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05章 佘夫人的遗书
    两人若是相处久了,就会忽略她的容貌美丑,因为熟悉,缺点会被亲密掩盖,慢慢地转化为一种包容。

    所以当距离变近之后,蔡妍身上的优点会被放大,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她的容颜比不上晏静精致,她的风韵比不上吕诗淼深邃,她的身材比不上薇拉火辣,但在苏韬的眼中,蔡妍是完美的。

    所谓的完美,指的是她独一无二,无论缺点还优点,她就是她,喜怒哀乐,撒娇耍泼,蔡妍就应该是这样的,平凡不普通,偶尔让人头疼,偶尔让人欢喜,偶尔让人心疼,不自觉地会牵挂,这样的女人让苏韬感觉充实。

    “谁想见我?”蔡妍推开苏韬,觉得自己所为有点失态,往后退了两步在,玉指勾掉眼角的泪水,疑惑地问道。

    “佘夫人。”苏韬轻声说道,他知道蔡妍与佘夫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因为冥婚的关系,两人属于婆媳关系。

    “她?”蔡妍眼中路出复杂之色,“我跟她没有什么好说的!”

    蔡妍并不知道在医王大赛前后,暗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苏韬深吸一口气,将聂家如何覆灭,佘夫人在其中承担的角色,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蔡妍。

    蔡妍沉默许久,她外表看上去很坚强,其实骨子里心肠很软,低声道:“没想到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苏韬点了点头,微笑道:“那你愿意见她了?”

    蔡妍叹了口气,无奈道:“那是因为你想我见她!”

    女人有时候很傻,但聪明起来,智商是男人的一千倍。苏韬的确希望蔡妍去见佘夫人一面,因为他觉得这两个女人凑在一块,肯定会发生一些有趣的化学反应。

    佘夫人尽管体内鹤顶红之毒已经被清除,但因为与徐天德长期虚与委蛇的过程中,染上了一种混合型毒品,所以想要彻底地戒毒需要花费一番波折。因为信任苏韬的医术,所以转院来到了江淮医院中医科,进行戒毒治疗。

    中医戒毒,拥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十八世纪末,华夏就有中医戒毒的运用,已经形成一套完善的理论。

    十八世纪末,著名的禁毒英雄林则徐,采用的是戒烟丸、忌酸丸和补正丸。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还出现曼陀罗戒毒丸。

    这几年,在西药被证明无法彻底解读之后,医学界已经对中医戒毒进行深入研究,寻求戒毒和解毒之法。

    佘夫人现在的身体状态,还不适合进行全面的戒毒治疗,只能采取恢复性康复治疗,循序渐进地调理身体。

    苏韬给佘夫人扎完针之后,足以保证她在三日之内,不会毒瘾发作,笑道:“佘夫人,我把你想见的人带过来了。”

    毒品之所以能让人产生亢奋,主要是因为药物能够刺激中枢神经,西药用药物克制,其实那是以毒攻毒,脆弱的神经系统会因为多种药物的混合产生许多副作用。因此,西方不少生物学家也在研究中草药的特性,希望能找到戒毒突破口。

    听说蔡妍来了,佘夫人原本略显憔悴的眼神,突然出现一道亮光,道:“那赶紧请她进来吧。”

    苏韬走出病房,须臾,蔡妍推门而入,她提着果篮,小心翼翼地将之放在床边。

    佘夫人见蔡妍看上去拘束,微笑道:“请坐吧!”

    蔡妍点了点头,扶着裙摆坐下,见旁边有水果刀,便取了一枚苹果,熟练地削皮。

    佘夫人见蔡妍眼睑低垂,黑亮的头发披洒在两肩,不知为何突然感觉莫名的亲切。她微微一笑,道:“我想见你,这让你很意外吧?”

    蔡妍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水果刀上,刀刃划过苹果的表面,整齐连绵的皮*条呈带状而落,皮削得很薄,几乎不沾果肉,道:“的确很意外,因为我们的关系,似乎没有那么熟悉!”

    佘夫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对我虽不熟悉,但我一直关注着你。”

    蔡妍微微一怔,缓缓抬头,眼中露出怒色,道:“你一直是在盘算着,如何让我更加痛苦地活着吗?”

    佘夫人沉默片刻,淡淡道:“你误会了。其实我一直都不希望你受到伤害!翠宝轩之所以突发状况,主要还是聂海天动了杀机。那次与你相见,我对你诸般刁难,那也是为了假戏真做!”

