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7章 决赛选手失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一定少不了毒药。在各种毒药中,鹤顶红一直都是以“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

    丹顶鹤和鹤顶红是什么关系?其实二者只是因为都有红色的外表而被硬扯到了一起,它们是完全没关系的两种事物。鹤顶红,并非真的是从丹顶鹤身体中萃取,其实就是砒*霜,又称红矾,是剧毒之物。

    佘夫人早已知道自己必死,所以提前吞服了鹤顶红,晏静伸手托着她的肩膀,叹气道:“为什么你不等等我们?”

    佘夫人嘴角溢出血渍,脸上露出苦涩,低声道:“落在聂海天的手里,生不如死,既然大仇得报,我心愿已了,死了或许更加轻松一点。”

    晏静心情变得沉重,她之所以与佘夫人一见如故,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佘夫人曾经有过个孩子,因为不是丈夫的骨肉,所以被残忍地杀害。

    在聂家,佘夫人看似光鲜亮丽,事实上在暗处,佘夫人活得不如一条狗,她不仅违心向聂海天刻意讨好承欢,还得应付聂海天生意上的朋友。

    两个女人因为共同的感情经历,所以选择走到一块,并肩成为同盟。

    在计划中,晏静帮助佘夫人获得聂家,同时为那位首长从淮南进入淮北,提供暗线的支持。

    但让人意外,佘夫人已经提前服用了鹤顶红。

    聂海天还站着,尽管对面只有两人,但他却不敢轻举妄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低落,手掌成拳头微微颤抖,对面老者目光看似平淡地盯着自己,仅有的勇气正在慢慢消失,只要自己轻举妄动,就会被对方无情地格杀。

    “你现在别无选择,不要试图挣扎!”燕无尽咳嗽了一声,用一方手帕擦拭了下嘴唇,似有似无地瞟了聂海天一眼,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

    聂海天嘿嘿地笑了笑,对方靠两人就穿越了聂家别墅这么多封锁线,实力势必很可怕,但他毕竟是聂家之主,不是寻常人物,嘿嘿笑了两声,道:“去死吧!”

    话音刚落出口,他突然发现时间如同静止一般,原本与自己相距差不多七八米的老者瞬间与自己贴面而对,他伸出手掌在聂海天的胸口轻轻地拍了一下,聂海天仿佛感觉自己那处的骨头如同塌陷了一般,喉咙一甜,一口鲜血飙射而出,整个人后仰腾空,重重地坠落在地上。

    聂海天贴身还藏着一把手枪,那是他绝境反击的杀手锏,只可惜在燕无尽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晏静见佘夫人已经昏迷过去,轻轻地叹了口气,道:“燕老,我想请你一件事。”

    燕无尽点了点头,道:“小晏,咱俩之间无需这么客气。”

    晏静沉声道:“我必须要救佘夫人,如今只有一人能治好他。”

    燕无尽知道晏静的想法,微微颔首,道:“我现在就去将他带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苏韬跟着燕无尽来到了聂家别墅,看到了仅剩一口气的佘夫人。苏韬伸手按在她的手腕上,脉搏微弱,毒素已经侵入五脏六腑。

    一般来说,得知服用了鹤顶红,尽快催吐,可以排除毒物。同时,现代医学根据鹤顶红的主要有毒成分三*氧化二*砷,服用特效解毒剂二巯基丙醇,它进入人体后能与毒物结合形成无毒物质。

    佘夫人体内积累了大量的鹤顶红之毒,不是一日之内形成,是长期服用导致的慢性中毒,苏韬尽管有救治之法,但需要一定的时间。

    晏静见苏韬面色凝重,低声问道:“难道连你也没有办法?”

    苏韬轻松一笑,道:“当然有办法,只不过想把她体内的毒素全部逼出来,起码要三个小时。”

    晏静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道:“距离医王大赛决赛,只有一个半小时。”

    这是个双向选择题,如果要救佘夫人的话,那么就要放弃医王大赛,如果去参加医王大赛的话,佘夫人就无法救治。

    燕无尽在旁边问道:“有没有办法,延缓她的生机,等你结束医王大赛,再救治她?”

