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02章 目光温柔如刀
    黑暗中,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苏韬和晏静,带着一股深深的恶毒与嫉恨,他仿佛躲在黑暗中的狮子,默默地舔舐自己的伤口。原本站在聚光灯下的主角,应该是自己,没想到转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杯身传来,王国锋错愕地望了一眼,叹了口气,表情恢复如常,淡淡道:“白矾兄。”

    白矾穿着白色中式大褂,目光透着一股冷意,轻声道:“同为天涯沦落人,咱俩是否要多喝两杯。”

    王国锋气度不凡地笑道:“失利不过暂时的而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想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

    白矾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另一只手对王国锋比了个大拇指,阴鸷地笑道:“我就是欣赏国锋兄的胸襟和气度,这是我拍马不及的。”

    王国锋轻吐一口气,道:“虽然我输了,但还是谢谢你之前决赛时捎给我的信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偿还这个人情。”

    告知王国锋——苏韬因为因为需要为佘薇治疗,所以不能及时赶到现场的消息,是由白矾提供的。这一消息,也只有药王谷的大弟子白矾能够得知,因为他一直在暗中潜藏了一股势力,此事连其师父徐天德也不知晓。

    白矾耸了耸肩,道:“未来的中医领域势必是国锋兄你的天下,那苏韬虽然天赋过人,但毕竟没有强大的宗门作为支持,只需要稍微运作一下,让他没法进入中医协会,那么他就难以动摇你的位置。”

    王国锋朝白矾深深地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看来白矾兄,你已经有计划了?”

    白矾嘴角露出弧度,淡淡道:“咱们可以好好商量,通力合作!”

    王国锋与白矾已经接触很长时间,对白矾已经很了解,如果不是苏韬出现的话,白矾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对手,医术不弱于自己,而且心智超乎常人。白矾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其师徐天德恐怕都不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弟子的可怕之处。

    两个失败者暂时结成了同盟,针对那个赢家,就如同三国时代,吴蜀联盟共同对抗最为强大的魏国一般,王国锋和白矾拥有共同的目标和敌人,那就是如今挽着俏丽的毒寡妇,满面春风得意的苏韬。

    苏韬此刻越是意气风发,两个失败者越是迫切地想看到,苏韬从神坛坠落的丑态。

    白矾身影隐去,王国锋看见穿着一袭白裙的柳若晨及俏皮可爱的莫穗儿进入礼堂,他正准备迎过去,却未曾想,柳若晨直接带着莫穗儿朝苏韬走了过去。

    王国锋觉得自己心脏被撕成了碎片,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他将酒杯随手拍在桌子上,然后决然地离开了礼堂,义无反顾,庆功会是属于胜利者的殿堂,失败者在这里只能自取其辱,他终究还是没法做到风轻云淡。

    “呀,师姐,国锋师兄好像突然走了。”莫穗儿的目光其实一直关注着王国锋,她发现王国锋面色不佳地离开,连忙提醒柳若晨,担忧地问道,“是不是咱们进来之后,没有先跟他打招呼,所以生气了?”

    柳若晨淡淡一笑,道:“若是男人这么点气量都没有,那就太没出息了。应该是有急事要处理,所以才会突然离开吧。”

    莫穗儿点了点头,凑到柳若晨的耳边,低声问道:“苏韬身边的女人是谁啊,太有气质了,完全就是宴会的焦点。”

    柳若晨眼中闪过欣赏之色,微微颔首,道:“一个特别传奇的女人,她就是苏韬的幕后之人,一步步推动,辅助苏韬拿到了医王的称号。”

    莫穗儿意外道:“没想到苏韬还有这么惊人的背景,倒是我看清他了。”

    柳若晨复杂地说道:“能进入医王大赛三十二强的人,原本个个都不容小觑。咱们过去与他打个招呼吧。”言毕,她拉着莫穗儿的小手,脚步曼妙地走了过去。

    苏韬被一群人围着,解决了一个,又迎来了另外一个,虽然他记性不错,但难免也是头昏脑涨,根本不记得与自己交流的究竟是何人,幸好有晏静在旁边应酬,省去了苏韬不少精力。

    远远地就看见柳若晨走过来,苏韬灵机一动,与身边一个中年男人,谦声道:“不好意思,我朋友过来了,我去与她说几句话。”

    还没等中年男人反应过来,就赶紧挤出人群,有种落荒而逃的狼狈。

    柳若晨脸上诧异之色一闪而过,没想到苏韬主动走出人群,朝自己走过来,眸光涟涟道:“原本还在考虑怎么与你说话呢,你倒是心有灵犀!”

