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8章 没有道德底线
    田青跟徐建刚多年,早已习惯了他的风格,同时也是徐建刚的心腹,否则,徐建刚也不会见偌大的地下研究室交给他来打理,每年康博制药都会下拨两千多万的技术开发资金,这部分钱徐建刚全部交给田青来管理,所以田青过得很滋润。

    徐建刚出了房间,继续往里走,最深处有一个开得相对比较大的铁门,他推门而入,隔着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站着四人,全部穿着白色的大褂,脸上带着口罩,穿梭在各种玻璃仪器之间,徐建刚懂的规矩,在田青的帮忙下,换上了抗菌服,然后电动门打开之后,缓步走了进去。

    正在忘我工作的一位中年人,被身边的助理拉了拉,他回过神来,离开显微镜下的细菌培养皿,摘掉手套,伸出手道:“徐总,您好!”

    徐建刚与他简单地握了握手,将白矾给自己的那瓶药剂,递给中年人,淡淡道:“欧阳教授,这瓶药剂,是人胎素叁号的改良版,暂时只有一瓶,交给你作研究吧。”

    欧阳教授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将药剂在灯光下晃了晃,沉声道:“改良版?是谁给你的?”

    徐建刚想了想,还是如实相告,道:“白矾——新药王,他称在里面加入了几位中草药秘方,能够解决药物的负面作用。”

    欧阳教授将药剂放在桌面上,淡淡道:“徐总,其实你明白,我们为何在药物当中留有这么个瑕疵。严格意义上,这不能算是瑕疵,而是一种发财致富的手段。”

    人胎素叁号现在凭借在地下渠道流通,销量很高,原因在于它具有依赖性,注射完整的一个疗程之后,使用者必须要继续购买,这犹如毒品一样,否则的话,会导致衰老速度变快。

    欧阳教授也是在偶然中发现这个副作用,不过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因为对于产品而言,是一种隐性的保障,只要使用一次之后,就相当于是众生的使用者。

    徐建刚语气凝重地说道:“这个药物,毕竟是诺伊集团的重点研究项目,如果你不提供改良版,没法获得许可,在市面上堂堂正正地使用和流通。人胎素叁号可以有两个版本,在华夏的话,就用有副作用的版本;在国际上就用改良版,如此一来,可以做到一举双得、一箭双雕。”

    欧阳教授眼中流露出无奈之色,叹气道:“行吧,我腾出精力,会安排两名助手来研究这个问题。”

    徐建刚瞧出欧阳教授的不满,皱了皱眉,道:“这是任务和命令。欧阳教授,按照康博制药的规定,项目最多只能援助、支持五年,现在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如果没有总部的支持,你的项目经费会大幅度削减,我相信你也不想情况变成那样。”

    欧阳教授脸上露出复杂之色,道:“徐总,放心吧,我会在最短时间内解析出人胎素叁号的改良药结构成分。不过,之前先要在上进行试验,看它是否有真的效果,解决药物依赖性的问题。”

    徐建刚见欧阳教授最终还是听从自己的命令,满意点头,笑了笑,道:“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等项目结束之后,我会向总部申请,将你的团队编入德国研发总部,这样你可以接触到更多高端的生物技术,这是你的梦想。”

    欧阳教授是个标准的科学狂人,原本是水木大学的生物技术精英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才,结果因为在研究过程中,拿自己的学生进行试验,违规操作后,被水木大学给开除,以至于沦落到一个小的医药公司,担任销售代表。徐建刚也是偶然间发现了他,经过了解之后,为他建立了研究室,还组建了研发团队,所以在欧阳的心中,徐建刚等同于他的伯乐,所以他对徐建刚十分忠诚。

    欧阳教授紧蹙的眉头缓缓松开,低声笑问:“徐总,昨天菁菁给我打电话,说她的留学生涯很快就要结束,希望能够回到国内生活。”

    徐建刚嘴角翘起,不屑地说道:“国内有什么好的?欧阳,如果我有个女儿,既然已经将她送出国,就绝对不会让她再回来。毕竟你以后也是要去德国工作,一家人都定居国外,不是挺好的吗?”

    欧阳教授叹了口气,笑道:“小姑娘,不太懂事。不过,既然她有这个要求,你能否帮我安排一下。”

    徐建刚摆了摆手,无奈叹气道:“菁菁是以集团资助生的身份交流到国外,按照之前签订的协议,留学毕业之后,需要在集团总部工作几年,这恐怕难度有点大,我尽量试一试吧。”

    欧阳教授连忙笑道:“那就劳您费心了!”

    与欧阳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徐建刚便离开了研究室,田青走在徐建刚的身边,压低声音道:“欧阳是否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为何让女儿从国外回来呢?”

