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18章 生理的小隐私
    (第二更!)

    因为潇潇此前经受过化疗,所以潇潇体内的白细胞不仅被杀死很多,她自身的免疫力系统也承受了巨大的破坏。所以苏韬第一步还是选择提升潇潇的身体机能,尤其是梳理她血液中红白细胞的平衡。

    化疗或许可以杀死人体内的病变细胞,但同时也能不妨敌我杀死人体内的优质细胞,严格意义来看,其实等同于杀死病人。

    苏韬此刻需要让潇潇因为化疗,导致亏损的精血全部给补回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苏韬才结束治疗,虽然没有办法让她即刻痊愈,但像这种癌症类疾病,只需要扼制肿瘤病变的速度,那就成功了一小步。比如肺癌患者,切除手术,将坏死的部分清除,那是为了防止病变部分扩散到其他还为受损的部门。白血病难以根治,是因为癌细胞一旦混入血液,就会变得无处不在,除非更换制造血液的骨髓,否则很难治愈。现在潇潇体内的骨髓免疫系统已经被破坏,苏韬只能试图用针刺任脉的方法,为她重新构造免疫系统。

    等出了病房之后,潇潇的妈妈连忙冲了过来,满脸期待地问道:“苏大夫,潇潇怎么样了?”

    苏韬淡淡笑道:“潇潇已经睡下了,这段时间都不需要化疗,我每周会给她定期针灸几次,足以提升她的免疫力。”

    潇潇的妈妈听说不用化疗,也是心中一松,首先化疗需要承担高昂的费用,其次那对于潇潇而言,那也是巨大的痛苦。

    苏韬递给潇潇的妈妈一个药方,道:“按照这上面的剂量抓药,每天早晚各煎服一次。”

    针灸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关键还得要有汤方进行调和。苏韬开的这一副药来自于《御医经》。隋朝末年,皇帝某个爱妃得了一种怪病,四肢乏力,受风极倒,用了各种治疗伤寒的药方,没有丝毫见效,当时一名姓李的御医,认定为虚劳血痹之病,开了一道《和血散》的汤方。

    与潇潇的妈妈嘱咐了一些注意点,便就此分别。

    苏韬见吕诗淼脸色复杂,笑道:“不是还有个病人吗?”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因为昨天的冲突,对方肯定会很排斥你我。”

    苏韬用手指在吕诗淼的脑门上轻轻地弹了一下,笑道:“这不像你啊,永远将病人放在第一位的吕主任,怎么能畏首畏尾呢?”

    吕诗淼无奈苦笑道:“说实话,我都准备放弃那个病人了,如果他们要转院,那就让他们直接离开吧。”

    苏韬知道吕诗淼是故意说气话,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做医生如果没有挑战难度的信念,如何不断进步呢?”

    吕诗淼叹气道:“如果田彪继续刁难,怎么办?”

    苏韬伸出纤白的手掌,翻了翻,笑道:“它可不是白长的,二话不说,就抽一巴掌!”

    来到亮亮的病房,田彪立马站起来,双眼愤怒地盯着苏韬。

    苏韬见田彪不像昨天那么气焰嚣张,知道他是被自己打

    (本章未完,请翻页)怕了,道:“我等下要给亮亮针灸,麻烦你们出去一下吧。”

    “针灸?”田彪皱眉,“难道不化疗吗?”

    吕诗淼在旁边补充解释:“现在换中医方法进行治疗,苏韬是咱们院里最好的中医。”

    “最好的中医?中医不都是老人家吗?”田彪觉得自己被戏耍了,“别因为没办法治好亮亮的病,随便找个骗子来欺骗我们。我们不缺钱,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凯子,你也不用针灸了,下午我们就办理转院手术。”

    苏韬皱了皱眉,面对田彪这样的家长,他也是醉了,昨天之所以二话不说抽他两记耳光,也是希望他清醒一下,要真心为孩子的病情好,但没想到田彪还是这么难以沟通。苏韬知道自己有点犯傻,人的性格和习惯很难改变,尤其是像田彪这种人,自视甚高,总觉得钱可以摆平一切。

    吕诗淼轻轻地拉了拉苏韬的手腕,防止他再次动手,低声道:“咱们还是尊重家长的意见吧。”

    吕诗淼是主治医生,苏韬只不过是外援,主治医生都发话了,他只能跟着吕诗淼走出病房。

    伏珍叹了口气,望了一眼还在气愤中的田彪,低声道:“老公,我们真的要转院吗?”

