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40章 洗手间藏了人
    挂断苏韬的电话,晏静踩着拖鞋来到隔壁女儿花颜的房间,只见她蜷缩着身体,整个人贴靠着墙壁那侧,床柜边的台灯亮着朦胧的灯光,照在她小巧粉嫩的脸上,她眉头皱得很紧,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安全感,她走过去轻轻地拉了拉被褥,将她放在外面的手臂轻轻地塞入其中,她亲昵地抚摸了一下花颜的额头,眼中满是慈爱。

    离开房间之后,晏静回到楼下客厅的酒柜前,想了想,并没有去碰红酒,而是选择将保姆不久前熬好的中药全部喝干净,苏韬给自己配制的药方,很有见效,小腹位置的那个伤口,以前到了阴雨天,就会隐隐作痛,如今好了许多,而且伤口涂抹沉鱼落雁膏之后,伤疤也消失了很多,晏静有时候不仅会想,若是有一天,那道伤口彻底消失不见,那只纹身蜘蛛岂不是少了吞吐毒液口器,自己则成了名不副实的毒寡妇?

    喝完中药之后,身上变得暖洋洋的,尽管味道苦涩,但良药利于病的道理,她还是很明白,躺在铺着乳白色床单的宽大席梦思皮床上,晏静睁着眼睛,慢慢陷入沉睡。

    在梦中,她看到了一个人影,熟悉无比,等走近之后,发现竟然换了一人,苏韬咧嘴笑道,晏总,你太累了,不要再跑了,坐下吧,静静地欣赏沿路的风景。晏静就这么停止脚步,石桌上多了一壶茶,苏韬熟练地泡着茶,晏静只觉得自己就这么一直微笑……

    苏韬回到三味堂,急匆匆地往洗手间行去,之前在酒吧里喝了不少酒,早就憋了一泡尿。可是门推开之后,下一秒,苏韬完全愣住了!

    里面站着一个的女人,头发湿漉漉地搭在两肩,肌肤雪白滑腻,前凸后翘,宛若出自雕刻大师之手的身体线条鬼斧神工,令人感慨造物者得神奇。她正在用自己的双手,轻轻地在挺立的峰峦上,不断地搓揉,两团绵软的雪白,颤巍巍地上下颠簸。

    “呃……”苏韬推门的刹那,女子反应了十多秒,口中发出一声惊叫之声,简直惊天动地!

    苏韬愣了半晌,连忙掩门而走,满脑子里都是那白晃晃的,竟然想不起这女人究竟是谁?

    蔡妍不在家中,肖菁菁的身体比那女子理应也要略微丰满一些,苏韬连续排除,心中暗自担忧,若是王鹏、赵剑或者是褚惠林、刘建伟带回来的女朋友,这事儿岂不是很尴尬?

    “怎么了?”肖菁菁率先走了出来,穿着一件衬衫式睡衣,胸口是只麦迪熊,满脸困惑地问道。

    苏韬略有些尴尬地站在墙边,背身对着洗手间的门,却听到里面发出咚咚锵锵的响声,传来女人的声音,“臭变态,色*情狂,是不是故意的啊?”

    苏韬觉得百口莫辩,突然想起了怎么一回事,挺起了腰肢腰,道:“这不是男卫生间吗?怎么有个女人在里面洗澡?”

    肖菁菁脸色一红,心想苏韬肯定是刚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低声解释道:“女卫生间的热水器坏了,所以今天只能使用男卫生间,不过男卫生间的门一直有问题,不好反锁,我之前只记得提醒王鹏他们注意不要贸然闯进去,没想到师父你中途正好冲了进去。”

    苏韬听肖菁

    (本章未完,请翻页)菁这么说,突然觉得腰板更直了,反问道:“仔细想了想,这不能怪我吧,又不是我故意的?”

    肖菁菁点了点头,低声道:“话是这么说,但你毕竟还是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

    苏韬摆了摆手,皱眉道:“反正也没太看得清,还有这里面是谁啊,好像不是咱们三味堂的人啊!”

    肖菁菁微微一怔,提醒道:“她说是你的朋友,姓莫!”

    “我没有姓莫的朋友啊?”苏韬仔细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想明白里面的小冤家,究竟是何方神圣。

    两人正聊着天,门嘎哒一声被推开,露出了一张水嫩可爱的小脸,只是眉头紧紧地锁着,嘴角气呼呼地撅着,明亮清澈的眸子满是怒意。

    苏韬深吸了口气,道:“莫穗儿,怎么会是你?”

