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1章 绕指柔百炼钢
    (第六更!)

    雨天,行人不多。偶尔几名老邻居路过,看见苏韬没打伞站着,身边还有几个奇怪的陌生人,会主动跟他打声招呼,旁敲侧击,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韬淡淡地笑了笑,没有作正面回应,心中在想,怎么看,现在都像在演武侠剧,又是刀,又是剑。所以苏韬给这些街坊一个误导,这几人都是电视剧剧组,过来踩场地,为后期开机拍片做准备工作。街坊还真信了,因为前不久传出消息,老巷周边已经通过政府审批,准备建造淮南最大的旅游影视基地。

    现在街坊们都在筹备,准备借助这个契机,发一笔小财。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若是旅游影视基地真的建成了,那真的可以延伸出一系列的周边产业,大到客栈,小到盒饭,都能发家致富。

    刀剑、江湖,是每个华夏人心中的梦。

    尽管已经到了热*兵器时代,但还有不少人浑身上下流淌着国术的魂。

    燕无尽、刀魔、天琊,这三个人,各成一派。

    燕无尽浑沉,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苍老的身体,蕴藏着多少能量;天琊轻灵,飘逸潇洒,一招一式都带着空灵的味道,因为剑走空灵;刀魔霸气,有些人狂妄,那是浮于表面。但刀魔绝对不是表面狂妄,他大马金刀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像一把刀,纵横捭阖,气势滔天。

    苏韬望了他几眼,从中医的角度来观察,刀魔身受重伤,气息混乱,且与燕无尽交手多次,伤上加伤,但刀魔练的刀术,就是这种风格,越是陷于困境,越是百折不挠。

    若是正常人受到刀魔那样的重创,五脏六腑不同程度受损,恐怕要一命呜呼了。但武术,或者说华夏国术的魅力就在这里,人练到一定的境界,会有武魂,凭借意志力和气场,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天琊也瞧出刀魔有伤,但不敢大意。他往后面退了一小步,正是退了这一步,刀魔大喝一声,突然暴走,朝天琊冲了过去。

    空气中飘着雨,刀魔挥刀的时候,刀刃周围出现了一团水雾,原本常态无法看见的刀芒,此刻如有实质,让天琊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天琊意识到,这家伙是自己此生遇到最厉害的对手,所以不敢大意,软剑如同灵蛇一样,朝刀魔暴露出来的破绽吞吐,发出嗤嗤的声音,只要碰到对方的身体,就足以重创对方。

    刀魔看似没有防御,全身上下都是破绽,但他整条手臂全部舒展,刀身送出去的那瞬间,天琊发现自己应对的招式错得厉害,对方并不是不要命的打法,而是绝对的自信。

    只要出刀,对方肯定就得防守,这是刀魔挥刀这么多年,养成的绝对自信,即使燕无尽面对自己的刀,也得退避三舍,暂避锋芒。

    “卡擦”一声,不算太清脆的声响,天琊觉得手腕在颤抖,懊恼自己不应该拿剑身去撞那把破刀。

    一招得手,刀魔没有追击,因为刚才那一刀,只是试探天琊的根底。不要因为刀魔招数凶猛,就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得他莽撞,身经百战的他,战斗经验丰富,当无法力敌的时候,也会用经验来克敌制胜。

    天琊望着身前的刀魔,只觉得他身上的气势在不断地攀升,宛如一座大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学艺大成之后,走南闯北,天琊未尝败绩,在康博公司担任保镖,只不过是伪装而已,他还是国际佣兵组织的成员,替诺伊国际处理一些特殊的事务。之前并未在国内活动,所以对国内的这些高手,并不是太熟悉。

    刀魔是从地下竞技场练出来的,与早已成名的燕无尽在江湖地位上,还是有些差距,所以天琊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刀魔这样的人物。他也身经百战之辈,知道继续等待,等于失败,低声轻喝一声,剑走游龙,脚踩八卦步,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往刀魔的侧方位进行抢攻。

    刀魔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横刀一扫,天琊只能挥剑防御,剑身再次与刀身碰撞,天琊只觉得虎口发麻,那强劲的力量,震得他差点甩剑而出。

    刀魔大手在脸上一抹,雨水模糊,让脸变得凶相毕露,他咧嘴露出满口黄牙,笑道:“真过瘾,虽然比不上燕老鬼,但拿你练刀,还算有趣!”

