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20章 江南雨江南女
    (第五更!)

    虽然到了秋季,运河花海还是保持着百花烂漫,没有大型的娱乐设施,花构成了这里的唯一风景。秋雨绵绵,打湿了吕诗淼身上薄薄的衣衫,使得肌肤若隐若现,苏韬走到风车下面,望着吕诗淼踩着雨点走了过来,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不仅感谢老天爷垂怜,让自己遇上了这样的绝世佳人。

    江南的雨天很朦胧,江南的女子很娉婷。

    吕诗淼走到苏韬的身边,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沾满雨珠的额头,叹气道:“有你这么狠心的吗?竟然眼巴巴地看着我淋雨?”

    苏韬上下打量着吕诗淼,笑嘻嘻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挺享受在雨中漫步的感觉?”

    吕诗淼微微一怔,笑道:“很小的时候,特别喜欢下雨天。因为孤儿院每到下雨天,就会煮上一锅很热很好喝的肉汤,那滋味让人回味无穷。”言毕,吕诗淼打了个喷嚏。

    苏韬叹了口气,抓过吕诗淼的手掌,朝神门穴摁了几下,吕诗淼就觉得身体暖洋洋的,刚才寒意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吕诗淼凝视着苏韬,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你一个大小伙子,总是跟我个有夫之妇混在一块,难道就不觉得有问题吗?”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年龄不是距离,我喜欢一个人,就靠近一个人,这是潜意识的驱动,是不受控制的。”

    吕诗淼微微一笑,用手指点了点苏韬的脑门,低声道:“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屁孩。我现在是比较无聊,所以才总是拉着你。等到有一天,我心情平复,有可能毫不犹豫地一脚把你给踹飞。”

    苏韬摇了摇头,道:“你若是真有那么强大,那么我一定毫不犹豫地还你自由,绝对不死缠烂打。”

    吕诗淼轻哼一声,道:“那一言为定!”

    苏韬心中暗想,这种承诺和誓言是最不牢靠的,既然是自己的女人,哪里还有让她逃走的道理?

    前面有一处荷兰郁金香看得十分绚丽,苏韬笑着与吕诗淼,道:“拍一支张合影吧?”

    吕诗淼犹豫不决,总觉得作为一个人妻,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拍照,那是一种极其为难和尴尬的事情,“还是别了吧?”

    虽然嘴上这么拒绝,但在苏韬的强烈要求下,还是被拉到一边,苏韬的手臂比较长,属于那种纯天然的自拍杆,轻松地兜起一个弧度,闪光灯闪烁,两个人脸颊相靠的模样就被记录下来。但吕诗淼看上去有点不高兴,苏韬疑惑道:“怎么了?”

    吕诗淼没好气道:“没想到你心机这么深,拍照的时候竟然突然往后拉了一下,使得我的脸看上去特别大,你的脸看上去特别小。”

    “脸大怎么了,没听说过脸大走四方吗?”苏韬强词夺理地说道。

    吕诗淼轻哼一声,道:“反正我不满意,赶紧把这照片给删掉,然后重新再拍一张。”

    “行吧!”苏韬觉得多拍几张也是乐趣所在,跟美女在一起拍照,怎么折腾都不为过,“其实咱俩都长得这么好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怎么拍都行的。你瞧瞧那边一对丑男丑女,就是再好的风景,也被糟蹋了。”

    吕诗淼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暗忖又被苏韬给忽悠了,那对情侣分明看上去还是挺不错,道:“你啊,就多积点口德吧,小心将来生孩子没……”

    吕诗淼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最后那几个字,苏韬耸了耸肩,重新调整好姿势,注意角度、姿势、背景、光线、风速……等按动快门的瞬间,苏韬突然侧过脸在吕诗淼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吕诗淼连忙捂住面颊,愣了半天,悠悠反应过来,未曾想苏韬已经奔跑到十几米之外。

    吕诗淼指着苏韬,愤怒要求道:“你给我过来!”

    “干嘛过来啊?给你扇耳光吗?”苏韬笑着问道。

    “反正你给我过来!”吕诗淼语气变得严肃,给人一种必须要执行的强硬姿态。

    “那我过来吧!”苏韬觉得吕诗淼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等苏韬走到身前,吕诗淼踮起了脚尖,一把勾住了苏韬的脖子,轻轻地送上了红唇,苏韬被这突然袭击弄得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舌尖轻松地顶开她的贝齿,吮吸着她香软的舌尖,一股清香四溢的美妙滋味,在口中蔓延。

    也不知多久,吕诗淼轻轻地推开了苏韬,垂下眼睑,红着脸,低声说道:“记得等下将照片用微信发给我。”

