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91章 荒原上的恶狼
    (求书评区发帖即可,书评标题格式为:十月金秋书评节+观《妙医鸿途》有感。)

    徐天德淡淡地扫了一眼白矾,沉声道:“刚才我已经与评委打好招呼,接下来的病与心肺有关,你现在就可以准备了。”

    白矾点了点头,朝不远处苏韬所坐的方向飘了一眼,手上捏着一块玛瑙手串,发出巴拉巴拉的响声,道:“我准备用药王汤!”

    徐天德脸色微变,沉声道:“这可是你的杀手锏,若是后面再遇到王国锋,你该如何应对?”

    白矾沉声道:“从第一场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曾经胜过王国锋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我要把他当成最强大的敌人来看待。”

    徐天德知道白矾成熟稳重,满意地点头,道:“药王汤集合了药王谷多年的心血才炼制熬成,不仅治疗心血管疾病,对糖尿病、胰*腺炎等器官功能紊乱疾病也极佳的疗效。如果你使用药王汤的话,肯定没有太多的问题。”

    白矾复杂地一笑,道:“虽然有取巧的成分,但中医原本就是继承与发扬,不算胜之不武。”

    徐天德对白矾很满意,他继承了自己的所有医术,同时比自己更加专研。徐天德这几年已经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宗门的发展上,所以弟子们学习医术全部是由白矾进行主抓。药王谷如今不仅仅专研中草药,而且针灸、推拿、诊疗方面也多有建树,其中白矾更是佼佼者。

    徐天德眸光一亮,沉声道:“等本届医王大赛结束之后,我就将药王的身份传给你。”

    白矾连忙低头,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道:“师父,我愧不敢当!”

    徐天德扫了扫手,笑道:“你为人处世沉稳,相信药王谷在你的手上一定能继承发扬光大。现在中医学派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年轻人已经开始挑大梁,比如说水云涧的柳若晨,接任宗主之后,宗门发展速度锐不可当。现在时代已经变化,年轻人思维活跃,更能迎合潮流。”

    白矾知道徐天德在给自己鼓劲,只为了等下的八强赛,能够战胜对手。但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

    擂台上的胜负,已经有了结果,唐剑额头上冒出汗珠,没想到自己会输给一个妙龄少女,莫穗儿翘着嘴角,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宋评委轻轻地抚着胡须,淡淡笑道:“治疗小儿疾病,需要有耐心与细心,唐剑你虽然用药正确,但在治疗小儿夜啼症的过程中,缺乏足够的耐心,即使能治愈,以后也会给小儿带来心理阴影。”

    “莫穗儿在治疗夜啼的过程中,采用按摩为主,汤药为辅的方法。因为患者是刚刚足月的襁褓婴儿,所以汤药也不能过量使用。水云涧的按摩技法独树一帜,莫穗儿深得其法,尤其在治疗小儿的过程中,有清风拂面,温润如水之感,让人颇为惊艳。”

    唐剑眉头紧锁,冷笑一声,道:“你们几个评委是故意的吧?明知我唐门不擅长小儿病,所以故意弄这么个试题?这里面有潜规则!”

    宋评委冷哼一声,目光在唐剑身上凌厉地扫了扫,不悦道:“小儿病一向是中医重要的学科,据我所知,你师父唐周当年就是治疗巴蜀省委书记孙子一战成名,你如今却轻视小儿病,实在有点滑稽。”

    唐剑听宋评委如此说,不仅觉得尴尬无比,这几个评委都是中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他们出题都是综合考虑,而且讲究有典故。

    水云涧擅长妇科、儿科没错,但你唐门医术成名也是因为儿科,所以他们出这个题目两边都考虑周全,可谓有理有据。

    窦评委淡淡轻哼道:“唐剑,你的性格太过于急躁,其实不擅长担任医生,所以我劝你还是重新做一下人生规划,否则的话,以后必定会有祸事发生。”

    窦评委竟然如此言辞评判,唐剑面色也是微变,当年师父唐周,也是曾经劝他不要学医,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的性格。

    窦评委缓缓道:“医者父母心,对生命要有敬畏之心,患者是襁褓中的婴儿,更得有耐心。治疗小儿病,其实更能检查医者的仁心,小儿夜啼之症难度并不算大,关键是考核参赛者的耐心程度,如果你人品不端,也不配拥有医王的称号。”

    窦评委这一番话,说得唐剑无地自容,简单地拱了拱手,连忙下了擂台,然后就直接离开了会场。

    莫穗儿见自己赢了比赛,脚步轻快都走到席间,微笑道:“师姐,我又赢了哦?”

