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39章 生活开了玩笑
    “求求你,不要杀我!”史蒂芬终于意识到自己遇见了个狠人,尽管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很斯文,但事实上下手狠毒,完全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医生是最及接近死亡的人,你可以说他是天使,同时你也可以说他是恶魔。

    苏韬目光冷静,缓缓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薇拉也是忍不住捂住嘴,毕竟她也没想到会闹出人命,苏韬微微一笑,伸出手掌,弹夹不知道何时被他扣了出来。

    苏韬之前对手枪的结构并不是特别熟悉,上次在捣毁徐建刚和乔德浩的老巢时,夏禹顺手牵羊,摸到了一把黑星手枪,后来在拆解的时候,被苏韬看见,他好奇心起,就了解了一下构造,比起人体结构,手枪的结构就显得太过简单,苏韬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熟悉了拆卸枪支的技巧。

    所以当着众人的面,手枪在苏韬的手中如同变魔术般,很快成为零碎的部件。

    “你……”薇拉一阵无语,刚才真是吓了她一跳,至于史蒂芬干脆两眼一翻,已经昏晕过去,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股尿骚*味传来,这家伙竟然被吓得失禁了。

    苏韬朝他踢了一脚,全无反应,瞄了一眼郑朝阳,淡淡道:“原来洋人也会害怕,也会尿裤子,只可惜很多华夏人却看不到这点,以为洋人放出个屁都是香的。”

    郑朝阳捂着头,又气又怒,他知道苏韬在骂自己跪舔史蒂芬,甘愿成为他的走狗。其实,仔细想想,郑朝阳放在战争年代跟走狗汉奸没什么区别,仗着自己拥有权势,替洋人动手羞辱国人。

    苏韬并非是个野蛮人,他之所以今天对史蒂芬下了如此重手,主要是因为史蒂芬站在华夏的国土上,嚣张气焰不改,自以为高人一等。

    薇拉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心中五味杂陈,她早就见识过苏韬的功夫,对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平时看上去很温和,但涉及到底线,他会寸土不让,而且会展现出暴力的一面。

    外面察觉到里面的动静,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女人一马当先,抢先一步走到薇拉的身前,紧张地用俄语问道:“你没事吧?”

    薇拉摇了摇头,道:“我当然没事,和苏韬在一起很安全,有事的是他们!”

    莎娃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望了一眼史蒂芬,单手就提起了他,用生涩的英语道:“你们胆子很大,竟然感动奥蒙德家族的继承人,等待我们的怒火吧!”

    言毕,莎娃将史蒂芬重重地摔在地上,郑朝阳站在一旁,竟然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因为这个中年俄罗斯妇女,身上展现出来的气场实在太可怖了。

    莎娃发泄了心中的恶气,似乎平静了不少,她转过身盯着苏韬沉声道:“以后离我家小姐远一点,否则你给我小心点,我随时可能会拧断你的脖子。”

    苏韬张大嘴巴,哑然无语,因为以他强大的心脏,也被莎娃给吓住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娃身后跟着几名身材魁梧的俄罗斯保镖,提着光头,衣服被体型撑开,他们的目光在小弟们身上扫了扫,就足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薇拉叹了口气,道:“莎娃,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你不能对苏韬这样!”

    莎娃无比坚定地说道:“小姐,请相信我的判断,这小子绝对不是好人,你别被他的伪善给欺骗了。咱们走吧!”

    望着莎娃宽大的背影,挡住莎娃婀娜窈窕的身段,苏韬无奈地叹了口气,暗忖这莎娃的性格,属于那种忠仆,类似于容麽麽的性格,可以主人挡枪,但觉得对主人有威胁的,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赶尽杀绝。

    其实莎娃的潜意识很正确,苏韬与薇拉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类似于爱情的牵挂和羁绊。爱情是把双刃剑,不是你伤了我,就是我上了你,像薇拉这样的富婆,生活无忧,物质需求应有尽有,唯一能给她带来伤害的,无疑就是情伤。

    苏韬走出酒吧,没有人不长眼跟上来,拦了一辆出租车,手机震动两下,薇拉用李秘书的手机发来一条短信,“今天你很帅,特别有男人味!”

    苏韬微微一笑,西方和东方对男人的审美有差异。东方女子喜欢有才华的男人,而西方则喜欢有魄力有胆识的男人。薇拉觉得苏韬今天是为了自己才大打出手,那种美妙的滋味涌上心头,她突然意识到为何小说里,为何女主角遇到男主角英雄救美之后,就会倾心不已。薇拉品尝到这滋味,尤为深刻,尤为甜蜜。

    莎娃坐在薇拉的身旁,拨打着一个电话,她正在试图调查史蒂芬的背景。

    车辆抵达薇拉的住处,莎娃跟在薇拉身后,进了屋子,低声提醒道:“小姐,刚刚已经吩咐下去,让在英国的几名家族成员动手处理史蒂芬家族的事情。”

    薇拉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道冷色,道:“你是给我爸侵占别人家产又找了个合适理由吗?”

