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13章 燕无尽国术梦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任何一门技巧,不停地练习,练到烂熟于胸的境界,足以毁天灭地。刀魔的这一刀,化繁为简,就是简单的“砍”,他迈着大步,执刀的手臂抡出一个巨大的圆弧,宽刀看上去笨拙,速度也并不快,但偏生气势惊人,仿佛盘古开天辟地一般,苏韬笼罩在这气场之中,竟然有种无法逃脱的感觉。

    这刀魔练出了自己的领域。古代有武林高手,练到十步杀一人的境界,也就是说,十步之内,那是自己的绝对领域,刀魔此刻就练出了那种神秘莫测的领域,苏韬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伸着脖子,任人宰割。

    咦!

    刀魔宽刀落下,发现苏韬竟然不见了,心头一片诧异,这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一招,不可能发生失误。

    苏韬此刻跌坐在一边,感觉冷汗直冒,自己真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刀光火石间,苏韬动用了脉象术,整个人矮了半寸,然后身体扭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竟然逃离刀魔刀芒的锁定,往旁边一个滚翻,贴靠在墙角。

    根据《御医经》中记载,脉象术最高的境界能达到易容易体的境界,也就是说,通过体内七窍和经脉的联系,让整个人的身体变形,甚至还能改变容貌。

    苏韬一直认为,那是忽悠人的,不可能出现,但刚才临危之下,灵光一闪,却是让他触碰到了那个临界点。

    刀魔朝苏韬瞟了一眼,冷哼一声,手里握紧刀柄,终究还是怪叫一声,拔步朝远处奔去。大约十来秒之后,就看到燕无尽背着手,突然出现在刀魔刚才站的地方。燕无尽淡淡地扫了苏韬一眼,问道:“你没受伤吧?”

    苏韬点了点头,淡淡笑道:“皮外伤而已!”

    燕无尽轻吐一口气,抬起脚尖,往前一下子蹿出好几步,他自言自语道:“这是欺负我年纪大,跑不过你吗?”

    燕无尽出现之后,苏韬知道自己得救了,回想起刀魔刚才凌厉的杀气,也是后怕不已。自己的武功对付普通人,还是轻而易举,但面对刀魔这种宗师级的高手,还是略显不及。

    毕竟苏韬此前都是将所有的精力全部花在医术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若是他将所有精力花在武术上,那刀魔也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主要是术业有专攻,人不可能十全十美。

    苏韬将门打开,坐在大厅等了半个小时,燕无尽果然折返而归,他青色的练功服,袖口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划口,足见刚才的凶险。

    燕无尽见苏韬正在烹茶,不动声色地接过茶杯,道:“老巷深井,井水泡出来的茶水,果然名不虚传!当然,这茶叶也不错,应该是空灵山茶树王今年的新茶,每年产量只有几百斤而已。”

    苏韬暗忖燕无尽果然厉害,表面上不动声色,事实上内心藏着千山万壑,他点头道:“燕老,目光如炬。刀魔,如何了?”

    燕无尽摇了摇头,道:“功夫练到我和他这种境界,除非双方都决意要个你死我活,任何一方想要逃,那都是谁也管不了谁的。你能在刀魔刀下活两次,已经实属不易。”

    苏韬无奈苦笑道:“只能说我运气太好,刚才我有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进鬼门关,结果阴差阳错之下,才从他刀下逃脱。”

    燕无尽摆了摆手,笑道:“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被刀魔听到,你是凭运气躲过他的暗杀,恐怕他的鼻子得气歪了。”

    苏韬给燕无尽又续了一杯茶,想了想,还是提醒道:“燕老,有句话我上次就准备说,今天再遇见你,却是不吐不快。”

    燕无尽豁达一笑,摆了摆手,道:“你实话实说便是!”

    苏韬思忖片刻,组织了一下话语,缓缓道:“其实你已经不适合与人动手!”

    燕无尽微微一怔,无奈地摇头,苦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踏入这个圈子,就别想着哪一天能金盆洗手。”

    苏韬暗忖燕无尽这等高手,其实对自己的身体很熟悉,哪里出现问题,也是心知肚明,他只能尽量劝说,“你年轻的时候练过八极拳,这套拳路太过刚猛,属于损敌一万自毁八千的那种霸道武功。虽然进入四十多岁,你改练太极,试图缓和年轻时修炼八极拳留下的后遗症,但是太极虽然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但若是过度使用,还是会损伤人体的精气。”

    燕无尽知道苏韬的医术高明,他轻声道:“说丢哪能轻易丢下,走一步算一步吧。”