    柳若晨轻轻地摸了摸莫穗儿的头发,笑道:“能赢唐剑的确不容易,他可是巴蜀中医第一人。他今天心有不甘,也是实属正常,毕竟原本就是冲着医王称号去的。”

    莫穗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突然想起一件事,道:“都说唐门最擅长暗杀,我今天赢了他,他不会记恨于心,然后偷偷地把我杀掉吧,我还这么年轻,还有许多美食没有尝过,就这么死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柳若晨被莫穗儿的幼稚想法惹得哑然失笑,放在周围人眼中,自然是一片赞叹。她安慰道:“那些都是坊间传闻而已,现在唐门是巴蜀最大的家族,唐剑是顺位第三继承人,他可不会为你一个小丫头,沾惹一身麻烦。”

    莫穗儿见柳若晨不时的目光漂移,撅起了嘴唇,低声道:“师姐,我发现你的目光一直在关注那个叫做苏韬的家伙,你不会是移情别恋,爱上他了吧?”

    柳若晨微微一怔,其实不止莫穗儿发现了自己的变化,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柳若晨,所以她的目光牵引着许多人的心神。

    其中包括王国锋,他一直在困惑,为何柳若晨从来没有将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而是频繁地去关注苏韬。自己可是她的未婚夫,柳若晨对自己视若无睹,仿佛对待空气一般,这让他内心极其不平衡。

    “或许吧?”柳若晨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否定,这让莫穗儿焦躁不安起来。

    莫穗儿低声念叨道:“师姐,这样可不行啊,你和国锋大哥可是中医界的金童玉女、神雕侠侣,你可不能变成潘金莲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对国锋大哥始乱终弃。国锋大哥,一直默默地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说甩就把他甩了,这样会给他心灵带来多么大的创伤?他现在年龄也不小了,若是受了情伤,那他以后该怎么办?再也没有办法爱上一个人的感觉肯定特别痛苦,师姐,你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善良和完美的人,千万不要任性妄为,让我……”

    柳若晨终于有点忍受不了莫穗儿的叽叽呱呱,伸手点住了她的嘴唇,嘘了一声,道:“八强赛第四场,即将开始,你可以噤声了。”

    莫穗儿翻了个白眼,目光落在擂台上,苏韬与白矾并肩而站,心中暗中却是支持白矾,在她看来,柳若晨与王国锋是天生一对,如果苏韬输了这场比赛,那么自然在柳若晨心中就大为减分。

    如果白矾输了,那么下一场四强赛,自己就是拼了性命,也要阻止苏韬继续往下晋级。

    阴冷、黑暗、沉闷,白矾站在身边如同没有温度的石头。

    看到白矾,苏韬忍不住会想起曾经的自己,当初自己也曾经迷失在不见天日的森林之中,即使如今,他还没有完全走出,所以处理问题的时候,偶尔会变得很冷酷。

    通过对白矾的了解,这是一个根基扎实,思路缜密的人,如同独行在荒原上的饿狼,他相信能通过自己敏锐的嗅觉,获得最大的成功。

    苏韬很尊重白矾,尽管两人处于对立方,但他尊重有梦想,有实力的人,白矾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足够的能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华夏中医有这样一群人,让苏韬感觉很欣慰,至少他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孤独地在战斗。

    王国锋、柳若晨,还有白矾,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感觉到对中医的执着,他们为了中医投入了大量的汗水,将自己的青春几乎全部投入其中。

    一个国家和民族,有一个或者一群能为中医的传承,抛头颅洒热血,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这样的人都值得尊重。

    白矾缓缓地伸出手,这是一只看上去男人味十足的手,手指粗长,手背布满了鼓起的青筋,相对而言,苏韬的手就显得更加女性化一点,纤长如玉,看上去白腻爽*滑。

    轻轻地摇晃了一下,白矾赶紧将手缩了回来,眉头暗暗地皱了一下,原本他想用力,试试对方的手劲,没想到苏韬那看似柔软的手掌竟然如同铁铐,让他感觉指骨有种错位的感觉,两分钟之后,这种麻裂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对于之前在咖啡厅的行为,我表示道歉。我承认,那对人极不尊重。不过,既然你如今选择站在擂台上,那么我一定全力以赴,相信这样也是对之前行为的补偿。”白矾眼神灼热地盯着苏韬,淡淡笑道。

    这是一个有很强战斗欲望的对手,刚才的冷意已经席卷一空,可以看得出来白矾很强烈,如同饿狼见到了猎物,亢奋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