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9章 那一下最致命
    吕诗淼走入卫生间之后,抱着坐便器就是一阵狂呕,苏韬站在旁边并不觉得反感,而是觉得这女人让心疼的厉害。有句话叫做,自古红颜多薄命,吕诗淼正应了这一句话,自小没有父母,成年之后嫁给了个混蛋老公,还有个变态公公觊觎自己的美色。

    吕诗淼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如今找了个宣泄的口子,将心中的郁闷与憋屈全部吐露出来。

    苏韬已经第二次看到吕诗淼如此狼狈,早已见怪不怪,随着深入了解,他心中满是怜惜之意。

    吕诗淼不仅外表吸引自己,她身上的倔强与自立,让自己心动。

    花瓶一样的女人,虽然能让人短时间内眼前一亮,但只有内外兼修的女人,才值得让人永远铭记于心。

    吕诗淼是一个鲜活的人,她有喜怒哀乐,有光鲜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正因为无比的真实,所以让苏韬怦然心动

    对于吕诗淼有夫之妇的身份,苏韬并不是特别介意,反而会让他升起一股冲动,这么漂亮的老婆,有人不好好地守好,那么自然会有人愿意接手。

    吕诗淼若是红杏出墙,那也是乔波自找的。

    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女人又如何坚贞地独守空闺呢?

    很多男人都有处女情结,作为一名医生,苏韬对此并不是太过介意,那层膜重要,也不重要,真正的喜欢上一个女人,爱的是她的灵魂与气质。许多女人正因为丢掉了那层膜,才变得更加成熟,充满生活情趣。

    吕诗淼吐了一阵,用手轻轻地抹了抹嘴巴,然后接过苏韬手上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简单地漱口,然后笑道:“我现在是不是特别让人讨厌?”

    苏韬轻轻摇头,微笑道:“不会,反而更加有风韵,少妇喝醉了特别诱人!”

    吕诗淼还是觉得脚底轻浮,推开苏韬独自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失去平衡,被苏韬抢先一步抱在怀里,眯着眼睛笑道:“老实一点,别乱动!”她只觉得腋窝下麻麻的,此刻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开口抗议。

    苏韬一开始带着捉弄的心思,但吕诗淼这么说,他反而胆子更大,直接将她抱在了怀中,微笑道:“你现在这模样,只能任我摆布,若是说话客气点,我或许可以考虑,少让你吃点苦头。”

    吕诗淼眯着眼睛,道:“臭小子,给你十个胆,恐怕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举。”她一边说话,一边将身体缩成了一团。

    苏韬将吕诗淼轻轻地抱着,并没有走向她的房间,而是来到了主卧,吕诗淼板起面孔,道:“你走错房间了吧?”

    苏韬笑道:“我虽然只有一个胆,但这颗胆特别大。”

    吕诗淼哼了一声,感觉面颊发烫,佯怒道:“别闹了,赶紧抱我回自己的房间。否则,我要生气了啊?”

    苏韬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试探地问道:“生气了,会怎么样?”

    吕诗淼瞪起漂亮浑圆的眼睛,淡淡道:“一口咬死你,然后永远再也不理你。”

    “真的?”苏韬微微一怔,皱着眉头问道。

    吕诗淼郑重其事地点头,撇嘴道:“不是煮的,千真万确的真!”

    “那你咬吧!”苏韬将吕诗淼朝床上一扔,吕诗淼惊呼一声,整个人自由落体坠落,两条袖长纤细的玉腿分开,里面浅色的内裤若隐若现。

    吕诗淼终于酒醒了大半,连忙拿手去推苏韬,紧张地说道:“苏韬,你理智一点,千万别这样!”

    苏韬笑着摇头,轻柔地压了上去,盯着那张惶惶不安的精致脸蛋,低声说道:“就当是“这怎么是梦?”吕诗淼哭笑不得,挥起粉拳敲打着苏韬的结实的胸膛,着急地说道,“赶紧滚下去,你现在是在犯罪!”

    “嗯,那你去报警吧,把我抓起来。”苏韬捉住了她的双手,低下头,轻柔地吻下去。

    吕诗淼又羞又恼,只能左右摇摆头部,不让苏韬得逞,同时大声地训斥道:“别跟我耍无赖,如果你真那么做了,我肯定会报复你的。”

    言毕,她探出雪白的脖颈在苏韬的胳膊上用力地咬下一口。

    苏韬只觉得一股疼麻之感,在肩膀上蔓延,他眉头一皱,腾出手,毫不留情地拍在吕诗淼的大腿上。

    吕诗淼松开了嘴,怔然无语半晌,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竟然敢打我?”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咬我,我就打你!”

