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8章 主角压轴登场
    (本书已经出来很多女性,涉及风月之事,为避免和谐,正文不会太过赘述,若是想见未删减版,可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番外一,已经发布!)

    聂家的灭亡,与如今淮北省更迭的政局有紧密的联系。

    聂家作为盘踞在淮北多年的地方大鳄,不仅控制着药王园这一个产业,还涉猎房地产、商业地产、重金属矿等产业的投资。聂海天在合城有民间组织部长的称呼,因为想要升官发财,只要能敲开聂海天别墅门,那就能心想事成。

    早年淮北官场就充斥着一股不正之风,“雅贿”横行。所谓雅贿指的是,不再送现金或者礼品卡,而是赠送古董。聂家早年依靠与盗墓者联系紧密,所以在省政府附近开了一家古董行,不仅兜售古董,而且还回收古董。

    简而言之,颜真卿的真迹三百万售给行贿者,然后二百九十万从受贿者手中再购买回来,如此一来,聂家通过中介手段,雅贿提供了方便之门。由此,聂家和一些经常售卖古董的官员发生了紧密的关系。

    银狐秦武德之所以调任淮北,主要是因为中央不满意现在淮北的情况,地方派系勾结成群,上面下达的指令,很难推行,所以希望秦武德进入淮北之后,能改变现在状态。

    新官上任三把火。秦武德知道自己即将进入淮北,便提前布局,让自己的得力心腹陈守军安安排进入省委,为自己提前肃清道路。

    根据陈守军前期探索,淮北省的症结,关键点在于聂家身上。聂家从传统意义上是一个掮客身份,不仅为官员之间疏通关系提供通道,还为官商提供资源互换的空间。只要打掉聂家,那么淮北原本的格局即使不会完全变化,但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医王大赛是聂家为淮南地方官员重点打造的政绩项目,所以借此作为契机放出第一把火,有利于秦武德尽快能在淮北站稳脚步。

    刘桥也是在两个小时之前,突然接到秦武德要来参加医王大赛决赛的消息,经过一系列的调整之后,他才逐渐将场面给稳定下来。

    领导席的位置重新排过,秦武德虽然暂时是代省长,但级别已经是正部级,刘桥是副部级干部,而且还不是省委常委,论级别差了好几个层次,所以只能坐在秦武德的旁边。

    刘桥等秦武德坐定之后,朝徐天德招了招手,压低声音,质问道:“找到苏韬了吗?”

    徐天德面露苦笑,道:“暂时没能联系上,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刘桥恨不得一巴掌扇在徐天德的脸上,怒道:“聂海天人呢?为何现在是决赛,他却不在现场!”

    徐天德暗忖刘桥这个时候还是只认聂海天,心中也是微微不爽,只能如实解释道:“聂董事长,电话也关机了!”

    聂家被一窝端,至今消息还在封锁之中,包括徐天德也不知道他原来的老东家,聂海天此刻已经被送到秘密*处,正在接受审讯中。

    “关键时刻掉链子!”刘桥急得满头大汗,目光朝秦武德处瞟了一眼,又与几名官员沉声命令道,“组委会必须想办法,赶紧找到那名失联决赛选手。”

    旁边的省卫生厅厅长朱志友忙不迭地点头道:“我们继续联系!”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声,组委会的办事员,一名清秀的小姑娘终于打通了苏韬的电话。

    “什么?还有十分钟就能赶到现场?”小姑娘此刻几乎要哭了。

    在过去的两个小时内,她给苏韬打了不下五十个电话。经过此次痛苦的折磨之后,她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故意无视那些追求者的电话,因为那就是惨无人道的一种虐心行为。

    “虽然人到了,但我认为要给与苏韬一定的处罚。”徐天德提议道,“如果不是为了等待秦省长,他早就因为自动弃权,而没有决赛资格了!”

    刘桥没好气地白了徐天德一眼,淡淡道:“人来了就行了,别搞那些没意义的,按照既定的流程继续往下走吧,今天省长在场,千万不能出岔子。”

    徐天德被刘桥这么一训斥,只能站在旁边默默忍受。徐天德虽然是药王谷的药王,但在刘桥的眼中算不了什么。聂家庞大的药王园产业,每天都要享受政府资金数十亿的补贴,这些都是刘桥大笔一挥的事情。

    徐天德在药王谷弟子眼中高高在上,但在刘桥的眼中,不过是一只为聂家办事的走狗而已。

    这就是社会,徐天德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忍受。在自己的计划中,接近刘桥是个很好的机会,一旦刘桥认可自己,那么徐天德接掌药王园及聂家其他产业将更是顺理成章。

