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9章 蔡妍落入魔掌
    徐建刚走入卧室,妻子邱慧被绑成了粽子般扔在床上,他面沉如水,走过去,扯掉了她的袜子。邱慧紧张地问道:“外面的那个人自称是你的朋友,他究竟是谁?”

    徐建刚已经猜出前因后果,肯定是邱慧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激怒了天琊,以至于他直接将邱慧给捆住,防止她大声叫嚷,所以用袜子塞住了她的嘴巴。

    徐建刚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沉声道:“放心吧,一切有我。”

    他心情也是颇为复杂,原本向总部申请,是为了找一个强援,未曾想结果惹上了个煞星,不禁突然闯入自己的家中,还将自己老婆给捆绑起来,这也算得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色初明,两名带着口罩,穿着白衣的男人走入徐建刚的住处,见到了天琊,为首一人,介绍道:“我是来给您治病的!”

    天琊保持高度的警惕,竟然在客厅里坐了一宿,尽管深受内伤,但气色如常,不见困意。天琊点了点头,道:“怎么治?”

    医生道:“需要先给你诊脉,确定你的伤势情况及病因,然后根据你的情况来对症下药。”

    天琊点了点头,医生给天琊摸脉,点了点头,道:“你受的是内伤,先给你针灸,舒筋活血吧。”

    天琊瞧得出来,此人的医术不错,闭上了眼睛,对方打开行医箱,熟练地取出金针,缓缓地在天琊几处穴道下针,一股热流从银针涌入四筋八脉,他轻轻地吐了口气,微微放下心,习武之人,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很了解,他能感觉到体内淤塞之处被打通,原本闭塞之处,如今完全打开,一股热流在体内慢慢循环。

    “你的医术不错,应该是名家!”天琊闭上眼睛,赞赏道。

    “承蒙你夸奖了。”医生没有任何情绪,仿佛机械人一样,给天琊继续下针。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颈椎散开,天琊觉得被雷击中一般,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他压低声音道:“我怎么觉得四肢无力?”

    医生语气平和地说道:“你很敏感,觉得四肢无力就对了,因为药效在你体内产生作用!”

    天琊终于知道被阴了,他愤然想起身,却觉得头昏眼花,医生往后退了两步,摘掉口罩,露出俊朗略带阴鸷的脸,朝不远处望去,道:“徐总,按照你的要求,此人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徐建刚拍着手掌,从隔壁屋子悠然走出,笑着说道:“药王白矾,果然不同寻常,出手不凡。”

    天琊此刻额头上冒着虚汗,想要愤怒地咆哮,却觉得无力感蔓延至全声,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敢对我下杀手,难道就不怕总部惩罚你?”天琊觉得徐建刚太过胆大妄为。

    徐建刚走到天琊的身边,用脚踩着天琊的脸,狠狠地蹍了蹍,沉声道:“你太小看我徐建刚了!我最厌烦被人威胁,你以为闯到我家中,捆住了我老婆,我就会惧怕你吗?既然敢对你下手,我自然有无数办法,让你无声无

    (本章未完,请翻页)息地从这个世界消失!”

    天琊愕然,悔恨不已,终于知道自己看错了徐建刚,他外表看上去对自己各种顺服,其实只不过是伪装出来的而已。天琊并非初出江湖之人,深知江湖险恶,但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是被徐建刚给算计了。

    站在白矾身后的白衣人,也扯掉了口罩,正是徐建刚的心腹田青,他沉声问道:“徐总,拿他怎么办?”

    徐建刚淡淡道:“地下研究室,不是正在扩建吗?让他为研究室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吧。”

    田青明白徐建刚的意思,这是要自己用混凝土把天琊给封到地下研究室的意思。

    可怜天琊好歹是一名高手,此刻却是遭到设计,他感觉四肢不受控制,因为毒素侵入五脏六腑,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等田青安排几人将天琊给拖走之后,白矾淡淡道:“帮你解决了这个麻烦,足以瞧出我们的诚意了吧?”