    言毕,转身往出口行去。

    她走了两三步,就发现头顶上多了一把伞,苏韬已经紧跟而来。

    人心是会变化的,通过不断的相处,吕诗淼从茫然到清晰,终于可以明确自己和苏韬的关系。她恐怕是真心爱上了苏韬,这个比自己小号几岁的大男孩。

    一开始或许是生理上的诱惑,心理上的刺激,才会导致合城那一夜的混乱;但久而久之,那种原始的变成了依赖,吕诗淼从心底将苏韬视作可以信任,能够依靠的男人。不仅是生活如此,在工作上,吕诗淼也表现出了类似的倾向。

    吕诗淼先开车将苏韬送到老巷,然后才开车离开。人的感情是相互影响的,苏韬也察觉到与吕诗淼之间微妙的变化。

    路边有个穿着一身牛仔的男人,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面相普通,但却引起了苏韬的注意。

    他一直凝视着自己,面无表情,仿佛在等待什么的到来。从他的身上能够清晰地嗅到一股与刀魔类似的气息,这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危险炸弹。

    “你在等我吗?”苏韬叹了口气,问道。

    “是,不仅仅是!”天琊简洁地回答。

    这个逼装得一百分。

    苏韬心中暗叹,但他也能感受到,这家伙应该是冲着自己而来。最近这段时间,他惹了很多仇家,乔波、聂家、白矾、王国锋、陈凌风,这些家伙都有可能雇凶来找自己的麻烦。

    苏韬无奈一笑,道:“既然你还在等别人,那我就陪你一起等吧。”天琊已经锁定了自己,他有种如果再往前走一步,天琊就会突然抱起伤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感觉。

    天琊靠着青色的砖墙,闭上了眼睛,他这种的高级杀手,必须要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行,若是直截了当结束了苏韬,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没有价值了吗?

    未过多久,从老巷的街口走来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燕无尽还是闲庭漫步,看似步履缓慢,但事实上前进的速度一点也不慢;燕莎走路有种活泼之感,脚尖每次落地,会轻轻地颠一下,然后往前飘出好远。

    苏韬暗忖天琊原来除了等自己到来之外,还在等燕无尽的到来。

    “让你久等了。”燕无尽轻描淡写地说道。

    “能见一见江南神拳燕老前辈,是任何习武之人的荣幸!”天琊此刻倒也没有在托大,表现出足够的礼数。

    燕莎皱了皱眉,抖了下手中的剑穗,不悦道:“爷爷,让我来会会他?”

    燕无尽淡淡地笑了笑道:“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我来吧。”

    天琊见燕无尽认可自己的实力,点了点头,无比认真地说道:“我先打败你,然后再执行任务。”

    “你的任务是什么?”燕莎觉得好奇。

    天琊深深地望了一眼苏韬,道:“我是为他而来,让他或残或死。”

    燕莎皱起眉头,脆声呵斥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燕无尽往前走了两步,将燕莎挡在身后,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以他的眼力,能看得出来,天琊是个厉害人物,否则的话,也不会说话如此猖狂。

    天琊慢慢地脱掉外面的牛仔衫,露出了里面的紧身服,手上缠绕着绷带,他慢慢地将之全部解开,眼中的神色也越来越亢奋,随后他缓缓在腰间一抽,一根银色剑柄的软剑,哗啦抖了出来,天琊在空中绕了几个剑花,最终绵软的剑身绷直,发出兹兹的声音。

    江湖之中,用剑的高手很多,但能用软剑的却是屈指可数。

    天琊轻喝一声,道:“接招吧!”

    天琊的身手敏捷,在原地只留下剑影,突然冲出了好几米,不过,他身法突然一顿,拔地而起,往后倒退数步,才勉强站稳脚跟。

    此刻现场又多出了一人,那人身材壮实,虎背熊腰,手里提着一把破烂却散发着森然杀气的短刀,竟然是刀魔。

    刀魔指着天琊,朝地上吐了口浓痰,没好气道:“哪里来小鸡*巴,竟然跟老子抢生意?”

    天琊看得出来刀魔身上有伤,但气势惊人,从他话中可以分析得出,这人与苏韬应该不是一个阵营。天琊皱眉道:“我叫天琊,是来找苏韬麻烦的。如果大家目标一致的话,不妨可以试着合作!”

    刀魔的出现,打乱了天琊的节奏,他自忖对付燕无尽,不在话下,但多了个刀魔,自己就处于劣势,所以决定拉拢一番。

    刀魔用刀背在手掌上轻轻地拍两下,冷笑一声,道:“老子就没合作这个习惯。我已经决定了,先砍死你,再砍死燕老鬼,最后砍死苏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