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9章 奇经八脉求胜
    (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很多未删减内容等待你!)

    植物人——这个病症,任何人都不陌生。

    在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经常出现一个桥段,那就是女主人公被车给撞了一下,从此变成了植物人。从医学上来解释,如果人只具备睡眠到觉醒的周期,但没有自我意识和环境意识,那就被界定为处于植物状态。

    治疗植物人,目前医学上还处于空白状态,尤其是西医还难以解决,因为这涉及到人体最复杂的脑部神经系统的研究。

    至于中医,治疗植物人偶有成效,但分两种情况,其一,瞎猫碰着死耗子。用针灸治疗病人的过程中,偶然间开启了某个穴位和脉络,激活了植物人的脑部神经,让病人重新恢复了神智。

    其二,植物人有暂时性植物状态和永久性植物状态之分,超过一年以上处于植物状态的病人,一般就被认定为永久植物人。所以处于植物状态越短,越有可能自发恢复神智,一些醒转的植物人并非因为外力作用,很有可能处于暂时性植物状态,自发醒转,却被人误解,是治疗产生的效果。

    王国锋皱起眉头,苏韬也皱起眉头。

    坐在不远处评委席的宋思辰与窦方刚两人对视一笑,这笑容被苏韬看见了,顿时有种想海扁他们的冲动。

    变态考官总是喜欢出题刁难学生,并以此为乐,每年高考后,总有考生因为试题太难,轻生跳楼,这都是变态考官的锅。

    一切都在两人的预料之中,既然是医王决赛,就不能像之前的淘汰赛那样,轻而易举地就让两人摘得桂冠,必须要给他们设下一个难题才行。

    让选手为难,评委们就很开心,因为这才显得他们有水平,有价值。

    医王又如何?

    每天医王大赛都会出一名医王,但在华夏中医领域,他们五人代表了整个中医水平的最高水准,他们出道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平台,但他们每个人都是大浪淘沙,沉淀多年,久负经验和盛名的神医,足以担当医王之名,想要出题刁难一下,两个人生刚迈出小半程的年轻晚辈,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题目很难,倘若成功过关,更能展现个人能力。

    王国锋是道医宗号称千年难得一出的天才,被内定为中医下一个灵魂人物,中医协会围绕他打造了一系列的包装计划,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将之推向全社会。

    苏韬让有杏林圣手之称的天截绝技重现人间,在三十二强赛几轮比赛中披荆斩棘,堪称医王大赛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匹黑马。

    这两个天赋异禀的人并肩而立,作为评委弄一个鸡毛蒜皮的小毛病,不仅会拉低大赛的水平,还会被两人耻笑。

    所以一切都是有的放矢,评委们就是故意设下足够深度的难题,最好能让他们在现场有超水平的发挥。

    王国锋率先一步来到病人的身边,轻轻地搭了一下病人的脉搏。

    身体状况很不理想,至少已经处于植物状态五年以上,肌肉已经萎缩,经脉多出凝滞,因为长期依靠输送营养液,五脏六腑的功能也遭到严重的损伤,即使此刻能让病人恢复神智,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与一个中风瘫痪者无疑,而且极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在床上继续躺下去。

    对于这样的病人而言,或许处于沉睡状态之中,还更幸福一点,一旦从植物人状态走出,那将会遭受更多的痛苦。

    有句歌词,“沉睡是幸福,清醒太痛苦”,可以来形容此刻病人的状态。

    但王国锋没有任何犹豫,深吸一口气,从行医箱内取出针盒,准备为病人进行针灸。

    植物人是一种很罕见的症状,处于死亡的边缘,在西方医学文献中也极少能看到治愈的病例。一来因为很少见,全球每年登记在册的植物人患者不超过五十人;二来,植物人大多以护理为主,等待病人自发清醒,很少会使用刺激性手段。因为使用刺激性手段,形同于二次伤害,严重一点来看,等于谋杀!

    王国锋是针灸大师,他用针举重若轻,通过刚才脉诊,基本已经确定病人体内情况,所以用针的时候,格外具备针对性。

    第一针,落在双腿之间的会阴*穴上。

    宋思辰点了点头,大致能猜出王国锋的治疗方案,这是打算通过针灸任督二脉,试图让病人恢复生机。

    在武侠小说中,任督二脉是被经常提及的经脉。任脉主血,督脉主气,为人体经络主脉。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八脉通,则百脉通,进而能改善体质,强筋健骨,促进循环。

    小说中虽然略有夸张,称武功高强之人打通自身的任督二脉等,任督二脉一旦被贯通,武功即突飞猛进,虽然有夸张和渲染之嫌,但站在中医角度,若是这两条经脉畅通的话,人的身体的确出现百病难扰的状态。

