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2章 一边倒的比试
    这就应该是一边倒的比试!

    白矾在三十二强中位列第二位,苏韬则是倒数第一名,第一场因为试题太过复杂,侥幸晋级,第二场则是因为对手弃权,所以才能进入八强赛,观众之中绝大多数都认为,苏韬是靠着运气走到现在。

    而且,苏韬看上去太年轻,那莫穗儿是本届年龄最小的选手,只有十八岁,她能够创造奇迹是因为有强劲的宗门作为依靠,毕竟她是上届医王大赛优胜者柳若晨的同门师妹。

    而苏韬不过二十岁,没有宗门支持,更没有出色的履历,三甲医院中医科主任这样的身份,对于三十二强选手而言,太过黯淡无光。

    尽管这不是一个看年龄的时代,但年龄代表着阅历,阅历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所以从奕天堂的官方网站来看,如今苏韬的胜率很低,仅有千分之一的人支持苏韬。

    如果此刻苏韬真的赢了,那么有人只要押苏韬一百元,就可以获得十万的报仇。如果押苏韬一千元,那么就可以创造一个百万富翁。但没有人那么傻,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运气都是徒然无功。

    因此最后一场八强赛,已经陆续有人离开,强弱悬殊太大,没有丝毫的悬念,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不过,白矾比想象中要认真,比任何一场比试都要投入,此前晋级的过程,他都做到了药到病除的效果,任何病人经过确诊之后,他会从行医箱内取出合适的药,让病人进行服用,结果五分钟之内就会有效果。

    在西医药物广为传播的现在,中医药物以温补为主,像白矾手中的这些中草药,随便一颗投入量产,都会引起追捧,因为大家都知道中药与西药相比,没有副作用,对人体的损害较小。

    白矾不断晋级之路,代表了中医想要发扬光大的一种方向,比起针灸、推拿、拔罐等更加具有实战性。

    白矾代表了一种中医学科的高度,甚至王国锋在药草上的功夫,都比之不及。

    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帷幕缓缓拉开,露出两名病人,从外貌看上去,他们与常人无异,但细看他们的面部气色,均有些异常。

    白矾眉头微微一挑,如同徐天德事先通知自己的,这两名病人均患有心脏病,而且均做过心脏搭桥手术。

    望闻问切。

    进入八强赛,病人变得复杂,评委会增加难度。以刚才莫穗儿和唐剑那场为例,故意给出小儿病。因为患者都是刚出生未多久的婴儿,所以没法进行问诊,这就是难度所在。

    心脏病是比较常见的病症,也是死亡率最高的疾病,西医有一整套的治疗系统,同时因为心脏病牵扯到并发症比较多,心力衰竭,肺梗塞,脑梗塞,心肌梗塞,猝死,肺心病,多器官衰竭等。

    因为常见,所以更难。

    白矾目光落在身边的苏韬身上,从行医箱里取出药王汤,淡淡与病人说道:“请服用!”

    病人点了点头,将药王汤给喝了下去,未过多久,脸上涌现出一抹红光。

    药王汤采用多种药材,虽然都很常见,但因为搭配合适,所以对于疏通经脉、恢复元气有较好的帮助。

    为了配合药汤,所以白矾取出一套金针,让病人躺下,进行针灸,主要是活络心脉。

    等白矾开始动针,苏韬取出一根银针,在病人的头顶位置慢慢下针。

    宋评委暗暗点头,苏韬用的是董氏取穴,准备从三才穴入手。

    所谓的三才穴,指的是天地人三穴,即位于头部百会穴、位于胸部,天突穴下方一寸处的璇玑穴,还有位于脚底的涌泉穴。这是奇穴大家董景昌所创造。

    当然,董景昌的奇穴针灸之法,与传统的内经不一样,独立自成一派,尽管在宝岛广为流传,但在国内却是少见。

    苏韬能选择此法入手,让宋评委暗暗点头,虽然此人年纪轻,但胸有典籍,并非常人。不过,即使苏韬用三才穴缓和病人的心脏病,比起白矾的药物治疗,恐怕要略有不及。

    白矾见苏韬终于出针,面色变得沉稳,继续开始施针,进入无我的状态之中,他手上的金针如同绣花一般翩翩起舞。

    心经是人体上一条非常重要的经络,心经一支分布了九个穴位,左右加起来共十八个,每个穴位各自有各自的功效,让心经活跃起来,对于激活心脏功能有极好的效果。

    下面的王国锋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显然没想到白矾的养气功夫到了如此境地。传闻药王谷的药王经有《真气篇》,养气独到,主要以服用药物,就可以养气,如今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

