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33章 别动你被捕了
    徐建刚已经突破了人类能忍受的道德底线。

    一个掌管着资产过亿的公司,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汉州传奇人物,竟然主动下跪,对于他的内心而言,是深深的屈辱。但他一直给自己定位,是个曹操般的枭雄,能屈能伸,就像败走华容的时候,为了活命可以不惜付出一切代价,跪下又算得了什么,他揣摩不透,这三人会不会杀人!

    苏韬叹了口气,淡淡道:“养条狗,都会比你忠诚可靠。我们不会杀你,但也不会放了你,等会警察过来,你逃不了法律的追责。”

    徐建刚听说苏韬报了警,头上的青筋蹦起,怒道:“姓苏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你觉得我徐建刚能在汉州创建这么大的家业,仅靠的是我一人之力吗?我背后的势力,说出来可以吓死你。如果我被逮捕了,很快会有人报复你,如果你不想惹麻烦的话,现在还可以收手!”

    苏韬微微一愣,没想到徐建刚说话突然又强硬起来,伸手就是一拳砸在他的下巴上,打得他口吐鲜血,牙齿崩掉好几颗。苏韬甩了甩手,道:“这些年,你做的事情实在太可怕。人在做,天在看。你犯下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如果我把你放了的话,回去可是要受良心的谴责。我不能饶了你。”

    徐建刚吐了口血水,含糊不清地说道:“那你就杀了我吧,然后肯定会有人替我报仇的!”

    夏禹看不下去,走过去一脚将他给踹翻,与苏韬请示,道:“把他捆了,嘴堵上吧,我实在受不了他这丑恶的嘴脸了。”

    苏韬点了点头,吩咐道:“把他捆起来,等下交给警察吧。”

    ……

    “队长,刚才接到报警电话,位于西郊一栋别墅内,出现目标的行踪。”大个子张振缓了口气,汇报道。

    “事不宜迟,赶紧动身。”江清寒霍然起身,目光坚定地命令道。

    “要不要请求增援,对面似乎拥有炸药一类的杀伤性武器。”张振提醒道。

    江清寒点了点头,道:“两条腿走路,其一,我们赶紧动身,前往现场;其二,通知梅局长,安排足够的人手,此次行动级别需要上升到s级,代号猎虎,大家注意人身安全,不能掉以轻心。”

    随着江清寒的一声令下,几名下属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他们或许不够强壮,但个个都办案丰富,深知s级行动的意义。几乎每次s级行动,都会有人伤亡,警察作为因公殉职最高的职业,尤其是刑警,他们早已将生死看得淡然。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十余名刑警来到别墅,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远远就看见浓浓的烟雾穿透天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味道,往里走了两步,就看见一个女人冲了过来,她激动地说道:“赶紧救人!”

    江清寒跟着那女人来到后院,发现浓烟的来源,连忙嘱咐张振,道:“通知消防官兵,速度赶来!”

    江清寒交代完毕之后,望了一眼女人,脑海中调出了她的资料,压低声音道:“你是蔡妍,佘薇呢?”

    蔡妍低声道:“她现在很安全,徐建刚还在别墅内,你们需要去赶紧抓他!”

    江清寒点了点头,吩咐两名同事,“你们跟着她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找佘薇,我去抓徐建刚!”

    尽管没有听蔡妍解释,江清寒基本已经梳理清楚始末,动手劫持佘薇的人,正是康博制药的汉州分公司总经理徐建刚,此人经常在各大医院活动,拥有多条眼线,同时与院长乔德浩的关系很紧密,江清寒其实一直怀疑乔德浩是绑架者的内应,如今已经联系起来,徐建刚与乔德浩串通起来,谋划了这场绑架案。

    大厅一片狼藉,地面上满是古董瓷器的碎片,高档地毯被烧了个大洞,焦味浓烈刺鼻。

    江清寒的脚步没有停留,拔出手枪,戒备地贴着墙面往前小心移动,最终来到徐建刚所在的房间。徐建刚被捆得像个粽子,原本打理得很整齐的头发如今散乱,显得非常狼狈。

    见到江清寒之后,徐建刚昂起头,沉声道:“救我!”

    江清寒冷冷地望了他一眼,随后警惕地望着其余三人,朝身后的同事命令道:“逮捕所有人!”

    夏禹微微一怔,道:“我们是好人啊!我们捣毁了徐建刚的老巢!”

    江清寒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没有调查明白之前,你们都是犯罪嫌疑人!”

    刘建伟摸向了惯用的刀,江清寒身后的刑警很敏锐,把枪瞄准刘建伟。江清寒伸手按住了那名刑警的枪,道:“把枪收起来!”然后,甩开手铐,走到苏韬的身前,命令道:“把手伸出来!”