    他已经大致判断出天琊的实力,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燕无尽站在旁边观战,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倒不是太过担心天琊,尽管他使得一手不错的软剑,攻防两端都很缜密,但刀魔与之相比,更甚一筹。

    刀魔这家伙实在强得厉害,每次相遇都会成长,分明处于重伤状态,但竞技实力不退反进,这种人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

    燕无尽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被同道称为天才,但毕竟天才已经逐渐衰老,与身强力壮,正当鼎盛的刀魔比较,一个如同旭日初升,一个如同夕阳西下。

    刀魔每次挥刀都很简单,这是化繁为简的境界,身体原本的力量,加上内劲催动,每次都直接敲击在软剑上。

    软剑原本应该是飘逸的,但如今却是变得绵绵无力。刀风狂暴,如同惊涛骇浪,而软剑如同江湖中的一片树叶,若无根浮萍。

    天琊开始选择进攻,因为知道刀魔太强,即使自己防守得再密不透风,也总有被打破防守的那一刻。但选择与刀魔对攻,这可以说是最为愚蠢的决定。

    软剑每次绷直,都会被宽厚的刀背,狠狠地拍软,这种滋味如同面对美女,好不容易酝酿情绪,提起了兴致,勃勃而发,却被狠狠地拍了下七寸,顿时又绵软无力了。

    柔和刚是两个极致,某一方练到极点,可以克制对方。就比如刀魔与燕无尽过招的时候,就会产生有劲使不出的滋味,那是因为燕无尽将柔练到了极致,足以克制他刚猛霸道的刀法。但天琊遇上刀魔,突然发现自己的绕指柔变得毫无用处,对方每一刀都如同摧枯拉朽,打得自己如同落汤鸡一般,狼狈不堪。

    十多招之后,天琊已经萌生退意,他朝苏韬瞟了一眼,冷哼一声,脚步错综,抛开刀魔,朝苏韬扑了过去。苏韬早

    (本章未完,请翻页)已有所准备,双手朝前伸出,十道指缝里都夹带一枚银针,毫不犹豫地一甩,那银针如同箭矢破空而出。

    天琊原本以为出其不意,直接对苏韬下手,以此来结束任务,没想到苏韬也不好对付。软剑空中绕成一个圆圈,将十根银针全部挡开,未曾想对面又甩了一把银针过来。

    苏韬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带刺的刺猬,自己即使拥有锋利的獠牙,能够撕开对面的银针防护,但身后有追兵,旁边还有燕无尽这个强敌环伺。

    他只能轻声叹了口气,原地跺脚,折返了个角度,往不远处的一个巷道窜了过去。这时候燕无尽动了,他早已判断出天琊的动向,所以提前一步,拦住了那个位置,同时伸出一掌。

    天琊弹出一剑,当剑尖即将碰到对方手掌的时候,却发现燕无尽的手掌如同魔术般,绕着剑身穿过,燕无尽低下头,剑身从他的后颈上方穿过,同时掌心举重若轻地印在了天琊的胸口。

    “噗!”天琊口中狂喷一口鲜血,整个人借着这股力量,顺势逃逸,几秒钟之后,就不见踪影,就这速度,如果参加奥运会,打破世界纪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刀魔见燕无尽轻而易举地就收拾了天琊,嘴角不屑地抽了抽,道:“燕老鬼,你三番两次地拦着我,有没有想过后果,你这年纪也活不了多少岁了。总有一天你得进棺材吧,到时候我再杀苏韬,你还能保护他吗?”

    燕无尽摇了摇头,笑道:“习武之人的巅峰通常不过十年,能保持二十年良好状态的,称得上常青树。你说得没错,再过个一两年,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有没有想过,我可以教苏韬功夫,若是他学了我一身本事,你指不定是他的手下败将。”

    “我呸!”刀魔朝地上吐了口浓痰,骂骂咧咧,道:“别说笑了,我会输给这臭小子?”

    燕无尽淡淡笑道:“咱们打个赌,如何?我现在指导他几句,你如果输了,以后就不要再缠着他了;你如果赢了,以后我可以不管你俩的恩怨。”

    苏韬听燕无尽这么说,心里各种鄙视燕无尽的无脑,刀魔的实力有目共睹,尽管他现在身受重伤,但苏韬不过是以针术入门,只能算窥得武术的一鳞半爪,对付普通人还行,若对付刀魔这种宗师级的高手,那就显得太过勉强了。

    刀魔思忖片刻,点了点头,道:“这个办法不错,正好一了百了。”

    燕无尽朝苏韬招了招手,苏韬叹了口气,来到燕无尽的身边。

    燕无尽瞧出苏韬没有信心,道:“刀魔,如今身上有重伤,经过刚才与天琊的交手,消耗很大,所以你只要拖延他一时半会,就赢了一半。”

    苏韬无奈笑道:“刀魔那家伙,都是不要命的打法,想拖延的话,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燕无尽提醒道:“你身上带的银针够多吗?”

    苏韬想了想,暗忖行医箱里就是针多,恍然大悟,道:“我知道怎么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