    白矾认穴精准,针灸技法成熟,已经到了盲针入穴的境界。盲针是针灸的最高境界,需要施针者对人体穴位非常熟悉,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准确施针。

    下面的莫穗儿也是啧啧称奇,低声道:“师姐,看来苏韬输定了啊,没想到白矾师兄的针灸之术也如此高明,这一套‘十方心针’加上药王谷秘制的药王汤,对于治疗心脏病绝对能起到药到病除的效果。”

    柳若晨眼中也露出一丝疑惑,她倒不是认为苏韬会输,而是在换位思考,苏韬究竟会如何应对白矾给出的压力。

    胜,并不难,但一定要胜得巧妙,胜得漂亮!

    柳若晨从第一场比赛,就看出苏韬的过人之处,否则,她也不会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他的身上,在她看来,本届的医王早已定下,只会是苏韬,其他人注定只能成为配角而已。

    白矾的医术不错,但与之相比,并不是一个级别。

    这就像大学生和小学生打架,即使你是小学生中力气最大的,但与大学生相比,身体条件根本不在一个级别,即使你技巧再多,那也是枉然。

    如果将柳若晨的观点公布于众,那么绝对会让别人大吃一惊,因为完全跟普通人的看法截然相反。

    在众人的眼中,苏韬应该才是小学生,而白矾是大学生。

    宋评委眼中露出失神之色——失神,并非失落,也不是失望,而是失去了光彩,失去了对原有中医理论的信念。

    宋评委在第一轮比试,已经看出苏韬的不同寻常,第二轮比试对手弃权,让他颇为失望,因为没有机会,更好地观察一下这个年轻人。

    如今到了第三轮,苏韬再次让他震惊。原本以为他采用的是董景昌“三才穴”治疗心脏病,但苏韬只在百会穴轻轻地点入,然后就没有再落下一针。

    “你结束了吗?”宋评委惊疑不定地问道。

    “是的,我已经结束了。”苏韬目光落在旁边不远处,看上去很忙碌的白矾身上。

    当然,苏韬这番表现,落在普通观众眼中,却是有种自动放弃的感觉。

    “这家伙肯定是觉得必输无疑,所以故意走个过场而已。”“是啊,运气用尽了,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若是让褚惠林进入八强赛,或许还能跟白矾比试一番,现在算什么?成了白矾的个人表演了?”

    窦评委叹了口气,朝宋评委露出淡淡一笑,之前两人在私下交流的过程中,宋评委对苏韬给予了高度评价,窦评委则一直觉得苏韬能赢第一场,只不过是运气使然,至于所用的针法,恐怕也是昙花一现而已。

    王国锋表情变得凝重,苏韬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以他的实力,不可能在心脏病上就止步不前,即使会输,也不会输得如此没有颜面。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莫穗儿朝柳若晨惊讶地看了一眼,低声道:“师姐,我刚才好像眼花了。”

    柳若晨望着莫穗儿透亮的眼眸,自己这个小师妹的视力异于常人,普通人测试视力测的都是静态视力,但事实上人的眼睛还有动态视力,捕捉运动图像的能力。

    能让莫穗儿有眼花的感觉,这说明运动速度非常快。但也因此说明,她的视力超乎常人。

    柳若晨嘴角浮出清浅的笑容,低声道:“眼花就对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莫穗儿的眼力,窦评委等白矾施下最后一针,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道:“结果显而易见,是白矾赢了!”

    下面传来雷鸣般的掌声,药王谷是此次大赛的组织者,白矾是东道主,占尽主场作战的优势,所以他的人气很旺,能够获胜,那自然是众望所归。

    宋评委摇了摇头,低声叹气道:“并非如此,咱们还是看看病人的治疗效果吧。”

    窦评委皱了皱眉,两人私交不错,不应该在此刻拆自己的台才对。见宋评委坚持要走流程,窦评委轻轻地哼了一声,淡淡道:“那咱们就看看病人的治疗效果吧。”

    评委五人先来到白矾身边,分别搭脉,看病人的情况,如同想象中一样,病人的脉象平和,心脏跳动沉稳有力,散发出勃勃的生机。

    随后来到苏韬身边,开始给病人搭脉。

    窦评委试了一次后,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再次试了一次,他脸上露出惊容,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搞错病人了?”

    眼前之人,脉象沉稳,心脏跳动极有节奏,原本安装的心脏支架似乎出现问题,完全是由心脏自给自足,提供足够的动力。

    可是,苏韬看上去只出了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