    徐建刚摆了摆手,淡淡道:“用人不疑。欧阳应该不会背叛我们,关键还是出在他女儿身上,我会与总部交代好,做好安抚工作的。”

    欧阳教授的女儿,说是由集团资助出国,其实就是变相的人质,一旦欧阳教授有可能泄露机密,他女儿就是用作要挟的筹码。当然,一切都是建立在欧阳教授背叛的前提下,才会发生不太美妙的结果,正常情况下,他女儿在德国的生活会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将徐建刚送出别墅,田青算是浑身一轻,回到宽敞的客厅,他躺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乔德浩打来的电话。田青皱了皱眉,表面上这里是乔德浩的私人别墅,而田青是徐建刚为乔德浩配制的私人管家。

    利用乔德浩的身份,作为掩饰,可以为这个地下研究室增加许多保护措施,毕竟从事医学工作的乔德浩,在民间素有威望,人脉关系广泛,别人不会想到堂堂的三甲医院的院长,竟然会在私人别墅的地下,开凿了一个神秘的研究室。

    “乔院长,你有什么吩咐?”田青压低声音,顺从地说道。

    “明天会有一批货送过来,你要注意安排好,不能有任何闪失。”乔德浩语气严肃地交代道。

    “请您放心,我不会搞砸!”田青咧嘴笑道,“现在买家资源丰富,有点供不应求,材料倒是有点紧缺。”

    乔德浩满意地说道:“我这几日已经与几个医院的朋友联系,看他们是否能搞定产科,如此一来,咱们的销量还可以翻好几倍。”

    田青连忙拍马屁,笑道:“乔院长,你神通广大,相信在你的帮助下,咱们人胎素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红火!”

    乔德浩知道田青在敷衍自己,毕竟他并非田青的真正老板,淡淡提醒道:“你现在负责的事情,很关键,千万要注意谨慎,稍有差

    (本章未完,请翻页)错,可能一帮人要跟着你倒霉。”

    田青觉得乔德浩有点啰嗦,不耐烦地笑道:“乔院长,你放心吧,咱们已经合作多年,不会阴沟里翻船的!”

    等徐建刚的轿车缓缓离开,一个人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用火柴点燃一支香烟,在嘴里抽了两口,想了想担心露出行踪,从口袋里掏出湿纸巾包裹住烟头的火星,直接一指掐灭,望着比起周围建筑物要高一两米的外墙,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把别墅建得跟堡垒似的,里面肯定有很多明堂。”

    言毕,他拨通了苏韬的电话,道:“徐建刚见了白矾之后,就来到别墅,看上去与白矾有关!”

    苏韬皱了皱眉,心中奇怪,这白矾为何会来到汉州,且与徐建刚勾搭上了,这其中想必有什么特殊的联系。他提醒道:“你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总觉得徐建刚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比之江洋大盗、亡命之徒更要阴险可怕。”

    夏禹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我明白。世界上最可恶之徒,在于没有人性,没有道德底线,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徐建刚就是这样的人。”

    苏韬淡淡笑道:“你查出他的底细了吗?”

    夏禹叹了口气,道:“徐建刚身上背负着几个命案,最可骇人听闻的是,他十九岁曾经奸杀了邻家少女,结果其父顶替他入罪,被判了死刑。”

    苏韬沉默许久,淡淡道:“这种人就是社会的毒瘤!”

    徐建刚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屋内还亮着灯,他皱了皱眉,暗忖莫非老婆还没睡下,等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是谁,吓了一跳,很快恢复镇定,从酒架上开了一瓶洋酒,拿着两个玻璃杯,走了过去,笑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琊目光平静地扫了扫徐建刚,没有去碰酒,沉声道:“我失手了,苏韬身边的高手,比想象中多,还受了点伤,你得给我找个大夫!”

    徐建刚淡淡一笑,道:“这不是难题,我现在就作安排。”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由乔德浩安排了一名江淮医院的医生,来到了徐建刚的住处。他检查了一下天琊的伤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摇头苦笑道:“病人脏腑受伤,用西医之法恐怕难以治愈,我只能开一些疏通经络、活气化瘀的药物,如果要彻底根治,还得请有经验的中医大夫治疗。”

    徐建刚皱眉道:“你有没有同事,擅长医治这个病?”

    那医生淡淡笑道:“如果我们中医科的主任苏韬来医治这个病的话,倒也算是简单!”

    天琊面色变得难看,冷哼一声,拳头愤怒地砸在沙发上,医生被吓了一跳,他并不知道天琊受的伤,与苏韬脱离不了干系。

    见天琊满面阴沉,浑身上下充斥着杀意,徐建刚担心徒生事端,连忙拦阻,沉声道:“放心吧,等天明之后,我会去请中医来给你治病,肯定治好你的内伤。”

    天琊拳头松开,眼神不屑地扫了扫那医生,算作饶过了那医生的性命。

    徐建刚心中倒是一片敞亮,暗忖这总部安排了个棘手的人物过来,天琊不太好控制,稍有不慎,反而会伤了自己,得想个办法,尽快请他离开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