    任脉,是阴脉之海,督脉,是阳脉之海。利用自己的真气,在病人体内营造一个气海,从而激发病人的身体机能。

    道医宗,糅合了中医与道家的精髓,唐代神医孙思邈流传下来的摄养决,重点阐述了任督脉学的修炼之法。王国锋沿用的是这套理论。

    王国锋几针落下,评委们均不断点头,感慨王国锋针术功底扎实,将道医宗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十来分钟过后,王国锋因为真气在体内游走,脸色涨红,头顶有雾气腾翔之感,坐在席间的观众突然有种古装武侠剧的直视感。原来那些电视剧中,运气疗伤,不是胡扯淡,而是真有所谓的御气行针。

    观众及几名评委已经习惯苏韬在前面过程保持沉默,因为这家伙似乎有绝地反击的恶习,喜欢先让对手领跑一段时间,然后在后程发力,来个釜底抽薪地逆袭。

    其实,这就错怪苏韬了。

    苏韬刚刚用刮骨法,给佘薇治好了鹤顶红之毒,体内的真气几乎损耗殆尽。他是个神医,但毕竟也是凡人之躯,你让他接二连三地想奶牛一样产奶,也总有个极限。

    苏韬之所以没有动手,并非轻视王国锋,而是因为此刻他浑身疲乏,丹田空空,拖延一段时间,也好养精蓄锐。

    让王国锋先出手,是一个无奈之举,也是一个失误行为,与自己所判断的一样,通过打通任督二脉,是治疗植物人的最佳办法。

    如果给足够的时间,比如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可以用温针之法,滋养植物人的身体,让其通过自己身体机能的恢复,开启神智;但现在是医王大赛决赛阶段,必须要在现场取得明显的效果,所以使用打通任督二脉之法,是最为恰当的手段。

    任督二脉,只要是有经验的中医,都知道处于身体的那个部位。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尝试,因为这需要强大的真气作为支撑,王国锋体内气息雄浑,多日来的努力只为这一刻,所以异常的稳定与磅礴,旭阳真气第七重,绵绵不断,温润如水地滋养着病人的身体。

    王国锋是一个劲敌,尽管此人城府很深,伪装得很好,但不得不说,他的医术超出许多人。有这样的对手,不应该觉得苦恼,而是一种喜悦,苏韬竟然有种兴奋的感觉,因为对手的强大,而觉得有了动力!

    苏韬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不能再等了,将行医箱摆放在台子上,开始取针进行诊治。

    既然王国锋采用任督二脉针刺治疗法,那么自己就不能使用那个方法,否则的话,会给人一种自己抄袭他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既然是比赛,那就一定要赢。不仅要获取胜利,而且还要赢得酣畅淋漓、大快人心。

    当苏韬落下第一针,无数人仿佛都屏住了呼吸。

    “公孙冲脉胃心胸,内关阴维下总同;

    临泣胆经连带脉,阳维锐眦外关逢;

    后溪督脉内眦颈,申脉阳跷络亦通;

    列缺任脉行肺系,阴跷照海膈喉咙。”

    ——这是古人流传下来的《八穴歌》。

    所谓的八穴,指的是常说的“奇经八脉”,与十二正经不同,既不属于脏腑,又无配合关系——别道奇行,故称为奇经。

    李时珍《奇经八脉考》中曾说,“凡人有此八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气冲开,故能得道,八脉者先天之根,一气之祖。”

    王国锋虽然在施针,但也一直关注苏韬的动向,瞧出了他采用的策略,鼻子差点被气歪了。

    因为他治疗方案,所针刺的任督二脉,包含于奇经八脉之中,除此之外,还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等六脉。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是自己治疗方案的升级版。开弓没有回头箭,王国锋现在只能按照任督二脉之法继续往下走,至于其他六脉,他则没有太多余力去兼顾,因为这涉及到真气用量的问题。

    现在王国锋将大量真气输入任督二脉之中,如果再往其他六脉输入真气,那样很有可能会起到反效果,导致阴阳失衡,病人不仅不会复苏,还可能爆经而亡。

    苏韬现在体内真气所剩无几,他也是万般无奈之下,使用这种策略,将病人的奇经八脉用莹莹之火点亮,最终让对方原本就殆尽的生命之火重燃生机。

    这种方法虽然更加艰难,更加没有确定性,但对于病人从植物状态恢复神智,无疑是最为柔和的处理方式。

    这时,王国锋已经落下最后一针,他表情镇定,面露自信。

    如同他所料,植物人患者的手指微微地伸缩了一下,场下传来阵阵惊呼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