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10章 你的脸又正了
    苏韬这一巴掌,不仅抽懵了田彪,还惊呆了吕诗淼。如今医患关系日益复杂,向来只有病人殴打医生,哪里有医生殴打病人的。

    田彪往后退了两三步,不可思议地望着苏韬,暗忖这医生未免也太嚣张了吧,他梗着脖子,道:“你竟然敢打人?”

    苏韬不屑地望了他一眼,自顾自地给亮亮把脉,伏珍连忙走到田彪身边,担忧地问道:“老公,你没事儿吧?”

    田彪揉着脸,只觉得火辣辣的疼,摇了摇头,道:“没事,把我包拿过来,我叫几个兄弟来,我要他为今天的所为负责,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么不可救药的一件错事!”

    伏珍见田彪被打了,心里也是气不过,连忙从不远处的桌子上取来手包,掏出手机递给田彪,她脸上露出惊讶低声道:“老公,你的脸怎么了?”

    田彪只是觉得脸有点发麻发僵,他拍了拍自己的脸,低声道:“怎么了?”言毕,他连忙拿手机,选用自拍功能,发现自己的整张脸歪了。

    苏韬刚才一巴掌竟然把自己的脸给抽歪了?

    吕诗淼此刻站在一旁,好气又好笑,气得是苏韬还是那么的任性,见田彪言辞谈吐太过嚣张,所以一点也不犹豫地就抽了他一巴掌,根本不计后果,笑得是田彪如今的脸很滑稽,整张嘴全部往右侧挤翻,鼻子眼睛嘴巴,全部斜着,有种做鬼脸的感觉。

    田彪握着手机的手掌忍不住开始哆嗦,一脸惊恐地望着苏韬,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如果苏韬手上没有功夫,如何能一巴掌把自己的脸给抽歪了?

    苏韬还在检查田亮亮的身体,他注意力很集中,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旁边发生了什么,等检查完毕之后,他轻叹了口气,抬眼望了一下田彪,淡淡地与吕诗淼,道:“亮亮的病情很严重,虽然做过几次化疗,但效果欠佳,关键在于他的底子不好,如果继续化疗的话,不仅起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会加速病情恶化。”

    田彪气不打一处来,这年轻医生根本无视自己,他怒道:“我已经确定转院了,我儿子不用你们治!”

    伏珍也在旁边尖声附和道:“你伤了我老公,我会跟医院投诉你!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我还要医院补偿我们的损失!”

    苏韬无奈地看了一眼这对夫妻,摇了摇头,道:“我之所以抽他一巴掌,并不是因为你们用言辞羞辱我,而是我替亮亮抽了你们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田彪歪着嘴,道:“我们不负责任?亮亮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心头肉,从出生以来,我一直就给他最好的!”

    苏韬目光炯炯,冷声质问道:“那我问你们,七年前你们是不是买了新房,刚装修好后,你老婆怀着孕就住了进去?”

    伏珍在旁边惊呼出声,瞪大双目,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惊讶的是,苏韬能准确地说出时间。

    苏韬淡淡道:“原本只是猜测,但经过诊脉之后,就更加确定了。你儿子之所以得白血病,完全是你们自己这对家长的不负责任所为。我是为了亮亮抽你们,虽然你们是他的父母,创造了他的生命,但一身的病痛也皆为你们所赐!”

    田彪原本猖狂嚣张的气焰顿时灭了不少。

    小儿白血病有多种可能,其一,源自于遗传,家族中出现过白血病的患者,那么遗传的可能性很大;其二,源自于后天的环境,装修过中的产生大量的甲醛,是导致白血病的主要原因,所以房子装好过后,千万不要急着住,等晾吹半年以上再住,才比较适宜。

    田彪深吸一口气,依旧还是难忍心头恶气,沉声道:“别装神弄鬼!无论你怎么说,亮亮都得转院!还有刚才你打了我一巴掌,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苏韬望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亮亮,平静地说道:“即使能在极短时间能找到合适的骨髓,但以亮亮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难以接受手术。至于你想怎么报复我,随便你怎么办!”

    苏韬一边说话,一边朝田彪走过去,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反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来得又急又快,他嘴巴又是一麻,只听到旁边伏珍惊呼道:“老公,你的脸又正了!”

    刚才抽歪自己的脸,或许是一种巧合,但又一巴掌,把自己脸给抽正了,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见苏韬径直走出病房,吕诗淼连忙跟了上去。

    等过了长廊的拐角,苏韬放缓脚步,等吕诗淼跟上来。吕诗淼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今天在病房里发生的一切,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苏韬见吕诗淼愿意帮自己背锅,笑道:“我是被你拉着过来帮忙的,你自然要对我负责!”

