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03章 师徒拔刀相向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情感大戏,永远要制造点挫折感,如果没有挫折,那么轻易实现之后,就会变得很脆弱,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感情,就如同燃尽的飞灰,微风一过,就烟消云散了。

    柳若晨在主动地接近苏韬,苏韬所以暗下决心,制造点小障碍,让柳若晨去清除。

    这是个清纯如水的仙女般人物,故意拒绝她,心中还是有点于心不忍。怜香惜玉是所有绅士的共同特点,苏韬外表看上去是个流氓,但骨子里是个暖男。

    苏韬变成狠心的男人,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与柳若晨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若是换做其他人,或许会担心,柳若晨吃了这么个闭门羹,会不会打道回府,再也不搭理苏韬。

    苏韬很自信,以他熟读心理学的积累分析,女人尤其是个自信的女人,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会想法设法得到,越是艰巨的目标和任务,越是会孜孜以求的实现。

    ……

    白矾离开酒店,钻入一辆黑色的轿车内,坐在驾驶位上的黑瘦男人,低声道:“大师兄,刚才师父打电话找你,问你究竟去哪儿了。”

    白矾右手轻轻地摸了摸腕上的手表,淡淡问道:“你如何回答他的?”

    黑瘦男人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道:“我说你正在大保健!”

    白矾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道:“既然他这么急着找我,那我就去见见他吧,恐怕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会如此的焦虑。”

    黑瘦男人有点兴奋地说道:“大师兄,你终于准备动手了啊?”

    白矾冷声道:“记住,老七,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为了药王谷的利益。”

    牛老七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道:“这么多年,我们师兄弟跟着他,完全没有尊严。在他眼中,我们就是他积累财富,满足欲望的工具而已。药王谷在他的手上名声尽毁,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竟然像聂耀宗那样的废物,也能成为他的心腹红人,现在药王谷看上去外表光鲜,其实骨子里已经堕落不堪。所以我们必须要改变!”

    白矾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已开始暗中布局,只等待最为恰当的时机,如今聂家已经垮台,徐天德失去了最为强大的盟友,此刻对付徐天德是最佳的时机。

    车子缓缓地停在一栋青瓦红砖的建筑外,看上去古色古香,走入其内,发现与其他欧式别墅并无太多的差异,宽敞的草坪,在夜色下显得幽静,价值数万元的法国梧桐,在院灯的漫射下,拉出斜长的影子。

    白矾走得很缓慢,一如往常,走入客厅,就看见徐天德面色凝重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正煮着茶水,发出兹兹的水声。

    “师父,你找我?”白矾还是不紧不慢,脚步显得很轻松。

    徐天德发现了大弟子的变化,微微点头,语气柔和地笑了笑,指着身边的沙发,微笑道:“坐下,咱师徒俩好好聊聊!”

    白矾不动声色,还是如同往常般顺从,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仿佛等待徐天德的训示。

    徐天德深吸了口气,面带微笑,温润地说道:“首先,师父要向你道歉,不应该因为你失利,就责怪你。毕竟苏韬有足够的实力,不仅赢了你,还胜了王国锋,他的医王称号当之无愧。”

    白矾见徐天德顿了顿,开始泡茶,目光落在那杯泛着铜色如同琥珀的茶水上,点头道:“是我让您失望了,那记耳光,理所应当!”

    徐天德将斟满一杯茶,递至白矾手边,仿佛很轻松地说道:“你五岁的时候,我收你为徒。你一直很努力刻苦,从未让我失望过,我下午仔细想了想,药王谷还是要交给你,才能继续发扬光大。”

    白矾谦虚地一笑,道:“您还是慎重考虑下吧,宗门出色的弟子很多,二师弟就很不错,能够独当一面。”

    “胡*彪太过狡诈,论医术和人品都比不过你。交给他,我岂能放心。”徐天德淡淡一笑,问,“你怎么不喝茶?”

    白矾便轻轻地拾起茶杯,在鼻边轻轻地闻了一口,终于还是放在茶几上,摇头苦笑道:“这杯茶,我可不敢喝!”

    徐天德面色开始变化,眼中刚才的慈爱变为冷意,白矾不知何时已经看出茶其实有问题,他冷笑一声,道:“你胆子很大,背着我做了那么多事,一杯茶而已,就害怕了?”

