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00章 胜者王败者寇
    前后不到半小时,能让植物人动了动手指头,这已经是惊人的表现,属于医学界的奇迹。王国锋当得起医学天才之名,在医王决赛中率先结束了自己的表演。

    不过,王国锋很不安,因为他有种不好的感觉,身旁的苏韬给他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对手,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对于自己而言,已经出现瓶颈和极限,通过短时间的针刺治疗,让病人出现生命症状,已经竭尽自己所能。在他所了解的人之中,仅有自己的师父,才能做到这一步吧。

    王国锋此刻心情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努力做出的一切,突然间被人给夺走。

    苏韬还在落针,与之前和白矾的快针相比,此刻他换了另外一种风格,仿佛一个埋藏在知识海洋中的老学究,乐不思蜀、心无旁骛地研究着自己很感兴趣的一门学问。

    苏韬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快乐的感觉,他忘记了这是比试的擂台,重新找到了当初学习中医,初探针灸的感觉,每落一针,虽然不会带有太多的真气,但能清晰地感觉到入针的美妙感觉。

    这是一种独特的节奏感,任何对针灸有过学习的人,都能感觉到从苏韬给患者下针的美妙滋味。

    类似于在吃大闸蟹的时候,将蟹脚折断、蟹盖翻开,轻轻地咬上一口,蟹肉钻入口中的鲜香滑*嫩和细腻;又类似于在看到绝色美女时,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当她轻轻撩起发丝时,难以言喻的赞叹与钦慕。

    苏韬进入一种无我的状态,整个人变得空灵,用佛家之言,他开始顿悟了,如同释迦摩尼当年坐在菩提树下顿悟一样,突然就知道了佛学的真谛。

    苏韬的医术并非达到完美,无懈可击,他也有自己的瓶颈。中医最高的境界,是两个特别简单的字,“平”“和”,以平为期,以和为重,达到平和,就能起到祛病如抽丝的神效。

    苏韬注意力集中之下,却找到了打破瓶颈的方法。在银针的帮助之下,他不停地寻找平和之法,让患者的身体处于稳定的状态,他与王国锋看似采用的方法一样,但原理截然相反。

    王国锋动用自己体内的旭阳真气,利用外力刺激患者,让其有了知觉和反应。

    苏韬反其道而行之,如同救火队员,哪里出现火势,就将哪里的火源给扑灭,哪里出现崩塌,就那里的疏漏给补上,从而让病人处于完全平和的状态。

    之所以出现植物人状态,是因为病人的身体遭遇某种特殊的灾难,所以本能性地选择与外界隔离,以此来保证不受到外部的侵害。

    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患者处于植物状态,是缺乏安全感的自保状态。他体内的细胞感觉到死亡的逼近,所以封锁了与外界交流的通道。

    当病人觉得身体舒适,足够强大应对外界的各种干扰,那么他自然而然地会选择在此对外开放。

    王国锋停止治疗之后,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下面已经有人开始露出些许不耐烦。这是人之常情,觉得苏韬在挣扎,他不甘心就这么输给王国锋,故意在拖延时间。

    不过,评委包括王国锋在内,都在静静等待,他们都很期待,是否苏韬能带来更大的奇迹,超过王国锋所取得的成绩。

    终于苏韬稳稳地将最后一针,落在病人位于耳根后的风池穴。

    数秒之后,病人有了反应,他先是动了动左手的手指,然后又动了动右手的手指,接下来他勉力地抬了抬眼皮,当光线缓缓涌入心灵之窗,他又疲惫地阖上眼皮。

    患者在床上沉睡了两年多时间,已经不太适应周围的环境,简单的几个小动作,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不过,他有能力做出这么几个细微的动作,证明在未来只要给他足够的康复时间,就一定能够彻底痊愈。

    奇迹发生了,结局显而易见!

