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11章 约会有夫之妇
    乔德浩与田建好言好语地斡旋,其实肺都要被气炸了,心里将苏韬诅咒千百遍,这家伙一日之内,不仅在生理上摧残了自己,而且还从心理上严重地折磨了自己。乔德浩只有拿别人当挡箭牌,什么时候做过别人的护身符,但此刻他又不得不违心地替苏韬说好话,尽量将失态缓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老田啊,你必须转换下心态,刚才我已经跟你说明,苏韬是我们江淮医院的明星大夫。不是吹嘘,整个淮南在医术上能超过他的,绝对不超过一巴掌。还记得几个月之前俄罗斯外商重病住院的事情吗,就是由他出手治疗好的。”乔德浩永远都没想过,自己会在别人面前,标榜苏韬有多么的厉害。

    田建还是气愤难消,道:“我就不信,整个华夏,乃至全球,除了你江淮医院之外,就没有人能治好我孙子了!”

    乔德浩淡淡一笑,道:“小儿白血病是全球性的医学难题,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能说他一定能治好你孙子,但我觉得可以试一试,如果他治不好你孙子,到时候你再找他麻烦也不迟。”

    田建听乔德浩这么说,咬牙道:“行,为了我孙子,这口气我们全家都忍了,但如果治不好,休怪我不给你面子。”

    乔德浩“嗯”了两声,处理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拖字诀,人火冒三丈的时候,千万别想着一盆凉水,从头到脚就能让他消火,正确的办法,就是让他忍一时之气,时间可以抚平一切,心中的愤怒总会减弱,矛盾也就没那么突出了。

    挂断了田建的电话,乔德浩摸着下巴思忖许久,终于还是拨通了吕诗淼的手机号码,尽管就在不久之前,吕诗淼撞破了自己的丑事,但他索性就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脸皮厚一点,世界就能宽容一点。

    “淼淼啊,刚才重症室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事情虽然不大,已经被我按下去,但以后要注意,尽量必满这样的事情发生。”乔德浩的语气温顺得令人发指。

    吕诗淼竟然有点不相信这一切,望着坐在对面的苏韬,正抱着手机玩弱智的切水果游戏,淡淡道:“我知道了!”

    乔德浩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还有,淼淼啊,爸爸也是人,也会有七情六欲,更会犯少男少女都会犯的错误,相信你能理解爸爸的!”

    吕诗淼没想到乔德浩竟然主动提起此事,秀眉蹙成一团,沉声道:“爸,有些事情我真的很难理解。还有,我跟乔波已经达成共识,决定离婚,所以你也不要拦阻了。”

    乔德浩皱眉,轻轻地敲打着桌面,淡淡道:“淼淼,你要珍惜现在,如果没有我在背后帮你运作,你能这么年轻就能担任儿科主任?”

    面对乔德浩近乎直白和赤裸地威胁,吕诗淼平心静气地说道:“爸,我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如果我不具备主任的实力,也不会赖在这个位置上。当然,如果有人想动歪脑筋,动用阴谋诡计,想方设法地逼我离开,我也不是好惹的,也会反击,也会报复!”

    乔德浩没想到吕诗淼竟然会噼里啪啦地说出这么一堆话,顿时觉得哑然无语,第一反应是,今天厕所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吕诗淼给记录下来,留有证据。

    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乔德浩用力地揉着太阳穴,脑海中竟然还不停地闪现出吕诗淼那妩媚的面容,姣好的身材,让人悸动的眼神,还是让他难以扼制心中强烈的占有欲望。

    乔德浩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无可救药,濒临危险的境地,往前踏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但他还是难以压制禁忌之火。

    吕诗淼挂断电话,望着苏韬还在切水果,道:“如你所料,乔德浩将事情给压制下来了。有时候觉得你的心智比医术更可怕。”

    苏韬退出游戏软件,朝吕诗淼高耸的胸前,似有似无地瞟了一眼,微笑道:“高中医涉及许多学科,其中就包括心理学,如果我转行当一名刑警,成就不弱于福尔摩斯。”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夸了你一句,你还真喘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你要不要去中医科看看?”

    苏韬皱了皱眉,耸肩道:“你这是在赶人吗?”

    “没错!”吕诗淼伸了个懒腰,微笑道,“等下班之后,咱们一起吃个晚饭吧。”

    苏韬眉毛松开,撇了撇嘴道:“那还差不多!”

