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5章 就是用钱拉拢
    (最后一更结束,有多少书友一直等到此刻?明天起,正常三更。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苏韬原本以为是燕无尽收自己为徒,没想到他竟然是代替自己儿媳妇收徒,燕无尽是宗师级高手,能拜在他门下,就算真的学不到什么精髓,但凭着这个师门出身,在江湖上谁不给几分薄面。

    但若是换成燕无尽的儿媳妇,那就有点明珠暗投的感觉,首先女人习武,能达到的成就有限,毕竟在生理上跟男人有差距;其次,与他儿媳妇素未谋面,性格、脾气,尤其是长相都不太了解,这就定下师徒关系?未免太儿戏了吧。

    燕莎撅起了小嘴,抱怨道:“爷,你给我妈收徒弟,如果被她知道,肯定会不高兴的。况且,她平时工作那么忙,哪里有时间教徒弟?”

    燕无尽微微一笑,突然眉头又皱了皱,遗憾道:“如果你爸还活着,我肯定会让你爸收苏韬为徒。你妈没时间教,也没关系,我会代劳的。”

    苏韬见燕无尽这么说,心情倒是舒服了些许,名义上是,自己是燕无尽儿媳妇的徒弟,事实上还是燕无尽教自己武功,这倒也差不了多少。

    燕无尽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心中的打算告知苏韬,以免他会误会,“我年轻时,也是争强好胜之人,比那刀魔刘建伟得罪的人只多不少,如果那些仇家知道我还有个嫡传弟子,等我百年之后,恐怕还会找上门来。”

    听燕无尽这么解释,苏韬顿时觉得燕无尽的考虑用心良苦,再也不犹豫地说道:“就按照燕老您的意思来办。”

    燕无尽心中有自己的打算,他是为了百年之后作安排,自己活着的时候,苏韬可以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照顾燕莎母女,但若是有一天自己去世了,苏韬与燕莎母女的关系也就变得脆弱。人老成贼,考虑的问题会很多,每一步都有自己的打算。

    燕莎托着下巴想了许久,对这个安排倒也满意,道:“如果这么算来,苏韬只能算是我的师兄了?”小女孩考虑问题的角度,显然不太一样,燕莎为自己没必要喊苏韬“师叔”,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代燕莎的妈妈收徒弟,所以拜师仪式,还是等到改日再举办。”燕无尽对自己的安排还是很满意,“这几日你如果有空的话,就到我这里来,我会传几套适合你的拳法。”

    随后燕无尽给苏韬讲了几个拳理,燕无尽有“江南神拳”的称呼,因为他把拳法练到了极致,无论是刚猛一路,还是技巧一途,都有自己深刻的理解,苏韬听得倒也津津有味,倒不是他对武术有多少兴趣,而是武术和医术有紧密的联系,从宗师口中能够触摸到一些以前会存疑虑的地方,大道至简,没有什么秘籍拳谱,燕无尽都能言简意赅地阐述清楚。

    燕莎还是学生,每天睡得比较早,已经是哈欠连天,苏韬望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暗忖也不急在一时,起身告辞离开。

    燕莎将苏韬送到门边,见他欲言又止

    (本章未完,请翻页),揉了揉发痒的眼睛,道:“有话要问?”

    苏韬点了点头,淡淡笑道:“没想到咱俩竟然成为同门师兄妹了,以后你就放心吧,师兄一定对你格外关照。有个要求,还请你能满足一下。”

    燕莎不解地望着苏韬,她不过十五六岁,少年人忘性大,早已将之前苏韬对自己的调戏抛之脑后,虽说表面上没表露出来,但内心还是替自己多了个师兄感觉高兴。燕莎故意绷着脸,问道:“说吧!”

    苏韬低声问道:“你有没有你妈¥的照片?”

    燕莎微微一愣,惊讶道:“你要我妈的照片做什么?”

