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30章 翟玉琴的复仇
    江淮医院乱作一团,汉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梅东成,一脸怒意地望着几名便衣警察,怒道:“你们好歹也是汉州的精英力量,怎么人在眼皮地下消失不见了?这让我如何与领导交代!”

    梅东成是原公安厅长陈守军的嫡系属下,这次佘薇转移到汉州,他肩负着要保护证人的重要任务,原本以为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确保万无一失,没想到只是上了个电梯,人就突然消失不见。

    王竹是便衣的组长,他低声汇报道:“梅局,我怀疑此事与江淮医院的内部人员有关系,对方似乎专门挑在修理全院监控的过程中下手,以至于我们根本找不到是哪些人带走了佘薇。”

    梅东成皱了皱眉,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不要找其他理由。我已经通知刑侦队介入,等会他们会接受此事。”

    梅东成话音刚落,房门被推开,走入一名俏丽的女警,她看上去年龄在三十岁上下,带着女警*帽,肩上的警*徽醒目,头发压在帽子里,露出精致小巧的耳垂,眼睛透着股自信与镇定,嘴角噙着一股冷傲,肤色白皙,脸上未施粉黛,但洁白如玉,高耸的胸部将衣服撑得很开,细腰丰*臀,虽然警*服宽松,但依然显得两条纤长的笔直高挑。

    她朝梅东成行了个礼,在房间里搜寻一番,包括梅东成在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似乎害怕打扰她检查现场。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根据我和几名同事的分析,保护对象应该是在电梯内直接被强行带走。同时消失的,还有一名叫做蔡妍的女子。作案时间在九点半到九点四十五分期间,涉嫌犯案的至少有三人。对方应该有备而来,在医院有内应,知道今天医院内没有监控,才会下手。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周边街道的监控,根据时间排查,怀疑是嫌疑人驾驶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不过,以我的判断,作案者很有经验,在中途会更换车牌或者车辆,来误导我们!”

    梅东成皱眉,沉声道:“江队长,此人事关重大,还请你多费心,一定要尽快破案。”

    江清寒点了点头,梅东成已经提前跟自己说明前因后果,否则也不会让她停止现在手上的所有工作,将所有精力全部放在找到佘薇的任务上。

    江清寒蹙着眉头,仔细梳理头绪,道:“现在能做的是,先对与能控制医院监控系统有关的人员作笔录,看能否找到怀疑对象。另外,根据那辆面包车的行踪,看是否能找到其他蛛丝马迹。”

    梅东成叹了口气,问道:“你有多少把握,能找到她?”

    江清寒瞧出梅东成内心的不安,如实说道:“找到她,是迟早的事情,关键人不一定还能活着。”

    以梅东成的脾气,若是换做另外一人,早就臭骂一顿,不过对面是江清寒——汉州警花——警界巾帼女英雄,说话的语气自然就比温柔,“江队长,此事我相信你能妥善解决。”

    江清寒又敬了个礼,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处理。”

    消息虽然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但苏韬还是在第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时间从中医科副主任张超那边得知消息。随后晏静也打来电话,询问一些细节。苏韬如同热过上的蚂蚁,佘夫人是死是活,他并不太放在心上,关键是那帮人还掳走了蔡妍,这让他不仅失魂落魄。

    肖菁菁送来一杯宁神降火茶,苏韬喝了之后,心情才平复一点,他终于意识到不知不觉,蔡妍在自己的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份量。苏韬担心蔡妍会出事,懊悔是自己劝蔡妍接近佘薇,所以才惹下现在的麻烦。他很难想象,如果蔡妍出事,自己会有何等反应。

    苏韬是一个心思细腻,感情敏感的人,但也是身在庐山中,不知自己早已对蔡妍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冷静下来之后,苏韬的脑海变得理智,仔细分析着种种情况,突然灵光闪过:白矾来到汉州,会不会是冲着佘薇而来,毕竟药王堂和聂家关系紧密,如今出事之后,白矾肩负着帮助一些人解决遗留问题的责任。

    苏韬拨通了夏禹的电话,问道:“你还在监视着徐建刚吗?上午有没有什么异象?”

    夏禹从苏韬的语气中隐约听出些许不对劲,汇报道:“徐建刚一早便来到别墅,后面来了一辆货车,比往常要忙碌,恐怕有些大动作!”

    苏韬压低声音道:“我很快和刘建伟过来!”