    苏韬再次后发制人,在王国锋结束自己的比赛之后,他顶住了压力,不紧不慢地按照自己的计划,实施了自己的治疗方案。

    王国锋的患者,动了动手指,但苏韬的患者,不仅动了手指,还睁开了眼睛。

    对于医生而言,时间长短,并不能说明医术的高低,一切都以病人康复的效果,作为最终评判优劣的标准。

    宋思辰已经忍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有些失态地冲到苏韬的身边,他开始检查患者的身体状况,脉搏跳动有力,原本几乎要熄灭的内息,如今已经变得强大,更关键的是,患者的肌肉状况安也有所好转。这说明苏韬不仅唤醒了病人,还通过针灸之法,滋补了他的身体,为他彻底地康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其他几名评委也纷纷上前在,围着苏韬的患者检查起来,王国锋原本是场上的焦点,此刻却变成了路人,作为一名医生,他其实也有种冲动,想看看那个病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奇迹,但自尊心还是阻止他这么做。

    经过短暂的检查与商议,宋思辰从主持人手中取过话筒,大声地宣布道:“经过评委的一致判定,本届医王大赛的获胜者,是来自汉州江淮医院的苏韬!他在最后的决赛中,用极其巧妙的方法,救治好了已经沉睡多年的植物人患者,这一刻将永远铭记在华夏中医的史册!”

    宋思辰的话音刚落,坐在领导席的秦武德面带微笑,站起身,轻轻地鼓掌,虽然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对中医没有任何研究,但他和所有人一样,都觉得一股热气在体内上涌。

    这不是魔术表演,更不是精心策划好的舞台剧,而是两名年轻的中医,利用精湛的医术,现场演绎中医的神奇,合力奉上精彩。

    王国锋的表演堪称完美,但苏韬创造的是奇迹。

    更关键的是,秦武德已经得知,关键人物佘夫人在被送至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刚刚传来消息,她已经彻底脱离危险。而将佘夫人从鬼门关带回来的,正是这场医王决赛的最终获胜者苏韬。

    短短半日之内,苏韬连续救活了两个人,而且面对的都是几乎难以下手的绝症!

    燕无尽见晏静嘴角终于浮现出笑意,无奈地叹了口气,人老了,眼睛会特别的毒辣,刚才决赛过程中,晏静看似平静,那只不过是伪装而已,毒寡妇牵挂着结果,牵挂着那个年轻人。

    “现在你安心了吧?”燕无尽咳嗽了两声,微笑着说道。

    晏静知道瞒不过燕无尽的眼睛,轻声笑道:“燕老,你是我第一个觉得深不可测的人,而他是第二个。你们都在自己的领域,达到了一种常人很难想象的境界。”

    燕无尽唏嘘摇头,道:“我老了,而他还很年轻。”

    晏静突然问道:“若是让他学习国术的话,会不会晚了?”

    燕无尽微微一怔,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是想让我收他为徒?”

    晏静撇了撇嘴,俏皮地说道:“只是个想法而已,他的医术不错,但不代表能学好武术。”

    燕无尽抿嘴一笑,知道晏静在故意试探自己,作为老江湖,又岂能轻而易举地上钩?

    “师姐,这怎么可能?他竟然用针灸促醒了植物人!”莫穗儿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作为一名中医,她深知人力会有局限,植物人属于绝症之一,是世界性难题,以她所知的人中,各大宗门最顶尖的人才,恐怕都难以做到这一点。

    柳若晨眸光涟涟,轻叹了口气,道:“让人意外的是,他在治疗病人的过程中,并没有动用天截手,似乎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

    那种状态,柳若晨曾经在自己师父的身上感触到过,那是中医最为神秘高深的境界。

    柳若晨的目光落在苏韬的脸上,他看上去特别憔悴,但那双眼睛还是如此的清澈,仿佛不含任何杂质,再看向王国锋,这个曾经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面容萧索,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王国锋自学医有成以来,一直顺风顺水,从来没有经历过挫折,经此一役,究竟是破茧成蝶,还是一蹶不振,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王国锋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笑容,他朝苏韬走了过去,主动伸出手,语气沉稳地说道:“恭喜你,获得了比赛的胜利。”

    苏韬不是一个绅士,也不打算与王国锋化干戈为玉帛,他没有抬手,道:“还记得比赛之前,你对我所说的那些话吗?我是一个特别记仇的人,也不是一个虚伪的人,咱俩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所以就别玩表面上的那一套虚情假意了吧。”

    王国锋尴尬地将手悬在半空中,此刻他已经不是万众瞩目的主角,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尴尬。

    包括宋思辰在内的评委将苏韬围在中间,纷纷邀请他前往自己的医院或者诊所做客,这原本应该是自己获得的荣耀,此刻全部转为苏韬所拥有,王国锋心中怒火中烧,但无处发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失败者必须要吞下屈辱。

    苏韬不同情王国锋,正如如果自己输了,王国锋一样不会同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