    莫穗儿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气鼓鼓地跺着脚,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小姑娘年龄处于豆蔻,对两性之事处于朦胧之间,身体是自己视为珍宝的东西,如今被个男人给看了个精光,这羞涩的心情可想而知。

    苏韬接下来的举动,令莫穗儿感到无语,他朝莫穗儿摆了摆手,转身往男卫生间走了过去,里面很快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已经马桶的抽水声。

    苏韬用行动证明自己并非有意为之,而是人有三急,属于不可控的事情。

    等苏韬出了洗手间,莫穗儿和肖菁菁已经不在门外,他琢磨了许久,还是找到肖菁菁的卧室。

    莫穗儿气鼓鼓地坐在她的床上,肖菁菁前言不搭后语地开导她,这对于肖菁菁的确是个难题,自己的师父看了人家大姑娘的裸的身体,自己也挺郁闷的!

    苏韬咳嗽了一声,决定还是道歉,“刚才也是真的太急了,明天我就安排人来修热水器,就不会出现类似的误会了。”

    莫穗儿剐了她一眼,一半是气愤难当,一半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还有,刚才里面雾气比较大,其实我也没看清楚什么,估计睡一觉就能全忘了,所以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苏韬试图缓和气氛,开玩笑道。

    莫穗儿贝齿咬着红唇,低声道:“明天我就会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你爱修不修,跟我没关系!还有,你看见也没关系,反正看得见摸不着!”

    苏韬愕然无语,暗忖这小姑娘倒是想得开,他拍了拍脑门,终于想起关键所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穗儿气呼呼地说道:“还不是我那个师姐,非要让我到你这边来打工!”

    苏韬脑海中闪现出柳若晨动人的倩影,疑惑道:“你们水云涧发展得不是挺好吗?怎么还来我这边蹭吃蹭喝!”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莫穗儿年纪轻,尽管明白苏韬是故意跟她开玩笑,还是“哇哇”地哭了起来,这憋了许久的委屈,如同倾盆大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

    苏韬也是措手不及,连忙给肖菁菁使了使眼色,让她帮忙安抚一下。没想到肖菁菁撅了撅嘴、耸肩,露出爱

    (本章未完,请翻页)莫能助的表情。

    这女徒弟,是不是还在为师父误看了其他姑娘的身体,而耿耿于怀?

    女人泪,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杀伤性武器。苏韬自诩一向泡妹无双,此刻也束手无策,低声下气地道歉:“好吧,一切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的这一次吧。至于这三味堂,是万分欢迎您的光临,无论你想呆多久,我都乐意之至。”

    莫穗儿抹掉了眼泪,俏皮地露出狡猾的笑容,轻哼一声,狡黠地说道:“这还算差不多!”

    苏韬与肖菁菁对视一眼,均为莫穗儿精湛的演技而折服。他叹了口气,问道:“真是柳若晨让你到我这里来帮忙?”

    莫穗儿觉得尴尬消除不少,虽然是件羞人的事儿,但说开了就没有那么介意,道:“没错,不过你得给我付工资,要求不高,月薪一万!”

    苏韬摆了摆手,皱眉道:“停停停,我收回刚才的话,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莫穗儿瞪着苏韬,一脸委屈,问肖菁菁,道:“我要求过分吗?”

    肖菁菁不便回答,暗忖这小姑娘真能狮子大开口,汉州的人均工资在两千五左右,能拿过万的月薪,几乎凤毛菱角,而在医生这个行业,过万的月薪,在汉州更是极其少见,起码也得主任级以上。

    “你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但我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佛。”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还真小气!”莫穗儿满是愠色地抱怨道,“那你开个价格吧,究竟能给我开多少工资!”

    苏韬道:“三千一个月,包吃包住,实习期三个月,工资两千四一个月,如果表现好的话,可以提前转正!”

    两人目光交汇,在空中摩擦出火花,苏韬知道莫穗儿来这里工作,是她也做不了主的事情,柳若晨逼着她来到三味堂,柳若晨一天不让她离开,她就得在这里呆着,所以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苏韬处于绝对上风!

    莫穗儿沉默许久,终于还是认命,低声道:“行吧,反正我也不会被你压榨多久,呆不了多久,就会离开,我也不跟你过多计较了。”

    离开肖菁菁的房间,苏韬忍不住胡思乱想,莫穗儿的身材有种特别的味道,与那种完全长开、盛放的身姿相比,有种青涩、含苞待放的内敛韵味。

    不过,他心中突然好奇,若是方才卫生间内,不是莫穗儿,而是她的掌门师姐柳若晨,那又该是何等风光?

    苏韬躺在床上,琢磨着柳若晨的用意,这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苍蝇见了屎,蜜蜂见了蜜一样,难道自己对她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吗?

    (推荐纵横作者十阶浮屠大神的作品《末日刁民》,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末世精品之文,行文流畅,言辞犀利风趣,情节巧妙,想象力丰富。喜欢这类风格的书友,不妨移步一读。内容简介:当末日席卷而至,活尸像潮水般涌来,资深丝陈光大却贼眉鼠眼的露出了脑袋,俏寡妇!靓人妻!美少女!还有兄弟的女朋友!究竟该带谁走,这真的是个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