    为了达到目的,一切都可以忍耐。

    徐天德心情还是不错的,虽然白矾没有进入最终的决赛,但聂家的资产很快就要到自己的名下,药王谷以后将是医王大赛的主办者,医王称号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争取。

    终于众人的目光被入口处一个身影吸引,他身材高挑挺拔,五官立体,棱角分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嘴角带着那似有似无的笑容,只是脸色略微有点苍白。

    在万众期待之下,苏韬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当然,无数人都是带着诅咒的目光,这个欠揍的家伙让他们平白无故地多等了两个小时。

    主持人反应很快,给场控使了个眼色,音乐声响起,他步履沉稳地走上舞台,“经过多日的角逐,终于我们迎来了最激动人心的一刻,本届中医文化论坛的压轴好戏,华夏医王大赛决赛即将开始,究竟医王称号花落谁家,相信大家都很好奇。”

    “首先,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参赛的选手,王国锋,本届医王大赛的头号种子选手,被成为华夏年轻一代的领袖;苏韬,本届医王大赛的最大黑马,在过五关斩六将过程中,展现出惊人的医术。”

    主持人的声音很有特点,一开始觉得有点娘娘腔,但听久了之后会有种很风骚的感觉,尤其是他把声音拖上去,有种让人气血沸腾的感觉。

    此刻央视二套、淮北综合频道等多家电视开始同步直播,擂台效果炫目,主持人走下台,本次中医文化论坛的形象大使一线红星夏若穿着古装翩翩起舞。

    悠扬的华夏风舞曲旋律,让这场久候的医王决赛渲染了一层梦幻的感觉。

    王国锋和苏韬分别站在擂台的左右两侧,两人目光对接,苏韬嘴角露出标志性的一笑,王国锋满面阴沉,暗忖从刚刚得到的短信能够解读一个信号,这家伙刚治完一个患者,如今连续作战,自己应当更有胜算,至于脸上露出的笑容不过是故布疑阵而已。

    远在汉州的三味堂,店内堆满了人群,大家都不是来买药或者治病,都是来给苏韬参加医王决赛捧场的,早在三天前,蔡妍就利用一个短*信群*发软件,给所有的老顾客发送了一条短信,“医王决赛当天,到店即可享受价值一百元的代金券。”

    蔡妍望着屏幕内的苏韬,异彩涟涟,虽然人在百里之外,但她心情一直记挂着那里发生的一切。

    “姐,如果苏韬赢了大赛,你就答应他,做他的女朋友吧。”王鹏贱兮兮地打趣道。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低声道:“别胡说八道,客人这么多,你还不利索一点?”

    王鹏低声笑道:“姐,我今天是彻底佩服你了,名义上是送代金券,事实上是帮三味堂彻底打响名气,虽然代金券送出去不少,但那些各种补药也没少卖,完全是大赚一笔。”

    蔡妍瞪了他一眼,低声训道:“你脑残啊,这么多客人,在这里到处嚷嚷!”

    王鹏连忙捂住嘴,贼眉鼠眼地往外走去。

    蔡妍心中有另外一本帐,今天三味堂的流水至少能够翻两倍,但如果苏韬能够获得医王称号,三味国际推出的新品沉鱼落雁膏,赚取的利润可不就是两倍这么简单了。

    当然,蔡妍还有其他的期待,苏韬真的能履行那个承诺,救出自己父亲吗?

    若是真救出了,那自己该怎么报答他呢?以身相许吗?越想越远,蔡妍忍不住想笑,觉得会被人发现,所以偷偷地用手遮住了娇艳欲滴的红唇。

    站在角落里的肖菁菁看到了这一切,她目光流转,落在液晶电视机上,心中暗自许下誓言,总有一天自己要和师父一样,站在那个象征着华夏中医最高荣誉之一的擂台上。

    燕无尽已经和晏静坐在席间,燕无尽发现一向镇定自若的毒寡妇,今天竟然有点失常,她小巧精致的鼻尖上渗出了汗珠,轻叹了一口气,道:“你看上去很紧张!”

    晏静点了点头,嘴角露出无奈的笑容,道:“苏韬刚刚帮佘薇清除了体内所有的鹤顶红之毒,如今短时间内又要和王国锋交手,这实在太难为他了。”

    “关心则乱,这不像你的风格啊。”燕无尽语气淡然地回答道。

    晏静微微一怔,所谓旁观者清,燕无尽道出了自己的心态变化。、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竟然会关心一个男人了?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众人的注意力落在帷幕后方,大家都在关注此次医王决赛的最终考题究竟是什么。

    三十秒钟之后,答案终于揭晓。

    苏韬微微诧异,评委也太会玩了吧,决赛出的试题如此刁钻!

    ——治疗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