    苏韬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睛毫不顾忌地在她白净的脸上扫了又扫,嘎达几声齿轮响声之后,苏韬动了动手腕,发现锁得很松,而且铐在身前,这也不是很专业。苏韬朝夏禹与刘建伟,吩咐道:“警察办案,咱们配合一下吧。”

    消防官兵出警很快,十分钟就抵达现场,等深入地下之后,惨象让他们感到震惊,好几名官兵直接呕吐起来。用人间炼狱来形容地下研究室不为过,原本封闭的地窖被炸弹摧毁过之后,到处摇摇欲坠,大约二三十人身上不仅有火伤,还有刀伤,失去了战斗力。打开封闭室之后,场景更是令人难以想象,那些饱受实验的摧残,如同行尸走肉。

    爆炸的源头来自于研究室,欧阳教授及几名助理直接被炸死,包括躺在板床上的宗师级高手天琊,被炸得只剩下半边身子……

    当消防车抵达现场的那一刻,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调头,离开了现场,车子没有走国道,而是在乡村中穿行,行驶了十几分钟之后,才转入开阔的省道。

    牛老七弹飞手中的烟蒂,无奈道:“没想到奇差一招,功亏一篑!如果我们提前五分钟将佘薇接走,任务就算完成了。”

    白矾眼中闪过阴冷之色,沉声道:“打草惊蛇,这次失去机会,下次想要再抓到佘薇,那就难办了。”

    牛老七冷笑一声,道:“师兄,又是那个苏韬坏了我们的好事,要不我找机会做掉他吧?”

    白矾摆了摆手,叹气道:“苏韬带过来的那两个人,你又不是没看见,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况且苏韬身手不错,想要动他,难度不是一般大。”

    牛老七不悦道:“反正我是咽不下这口气!”

    白矾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道:“我和他的恩怨,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牛老七叹了口气,

    (本章未完,请翻页)暗自为白矾不爽,在他心中,白矾才是当之无愧的医王。

    白矾沉默许久,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沉声道:“对不起,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没能抓到佘薇。”

    “真心让人失望,原本以为你比徐天德会能干一些,没想到一点小事竟然处理不好。”那人不满地怒声斥责道。

    白矾深吸一口气,解释道:“虽然失败了,但我还有其他计划。”

    那人摆了摆手,沉声道:“此事无需再纠结,刚才省委常委会已经讨论过此事,聂家的问题已经被定性。佘薇能否出庭作证,已经并不重要,必须壮士断腕,才能保全大部分人的利益。”

    白矾压低声音问道:“那药王园呢?”

    那人不悦地冷声道:“事情办不好,莫非你还想那药王园?”言毕,他觉得自己语气有点过火,缓缓道:“聂家已经被连根拔起,徐天德作为他的爪牙,已经失去作用。我们需要培养新的势力去监管一些够不到的地方。尽管你这次没办好事情,但我们还是有足够的耐心。下一步,我们会大力扶持药王堂的发展,首先在淮北布局,完成连锁的势头;随后,面向全国扩张。”

    白矾尽管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画了一个饼,但他还是心潮澎湃,低声道:“谢谢您的信任!”

    ……

    汉州火车站,是这个城市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一个头上戴着毡帽,嘴巴上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将笨重地行李箱放在安检口的检查仪器上,仪器没有亮灯,他将火车票递给安检员,安检员先核对了下车次和时间,后面一名安检员用扫描仪在他身上搜索了一番,发现无异常,让中年男人走入其内。远处有两个警员正在随机盘查火车站的流动人口情况,中年男人压了压帽檐,托着箱子绕行,往楼上候车大厅行去。

    运气不错,那两名警员没有发现自己,根据火车票号找到了检票口,他摘掉了口罩,压抑着内心的惶惶不安。

    乔德浩也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如同丧家之犬逃离汉州的下场。

    乔德浩多年前与徐建刚开始合作时起,就预料到这一天会到来,人心是贪婪的,乔德浩虽然没有直接介入他的人胎素研究室,但间接地提供了许多帮助,不仅为他提供大量的胎盘,而且还帮他各处寻找资源。

    总而言之,乔德浩知道如果顶罪,并不会比徐建刚轻多少。徐建刚是首恶,自己则是帮凶。

    乔德浩从皮夹里取出一张假身*份证,这是多年之前,他就做好的二手准备,一旦事发,自己将隐姓埋名,广播里终于开始播报自己搭即将乘前往千万湘北省的那个班次,他混在众人之中慢行,默默地低着头,以此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当车票通过扫码之后,乔德浩突然觉得不对劲,右侧两人如电的目光扫在他的身上,大声喊道:“别动!”

    乔德浩慌乱了,第一反应这两人应该是便衣警察,他想逃离,只可惜身后不断向前移动人群,堵住了他的后路。

    乔德浩只能孤注一掷地想从旁边的检票闸机跳出去,只可惜体力不支持他这么做,他一个踉跄,从闸机摔下,两名便衣伸手摁住了他的头部,其中一人冷声道:“你被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