    苏韬笑着解释道:“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现在也是准师徒关系,若是以后见到面,我总不能当做陌生人吧?你把你妈¥的照片给我看一眼,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以苏韬的心智,骗一个单纯的小女孩,还不是手到擒来,燕莎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开其中一张照片,苏韬接过手机,眯着眼睛仔细端详。

    如同自己所猜测的,燕莎的外表有百分之八十都继承与自己的母亲。这是一张合照,也就是近期两人拍下的生活照,桌子中间摆着一个火锅,四周放着如羊肉片、贡丸、金针菇等材料,燕莎举着个老土的剪刀手,其母面带内敛的微笑,漂亮的凤眼透着一股干练之色,她穿着白色的衬衣,领口微微打开,脖子上带着一根铂金项链,将两段白玉般的锁骨衬托得特别醒目。燕莎属于那种比较白净的少女,其母肤色也是光润亮泽,雪白胸肤形成起伏怒突的壮观景象,燕莎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身姿,与之相比就欠缺了不少韵味。

    见自己未来的女师父,样貌清秀,气质脱俗,苏韬终于放下心来。

    燕莎虽不知道苏韬脑海里的花花肠子,见他看得聚精会神,暗暗觉得不妥,一把从他手中夺过了手机,没好气道:“看清楚了吧,下次见到我妈,别忘记喊一声师父好。”言毕,燕莎折身,返回屋子。

    苏韬自嘲地笑了笑,暗忖自己这个萝莉师妹,还真有意思,与众不同。明明年纪不大,说话特别老成,恐怕也是与自己的生活阅历有关联。毕竟燕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她妈平时工作特别忙,所以很多时候,燕莎都和爷爷在一起,一老一少相依为命。

    ……

    大慈门的褚惠林成为三味堂的名医,不少前来就诊的客人,都是冲着他的名声,这风头几乎要盖过了苏韬。这也是苏韬想要形成的一个局面,三味堂想要变得更有影响力,需要提升整体实力,不仅仅靠自己一人。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苏韬是人,并非神,他只有两只手掌,十根手指,没法做到面面俱全,所以有褚惠林坐镇三味堂,苏韬的自由度也就更大了一些。当然,苏韬还在考虑扩大大夫的数量,毕竟现在三味堂的客源,已经超过了江淮医院中医科,成为当地知名的中医堂。

    (本章未完,请翻页)褚惠林治好一名患者之后,苏韬悄然进入诊室。

    距离可以消除隔膜,这段时间与苏韬朝夕相处,褚惠林摆正自己的位置,喜欢上了现在的工作。尽管在以前的单位,作为名医受到培养,但因为自己太年轻,面对前辈还是得往边靠,每月接触到的病人并不多,在苏韬这里,褚惠林得到了锻炼,接触多了许多病人,经过自己的治疗药到病除之后那种欣喜的感觉,让他找到了学习中医的初衷。

    而且,苏韬给褚惠林开出的待遇,远远超过以往,比得上原单位副院长的收入,这让褚惠林动力十足。

    最为关键的是,苏韬已经彻底打通了自己的肾经,重新找回男人之后,褚惠林发现男人的实力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还有所增强,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老板,你找我有事?”褚惠林用纸巾擦了擦手,微笑着问道。褚惠林已经习惯性抛开苏韬的年龄,将他视作一名管理者来看待。

    苏韬抖了抖手上的纸页,微笑着说道:“这份文件,你看一下。”

    褚惠林粗粗浏览一遍,露出惊讶之色,道:“我没看错吧,你准备将三味堂的股份赠予我?”

    苏韬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点了点,道:“你看错了。不仅是三味堂,还有三味国际的部分股权。”

    褚惠林感觉喉咙发痒,太过激动,以至于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这心情比穿越火山还要刺激,来到三味堂完全是被逼无奈之举,他早已做好被压榨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前后反差如此大,苏韬不仅给自己足够的尊重,放心地让自己在三味堂医治病人,而且如今还要给自己股份。

    褚惠林屏息许久,叹气道:“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何如此信任我?毕竟我曾经试图……伤害你。”

    苏韬摇了摇手指,淡淡笑道:“实话实说,此刻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你。但你如果愿意签下这份股权转让协议,那么我才真正信任你。”

    褚惠林微微一愣,苦笑道:“你的逻辑还真奇怪。”

    苏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道:“早在医王大赛开始之前,我便对你作过研究,你的医术不弱于白矾,只是你之前缺乏信心,又急于求胜,所以才会在十六强赛选择用了阴谋来对付我。你如果不签下这份协议,咱俩只能算作普通的雇佣关系,但如果你签下协议,那么咱俩就成为合伙人。”

    “你这是准备用钱收买我?”褚惠林明白苏韬的意思,他这是准备用利益捆绑住自己,虽然目的不单纯,但褚惠林还是心动,因为三味国际集团如今依靠沉鱼落雁和闭月羞花两个产品,已经在化妆品市场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如今正在策划上市,如果自己有了苏韬转让的股份,岂不也成了准上市企业的董事?

    苏韬嘴角露出笑意,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你是个喜欢钱的人。我相信,这样拉拢你的办法,绝不会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