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38章 这瓶酒多少钱
    酒吧虽然有很多外国客人,投资人也是俄罗斯人,但负责管理的二老板是正儿八经的华夏人,客服经理发现要出事,连忙给华夏二老板打电话。

    二老板见是郑朝阳,皱了皱眉,对这个恶少的名字如雷贯耳,知道今晚怕是没有善终,赔笑道:“郑少,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今晚你的朋友,全部免单,如何?”

    薇拉是这个酒吧的熟客,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出于做生意的原则,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客人,维持酒吧的环境安全,否则的话,谁还敢来酒吧消费?

    郑朝阳白了老板一眼,低声道:“老金,我郑朝阳什么时候,是贪图那点酒钱的人,今天的事情跟你没关,你站在旁边不要吱声,否则我砸掉你的酒吧。”

    金老板面色一僵,知道这恶少是说到做到,前不久隔壁的一个酒吧,就被郑朝阳给砸了个稀巴烂,最终郑朝阳不仅屁事都没有,那老板还主动上门,给郑朝阳磕了几个头。

    金老板无奈地看了一眼薇拉和苏韬,站在一边,神色不定,心中只能琢磨着,这两人就自求多福吧,惹谁不好,惹上了恶少。

    薇拉突然意识到自己惹了事,望了一眼苏韬,见他神色如常,与郑朝阳道:“刚才你那位朋友史蒂芬,让我过去喝两杯,我已经喝过了,现在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强行逼我跟他上床?”

    郑朝阳微微一怔,笑道:“你这个小娘们,挺有意思的啊,说话这么直接、奔放,让我都有兴趣了。没错,我那外国友人,看上你了,出个价格吧,一晚上要多少钱!”

    薇拉皱了皱眉道:“我不缺钱!”

    郑朝阳上下打量着薇拉,目光绕着她丰满的胸部看了又看,道:“还他妈的假装清高,这年头谁不缺钱?就是我郑爷也不敢这么说,你竟然说自己不缺钱!”

    苏韬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郑朝阳的身前,低声道:“大家来酒吧,是为了放松,要的是你情我愿,非要弄得这么尴尬,那就不好看了啊。”

    郑朝阳咧嘴一笑,发现这家伙还挺臭屁的,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说话中气十足,一副牛哄哄的气场,郑朝阳在汉州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年轻人,敢在自己勉强充大爷。郑朝阳一把拽住苏韬的领子,笑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唧唧歪歪!”

    如果苏韬一直站在旁边不言语,郑朝阳还找不到机会收拾他,现在苏韬突然说话,那他就可以好好地整他了。

    薇拉见郑朝阳要动手,皱了皱眉,害怕苏韬会吃亏,掏出手机,准备给李秘书打电话。只可惜,手机刚掏出来,就被一个小弟给夺了过去,直接摔在地上,然后用脚狠狠地踩了两下,口中叫嚣道:“老大,这妞准备报警呢!”

    郑朝阳在公安系统有人脉,但也怕麻烦,见小弟反应很快,笑着赞赏道:“小六,做得不错!”

    他话音刚落,突然咦了一声,就觉得自己拽着对方衣领的手腕突然麻了一下,整个胳膊不听使唤地蜷曲起来,

    苏韬似笑非笑地望着郑朝阳,道:“人不能总把眼睛朝着天空

    (本章未完,请翻页)走路,有些人你不一定惹得起!”

    郑朝阳还沉浸在刚才诡异的感觉之中,自己不知为何手臂突然失去知觉,现在还麻麻的,他意识到这小子手上有功夫,但猖狂的性子难以收敛,忍不住讥讽,道:“他娘的,难道你还敢跟我们动手?爷今儿把话丢在这里,在汉州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苏韬叹了口气,他真心不愿意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这样子看上去,就好像自己是个社会上的混混,好歹自己也是汉州的名医,受到许多人的尊敬。

    不过,这郑朝阳真的很欠揍。

    薇拉拉了拉苏韬,低声道:“咱们走吧!”

    苏韬摇了摇头,道:“只怕是走不了啊!”

    郑朝阳带了十几人过来,早已把这边围了两三层,史蒂芬这时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朝薇拉招了招手,笑着用汉语说道:“郑少,把那个男人丢出去就好了。薇拉是朋友,千万不要伤着她。”

    郑朝阳甩了甩,发麻的手腕终于舒服不少,他长舒一口气,嘴角露出冷色,指着苏韬,道:“还等什么,赶紧把他给丢出去!”