    莎娃微微一怔,低声道:“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老爷?”

    在莎娃的心中,奥蒙德老爷是世界上最睿智的家主,他的任何决定都是英明的,正带领着大家,朝一个宏伟的目标进发。

    薇拉摆了摆手,脸上露出倦意,叹气道:“我累了,让我休息会儿吧!”

    等莎娃离开之后,薇拉将窗帘全部拉上,然后前往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等出来的时候,身上换上了轻便的丝绸睡衣,她突然想起不知道苏韬是否安全到家,琢磨着给苏韬打个电话,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在酒吧里被小混混给砸了。

    苏韬下了出租车,想起晏静上次对自己的埋怨,琢磨着这次还是要跟她提前打声招呼。虽然他不害怕郑朝阳的报复,但毕竟在晏静的地盘上,总要给她个心理准备。

    “晏总,汉州有姓郑的,比较厉害的势力吗?”苏韬笑着问道。

    “你这是在哪儿呢?没跟薇拉在一起吗?”晏静语气有点酸溜溜地问道。

    “刚

    (本章未完,请翻页)刚分手,闹出了点小插曲。”苏韬踢了颗石子,石子在地上蹦跶了十几米远,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跟姓郑的有关?”晏静沉默片刻,“能排的上号的,也就郑峰,现在是汉州国税局局长。他父亲是省委常委退下来的,以前挺嚣张,现在倒是低调不少。如果你打了他的话,倒也算不上什么,正处级干部而已。”

    苏韬淡淡苦笑,道:“不是郑峰。一个叫做郑朝阳的年轻人,看上去挺牛气。”

    晏静嗯了一声,似乎想了很久,道:“那应该是郑峰的儿子,郑峰还有个女儿,名叫郑朝霞,是汉州有名的女开发商,朝阳、朝霞,应该是姐弟。我跟郑朝霞的关系还算不错,给她提个醒,让她叫弟弟,去给你道个歉,你呢,也别到处树敌,别跟他一般见识。”

    苏韬对晏静还是挺了解,这女人护短,就是拉偏架的主儿,也不问事情始末,就让对方给自己道歉,这逻辑也够醉了。苏韬尴尬地笑了笑,道:“道歉就免了,你看着办吧。”

    晏静笑了笑,满意地说道:“现在学乖了,知道凡事向我汇报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还不是怕你说那些煽情的话?对了,蔡妍和佘薇现在如何了?我能不能去看看她俩?佘薇体内还有毒素,虽然被控制得不错,但还是得复查!”

    晏静没好气地叹了口气,道:“你啊,担心佘薇是假,关心是你那小情人蔡妍,是真吧?”

    苏韬淡淡笑了笑,道:“知我者,晏总也。”

    晏静觉得五味杂陈,暗自吸了口气,道:“放心吧,事情进展很顺利,聂海天虽然没有认罪,但因为佘薇的作证,他和一些违法乱纪的人,都逃脱不了干系。现在处于扫尾阶段,等余党被清缴干净之后,佘薇就安全了,至于蔡妍,可以保证她安然无恙。另外,蔡忠朴也会紧跟着放出来。”

    苏韬点了点头,叹道:“这才算是完美的大结局啊。”

    晏静顿了顿,试探道:“我很好奇,你让蔡妍跟着佘薇,是不是另有打算?”

    苏韬怔了怔,暗忖晏静果然名不虚传,不仅毒辣,而且还狡猾如狐,笑道:“是啊,我让她去骗佘薇的万贯家财!”

    晏静唏嘘道:“你这个算盘打得太好了。虽然聂家垮台,但剥离了那些负面资产,聂家依然是个庞大的帝国。”

    苏韬笑道:“要不,你施以援手,促成此事?”

    晏静淡淡一笑,轻声道:“只能说你的诡计已经得逞,前两日我与佘薇见过一面,她如今对自己的儿媳妇,可是赞不绝口!”

    儿媳妇?苏韬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这个词怎听着有些扎耳?

    挂断晏静的电话,苏韬脑海中不停地闪过,蔡妍和晏静的面容。他一直想做个痴情、钟情,绝不滥情的美男子,但生活给他开了个玩笑,当你身边拥有那么多美女子,你如何能保证心如止水,只偏爱一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