    苏韬想了想,暗忖燕无尽对自己有两次救命之恩,作为一名医生,不能看着他这么有病不医,霍然起身,走到药柜前,熟练地拉开药屉,信手抓药。

    燕无尽在旁边仔细观察,抓药是中医堂的基本功,单靠手功,药品的重量分毫不会差,苏韬已经练到了这等境界。

    前后不过一分钟,苏韬提着个牛皮纸包好的药包过来,笑道:“养气散,回去煎服,早晚各一次,对你的老病会有作用。”

    燕无尽倒也没有拒绝,将茶水饮尽,然后提着牛皮药包,起身离开。

    苏韬将燕无尽送到门口,望着他略显单薄的身影,心中一片感慨,从燕无尽身上能够感到一种高手的孤独感,他们的世界,常人难以企及,对于国术的追求,已经到了痴迷的境界,让他放弃国术,那是一件很错误的判断,苏韬有点后悔说出方才某些话。

    燕无尽提着牛皮药包走得很慢,苏韬刚才提醒自己注意身体中之言,让他感到了一股真诚。燕无尽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奉为武学宗师,常人都只看到他光鲜亮丽的一面,但鲜有人关心他的内心,高处不胜寒,旧伤导致他默默地忍受痛苦,但他不得不咬牙坚持,江湖人,一旦踏入,除非闭眼蹬腿,否则绝不轻言放弃。

    不知不觉,燕无尽已经回到门前,刚准备推门,燕莎就已经打开门,她双目清澈,上下打量着燕无尽,低声道:“爷爷,你又跟谁动手了?”

    燕无尽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那个粤州刀魔,去而复返。这一次他伤上加伤,谅他没有胆子,再继续回来了。”

    燕莎皱眉,转身进了屋子,再出现时手里提着一把宝剑,蹙眉道:“要不我跟过去,补他一剑?”

    燕无尽摇了摇头,道:“你还欠缺了点火候啊?”

    燕莎不开心地抽了抽宝剑,剑身及剑鞘摩擦,发出噌噌的声音,她脆声道:“爷爷,你不是说我是天赋异禀吗?区区一个刀魔而已,我相信自己肯定能解决他。”

    燕无尽淡淡一笑,解释道:“若论纸面上的实力,他现在身负重伤,你或许不比他弱。不过,刀魔之所以能成长到现在,皆因在生死中磨砺,越是处于困境,越是危险,而你一直缺少历练,我不能让你犯险。”

    燕莎叹了口气,眼中流露不甘之意,道:“爷爷,下次一定要带上我,我肯定能帮到你!”

    燕无尽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燕莎的头发,笑道:“你妈呢,又在加班吗?”

    燕莎眼中闪过一道失落之色,道:“妈,这两天带队跨省追捕一个毒贩团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

    燕无尽叹了口气,道:“她就是太拼了,忘记了这个家庭。”

    抓捕毒贩团伙,虽然听上去有点危险,但燕无尽对自己儿媳妇的本领,还是有所了解,在任处境之中想要自保,那是没问题的。

    燕莎宽容地一笑,道:“爷爷,我不这么看。妈妈,是女中豪杰,等我长大之后,一定也要成为她那样的刑警,为社会清除毒瘤,惩恶扬善。”

    燕无尽眼中露出暖色,儿媳妇对燕莎的影响很大,自从自己的儿子去世之后,她就一直醉心于工作。燕无尽淡淡道:“明天你还得上学,早点休息吧。”

    燕莎点了点头,甩着青葱般的长辫子,往楼上行去。燕无尽望着燕莎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复杂的情感。

    燕无尽的年龄已经很大,他也不知道能守护这对母女多久,虽然她俩都身怀武功,但想要在社会上长久的立足,不被欺辱,必须还得依仗其他的力量。所以燕无尽才会为毒寡妇晏静工作,这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希望能给这对母女的未来提供一份保障。

    燕无尽咳嗽了两声,取了纸巾,擦拭了下嘴唇,痰中带着血丝,苏韬的眼力很毒辣,这是一个让人惊讶的年轻人。

    燕无尽突然想起上次晏静与自己提起过,若是收苏韬为徒,是否合适,他一直在观察苏韬,这是一个内心坚韧,心怀韬略的年轻人。燕莎和自己的儿媳妇,虽然都身怀武功,但毕竟都是女流之辈,在这个男权当道的社会,想要传承自己的武学理想,还是得要找个合适的男儿才行。

    自己的儿子天赋优异,只可惜死得太早。

    燕无尽站起身,步入院子,望着晴朗的星空,心中百念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