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6章 多重间谍身份
    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房间内充满一种特殊的香气,桌上唱片机内黑色胶片在转动,悠扬婉转的小提琴曲,节奏奔放而激烈,让屋内的氛围弥漫着欲望的气息。

    一个女人斜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根细长的女士烟,烟火忽明忽暗,映照出她娇艳红润的紫色嘴唇。

    身下跪着一个男人,伸手托住她雪白脚踝,舌头轻轻地绕着她的玉足,她的脚趾涂抹着黑色的甲油,与屋子的黑色融合在一起,增添了三分妖冶,七分诡秘的气息。

    红色的华夏开叉旗袍,露出雪白的肌肤,开叉处在大腿的中部,如今随意地分开,黑色内裤的蕾丝边露了出来,她微微地扬起脖颈,男人吮吸她脚趾的瞬间,体腔内充满了无尽的欲望,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呼出娇媚的喊声。

    棕色的木门发出笃笃的响声,屋内许久没有动静,终于还是被人推开,男人没有起身,缓缓转过脸,依旧捧着那如玉的脚掌,非常不悦地说道:“赵成,你太无礼了!”

    赵成是聂海天最忠实的属下,如果换做另外一人,忽然闯入屋子,聂海天就不会如此好言语。

    赵成几步走到聂海天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聂海天缓缓地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赵成目光落在佘夫人的身上,让佘夫人觉得不舒服,那眼神并非是欣赏,而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冰冷感觉。

    “还继续吗?老公!”佘夫人用脚尖轻轻地勾了勾聂海天,嘴角带着一丝狐媚的味道。

    聂海天面无表情朝佘夫人走了过去,突然伸出手掌,一把揪住了佘夫人的头发,将她用力地拖倒在地,然后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在佘夫人脸上留下深深的五指痕印。

    “你这个贱人!”聂海天愤怒地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对你这么好,即使你和徐天德苟且,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何你要杀了我弟弟?”

    佘夫人感觉嘴角火辣辣的,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嘴唇,阴毒地笑了笑,道:“我不仅要杀他,还要杀你,没错!我是和徐天德上床,而且还和其他男人上床,给你戴了那么多绿帽子,都是为了报复你。”

    聂海天矮下身子,捏住佘夫人的下颌,沉声道:“你和徐天德的那些计划,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一直在我的监视之中,你们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其实只不过在为我卖命而已。让我意外的是,没想到你真对聂海波下手了,虽然他对我不忠诚,但他是我的亲弟弟!”

    佘夫人冷笑几声,道:“你和他合谋害死了我的孩子,让我一辈子失去做母亲的资格,这么多年来,你用各种花样羞辱我,我一直都在幻想,你们兄弟俩某一天如何死于非命!”

    聂海天有点意外,往后退了一步,沉声道:“那不是我骨肉,我怎么能接受他?你既然知道一切,一定知道那个贱种是怎么死的!”

    佘夫人颔首道:“我当然知道,徐天德按照你的要求,配置了一种慢*性毒药。然后他就这么慢慢地离开了人事。”

    聂海天盯着佘夫人看了许久,道:“既然你知道徐天德也有份,为何还跟他苟且?”

    佘夫人目光露出恶毒之色,道:“你们一个都逃不了,不仅聂海波,还有你,包括徐天德,你们都要受到审判。这么多年来,聂家经营药王园的过程中,如何巧取豪夺,欺压那些农民的不法事实,我全部整理出来,已经交给了别人。”

    聂海天瞪大眼睛,终于露出惶恐之色,沉声道:“你真的疯了!”

    他原本以为佘夫人只是与徐天德暗通曲款,试图篡夺聂家的财产而已,没想到佘夫人竟然藏着这么一手。

    包括徐天德也被欺骗了,佘夫人其实只不过是虚与委蛇,佯做成为徐天德的情人而已,如此可以分裂徐天德和聂海天的合作关系。

    嘴角不停地渗出鲜血,佘夫人持续不断地说道:“至于徐天德这几年来,为聂家卖命,暗中毒害竞争对手的证据,我也一并交了出去。徐天德是凶手,而你是主谋,谁也逃不了法律的制裁!”

    聂海天突然往前冲了两步,紧紧地卡主佘夫人的喉咙,冷声道:“赶紧说,那些资料,你究竟交给谁了!”

