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08章 女厕所的秘密
    尽管两人压抑着粗重的喘息声,但蹲位只有一块木板之隔,所以苏韬和吕诗淼能够清晰地听到那边的所有动静,吕诗淼将眼睑低垂,不敢去看苏韬,她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身处这样暧昧的氛围之中,只要是正常人都难以言喻地会有生理变化。

    苏韬虽然偶尔会小贱一下,但还不至于无聊到,到女厕所里窃听别人啪啪啪,他见乔德浩突然冲入女厕所,左思右想之下,担心吕诗淼会被发现,然后再吃亏,所以才匆忙潜入其内。

    没想到乔德浩完全就是色胆包天,竟然准备在办公楼的女厕所,就把卢喜媛给办了。

    苏韬向来自认胆子不小,但与乔德浩相比,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吕诗淼听着自己公公粗重的闷哼声,终于有点站不住,口型微动,无声道:“咱们就这么呆着吗?”

    苏韬摇了摇头,口型微动:“等他们玩得忘我了,我们再走!”

    吕诗淼差点笑出声,捂着嘴巴,眸光闪闪,因为这意外的经历,苏韬与吕诗淼之间的隔阂仿佛瞬间消失了。

    原本吕诗淼觉得和苏韬再次相见,肯定会很尴尬,同事之间发生了那种事情,总是会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但一件让人更加尴尬的事情发生,让此前的小尴尬变得微不足道。

    厕所的木板发出“砰砰砰”的闷响声,苏韬暗忖乔德浩节奏很快,这么大的响声,让抽身有了机会,连忙给吕诗淼使了个眼色,吕诗淼会意,轻轻地推开门,先走了出去,苏韬随后跟着走出,等整个人身子站在门外的时候,突然用力带了一下蹲位的木门。

    “哐当……”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吕诗淼就见到苏韬眉飞色舞地朝自己狂蹦而来,她情不自禁地下意识伸出手,被苏韬大手给拉着,在前面的走廊迅速地拐了一个弯,直接转入安全通道。

    一连往下爬了好几层楼梯,吕诗淼终于有点跑不动,呼哧呼哧地喘着,眼角满是笑泪,“你怎么最后那一下,用了那么大的劲啊?乔德浩恐怕被你吓死了!”

    苏韬也是有点累,吐了几口浊气,道:“这对他是警告,让他以后不要这么肆无忌惮!”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乐道:“他此刻肯定是暴跳如雷,千方百计地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厕所!”

    “我只知道,他一辈子都会有阴影了。”苏韬摸着下巴,沉默片刻“其实想要找到我们,方法很简单,他到保卫科将监控录像调出来,就可以知道了。”

    吕诗淼竟然有点心虚,紧张地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苏韬淡淡一笑,提醒道:“现在紧张之人应该是他,毕竟是我们知道了他的秘密,而且还掌握了小证据。”

    撞破别人隐私,大部分人心中会有些忐忑,毕竟是踩到了别人的禁忌,第一反应是害怕对方暴风骤雨般的报复。但静下心来想想,你有了对方的把柄,对方理应更加忌惮你。况且,乔德浩在办公楼就这么胡搞,完全是一件荒谬之极的事情,而且吕诗淼手中还掌握了证据,手机记录下一段两人苟且的录音。

    吕诗淼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道:“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要把资料交给相关部门?”

    苏韬摇头,摸着下巴,思忖片刻,道:“现在我们在暗处,他在明处。是他处于弱势,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吕诗淼轻轻地叹了口气,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刺激之中,感慨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对他印象很好,尽管他医术一般,但给人一身正气,没想到却是坏到了骨子里。”

    苏韬耸了耸肩,道:“伪装是人的下意识所为,当一个人缺少什么元素,他就会下意识地去营造那种错觉,用来迷惑别人。”

    吕诗淼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道:“你也在伪装自己吗?”

    苏韬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不会伪装自己,就会容易被伤害。任何人都要学会伪装!”

    吕诗淼自嘲地笑道:“可我这人比较笨,学不会呢!”

    苏韬摇了摇手指,淡淡道:“你谦虚了。你外表看上去冰冷,其实内心炙热如火,我伪装的技巧排第一,你排第二!”

    吕诗淼休息片刻,刚才激烈奔跑的气儿终于平顺,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又胡扯!”

    且说乔德浩在厕所内只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声,吓得顿时变成了软皮虾,与卢喜媛目光相对许久,才反应过来,慌忙拉起裤子,此刻的心态有点类似于做贼心虚,又不敢轻易地出去,生怕被别人撞破,又好奇究竟是谁撞破了自己的丑事。

    卢喜媛见乔德浩被吓傻了,伸手在他胸口推了推,道:“赶紧下去吧,莫非还想在我身上呆一辈子不成?”

