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4章 天下雨娘嫁人
    互联网时代,消息传播的速度飞快,数个小时之后,苏韬快如闪电的二十一针,治疗好心脏病患者的事迹,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

    与此同时,媒体开始对苏韬的身份进行挖掘,如江淮医院中医科主任、三味堂继承者、三味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等。

    苏韬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名人,他的照片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这其中有晏静和薇拉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切都是为了沉鱼落雁膏正式上市做准备。

    薇拉用下巴夹着电话,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整个人慵懒地窝在总裁椅上,微笑道:“韬,今天的报纸看到了没有?你已经成为名人了。”

    苏韬叹了口气,无奈道:“老实交代,八强赛你赚了多少钱?”

    薇拉将报纸拍在桌子上,抿嘴浅笑道:“我和奕天堂是合作关系,要赚大盘的钱,如果我当时下注的话,奕天堂就要找我麻烦了。不过,有几个幸运者在你身上投了一万元重注,早就了几个千万富翁。”

    如果薇拉在苏韬的身上下重注,无异于和庄家争利。

    苏韬怔然无语,苦笑道:“我是不是要给自己押点钱?”

    薇拉晃了晃手指,淡淡笑道:“现在已经迟了,你在八强赛淘汰了二号种子选手白矾,已经名动中医界,此刻所有人都把你视作中医的热门选手。如今你的支持率也仅比王国锋略低一点而已。”

    苏韬手里摆弄着一枚硬币,将之在桌面上一拧,硬币呼呼的旋转起来,他玩笑道:“那我在与莫穗儿比试的过程中,故意放水输给她,岂不是能造成冷门?”

    薇拉漂亮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韬,那些都是小钱而已。我已经将三味国际的产品交给几个资产评估公司进行估值,不出意外的话,三年内就可以上市,而你是否能取得医王称号对于上市很关键,也很重要。”

    有了医王称号,在上市过程中,估值可能会增加数亿,为了赢得那不多的博*彩赌资,放弃几亿的隐性品牌资产,的确有些得不偿失。

    硬币终于停止旋转,苏韬伸了个懒腰,道:“听说你准备回俄罗斯订婚了?”

    薇拉微微一愣,淡淡道:“只是走个过场而已,订婚又不是结婚,即使结婚了,也可以离婚,你觉得呢?”

    苏韬知道这些大家族看待婚姻与普通人的价值观不太一样,淡淡笑道:“那我是不是要提前祝你订婚快乐呢?”

    薇拉皱了皱眉,听出苏韬的语气有点不对劲,试探道:“韬,你是不是吃醋了?”

    苏韬连忙摆了摆手,佯做镇定地说道:“我吃什么醋?我这个人向来把感情看得很淡,咱俩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你说对不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人之常情。”

    薇拉没听过后面的那句俗语,微微一怔,疑惑道:“什么意思?我是你娘?”

    苏韬哈哈大笑,道:“那是个比方,意思说,面对必然会发生,没无法阻挡的事情,不如顺其自然。”

    薇拉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回俄罗斯就是为了彻底解决订婚的问题,解除与别利亚科夫家族的婚约。”

    苏韬听到此言,心中微微一松,虽然明知薇拉和那个大家族继承人的婚姻就是个谎言,但有好感的女人跟另外个男人牵扯上关系,还是会让人觉得极其不舒服,这就是所谓的大男子主义。

    苏韬托着下巴想了想,道:“我赞成你的决定,既然不喜欢那个男人,为何要逢场作戏呢?如果只是为了金钱和利益,就出卖自己的灵魂,那多么不值!”

    薇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叹气道:“能让我爸爸动心,那可不是一笔小钱。在我们家,蜜雪儿说话能算数,既然她答应我,会解除婚姻,那就没问题。”

    苏韬脑海中闪现林蜜雪的身影,笑道:“林蜜雪女士,还在坚持她的观点,让自己的女儿来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吗?”

    薇拉脸色一红,轻哼一声,淡淡道:“她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我认为,女人还是要以自己为主,如果过分地主动,会让男人轻视自己。”

    苏韬没想到薇拉一个外国妞竟然会说出这么深刻的至理名言,苦笑道:“看来咱俩之间是一场拉锯战。”

    薇拉骄傲地翘起嘴唇,淡淡道:“没错!所以咱俩现在是平等的!”