    ……

    蔡妍悠然醒来,发现被捆绑在一个类似于手术台的板床上,她嘴巴被绷带给封住,左右扭了扭头,发现佘薇躺在隔壁的床上,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所以还陷于昏睡之中。

    “田哥,这妞儿长得真心不错,拿这样的极品当,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啊?”大眼塌鼻的男子与田青开着玩笑。

    田青白了那男子一眼,沉声道:“这女人碰不得,包括那个老女人,都是老板用来跟别人做交易的。”

    “有点可惜啊!”塌鼻男唉声叹气,“我还是找翟玉琴玩玩吧。”

    田青突然伸出手,拽住塌鼻的衣领,沉声道:“我警告过你,别碰她,你当我是耳边风吗?”

    塌鼻男被吓了一跳,连忙道:“田哥,别动怒嘛,我知道怎么做,放心吧,我不会碰翟玉琴的。咦,那小娘们好像醒了。”

    田青点了点头,松开塌鼻,走到蔡妍的身前,轻轻地一扯,撕掉了绷带。咋

    蔡妍瞪大双目,问道:“你们是谁?究竟想做什么?”

    田青淡淡一笑,道:“作为阶下囚,没有资格问这么多问题,给你透口气的机会,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如何,没有让我失望,还是挺悦耳的。”言毕,田青将绷带重新封住了蔡妍的嘴巴,虽然他没胆子动这个女人,但总觉得这样玩弄她,能满足内心的邪恶。

    他朝塌鼻男招了招手,冷声道:“咱们出去吧。”

    塌鼻男舔了舔嘴唇,深深地望了一眼蔡妍,不舍地离开。

    躺在板床上,蔡妍已经分析清除自己的现状,她此刻是被绑架了,自己没有这样的仇家,很有可能与佘薇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关。蔡妍倒也不会后悔与佘薇走近,此刻唯一的想法则是如何带着佘薇逃出这里。

    田青走到后面,塌鼻男走在前面,路过关押着翟玉琴的房间,田青淡淡吩咐道:“你先上去吧,我晚点就来。”

    塌鼻男眼中闪过一丝坏笑,道:“那我就不打扰田哥了!”

    等塌鼻男离开之后,田青掏出钥匙串,打开了封闭屋,翟玉琴背身朝墙,蜷缩在床上,看上去在发抖。

    田青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翟玉琴道:“我感觉头疼、恶心,浑身乏力!”

    田青叹了口气,知道她的乙肝发作,从口袋里掏出抗生素和针管,道:“那我给你戳一针吧!”

    作为研究室的,翟玉琴可没有享受治疗的权限,田青给她注射的是最廉价的抗生素,短时间内提升她的免疫能力,但长期使用,会加速她的死亡。

    翟玉琴已经被关在这里好几个月,在这段时间内,田青朝夕相处,与她发生了好几次关系,说实话,他不太想让翟玉琴就这么死去,不过,他必须遵守这里的规则,只要进入这里,就等于宣判了死亡。

    翟玉琴比起进来之前,已经变得骨瘦嶙峋,田青一边给她注射抗生素,一边抚摸着她的后背,虽然因营养不良,身体孱瘦,但胸口那坠坠如同熟瓜的乳,依然丰挺,透过薄薄的衣衫,一摇一摆间满是诱惑,他于是升起了男人的冲动。田青知道自己很变态,但难以忍受心中的那股邪火,所以当抗生素注射完毕的瞬间,他突然兽性大发,开始撕扯翟玉琴早已破烂不堪的裤子。

    “求求你,放过我吧!”在翟玉琴的眼中,田青就是恶魔。

    田青已经褪下裤子,狰狞地笑道:“放心吧,让我爽一会儿!”

    翟玉琴用手试图撑开田青,田青有点恼羞成怒,突然扬起手,扇在了翟玉琴的脸上,骂道:“吗的,还敢反抗我!”

    噗嗤……

    田青突然停下了动作,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翟玉琴,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刚才注射抗生素的针管,如今插在他的脑门上,翟玉琴的眼神变得阴冷,刚才的惊恐已经完全消失。

    被她给欺骗了!这是他生命中最后的意识。

    翟玉琴见田青缓缓地瘫软在地上,仍觉得不放心,拔出那根针管,不停地朝他面部插去,直到那张脸布满针孔,鲜血横流,才颓然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翟玉琴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一直忍辱负重,她等待着此刻的到来。原本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手刃这个恶心的人渣,但当目标已经实现,她开始考虑,如何才能逃出囚笼。

    这里的守卫肯定森严,所以贸然冲出去,肯定会被重新抓回来,其他房间肯定还关押着与自己一样的,所以若是联系这些人的力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想清楚逻辑,翟玉琴从田青的腰间拽下了钥匙串,脚步踉跄地走出房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