    佘夫人眼中闪过一道阴冷之色,沙哑地说道:“放心吧,我交给的那个人,绝对有实力扳倒你。”

    聂海天蹲下身子,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他为自己的心软感觉悔恨,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强忍着怒意,耐心地劝说道:“小薇,即使知道你背叛我,我还是默默包容你,让你过得锦衣玉食,光鲜亮丽。咱们是夫妻,百年才修得同船渡,看在情分上,彼此给对方一个机会,如何?”

    佘夫人失声沙哑地笑着,道:“聂海天,你不要再伪装了。在别人的面前,你是光明磊落的聂家之主,我是你的妻子,但事实上,在你变态的心中,我只不过是个任你玩耍的泄*欲工具,甚至连宠物都算不上!不要再挣扎了,你已经走投无路,等不了多久,聂家就会轰然倒塌,你将一无所有!”

    佘夫人如今将多年来的隐忍,所蒙受的耻辱,全部托盘而出。

    为了自己的利益,聂海天不惜让自己委身于许多人。在众人的眼中,聂海天很疼爱老婆,其实佘夫人受尽无数屈辱。

    佘夫人从事着多重间谍的身份,她接近徐天德,是聂海天的有意纵容,而徐天德控制佘夫人,也是希望能在聂海天身边暗藏一个助手。至于聂海天和聂海波兄弟至今的矛盾,也是佘夫人一手操刀。

    佘夫人此刻知道计划已经一一展现,不需要隐瞒,所以变得很贪婪,不在伪装自己,而她眼中之人均很可笑,这几个男人都太自负了,他们其实被自己玩弄于鼓掌,当然,一切都是为了报仇。

    聂海天深深地呼吸两口,转身走到书橱,打开了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把银色手枪,拉开了保险栓,走到佘夫人面前,用力抵住她的太阳穴,沉声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聂家能走到这一步,每个人手上都从不缺少鲜血。”

    佘夫人冷笑道:“你觉得我害怕死亡吗?我如果死了,只会让加速你们的罪行败露而已。”

    聂海天眼中透出狠厉之色,终于还是将拿着手枪的手放下,然后拨通了一个重要人物的电话。

    响了几声之后,终于被接通,那人声音低沉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聂海天深吸一口气,道:“通知老板,我恐怕完了!”

    那人皱了皱眉,惊讶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聂海天苦笑道:“我被人设计陷害,聂家这么多年的秘密,已经隐藏不住。此事会牵扯到老板,你让他赶紧躲一躲吧!”

    那人沉默不语,低声道:“按照早已设定好的计划,你赶紧出国吧……”

    就在此刻,身后的门被轰得一声推开,赵成整个身子横飞而入,在地上驰行了数米,靠在墙脚,满脸是血,头部耷拉着,生死不知。

    聂海天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一切都晚了!”

    聂海天奋力地将电话丢出窗外,抬起手将枪口瞄准自己的太阳穴,他闭上了眼睛,只要扣动扳机,以往的繁华都将化为泡影,自己牵扯到众人的利益,也将因为自己的死亡,终究变成隐秘。

    自己只要死了,很多人就安全了。死亡很可怕,但聂海天知道,如果自己不死的话,那自己将面临更为恐怖的事情。

    只可惜,当对面的敌人太强大的时候,他想死也成为一件极其苦难的事情。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老者,他看似缓慢地踩着步子,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自己身前,他轻描淡写地握拳,击中自己的胸口,然后他就飞了起来,空中的银枪也失去控制,如同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转而被那老者捏在了手中。

    聂海天半天才回过神来,缓缓地吐了口气,沉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老者移开身子,一个穿着皮衣的女人出现在门口,聂海天见过她的照片,没想到此女现实中会如此动人,明眸皓齿,蜂腰厚臀,如同皓月的美眸顾盼生姿。

    即使明知是对手,也不得不认可她绝世的容貌。这样的女人,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充满了魔力,充满妖冶的诱惑,明知是危险,让人难以遏制地想要去靠近。

    毒寡妇——晏静!

    晏静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聂海天的身上,而是加快几步,走到佘夫人的身边。佘夫人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道:“我完成任务了!”

    晏静点了点头,道:“我会帮你报仇,让伤害过你的所有人赎罪!”

    佘夫人侧过了脸庞,闭上了双目,老者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搭了搭她脖子上的大动脉,摇了摇头,道:“不知什么时候吞服了毒药——鹤顶红,神仙难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