他压下心中的恶气,沉声道:“罢了,那就带他进去吧,但千万不要惹事!”

    苏韬在旁边观察着娄子安趾高气昂,只觉得他可憎可恶。

    娄子安并非因为病人处于危险而带人前来援助,只是因为院长陈敬意相求,同时病人的家境非同一般,苏韬能看出娄子安的性格,这是一个醉心于权力,人性凉薄之人,从质疑自己进入诊室,就看出一二。正常人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是,人太多了,会不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干扰急救室的救援,而娄子安是质疑苏韬的身份和资格。

    未进入急救室之前,主治医生先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病人的情况。病人名叫靳芷瞳,今年十八岁,病症为先天性门静脉血管畸形。门静脉血管是通往肝脏方向的血管,此处发生畸形之后,血液会无法正常输送,造成门脉高压,长久如此之后,会形成脾脏重大,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发病时出现呕血、黑便、腹水等症状。出现更严重的情况,那会形成血管破裂,脏腑大出血的危险。

    金崇鹤听完介绍之后,嘴角露出自信地笑容,笑道:“这类先天性疾病,西医治疗的方法,还是很简单的,直接动用手术摘除脾脏,减轻血管的压力,岂不是就解决了”

    主治医生尴尬地笑道:“但是病人家属不同意这么做,他们认为摘除脾脏,病人就变成了残缺之身。”

    金崇鹤摇了摇头,他主攻韩医,现代韩医讲究兼容,所以他对西医也很精通,叹气道:“比较正确的办法,就是通过外科手术,解决血压过高的问题,门静脉为体内血管,无法用普通途径解决,必须要通过外科手术解决!”金崇鹤朝x片看了看,想了想,补充道:“等我看到病人,对其进行全面检查之后,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主治医生听金崇鹤分析完之后,对他不仅高看一眼,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前后不过几分钟,光靠自己浮光掠影的介绍,金崇鹤便能将情况大概给分析清楚,这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有实力的同行!

    柳若晨看了一眼苏韬,见他紧皱眉头,目光凝视着x光片,心中暗自猜测,莫非看出了其他东西

    众人来到手术室,病人正好起反应,痛苦地呕出大团鲜血。这是个样貌清秀的女孩,面色惨白,双目紧闭,因为失血严重,已经陷入昏迷状态。金崇鹤经过刚才与主治医生的沟通,已经受到信任,他主动走到病人的身前,给病人进行诊脉。

    韩国的传统医学称为“东医”,是以中医药学及新罗国的针灸术、药物疗法为基础,同时吸收鲜卑的灸、烙,及蒙古的熏法而形成。

    金崇鹤打开随身携带行医箱,从里面取出小巧精致的针盒,取出一根寸许长的短针,缓缓刺入穴位病人小腹位置,随后又是连下六针。

    苏韬眼中露出赞赏之色,金崇鹤用针极为精准,正是病人血管畸形的部位上下七处的腧穴。经过金崇鹤的控制,病人表情舒缓不少,不再继续呕血。

    金崇鹤采用的是梅花针,叩针手法熟练,没有十多年的功夫,练不出如此绝技。一般而言,梅花针主要用于治疗神经性皮炎,但金崇鹤却是用此法来疏通腧穴,落在行家眼中这无疑是极有创新能力之举,比起王国锋用针时迂腐教条,显然更胜一筹。

    苏韬暗自琢磨,王国锋败于此人,倒在情理之中。

    金崇鹤手指在病人的小腹位置轻轻地按动了数下,紧皱眉头,似乎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思索什么难点,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终究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病我难以根治,只能暂时控制她的病情!”

    娄子安见金崇鹤也束手无策,顿时心凉了半截,金崇鹤是此次韩医代表队长,医术高超,王国锋也甘拜下风,他若是放弃的话,那便意味着其他人恐怕也没有太多办法。

    娄子安望了眼柳若晨,有些烦躁地命令道:“你去试试”

    柳若晨皱了皱眉,对娄子安的语气很不满意,但她性格比较温和,不愿与娄子安这等人过于计较,走上前给病人仔细诊脉,十分钟过后,她微微叹道:“病人患上的是先天性门静脉血管畸形,其实用中医来归类,为血臌之症。用中药调养,可以达到缓解病情,但治标不治本,除非针对血管畸形进行西式手术,否则的话,后期仍会复发。”

    娄子安面色黯然,道:“那就只能如此,以缓解病情为主,然后劝服他的家人,后期采用手术来彻底治愈病症!”

    金崇鹤此时不作他言,果断置身事外,这是明哲保身之道,虽然他有办法尝试治好病人,但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在他看来,柳若晨眼力不俗,但毕竟是主攻妇科,对杂学研究得并不多,换做王国锋来的话,倒是有三成的成功概率。

    金崇鹤原本只是抱着与柳若晨多相处一段时间的心态,至于给病人治病,他需要慎重考虑后果,毕竟如果失败了,那不仅是自己的责任,还将影响整个韩医的名誉。

    手术室内,顿时陷入尴尬,没人发出声音,其余几名代表默默地上前诊脉,结论与柳若晨一样。

    像先天性畸形这种疾病,病患位置极其调转,位于血管,属于中医的盲区,尽管中医在很早之前,就涉及手术,比如发明麻沸散的华佗就是著名的外科大夫,但大部分中医都处于望闻问切的水平,尤其是在西医昌盛的背景下,中医已经不涉猎外科或者内科手术的领域。

    陈敬意叹了口气,只能缓和气氛尴尬,淡淡道:“既然几位专家都没有办法解决,那就只能以后再说。不过,你们缓解了她的病情,这也是大功一件!”

    娄子安唏嘘自嘲道:“术业有专攻,中医在于调理身体,主攻保健养身,在外科手术上,却是是弱项,这一点不可否认。”

    听娄子安这么说,金崇鹤皱了皱眉,他难以认同娄子安的观点,尽管在韩国,韩医是独立出来,并成功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但韩医的根始终是中医,世界上哪有轻视自己所学的道理只不过他此刻不宜过多插手,只能默默不语。

    苏韬并未说话,淡淡地摇头笑了笑,这落在娄子安的眼中,无疑变成了讥讽。

    娄子安沉声道:“别人都在尽力帮忙,可是,有人只会看笑话!”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只是笑有些人坐井观天,中医的浩淼广博,你又知道多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