    徐建刚对白矾比了个大拇指,笑道:“我就佩服有实力的人。等下我就安排田青去江淮医院,保证两个小时内,就让你见到佘薇。”

    白矾已经瞧出徐建刚的手段,暗忖这家伙比起自己师父徐天德还要狠毒,幸亏是对手,不是敌人。他从口袋里缓缓掏出一个方盒,打开盖子,露出十几瓶药剂,道:“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

    蔡妍推着佘夫人在医院花园里晒太阳,两道乌黑的弯眉下明亮的眸子如同秋波,佘夫人嘴上含笑,迎面与几个熟脸打着招呼。住在江淮医院已经有月余,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平静、安逸,没有勾心斗角,心理状态变好,使得戒毒的效果也倍增,按照苏韬的判断,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半个月时间,她就不需要在进行针灸,只需要服用汤药调养身体,就足可以根治毒瘾。

    迎面走来一位穿着病服的中年妇人,她嘴角含笑道:“佘大姐,你女儿真孝顺,每天都过来陪你,真是有福气,不像我那儿子女儿,都在外地工作,整天不见人影,让人羡慕啊。”

    佘夫人连忙摇头解释道:“你说错了,她不是我的女儿。”

    “怎么会呢?”那妇人露出惊讶之色,“你俩长得挺像,都是瓜子脸,大眼睛,走在一起,就是母女俩,不会错!”

    佘夫人淡淡一笑,没有过多争执,偷偷瞄了一眼蔡妍,只见她抿着嘴微笑,显然也不是太在意,转移话题与之闲扯两句,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佘夫人对蔡妍最近多了一种依赖的感觉,人在孤独潦倒的时候,当遇见救命稻草的时候,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要抓住,此刻蔡妍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尽管蔡妍看上去对自己很冷淡,但有些事情处理得很细腻,让佘夫人意识到这个女孩,是真的心地善良。比如每天蔡妍离开的时候,都会给佘夫人泡好一杯牛奶,只因为苏韬偶尔说过,牛奶对自己的胃部恢复有好处,所以她就记住了。

    “其实你不用每天都过来。”佘夫人低声道,“你也挺忙的,在我一个无

    (本章未完,请翻页)关紧要的人身上,耗费那么多时间不值当!”

    蔡妍摇了摇头,柔声道:“如果你能很快康复,那我做的一切就值得了。”

    与佘夫人相处久了之后,蔡妍原本内心的坚冰也开始融化,佘夫人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她有丰富的阅历,更关键的是,蔡妍从小就没有母亲,每次当佘夫人望向自己的时候,她内心的软肋都会触动,或许从佘夫人身上能够弥补自己缺少的母爱。

    不远处有几个穿着普通的男人,远远地望着自己和佘夫人,蔡妍知道,那是暗中保护佘夫人的力量。她心中其实充满同情,佘夫人现在不仅身体出现问题,更关键的是,她处于危险之中,随时生命都可能遭到威胁。

    进入电梯,里面站着好几人,见佘夫人坐着轮椅,那几人往边上靠了靠,蔡妍摁了八楼,让她觉得有点奇怪,其余几人没有人按楼层号,琢磨着莫非都是去八楼?

    氛围有点诡异,中间没有人再进入电梯,因此一路畅通,直到八楼才发出叮的一声,蔡妍正准备推着佘夫人走出电梯,未曾想她突然被一把抱住,一股异味从鼻子钻入,身旁之人用沾着乙醚的毛巾直接捂住了她的鼻口。

    “田哥,这妞长得挺正点啊,等下能不能玩一玩?”那人抱着绵软的蔡妍,色心大起,嘿嘿笑道。

    “妈的,正事要紧,别给我找事儿!”田青踹了那人一脚,怒道。

    见田青发飙,几人也就不敢有什么小动作,按下b1楼,来到地下停车场,早已有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在哪里等候,司机打开后面的车门,几人熟练地将昏迷的蔡妍和佘薇,塞入后备箱。

    这几人办这种事情,属于家常便饭,那些地下研究室的,都是这么被弄上车的。

    等面包车缓缓驶出江淮医院,田青终于松了口气,然后给乔德浩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已经顺利离开!”

    乔德浩接到消息之后,心中有数,今天一早就安排监控设备的厂家来做调试,所以就在刚才的半个小时,整个江淮医院的监控系统属于瘫痪状态,所以田青一帮人的行踪,根本无人可知!

    面包车每行驶十分钟,田青便安排人下车重新换车牌,等到出了城区之后,又更换了两次车辆,如此一来,就做到万无一失,即使警方想要查找踪迹,也是束手无策。

    一个小时之后,一辆蓝色的货车缓缓驶入别墅,田青从副驾驶上跳下,面带微笑地与等候多时的徐建刚汇报道:“徐总,人已经带到了。”

    徐建刚见除了佘夫人之外,还多了一人,皱眉道:“怎么还多了个人?”

    田青无奈苦笑,道:“这女人和目标关系亲密,我们顺便就把她撸过来了。”

    徐建刚见她姿色不错,那样貌清纯中透着股妩媚,竟然有些心痒痒的,点了点头,道:“事情办的不错,先全部送入地下吧。”

    徐建刚得考虑清楚,如何与白矾交易,才能保证自己绝对获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