    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现在毒素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加上之前她就长期服用,不仅体肤,连骨骼之中也已沉淀大量毒素,如今集中爆发,想要延缓发作,难度也很大。”

    他目光闪烁,朗声道:“医王称号,不过是虚名而已,人命关天,我现在就与她清除毒素。”

    燕无尽满意点头,微微笑道:“大丈夫理应如此。”

    晏静眼中闪过一道深邃之色,道:“你安心给佘夫人治病,医王大赛我会去协调。”

    苏韬明白晏静的意思,晏静想动用关系,试图改变医王大赛决赛时间。

    等燕无尽和晏静退出房间,苏韬深深地吸了口气,如今只能用刮骨疗毒之法。

    华佗治疗关羽的时候,采用刮骨疗毒之法,用刀割开皮肉,将毒素用刀给刮清。那是个被神话了的故事,并不属实,苏韬此刻的方案,是用天截手守住佘夫人的心脉,同时使用四象针法,将晏静体内的毒素全部逼出。

    这是一项好大的工程,三个小时也只是初步估计。

    晏静脚步轻快地踩着高跟鞋,走出聂家别墅,原本守在这里的保安,都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全部被燕无尽一击致昏。聂海天如同软虾般被燕无尽单手提着,塞入商务轿车的后排。

    晏静坐定之后,拨通了个电话,沉声道:“涂先生,我有个事情需要麻烦你。”

    涂先生的语气异常沉稳,道:“什么事情?”

    “我需要让今天的医王大赛决赛,延迟两个小时举办。”晏静语气凝重地说道。

    “为什么?”涂先生有点意外地问道,“下午的医王大赛早已筹备多日,无论媒体还是政府都作了文件通知,更改时间,难度太大!”

    晏静顿了顿,解释道:“苏韬正在治疗佘薇,刚才我们见到佘薇,发现她身中剧毒,需要花费三个小时,才能将她治好!如果失去了决赛其中一名选手,这样的比赛岂不是会变得儿戏?”

    涂先生摸着下巴,坐在沙发上,思忖良久,叹气道:“此事太过复杂,我需要去运作一下。”

    坐在轿车上,晏静给秘书耿虹拨通电话,吩咐道:“聂家别墅安排几个人接手一下,安排人保护好苏韬,等他治好佘薇之后,立即安排人将他接到比赛现场。”

    距离医王大赛开始,还有十分钟,王国锋早已提前到场,但让他有点意外,并没有出现苏韬的身影,不禁暗想,这小子也太过淡定了吧?

    又过了五分钟,苏韬依然还没有出现,这引起大会组委会的关注。

    身上的手机振动,王国锋点开信息看了一眼,是匿名信息,“苏韬正在诊治一名中毒患者,暂时没法抵达会场!”

    他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弧度,结果出现变化,苏韬到不了场,自己自然赢了,虽然有点胜之不武,但他还是获得了医王的称号。

    莫穗儿觉得有点郁闷,低声与柳若晨,道:“师姐,苏韬怎么还没出现?如果他不出现的话,按照比赛规则,等同于自动放弃比赛。我就说嘛,这家伙肯定明知敌不过国锋师兄,所以直接来个不战而退。”

    柳若晨眸光涟涟,皱眉摇头道:“他不是那种人,肯定出了什么变化,所以暂时难以抽身。”

    莫穗儿见柳若晨为苏韬辩解,心里各种不舒服,低声道:“师姐,你总是在为他找借口,如果他不出面,国锋师兄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柳若晨淡淡一笑,道:“看得出来,其实你挺在意他,也期待国锋与他交手的情况。”

    “谁会在意他?”莫穗儿撇嘴将脸扭到一旁,只觉得面颊火辣辣的,心中把苏韬诅咒了一百遍,同时告诉自己,肯定不会喜欢上那个假装清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家伙。

    少女的情怀,常人很难理解,有时候讨厌也是爱情的一种表达方式。

    柳若晨轻轻地吐了口气,表面入如常,心中满是担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到了正是开赛的时间,王国锋站起身,信心十足地准备走向擂台。

    这时主持人拿着话筒走到擂台中央,脸上带着歉意,道:“各位观众,因为某些原因,大会决赛需要延迟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开始,还请大家能够精心等待。”

    主持人此言一出,众人议论纷纷,王国锋重新坐了下来。

    王国锋感觉手掌全是汗水,瞬间经历了从山峰跌入谷底的感觉。一开始,他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为苏韬没有能及时赶上决赛而感到庆幸,但主持人的话,如同凉水浇在他的身上。

    王国锋知道自己的心态失常,因为竟然有些畏惧和苏韬在擂台上正面公平角逐!

    两个小时的时间,太难熬了,王国锋如坐针毡,让人意外的是,苏韬还是没有出现。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逼近三点,坐在领导席位上分管卫生的副省长刘桥站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未过多久,一群人簇拥着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干部走入礼堂,迎来阵阵掌声,他朝着观众伸手致意,最终落坐领导席的正中央。

    王国锋除了醉心医学,还很关心时事,他当然认出那个中年男人是谁,曾有淮南银狐之称的秦武德,前几日刚调入淮北担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医王大赛之所以改变流程,正是因为重要领导秦武德决定前来观看决赛,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决赛拖延两个小时。

    然而,秦武德出现了,但决赛的另外一个主角,苏韬仍未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