    言毕,她觉得此话有点暧昧,白嫩的面颊上腾出一抹红霞。

    苏韬倒也没在意,现在只想找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他拉了拉有点发紧的衬衣领口,道:“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

    柳若晨微微一怔,旋即释然,暗忖自己是误会了,朝门口望了一眼,道:“那就到酒店大厅坐会儿吧。”

    来到大厅,人少了很多,空气也清新不少。

    苏韬坐在沙发上,上半身往后仰,柳若晨嘴角带着玩味的笑,以前自己很讨厌男人这样,就像一个二流子,不注重边幅,但苏韬四仰八叉地躺着,柳若晨却觉得很可爱,果然对人的好恶是因人而异的,苏韬长得不错,身姿怎么摆弄,都有种特别的味道,简而言之,就是个优雅的流氓吧!

    莫穗儿目光落在苏韬的手上,眼色微微有点变化,那是一双异常白净、袖长的手,五根手指出奇地修长,她忍不住缩了缩自己的手,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掌若是跟那双手摆在一块的话,会有种自惭形愧的感觉。

    “能不能看看你的手?”师姐柳若晨率先说出了莫穗儿的想法。

    苏韬也是微微一怔,很快面带笑意地送出自己的手掌,柳若晨将身体前倾,将苏韬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苏韬就感觉到一股暖流在手背上流淌,那滋味宛如一阵清风在心尖轻抚而过,带着麻麻的感觉。

    柳若晨是那种出尘般的仙女,本应丝毫不该有亵渎之意,但苏韬偏生就生出各种两性的幻想,若是柳若晨有读心术的话,恐怕会当面怒扇苏韬十几个耳光。

    柳若晨仿佛有点不舍地推开苏韬的手掌,低声叹道:“没想到古籍中的杏林圣手,竟然如此雅致!”

    苏韬将手插入西裤的口袋,反问道:“那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一双手呢?”

    柳若晨蹙眉思索数秒,浅笑道:“天截手,一指天堂,一指地狱,是仙人之手,也是阎王之手。”

    苏韬暗忖柳若晨真识货,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舒服,也终于明白柳若晨为何不断地刻意接近自己,摆明了不是看中自己这个人是多么的玉树临风,完全是冲着自己的手而来。

    这感觉有点尴尬,有种怀璧其罪的滋味,如果不是因为这只手长在自己的身上,剁掉就没用,恐怕柳若晨会毫不犹豫地给夺过去,慢慢仔细研究。

    柳若晨的目光越是温柔,苏韬越是觉得可怕,温柔如刀,让人不寒而栗。

    “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别这么痴情地望着我,让我汗毛孔全部竖起来了。”苏韬索性解开了袖子的扣子,露出半截前臂给她看。

    “你这人真逗!”莫穗儿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苏韬叹了口气,如实说道:“我这人最怕美女的眼神,越是楚楚可怜,越有杀伤力!”

    柳若晨却觉得有种被苏韬看透了感觉,淡淡道:“我的确有两个小小的要求。第一,三个月之后,华日韩三国国医交流会即将举行,说是交流,其实是个团队赛,代表着国家的荣誉,我代表中医协会邀请你参加;第二,我想让穗儿到你的三味堂,跟在你身边,多经历一些实战。”

    听到第二个要求,莫穗儿的小脸顿时就绿了,连忙道:“师姐,我才不不要去三味堂,我想跟在你身边。”

    柳若晨伸出一根玉指在莫穗儿的脑门上轻轻地弹了一下,笑道:“这几年你跟在我身边,该教给你的,我都已经毫无保留地全部教给你了。在苏韬身边,你能够取长补短,学到更多的东西。”

    苏韬眉头皱了皱,有点不开心地说道:“我得慎重考虑一下。第一,我是个特别讨厌麻烦的人,现在我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如果参加国医交流会,无疑会分散精力。第二,三味堂想要发展,的确欠缺人手,但你如果带着偷师的目的,让莫穗儿跟着我,那我就得提防着点了。”

    莫穗儿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道:“能参加国医交流会,那是一种荣耀,你却觉得麻烦。还有,水云涧有自己的传承,有必要和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偷师吗?”

    苏韬见莫穗儿这么不礼貌,很不开心地把心一横,撅嘴道:“那我不考虑了,我拒绝你这两个要求。”

    言毕,他站起身,轻轻地在衣服上抹了抹,原本坐皱的衣服就变得平整,然后身体笔直,脚步方正地朝礼堂走去。

    柳若晨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暗忖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难对付,这应该是有生以来,第一个如此果断拒绝自己的男人,如此有个性,让她觉得意外和好奇。

    可是,好奇心会害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