    苏韬到中医科逛了一圈,因为他刚拿到了医王称号,所以中医科现在的人气很旺,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仍有病人陆续而来。原本中医科主要是因为病人不多,所以员工没事做,就显得有点懒散,如今事情多了,薪资也水涨船高,所以大家精神气也就不一样。

    张超眼睛尖,知道苏韬这几日经常出现在江淮医院,所以一直时刻准备着,虽然苏韬不管事,但他在明面上还得做好样子。所以当苏韬刚冒头,张超便满面赔笑地迎了过去,陪着他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打扫得十分干净,苏韬瞄了一眼墙角的针孔摄像机,确定位置没有变换过,便坐在沙发上,张超低声笑道:“苏主任,你上任之后,咱们科室还一直没有聚过餐。其实科室经费还是很充足,要不找个时间,大家一起聊聊,有不少同事至今还没有跟你说过话呢。”

    苏韬点了点头,淡淡笑道:“那行吧,尽量简单一点,不要铺张浪费,你们定好时间,再通知我,随时都可以!”

    张超见苏韬这么轻松就答应,眼中闪过喜色,想了想,低声道:“苏主任,你听过咱院要盖中医楼的消息吗?”

    消息就是这样,一旦有第一个人知晓立马就会插上翅膀,变得人人皆知,苏韬淡淡笑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暂时不要高兴得太早,毕竟资金还没有批下来,一切都有可能。”

    张超从苏韬口中得到确认,心中倒是松下了一块巨石,低声道:“苏主任,你给咱们中医科带来太多的奇迹了。”

    苏韬见张超眼眶有点湿润,仔细看了又看不似作假,琢磨片刻,轻叹了一口气,暗忖这张超流下的倒也不是鳄鱼的眼泪,心中也略微有些触动,中医势弱,尤其是在综合医院,处于绝对的劣势,被西医打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如今江淮医院完全由自己一人之力,改变了现在的这种局势,省卫生厅专门拨款用于建中医楼,在其他三甲医院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中医想要崛起,单靠一人之力是难以成功的。苏韬是个英雄主义者,他相信通过一个人的力量能改变一切,但同时也是个理性的人,知道在中医崛起这件事上,他需要培养更多的火种。无论是江淮医院中医科,还是自己祖传的三味堂,都是一颗颗种子,为了他实现理想,在某一天会突然爆发,成长为参天大树。

    与张超又闲聊了一会,这家伙说实话挺合自己的胃口,虽然言谈举止经常偶露猥琐和狡诈,但骨子里算得上能看得懂的人。

    与张超分别之后,苏韬走出医院,站在公交车站台下,这是他与吕诗淼的默契,远远地就看见bmbsp;   苏韬很喜欢吕诗淼的这种直言不讳,贱兮兮地拿起放在手边的一个小狗抱枕,狠狠地扣了两下狗胸,笑道:“是啊,能追到你,明明感觉很骄傲,但总有个声音在耳边轻声细语,低调一点,小心人多眼杂。”

    吕诗淼白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谁让你追到了?那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个误会。”言毕,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让苏韬花了好几秒,耐心地欣赏片刻。

    两人在哪儿吃饭的问题上,纠结了许久,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到吕诗淼新租的房子去做饭。吕诗淼对此很感兴趣,毕竟这么多年来,因为工作及家庭的诸多因素,她还真的极少在家里吃过一顿正常的家常菜。

    在超市挑选了食材,到了厨房,苏韬有点后悔,惊人发现吕诗淼是个厨艺小白,拿厨刀的手势跟拿手术刀一样,执弓式捏着刀柄,看上去有些优雅,又有些可笑。

    苏韬知道今天厨房的主角只能是自己,便让吕诗淼出去摆桌,然后开始洗菜、切菜,虽然许久没有做菜,但手艺绝对不会生疏,做菜与做人相似,一旦定型,那就会形成自己的风格,用多少油烹炸,什么时候下锅,翻炒时对火候的把握,酱料的配合,那是一种福至心灵的美妙感觉。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五菜一汤,就已经摆上了餐桌,吕诗淼粗粗看了一眼,有点意外,没想到香气诱人之外,卖相竟然也很不错。她夹了一块咕噜肉放入口中,发现香甜爽口,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含糊不清地说道:“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厉害!”

    苏韬谦逊地一笑,他是一个中医,中医讲求饮食健康,食疗是一个很重要的学科。作为一名全能型中医,做饭与食疗相辅相成,张罗一桌饭菜自然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