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44章 只是一线生机
    “仙女?”柳若晨听到这个称呼,抿着嘴,痴痴地笑了几声,“我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与仙女有什么关系?”

    苏韬望着柳若晨,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身上有股仙气,会给人一种感觉。不过,经过你自己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放心了。”

    “放心什么?”柳若晨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那眼神真特别勾人,看到人的心理。

    苏韬不敢与之对视,深怕她用知己之眼,看出自己内心的邪恶,笑道:“放心地跟你开几个雅俗共赏的小玩笑啊。”

    柳若晨微微一愣,点了点头,道:“我的心胸很开阔,玩笑随便开,我能承受得住!”

    “一般能被开玩笑的人,人缘都比较好。”苏韬笑道,“其实开玩笑,有时候是一种亲近的表现,如果不熟悉的话,谁会跟一个陌生人开玩笑呢?”

    柳若晨摇了摇头,道:“玩笑固然可以开,但还是得注意分寸。毕竟玩笑大多以伤害别人取乐。”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柳若晨说得挺有道理,自己这算什么,又被她身上的正能量因子给净化了?

    因为对这座城市不熟悉,所以绕着酒店兜了个圈,重新回到大厅,刚入门,一个年轻男子风度翩翩地朝柳若晨走了过来。柳若晨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男子轻描淡写地扫了扫苏韬,自我解释道:“若晨小姐,我的代表团已经踏上归国的路程,不过我为了你,特地留下。”

    柳若晨轻轻地叹了口气,想缩回被苏韬攥在掌心的手,却发现苏韬箍得很紧,并未觉得厌烦,反而觉得有点温暖,她一如既往如水般温润地说道:“金先生,我有自知之明,恐怕面子没那么大,能让你单独为我留下。另外,即使你真有这个目的,我也觉得爱莫能助,不能向你作任何表示。”

    苏韬心里连连点赞,柳若晨这才叫做好女人,面对金崇鹤这样出众的才俊,有礼有节,不像现在一些追星一族,看到韩国男性,就喊长腿帅欧巴,让人实在有点无语。

    不过,苏韬观察着金崇鹤,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身材比自己略微矮一两公分,体型保持得不错,面部瘦削,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狭长勾人,带着谦逊的微笑,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金崇鹤扫了苏韬一眼,笑问:“这位是?”

    柳若晨终于顺利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笑道:“是我的朋友!”

    金崇鹤目光温和地在苏韬身上打量一番,道:“看上去很年轻,我以为他是你的弟弟。”

    此言一出,苏韬就有点不高兴了,这算是摆明了在年龄上压自己一筹,他淡淡笑道:“我是娃娃脸,其实年龄比若晨大,我看过你的资料,比你还大几个月!”

    金崇鹤微微一怔,见苏韬说得有模有样,连忙致歉,道:“不好意思,失礼了!”

    在韩国有严格的礼数,比如见到自己的长辈或者比自己年龄大的,必须在语言上用敬语,这其实也是从华夏传过去的礼学,不过如今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华夏已经消失,但在韩国还依然遵行。

    柳若晨心中暗自好笑,苏韬装模作样倒是有一套,白了他一眼,与金崇鹤笑道:“金先生,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准备去房间休息,所以暂时就先离开了。”

    金崇鹤眼中毫不掩饰失望之色,坚持道:“若晨小姐,我是特地为你留下,只想与你私下说几句话,请问你能给我个机会吗?”

    柳若晨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伤害到你,只能说抱歉了。”

    金崇鹤望了一眼苏韬,试探道:“难道是因为他?”

    柳若晨叹气道:“你想多了,不因为任何人,只是我觉得不能给你任何希望,咱俩注定只是三国医学交流会上的对手,仅此而已,如果我欺骗你的话,那是对你不尊重。”

    金崇鹤叹了口气,感慨道:“你是个好女人,我对天起誓,不会放弃你的。”

    苏韬从侧面观察着金崇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分析,金崇鹤足以让任何女人心动,是地地道道的韩国长腿欧巴,拥有高人一等的医术且地位尊崇,若是真死缠烂打,王国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柳若晨迈着步伐,往前走,苏韬紧随其后,他笑道:“金崇鹤还真是个痴情汉,要不你就陪他聊聊吧,毕竟人家专门为你而来。”

    柳若晨突然停下脚步,撅起嘴唇,道:“如果你心动的话,可以找他啊。”

    苏韬顿时浑身起了恶汗,暗忖自己的取向可没有问题,干巴巴地笑道:“晨儿,你真是太邪恶了!”