    “赶紧动手吧,郑,如果你今天表达足够的诚意,明天就跟你签约!”史蒂芬站在旁边,煽风点火,藏着满满的讥讽,觉得苏韬幼稚可笑,现在明显局势不利于,自己还强撑。

    旁边的金老板无奈摇头,暗自为苏韬祈祷,心想你就低调点,赶紧离开,那就少皮肉之苦了,这是大堂经理凑到金老板身边低声耳语几句。金老板露出惊讶之色,连忙拉住郑朝阳,走到一边,低声道:“郑少,今晚这事儿还真不能闹大,那个被拦阻的青年,也有背景。我下面的人已经查出他的身份了。”

    郑朝阳皱眉道:“整个汉州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谁没见过啊!”

    金老板压低声音道:“他是毒寡妇的情人!”

    郑朝阳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旋即冷笑道:“不就是晏静嘛,我难道还怕她不成?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晏静跪着给我吹箫!”

    郑朝阳今天也是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与晏静见过好几次面,每次都被这个成熟的女人,优雅的气质所打动,幻想着有一天她能在自己身体下方,辗转承欢的场景,如今听到苏韬是晏静的情人,心中不禁燃起了滔天的妒意。

    即使今天没有史蒂芬中这一茬,郑朝阳琢磨着也得把苏韬给好好收拾了,说不定晏静为此还能对自己刮目相看呢。

    金老板面色变得很难看,暗忖这郑朝阳嚣张得也过度了,尽管自己有实力,但与汉州乃至淮南地下世界第一人,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金老板已经提醒到位,做了应尽的责任,只能再次退到一边。

    郑朝阳揉了揉拳头,骨骼发出嘎嘎的脆响,低声与左右吩咐道:“给我按住他!”

    两个小弟就朝苏韬走了过去,苏韬身材比较高,但看上去弱不禁风,小弟手里都拿着刀具,这算是给苏韬心理压力,如果不配合的话,这刀就会毫不留情地砍下去。

    两人分在两侧,准备

    (本章未完,请翻页)扭住苏韬的手臂,突然哎呀惨叫一声,就瘫坐在地上,捂着胳膊满地打滚。

    郑朝阳微微一怔,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发麻的手臂并非偶然,苏韬手上真有功夫,他往后退了两步,指挥道:“愣着做什么,给我一起上啊!”

    小弟们都是郑朝阳的心腹,知道这时候要带着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心态,一拥而上,否则的话,一对一单打独斗,绝对不是苏韬的对手。

    哎呀,哎呀,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些小弟根本不是苏韬的对手,一个照面就被直接戳翻在地,躺在地上抽搐不已。

    郑朝阳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心里有点慌乱,苏韬顺手从桌上取了一瓶红酒,直接朝郑朝阳走了过去,“嘭”的响声过后,郑朝阳的脑门直接开了花,酒瓶碎裂,他满面嫣红,分不清脸上是血还是红酒,头部是最坚硬的部分,苏韬下手很有分寸,所以郑朝阳只是踉跄几步,并没有摔倒。

    屋内人全部愣住了,苏韬朝金老板望了一眼,笑道:“老板,这瓶酒多少钱?”

    金老板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不说话,那就是不要钱了啊!”苏韬顺手有取了瓶红酒,直接朝史蒂芬走了过去。

    “啊!”史蒂芬杀猪般的惨叫起,伸手摸了摸头,看到自己满手都是血,手掌不停地颤抖,双腿微微地曲着,如同遇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他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暴力事件,那惨叫声很尖锐,仿佛能震碎吧台酒柜的玻璃。

    谁都没有想到一米八几的外国大汉,竟然会有这种反应,看上去绅士风度十足的成熟睿智的男士,见到自己的血歇斯底里的疯狂尖叫,场景足以让任何人错愕。

    又是“嘭”的一声闷哼,苏韬直接将史蒂芬给踹倒在地,他口中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苏韬朝郑朝阳走了过去,一把拽住他的头发,望着满面惊恐地他,沉声道:“自我介绍下,我叫苏韬,三味堂的坐堂医生。你如果不服气,随时可以到三味堂找我,我奉陪到底。”言毕,他一口吐沫,吐在了他的脸上。

    史蒂芬趴在地上,怒道:“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话音刚落,噹的一声脆响,从史蒂芬的头上传来,薇拉吐着手头,笑道:“怎么没碎!”

    苏韬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薇拉用力的角度不对,力道也不够,所以瓶身自然不会碎。

    苏韬走到史蒂芬的身边,嘭嘭嘭,三声闷响之后,酒吧旁边围观的人,都不敢吱声,尤其是郑朝阳,他每听到嘭的响声,就会颤抖一下,脸色变得越来越白。

    薇拉也觉得苏韬手法有点太过暴力,等看清楚他从史蒂芬腰间取出一把手枪,突然才意识到,苏韬为何如此做。

    史蒂芬太过阴险,竟然偷偷地拔枪对付苏韬,苏韬将手枪顶在了史蒂芬的脑门上,道:“这世界上多个仇人,就等于给自己留下个隐患,你觉得我要不要直接送你上西天,这样也好彻底地解决个麻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