    男人和女人的感情,存在谁先开口谁先死的逻辑,薇拉对此也是深有了解,尽管她对苏韬有好感,但绝对不会轻易地表态,表现得太过积极,让两人之间的感情多了一份朦胧感,火候把握得恰到好处。

    挂断薇拉的电话,苏韬脑海中浮现起那日在竹微公园的场景,薇拉踮起脚尖,伸手去挑够荷花的妩媚姿态,让人记忆犹新。

    苏韬对着手机看了许久,翻到吕诗淼号码,沉默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拨出去,对她有着一份牵挂,但知道吕诗淼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梳理清楚与自己的关系,所以还是得给她一点私人空间。

    苏韬走到沙发上,张开手臂,平躺下来,梳理身边的关系,蔡妍、薇拉、吕诗淼,甚至晏静的面容在自己脑海中不停地闪过,他并非是个博爱主义者,但在与这些女人接触的过程中,总是忍不住受到吸引。

    花香自然引蝴蝶,一切都怪她们长得那么好看,自己又是个善于发现美的人,难免被她们的美色诱惑。

    在沙发上又躺了一会,苏韬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然后换了一身运动服,时间还很早,清晨六点,苏韬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雷打不动地会迎着晨曦朝露健身。

    合城的空气质量不错,慢跑到酒店花园,深吸一口气,浑身充满能量,苏韬做了个拉伸姿势,开始脉象术的练习,姿势还是一如既往地怪异和别扭,动作和动作之间没有任何连贯性,若是有练武之人在旁边观看,会感觉这完全违背人体的运动逻辑。

    脉象术与印度的瑜伽术有一些相似,但锻炼的部位有极大的不同。脉象术练习的是身体穴位和筋脉,瑜伽术练习的是肌肉的柔韧性,两者的相似之处,都在挖掘人体某处潜藏的极限。

    当苏韬做完最后一个姿势,往身边不远处的石凳望了一眼,柳若晨坐在那里已经有十几分钟。

    她坐在青樟树下,黑色的头发如同瀑布般披洒在两肩,头上戴着银色的发箍,上面镶嵌着几粒水钻,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她上身穿着素雅的白色衬衣,笔直地挺立着。

    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休闲裤,将两条纤长匀称的细腿紧紧地包裹着,她目光清澈,仿佛不带任何杂质,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比起秋日凉风下的初阳还要温暖。

    “终于等你打完了,比想象中要复杂。”柳若晨缓缓站起,露出身体婀娜的曲线,她轻轻地撩起发丝,眸光清澈迷人。

    苏韬朝柳若晨走了过去,叹了口气,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过度关注我,会给我增加很多麻烦!”

    柳若晨脸上露出错愕之色,淡淡道:“哦?为什么!”

    “你可是中医界堪称女神级的人物,身后有一大堆粉丝相随,如果跟你走得太过亲密,恐怕要被很多人记恨了。”

    苏韬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脸,然后随意地搭在肩膀上,目光毫不客气地盯着柳若晨的身姿胡乱打量,心中暗道谁说女神只可远观,现在近距离亵玩,那又何妨。

    女神不仅没有生气,嘴角还翘起了弧度,很享受与自己的打情骂俏呢。

    柳若晨面对苏韬的眼神有点意外,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如此粗暴地望着自己,从小大大,身边所有人望向自己时都带着一种淡淡的欣赏、静静的品味,但苏韬的目光兜兜转转总离开不了自己的胸部,看似粗俗无礼,但眸光中没有丝毫亵渎之感,并没有让他产生丝毫不适,反而觉得这个小男生挺有意思。

    柳若晨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看上去胆子没那么小吧,我今天特地来找你,其实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苏韬摸着下巴想了想,道:“莫非是让我对王国锋还有莫穗儿手下留情,那可得花费不小的代价。”

    柳若晨发现苏韬嘴巴有点贫,但风趣幽默,道:“错了,我希望你在面对莫穗儿的时候,拿出真本事,让她输得彻底一点;另外,面对王国锋的时候,也不要留情。”

    苏韬对于柳若晨的要求有点意外,暗忖这女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他摊开手,笑道:“即使你不这么要求,我也会这么做的。对了,我能知道原因吗?”

    柳若晨摇头,道:“不能!”

    望着柳若晨婷婷袅袅的走开,苏韬总觉得自己是她的棋子,似乎被她利用了。

    但人偶尔会有受虐倾向,被一个风姿绰约的女神利用,苏韬却觉得特别的开心。

    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久而久之关系就会变得日益亲密,苏韬总觉得柳若晨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红颜知己,这种感觉尤为清晰而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