    蔡妍摇了摇头,叹气道:“假戏真做?如果不是苏韬的话,我爸早就被你们给害死了。”

    佘夫人咳嗽了两声,对蔡妍的反应并不意外,平复下来之后,道:“其实我还有后手,不会让你父亲真的死去。至于聂耀宗去而复返,那出乎我意料之外。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对你并没有敌意。”

    言毕,佘夫人从身边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然后递给了蔡妍。

    蔡妍放下只削了一半的苹果,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手指,然后抽出其中的纸页,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是?”

    “没错,这是我的遗书!”佘夫人微微点头,眼中充满了平和。在与聂海天彻底撕破脸之前,佘夫人早已想好一切,并且做好了后续的打算,其中遗书就是重要的一个布置,当然,情况比想象中要好,自己被救活了,遗书暂时也失去了效力。

    蔡妍将遗书重新塞了回去,不解道:“你为什么选择将遗产全部赠给我?”

    佘夫人目光飘向天花板,似乎透了过去,淡淡苦笑道:“我也很难解释自己的心态。你是我儿子的妻子,虽然他去世了,但我觉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应该交给他。而你是他在这人世间唯一的牵挂了。”

    蔡妍复杂地笑道:“我的确难以理解。你完全可以将财富交给你其他的至亲,我和你儿子虽然有过冥婚事实,但毕竟我们从未在一起生活过,根本没有任何感情积累,谈不上家人,只是陌生人而已。”

    佘夫人自言自语地说道:“亲人吗?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蔡妍望着佘夫人目光涣散的眼神,突然有种同情,想起第一次相见时,她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盛气凌人,如今面色憔悴,皮肤松弛,头发蓬乱,与其他病重的中年女人无异,顿时觉得人生变化无常,她没有说话,而是选择将苹果完整地削好,分成片状,搁在碗里,插上了牙签,道:“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望着蔡妍离去的背影,佘夫人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她没想到蔡妍干净利落地选择拒绝自己。

    很快,苏韬重新回到病房,他见佘夫人面色颓然,已经猜到了其中的一切,淡淡道:“你的决定让任何人都会大吃一惊,所以蔡妍的选择也是情理之中。”

    蔡妍之所以拒绝,一方面觉得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会眷顾自己;另一方面,她对佘夫人始终保持着戒备和警惕,害怕被她所利用,毕竟蔡忠朴至今还身陷囹圄。

    佘夫人微微一笑,如释重负地说道:“没错,如果她直接就要了我的馈赠,我反而会觉得后悔,蔡妍现在的反应,让我感到欣慰,同时也坚定了我的信心。”

    苏韬望着佘夫人想要直起身,略有些艰难,便走过去将她扶正。

    佘夫人用牙签叉了一片苹果放入口中,只觉得口舌生津,原本干哑的喉咙舒服许多,缓缓道:“一直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吧。其实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了无牵挂。”

    苏韬暗忖佘夫人现在的内心极其低迷,她与晏静一样是带着仇恨而活,不过,晏静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牵挂,那就是花颜,而佘夫人则暂时失去了活着的意义,她现在很迷茫。心理的问题,医生很难插手,只能慢慢引导,让她自己去体悟。

    佘夫人的身体状况还很糟糕,苏韬的医术很好,但也难以让她很快如常人一般活蹦乱跳,尤其因为药王徐天德调制的混合毒品,烈性霸道,对人身体伤害很大,需要长时间地静养,同时辅助以食疗。

    食疗是中医比较常用的办法,有时候不需要服用中草药,只需长期按照合适的食谱一日三餐,经过一定时间滋补身体,就能够慢慢恢复。

    出了病房,苏韬见蔡妍神色复杂地坐在休息区,踱步走了过去,蔡妍自嘲地笑道:“说实话,刚才我有种冲动,直接答应她。”

    苏韬分析道:“人都有贪心,你会动摇那是人之常情。不过,你最终选择拒绝,那说明你很清醒理智!”

    蔡妍望了苏韬一眼,疑惑地问:“你也不赞成我去拿她的遗产?”

    苏韬淡淡一笑,道:“至少现在不合适!我建议你,多与她接触接触,两人相处久了,彼此变得不再陌生,或许会有所改观!”

    蔡妍揉了揉太阳穴,叹气道:“你好像赞成我去享受那份遗产!”

    苏韬没好气地白了蔡妍一眼,暗忖这姑娘是单纯,还是犯傻啊,佘夫人那份遗书自己也曾经看过,作为他的医生,他深知那份遗产的真实性,因为佘夫人若不是遇到自己,真的是必死无疑,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即使佘夫人曾经有多么阴毒,但在遗产的问题上,并没有弄虚作假。

    苏韬一本正经地低声道:“白送到手上的钱,你如果不要的话,那就你就是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