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7章 泯灭人性良知
    (今天第二更!晚上九点还有一更!)

    “我想让你帮忙,将一个人从江淮医院带出来。我需要与她见一面。”白矾手指点了点茶杯杯身,轻描淡写地说道,“当然,我需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消失与我有关系。”

    徐建刚皱了皱眉,沉声道:“究竟是谁呢?”

    白矾掏出一张照片,放在徐建刚的手边,道:“佘薇,淮北药商聂海天的妻子。”

    徐建刚消息灵通,对佘薇自然不陌生,皱了皱眉,道:“兄弟,这事儿很难办,佘薇现在是警方重点保护的证人,在聂海天没有定罪之前,她身边从不缺少警卫,而且毒寡妇晏静,对之也格外照顾,所以现在她现在处于里三层外三层受保护的状态,你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白矾摇了摇手指,道:“此事对别人或许难于登天,但对你徐总而言,却是易如反掌。你与江淮医院院长乔德浩的关系如同莫逆,有他暗中相助,想必是手到擒来。”

    徐建刚摸着下巴,目光落在改良版人胎素叁号上,现在国内流通的人胎素多以岛国和韩国为主,国内禁止使用人体胎盘的研究,所以在人胎素这一领域完全处于空白。康博制药在汉州建立的黑色研究所,就是为了制造出比岛国、韩国人胎素更加有效的药物。如果借助白矾的改良技术,在人胎素上取得突破,那么徐建刚也定将因此获得集团的褒奖。

    徐建刚一直憧憬国外生活,按照集团的惯例,会帮助自己在德国获得绿卡,并获得永久居留权。

    徐建刚叹了口气,手指把玩着那个药盒,低声道:“此事不能过急,还是得从长计议。”

    白矾见徐建刚这么说,知道事情成了一半,从容地一笑,道:“为了表示诚意,这枚改良版人胎素叁号,就免费送给你了。”

    徐建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笑问:“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回去研究,破解你们的秘方?”

    白矾自信地笑了笑,道:“中医秘方为何能传承千年,依然保持它的神秘,原因在于有独到的保密之法。如果你的研究室,真能完全破解我的秘方,那就当我无偿送给你了。”

    徐建刚知道白矾留下药剂,还是希望让他知道,药剂是否真实有效。至于这瓶药剂的用量,也只足够给人试用,不足以支持大量的药物成分解析。

    白矾见事情已经谈妥,就没必要再逗留,起身直接离开了包厢。

    出了会所,一辆黑色的本田crv开了过来,白矾坐上了副驾驶,牛老七摸了摸鼻子,道:“与徐建刚谈得如何?”

    白矾眼中闪过深邃之色,道:“这是个狡猾的家伙,如果不给他足够的好处,恐怕难以上钩。不过,我相信他会主动联系我,毕竟我们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难题。”

    牛老七冷笑两声,不屑地说道:“听说徐建刚的私人作坊里面,非法拘禁人员,作实验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不知真假。”

    “弱肉强食的社会,为了达到目的,任何私情都有可能发生。人性贪婪自私,无数疑难杂症,都是源自于人类的。”白矾捏了捏拳头,关节发出咯咯哒哒的声响。

    牛老七不解道:“你确定徐建国能帮我们将佘薇带出来?”

    白矾颔首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江淮医院随着乔德浩上台,已经成为徐建刚的后花园,想弄出了个人,比我们可省事多了。”

    牛老七笑了笑道:“这也是省事,不用咱们出手,免得被晏静那帮人给盯上!”

    白矾嗯了一声,道:“咱们必须要把佘薇控制起来,佘薇牵扯到很多大人物,她如果不消失,会让许多人难以入眠。”

    牛老七叹了口气,道:“秦省长这次为了清除异己,可以说下了苦功夫。”

    佘薇之所以没有在淮北医院就医,一方面是因为苏韬,另一方面是因为担心在淮北,会有一些人,为了毁灭证人,不惜一切代价伤害佘薇。让佘薇在淮南,则相对而言,更加稳妥。

    白矾沉声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咱们既然选择站在了对立面,自然要详情一切办法,阻止佘薇作证,从而保护上面的安全。”

    牛老七其实不太明白白矾的种种安排,不过他对自己的师兄,向来是无条件信任,咧嘴笑道:“师兄,相信在你的领导之下,咱们师兄弟一定能吃香的喝辣的。”

    白矾在牛老七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思索着些什么。

    徐建刚与白矾分别之后,完全没有了醉意,直接来到了位于南郊的别墅。车辆刚刚停下,院子里就传来恶狗的狂吠之声,这里的主要负责人田青早已接到通知,站在门口迎接,徐建刚走近后,朝他点了点头,吩咐道:“我们去实验室!”