    乔德浩脸上露出苦涩,叹了口气,嘀咕道:“吗的,我下面没知觉了,会不会从此就没用了啊?”

    卢喜媛瞪了乔德浩一眼,没好气道:“我看你还是赶紧查一下,刚才隔壁究竟是谁,这样也好做做工作,男女都会犯的小错误,又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

    乔德浩在卢喜媛的脸上掐了一把,轻呼一口气,他现在是江淮医院的院长,以前狄世元在的时候,他行事向来就肆无忌惮,如今自己已经被扶正,就更加不拘小节了。

    卢喜媛和乔德浩两人将衣衫整理好之后,先由卢喜媛出去打探了下虚实,确定门外面没有其他动静之后,乔德浩才缓缓出了女卫生间。乔德浩琢磨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到保安室去调取监控录像看看。

    保安室的工作人员看到乔德浩带着卢喜媛突然降临,顿时非常意外,毕竟乔德浩是这里的稀客,乔德浩胡乱找了个理由,支开在监控室值班的保安,然后找到自己办公楼的监控,通过时间排除,乔德浩很快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有点意外啊,没想到是你的儿媳妇。”画面中卢喜媛刚进厕所没多久,吕诗淼从拐角里走了进来,卢喜媛不知为何觉得特别有趣,竟然笑出声。

    乔德浩一天到晚都念想着自己的儿媳妇,甚至有一次还将自己带到他儿子的婚房内,胡天胡地地乱搞,如今在办公室内竟然被儿媳妇给撞破,这何等巧合!

    乔德浩的脸色可见有多么难看。

    又过了三四分钟,就见乔德浩鬼鬼祟祟地走向女卫生间。乔德浩摸着下巴,疑惑道:“她怎么会跑到我的办公室上洗手间?”

    想起吕诗淼窥破了自己的秘密,乔德浩心中百味杂陈,之所以被卢喜媛所诱惑,主要是因为卢喜媛与吕诗淼外表有三分相似,从她身上能或多或少地找到征服自己儿媳妇的快感,未曾想到今日竟然被她撞破了,以后乔德浩又该如何面对吕诗淼呢?

    乔德浩毕竟是老江湖,许多复杂的情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耐心地将目光放在监控画面上,突然苏韬的出现,让他终于明白一切,“原来吕诗淼是苏韬喊过来的!”

    卢喜媛在旁边也是微微一怔,惊讶道:“我分明看见他进了电梯,莫非并没有直接离开?”

    乔德浩暗忖自己也是太过大意,竟然犯下如此低级错误,见到卢喜媛之后,竟然色欲熏心,以至于忽视被人给盯上了。再联想起苏韬的城府之深,他顿时觉得背脊阴测测的,有种被暗中的狙击枪锁定的感觉,随时可能遭遇被爆头的危险。

    若是被其他人看见那还好,以乔德浩的手段,软硬兼施,能让对方守口如瓶,但苏韬就是个软硬不吃的主,他竟然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乔德浩沉思片刻,此事不宜声张,只能智取,压低声音,道:“你去帮我接触一下苏韬,看他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卢喜媛眉头皱了皱,淡淡道:“乔院长,我没这个义务吧?”

    乔德浩不悦地扫了卢喜媛一眼,道:“咱俩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我倒台了,你在江淮医院这么多年的投资,就灰飞烟灭,你可得想清楚了!”

    卢喜媛没想到乔德浩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在自己的身上各种胡言巧语,如今转眼之间,变得无比现实和强势。她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女人,知道乔德浩所言没错,自己的确没法逃避,深深地吸了口气,手指在乔德浩的额头上点了点,无奈叹气道:“罢了,我就牺牲一下自己的色相吧,玩个美人计,勾引一下他,如何?”

    乔德浩在卢喜媛身上扫了扫,知道她这个女人为了金钱可以做很多违背良心的事情,压低声音承诺道:“如果你帮我解决了苏韬,这批新药的回扣,我分文不要,全部作为劳务费。”

    “那就一言为定!”卢喜媛没想到乔德浩竟然如此大方,粗粗一算,回扣差不多有好几十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卢喜媛见左右无人,凑过去在乔德浩的脸上轻吻了一口。

    乔德浩连忙取过纸巾,将脸颊上的唇印给擦掉,在卢喜媛的臀部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没好气道:“你这个妖精,一切都是你害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