    两人正准备上电梯,柳若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焦急的声音,“若晨,你怎么不在房间,现在在哪里?”

    柳若晨皱了皱眉,困惑道:“我和一个朋友在外面走了走,娄会长,怎么了?”

    娄子安叹了口气,道:“余杭市人民医院出现了一个重症患者,他们得知我们中医协会的代表团正在这里开会,所以寻求支持!”

    柳若晨点了点头,道:“王国锋呢?如果他解决不了的话,恐怕我们也很难解决。”

    娄子安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王国锋喝了很多酒,而且手上受了伤,所以暂时不能出诊,现在希望全部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柳若晨望了眼苏韬,道:“我正在一楼大厅,娄会长,我是自己去,还是等你们一起去?”

    娄子安想了想,道:“下面有专车在等我们,我等下就来与你会合!”

    几分钟之后,娄子安带着一队人马从电梯内走出,他见到柳若晨,心情大定,见到柳若晨旁边站着一名年轻人,有些眼熟。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大厅内的另外一人所吸引,直接朝金崇鹤走了过去。

    “金先生,你怎么还没离开?”娄子安惊喜交加地问道。

    “我有点私人事情要处理,所以准备晚点再回国!”金崇鹤深深地望了一眼远处的柳若晨,毫不掩饰地“兹兹”隔空放着电波,

    (本章未完,请翻页)只可惜柳若晨视而不见,让他有点扫兴。

    “金先生,有个不情之请,望你能相助。现在出现了一个重症病人,继续治疗,你的医术高超,相信若是你能出手的话,一定能解决她的困境!”娄子安此刻也管不了太多,毕竟失去了主心骨王国锋,单靠柳若晨的话,并不保险,若是韩国医王能够出手相助的话,胜算无疑增加了不少。

    金崇鹤想了想,摸着下巴,问道:“若晨小姐,会同行吗?”

    娄子安微微一怔,点头笑道:“那是当然,由她来与你一起为病人诊治。”

    金崇鹤毫不犹豫地回应道:“事不宜迟,救死扶伤是医者的天职。”

    娄子安心中大定,市人民医院的专车已经赶到,他安排人上了车。在车上,娄子安与金崇鹤坐在一起,不停地与之攀谈,表现得极其热情。

    柳若晨压低声音,叹息道:“娄子安中医协会常务副会长,协会的主要事务均由他负责,原本在卫生部担任副司级干部,因为牵扯到一些经济问题,所以被调整到了中医协会。如今中医协会有些乌烟瘴气,官僚作风非常明显,过错多半在他的身上。”

    苏韬分析道:“现在各行各业的协会,多半是由政府官员兼任,没想到中医协会也不例外。”

    柳若晨惋惜道:“想要振兴中医,路漫漫其修远!”

    半个小时之后,来到宁杭市人民医院在,作为省会城市的核心医院,即使已到深夜,前来就医的病人依然络绎不绝。医院特地打开了绿色通道,所以专车很顺利地停到了急诊楼,从医院的慎重安排可见,病人的身份不同寻常。

    一个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在急诊室门口来回踱着步伐,坐在椅子上,一个清秀俏丽的女子掩面哽咽,“老靳,如果女儿真出事的话,我就不活了!”

    靳国祥沉着脸,眉头紧锁,见妻子董丽坤痛哭流涕,心有不舍,沉声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与医院打过招呼,让他们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治好芷瞳!”

    董丽坤抹着眼泪,摇头,绝望地说道:“刚才大夫说过了,按照她现在的病情,基本上是回天乏术,除非我们同意他们动用手术。老靳,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忙着工作,从来不顾咱们娘儿俩,如今她病得这么严重,你就后悔着吧!”

    靳国祥觉得内心压抑,觉得竟然有种不敢面对妻子的滋味,大步流星地走出这块区域,走到楼梯通道,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终究还是没有点燃。靳国祥想了想,给院长陈敬意拨通电话,沉声问道:“陈院长,我是靳国祥,我女儿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陈敬意如实地说道:“我们现在抓紧一切可能,正好有中医专家在宁杭开交流会,我们找到了他们,或许能给病人带来一线生机。但实在不行的话,还得做好心理准备,必须要进行脾脏摘除手术!”

    只是一线生机吗?靳国祥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望着空旷的楼梯,双手抱着头,陷入无尽的担忧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