    吕诗淼怒哼一声,又盯着刚才咬的地方,狠狠下口,苏韬也不示弱,盯着吕诗淼丰润紧绷的臀部,狠狠地抽了起来。

    吕诗淼又气又急,只觉得臀部火辣辣的疼,那双股之间又酸又麻,一股粘稠的热液奔涌而出,只能并拢双腿,低呼道:“别打啦,疼死我了!”

    苏韬揉着肩膀,将袖子往上捞了捞,只见牙印清晰赫然,没好气道:“都咬紫了啊。”

    吕诗淼轻哼一声,没好气道:“赶紧松开我,不然还咬你!”

    苏韬见吕诗淼那粉嫩的红唇,娇艳欲滴,索性把心一横,硬是堵住了她的红唇,暗忖看你还如何咬人。

    嘴唇接触之后,苏韬发现不需要用什么力气,吕诗淼就打开了贝齿,他轻轻地一吐,就缠住了柔软滑腻的香舌,迅速地吮吸起来。

    吕诗淼触不及防之下,惊慌失措地推搡着苏韬的身体,可惜他的身体就像大山一样,纹丝不动,慢慢的,她眸光迷离,呼吸变得沉重,只不过片刻之后,双手就绵软无力,放弃了抵抗,下意识地扬起脖颈,挺送下颌,任他放肆的索求。

    吕诗淼明白自己的心情,其实上次约苏韬一起吃饭、唱歌甚至酒吧,她的内心已经开始松动,只不过是两次的心情截然不同,那一次单纯地是带着报复乔波的心态,这一次则是因为苏韬渐渐地走入自己的心灵,加上酒精的作用。

    看上去是苏韬步步主动,慢慢紧逼,其实何尝不是自己不断地抛出暗示,让这个年轻的小男人渐渐的上钩?

    吕诗淼将原本抵在苏韬胸口的手,慢慢往上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了他的身上,轻轻地吐出香舌,感觉自己身上的所有负面情绪都被苏韬舌尖产生的巨大吸力席卷而空。

    苏韬双手开始慢慢游曳,将手探入睡裙,只觉得手心一片软滑,吕诗淼霞飞双颊,浑身开始发烫,身子不停地摆动,宛如一尾搁浅的美人鱼,她轻轻地挺送腰部,胸部微微地颤抖,眉头轻轻蹙起,似嗔似喜,媚态十足。

    苏韬忍不住感慨道:“淼姐,你真美!”

    吕诗淼眯着眸子,低声道:“想干坏事,就快点,等下我回心转意,可就没门了。”

    苏韬听吕诗淼这么说,一只手往下蜿蜒,将她的蕾丝内裤剥下,轻轻地丢到枕头旁边,吕诗淼似乎忽然惊醒,连忙拦住苏韬的手,低声求饶道:“还是不行!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过不了内心的那一关!”

    苏韬无奈,又不能真的霸王硬上弓,只能慢慢劝道:“姐,咱们都到这一步了,还差那一下吗?”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就是那一下最致命!”

    现在已经上到了三垒就差最后一步,苏韬可不愿意轻易放弃,叹气道:“行吧,既然你不愿意,咱们就这么躺着,最后一下,坚决不上!”

    吕诗淼松了口气,还没反应过来,苏韬再次吻上了自己的红唇,同时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恣意游走。

    她哪里不明白苏韬的报复心态,既然你不给我开最后一道门,那我就把能做的事情全部做到了。

    未过多久,吕诗淼娇*喘不已,两只玉手捏成了拳头,紧紧地贴在腿边,在一波有一波的悸动之后,终于握住了坚硬的那里,她感觉手心发烫,下身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疼麻,哆哆嗦嗦地说道:“我用手,行不行?”

    苏韬坚决地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扒开了吕诗淼的小手,她紧紧地闭上眼睛,眼角溢出泪水,不只是幸福还是懊悔,但她的灵魂很快飞上了云巅……

    清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入,吕诗淼轻轻地拉开,把窗帘全部打开,苏韬伸了个懒腰,低声说道:“怎么了?”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昨天玩得太疯,你忘记正事了啊!”

    苏韬拍了拍脑门,苦笑道:“差点真忘记了。”

    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已经是八点半,九点半十六强赛即将开始,所以他还有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吕诗淼帮苏韬点好早餐,准备好行医箱,仿佛身边瞬间改变,成了乖巧的小媳妇。

    苏韬在吕诗淼的面颊上轻吻了一口,吕诗淼并没有排斥,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他鼻子上点了点,笑道:“加油!”

    因为承受雨露的灌溉,原本丰盈肥沃的土地,展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吕诗淼比起往常更显得迷人,她嘴窝带着浅笑,明眸泛着五彩,贝齿如同一粒粒的珍珠,面颊烙着自然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