    没有进入别墅,而是来到院后的一个独屋,田青拖开紧靠着墙壁的木床,下方露出一块铁板,田青蹲下身子,拉开手闸,铁板往下徐徐坠落,露出伸入地窖的台阶。

    如果第一次来到这里,会误以为这里是庞大的地下迷宫,尽管在排气系统耗费了不少资金,但地下的空气明显会让人感觉憋闷,潮湿、发霉,,有种缺氧的感觉。地宫并不像电影情节中那般恢弘敞亮,走道只有两人宽,当迎面走来一人,必须侧身才能同行。走道两侧被隔出一个又一个面积不大的房间,偶尔从房间里会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呻吟声。

    徐建刚突然停下脚步,语气阴鸷地质问道:“不是让你清掉几个房间吗?”

    田青尴尬地笑道:“欧阳教授说,那几个还有些价值!另外,最近的太少了,不得不节省一点,以免浪费!”

    徐建刚不满地摆了摆手,沉声道:“每个月拨给你一大笔资金,就是为了采购,我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听到,不够的抱怨!”

    田青叹了口气,无

    (本章未完,请翻页)奈苦笑。这些用于人胎素实验的,主要包括两个部分,其一,监狱死囚,被执行死刑之前,用高价购买下来;其二,地下人贩市场中购买。一些人急缺钱,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和健康作为代价。

    田青接触这一行多年,早已习以为常,“”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仿佛这不是一条人命,只是一件商品。

    “咣咣咣……”右手边传来激烈的砸门声,惹得徐建刚吓了一跳,他惊讶地问道:“这里面关押的是谁?”

    田青压低声音,道:“翟玉琴,那个过气的明星!”

    徐建刚冷笑一声,道:“把门打开,我跟她聊聊。”

    田青掏出一串钥匙,压低声音,提醒道:“这女人才进来,浑身上下满是野性,你可得小心一点。前天我被她咬了一口。”田青尴尬地笑了笑。

    徐建刚猜出田青肯定是觊觎其美色,才会被咬伤,淡淡道:“她是女人,我是男人,若是动手了,难道我还怕了她?”

    铁门打开之后,翟玉琴微微一怔,随后就疯狂地朝徐建刚扑了过来,田青站在他的身侧,冷哼一声,朝她的腰部狠狠地踹了一脚,翟玉琴痛呼一声,在地上滚了几米,撞击在墙壁上。

    翟玉琴蜷缩在角落里,原本光鲜亮丽的明星范儿,如今早已消失不见,面色蜡黄,头发凌乱,衣服残缺破烂,蹲在角落里仿佛受伤的母兽。

    徐建刚走过去,伸手拽住了翟玉琴的头发,发现她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高高扬起手掌,噼里啪啦抽了一阵,冷冷地说道:“今天你所品尝的痛苦,都是你向记者通风报信,举报我们的后果。”

    翟玉琴毕竟是女流之辈,哪里经得起这般折磨,红唇破皮,鲜血横流,但她依然不甘心,喉咙沙哑地说道:“你们丧尽天良,泯灭人性,兜售假药,让我染上乙肝,你们一定会遭受报应的!”

    徐建刚捏着她的下巴,道:“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任何人想要恢复年轻,延缓衰老,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人胎素在提取过程中存在大量的不确定因素,一些流产的胎盘存在艾滋、梅*毒等传染性疾病,在萃取原液的过程中,也会存在遗留,所以人在接受注射之后,会有隐患,这也是为何国内在2003年取缔人胎素入药的原因。

    尽管如此,长生不老的神话,让无数人前赴后继,尤其是靠长相吃饭的明星,使用人胎素的很多,翟玉琴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她运气很糟糕,注射的人胎素中有乙肝毒素,以至于饱受痛苦。在得知真相之后,所以选择向媒体举报,未曾料到康博制药的手段通天,不仅压下了那条负*面消息,还将翟玉琴拘禁起来。

    徐建刚站起身,田青立马送来一块消毒湿巾,徐建刚擦拭了下手,低声道:“这段时间就拿她来做实验吧!”

    田青眼中残忍的目光一闪而过,低声道:“放心吧,我会好好招待她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