    田彪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联系好云海一家医院,他们那边骨髓储藏量最高,咱们转过去的话,找到适合的骨髓可能更大,亮亮一定能康复。”

    伏珍犹豫道:“隔壁那个病房,正在接受中医治疗。”

    田彪嘴角露出不屑之色,讥讽道:“中医?那都是江湖骗子而已。隔壁那家条件不好,听说中医能够节省不少钱,所以才会选择,你可不要被误导。”

    伏珍知道田彪心意已决,点了点头,道:“咱们矛盾这么深,的确继续留在这个医院不太合适!”

    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田彪此人性格暴躁,而且调子很高,总是容易得罪人,但他对自己儿子是真心付出,毫无保留。

    与吕诗淼在普通病区做了个查房,苏韬发现吕诗淼尽管看上去很冷艳,但与病人们相处得不错,病人对她都很信任。

    回到吕诗淼的办公室,发现里面坐着一人,乔德浩正翻阅着一本黑色的笔记本,吕诗淼脸色变得很难看,那个笔记本是自己的随身心得,除了记录每天的工作体验之外,偶尔还记下一些零碎情感。乔德浩现在正在读上面的内容,吕诗淼顿时就觉得被窥破,于是又气又急地走过去,一把将笔记本夺了过来,沉声道:“乔院长,你怎么能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呢?”

    乔德浩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吕诗淼,淡淡笑道:“淼淼,第一我是你的公公,咱们是一家人,所以没有什么秘密需要藏着掖着;另外,这里是江淮医院,我是医院的院长,难道查看下员工的工作总结,没有这个权限吗?”

    吕诗淼冷哼一声,道:“强词夺理,我已经决定与乔波离婚,即使你现在阻拦,没法通过正规途径,我也打算等时间到了就诉诸法律。另外,即使你是院长,也不能未经允许,私自翻阅员工的物品。”

    (本章未完,请翻页)乔德浩叹了口气,伸了个懒腰,无奈道:“淼淼,咱们有空单独聊聊吧,看得出来你对我的误会很深啊。今天有外人在场,我就暂时不多说了。我来这里,主要是想问问重症病房的田亮亮,为何选择转院?”

    吕诗淼语气不带任何情感地回答道:“因为他们不信任医院的水平和实力。”

    乔德浩皱眉道:“那可是经开区田主任的孙子,他们走得很不开心,你知道这给我留下多大的麻烦吗?”

    吕诗淼镇定自若地回答道:“乔院长,我是一名医生,在我的眼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病人,我有责任和义务尽一切能力治好他们。但与此同时,我不是攀附权势的工具,不会以降低自己的尊严为代价刻意地巴结讨好病人。”

    乔德浩发现吕诗淼完全失去掌控,伸出手指在桌面上扣了扣,淡淡道:“介于你的态度有问题,这几天你暂时就停职吧。等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找我,我视情况,再给你恢复工作。”

    乔德浩此举很明显,故意来给吕诗淼下达停职的通知。

    乔德浩拿苏韬没有太多办法,因为现在苏韬是中医界的新星,医院的红人,但吕诗淼则是自己一手扶持上来的。而且乔德浩得知自己的丑事被撞破之后,也需要给出一个警告,让两人有所忌惮,不要到处乱传播。

    所以乔德浩此刻就当着苏韬的面,直接下达了停职的处分报告。

    吕诗淼感觉到被羞辱,进入江淮医院以来,她一直兢兢业业,勤奋努力,最终还是受到乔德浩的打压。她冷笑一声,不屑地扯掉胸口工作牌,然后将身上的白大褂给脱下,道:“不需要人事处给停职通知了,我现在就向你辞职!”

    乔德浩对吕诗淼的反应有点惊讶,眉毛粗成一团,手掌在桌面上用力拍了一下,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过是让你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状态而已,就直接撂挑子了?”

    吕诗淼不再搭理乔德浩,直接扭头就走,苏韬朝乔德浩深深地看了一眼,赶紧朝吕诗淼追了过去。

    乔德浩望着两人消失的身影,嘴角得意的笑容一闪而过——“既然你没法乖乖地成为我的玩具,那么我就彻底地毁掉你吧。”

    吕诗淼先上了车,随后就看见苏韬坐在副驾驶上。

    吕诗淼没有直接发动轿车,道:“我是不是犯错了?”

    苏韬叹气,苦笑道:“女人嘛,偶尔允许犯错,尤其是生理期那几天,发发脾气,刷刷性子,再正常不过了。”

    吕诗淼脸色涨红,苏韬的眼睛太毒,生理上的小,根本躲不过他那双贼贱的眼睛。

    “我现在该怎么办呢?竟然辞职了!”吕诗淼双手无奈地拍在方向盘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个小女人,又不是君子。说过的话,完全可以当做放屁嘛。”苏韬幽默地安抚道。

    “呸,你才说话如放屁呢。”吕诗淼的心情果然没那么糟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