    吕诗淼沉默片刻,压低声音道:“那个田彪,之前多次辱骂过我,有时候他老婆不在的时候,还对我动手动脚,我也是不厌其烦。所以今天出手教训他,我也得谢谢你。”

    苏韬听吕诗淼这么说,顿时有些不开心了,愠怒道:“看来我刚才那两巴掌还抽轻了啊!不行,我得折回去,好好教训他,让他以后知道做人一定要规规矩矩。”

    吕诗淼知道苏韬言出必行,连忙拦阻道:“罢了,世界上没素质的人那么多,你总不能全部抽一遍吧?”

    苏韬压低声音,轻声笑道:“为了你,抽两遍,也行!”

    “幼稚!”吕诗淼见苏韬嘴角还露出那风轻云淡的弧度,“只是可惜了亮亮那个小孩,孩子是无辜的,他没有选择,上天给他安排了那样的一对父母。”

    苏韬轻轻地吐了口气,压低声音承诺道:“只要亮亮不转院,我就会竭尽所能治好他。”

    吕诗淼眼中闪过一道清澈的神采,苏韬就是这点吸引着自己,他行事看上去放*荡不羁,但在大是大非上绝对不含糊,有着痞性的一面,同时也有医者仁心。她苦笑道:“难道你对江淮医院一点眷恋都没有?就不怕乔德浩开除了你?”

    苏韬摇了摇头,轻松地笑道:“乔德浩心中即使有再多的抱怨,此刻也不敢轻易地将我扫地出门,因为我现在的利用价值很大。省卫生厅现在要为我专门造中医楼,这可是一笔庞大的工程款,你认为乔德浩舍得让我离开吗?”

    吕诗淼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道:“那田彪真的喊人过来,找你麻烦,又该如何呢?”

    苏韬淡淡笑道:“你那公公是人精,若是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又有何资格坐在院长位置上呢?此事就当做对他的考验吧!”

    乔德浩将那段监控给删除,然后与卢喜媛分别,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自己的老朋友田建的声音。乔德浩以为他是过来关心自己孙子的病情,正准备敷衍几句,只听田建怒道:“老乔,你们医院也太张狂了吧?医生竟然敢动手打病人家属,三甲医院很了不起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带人过来,让你营不了业?”

    乔德浩皱眉,困惑道:“究竟是什么情况,你得让我查查清楚才行!”

    “情况我也问明白了!你那个儿媳妇吕诗淼带着一个年轻中医给亮亮检查身体,我儿子觉得有点担心,多说了几句,结果就被对方正反二面开光。”田建愤怒地拍着桌子,“你这哪里开的是医院啊,分明就是黑社会!”

    乔德浩微微一怔,顿时将事情串联起来,虽然田建没有说那个年轻的中医是谁,但他隐约能判断,必定是苏韬无疑。

    乔德浩心里是一阵骂娘,这苏韬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田建,这家伙可是经济开发区主任,副处级干部,与自己平级,手中的权力非常大,属于市长一脉的红人。

    乔德浩叹了口气,他脑子清楚,知道此事还必须压下去,否则的话,苏韬真被赶出江淮医院,那省卫生厅的拨款也就彻底地泡汤了。

    乔德浩连忙赔笑道:“哎呀,田主任,你有所不知啊,今天那个年轻人是我派过去的。”

    “啊?”田建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节奏,乔德浩莫非是说,是他安排人去打了自己的儿子?

    乔德浩咳嗽了一声,耐心地解释道:“咱们江淮医院出了个医王,前段时间省卫生厅还特地发了文件,对其进行公开表彰。那个年轻人叫做苏韬,医术特别高明,但是天才人物,难免性格都桀骜不驯,所以行事向来也少有顾忌!”

    田建不满道:“性格再火爆,那也不能动手打人吧?”

    乔德浩继续硬着头皮劝说道:“事情我会查明白,如果事出有因,那就算了。毕竟他也不是寻常人物,随便就能揉捏的。如果你儿子也有错,那就忍忍算了。”

    田建原本是兴师问罪来的,没想到乔德浩竟然直接劝自己息事宁人,他顿时就不开心了,怒道:“老乔,我是看你的面子,才跟你好好商量,如果你真的姑息养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乔德浩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老田,咱们是牌友,伤和气的话,还是不要说啊,这样吧,下次打牌的时候,我放点水给你,算作补偿,你看如何?”

    田建也是老江湖,知道乔德浩也是有背景之人,若是真红了脸,倒也没有必要,深吸一口气,道:“那我孙子,必须要立刻转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