    见徐天德已经把矛盾给挑明,白矾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隐忍,他霍然起身,目光阴冷地扫了扫徐天德,道:“你这个药王,虽然早已名不副实,但这混合了万毒散的茶水,我还是不看小瞧。”

    徐天德没想到一向言听计从的白矾,竟然口出狂言,愤怒地拍了下桌子,沉声道:“白矾,你这是打算造反吗?”

    白矾目光落在墙壁上,在大厅随意地走了几步,叹气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对师父拔刀相向。但这么多年来,你变得狠毒阴险,为了自己的私利,频频作恶,在你的眼中,师兄弟们不过是走狗而已。如果你继续担任药王谷宗主,只会让药王谷陷入绝境!”

    徐天德怒道:“所以你才会串通佘薇,将我多年来收集的聂家证据,全部交给她?”

    白矾也不隐瞒,叹气道:“一切只怪你,轻信了那个女人。即使我不交给她,总有一天,她也会从你手中拿到那些东西。”

    “没想到我这么多年,竟然养虎为患!”徐天德仰天长叹一口气,眼中却没有丝毫惧意,“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能够培养你们,就有能力彻底地毁掉你们!”

    白矾见徐天德这么说,眼中终于充满疯狂之意,勃然而怒,道:“你说的是千机蛊毒吗?一个宗门之主,竟然给所有地弟子,全部种下千机蛊毒,实在可笑之极!”

    徐天德终于有些不安,因为这是自己的杀手锏,用来有一天控制不听话的徒弟,这也是自己谨防白矾叛变最大的依仗,但白矾知道之后,竟然看上去有恃无恐!

    只见白矾慢慢解开外套,然后脱掉衬衣,露出了结实的胸口,上面包扎着白色的纱布,依稀还有血迹,他缓缓绕开纱布,道:“每个月的宗门聚餐之后,我都会剖开自己的胸膛,将那恶心的蛊虫给取出来,研究了多年,竟然也有小成,所谓的千机蛊毒,不过是三十二种蛊虫而已,所以你的千机蛊毒,已经没有用,我已经有解蛊的办法!”

    等白矾整个胸膛暴露在视野之中,徐天德作为一名见惯了各种疑难杂症的中医,竟然有种毛骨悚然和恶心作呕之感。

    胸口伤疤纵横,分不清皮肉,依稀能看到几根银白骨骼,紫色的血水不停地从裂缝里渗透出,为了取出蛊虫,白矾不惜破皮割肉动骨,足见他心智是多么的可怖,需要承受多少痛苦。

    望着徐天德几乎变形的脸,白矾嘴角竟然腾出笑意,他很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滋味,多年的默默忍受,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自己的保守许久的秘密,终于真相大白,这是何等的舒爽?

    徐天德已经有点站不住,他大声喊道:“来人啊!”

    白矾耸了耸肩,轻轻地拍了拍手,牛老七从门外走了进来,扫了一眼白矾,低声笑道:“大师兄,有何吩咐?”

    白矾朝徐天德指了指,叹气道:“师父累了,你送他去休息吧。”

    牛老七习惯性地咧嘴一笑,便朝徐天德走了过去,徐天德站起身,突然发现全身无力,竟不知白矾何时对自己下了手,他还想有所挣扎,呵斥道:“老七,给我拿下白矾!”

    牛老七没有丝毫迟疑,径直走过去,扭住了徐天德的胳膊,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压低声音道:“师父,你就歇着吧。二师兄那帮人都被我们干掉了。”

    徐天德终于知道大势已去,沉声问道:“白矾,你究竟想怎么样?”

    白矾耸了耸肩膀,淡淡道:“放心吧,我不会直接让你死的,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是师兄弟遭受的蛊虫之苦,会让你一一感受之后,才能放过你!”

    言毕,他朝牛老七打了个响指,牛老七会意,从胸口取出个盒子,然后捏开了徐天德的嘴巴。徐天德瞪大眼睛,口中只能发出呜呜之声,他感觉到一股热流钻入体内,很快往自己的四肢蔓延。

    徐天德勉力出声,诅咒道:“白矾,你欺师灭祖,不得好死!”

    白矾冷声道:“无毒不丈夫!我现在如此,皆因您的言传身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徐天德和聂海天都在算计着别人,却未曾想到,白矾坐收渔人之利。

    当然,所有计划之中,还留有一点遗憾,那就是自己没有想到会被苏韬淘汰。徐天德拥有大量的财富,如今自己囚禁了他,那些财富顺理成章归自己所有,但白矾感觉怅然若失,因为他骨子里觉得自己是个大夫,错过了医王称号,等于错过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谁从自己手中夺走,自己就得想方设法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