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8章 总统套房私语
    吕诗淼只觉得重心一失,肩膀被搂住,如同被火烤一般,她连忙强行挣扎起来,往前冲了两步,转过身,眼中露出怒意,狠狠地盯着苏韬。

    苏韬嘴角带着那讨厌的笑容,看上去很得意地说道:“不要太紧张,刚才那一个拥抱只是为了证明,咱俩不仅仅是同事那么简单。还有,战友之间的感情,绝对单纯,所以你千万不要想歪了。”

    吕诗淼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右脚在地上轻轻地跺了一下,旋即转身往客卧小跑着走了过去。

    吕诗淼跑起来也特别好看,那原本就丰润的臀部向外怒突,睡袍很薄,所以能看见内衣的勒痕,丰弹绵软,显出明显的凹陷,两瓣之间流畅的缝线也是若隐若现,让人眼红耳热。

    苏韬刚才拽吕诗淼那一把,其实也是情之所至,吕诗淼这样妩媚的女人坐在自己的身边,加上这么大的总统套房,仅有自己与她两人而已,若是不发生些什么,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苏韬旋即又犹豫了,他看到了吕诗淼眼神中的惊慌,那并不是排斥自己,而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如同丛林中正在觅食的小鹿突然遇到了惊吓。

    吕诗淼走进房间,迅速地将门反锁好,她后背抵着门,感觉心脏跳得特别快,刚才坐在苏韬身上的瞬间,她内心在挣扎和犹豫,既有些惶恐,又有些忐忑不安

    吕诗淼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特殊的生活环境,让她变得很独立自主。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尽管和乔波的感情已经破裂,但她目前还是一个有夫之妇,不能跨过雷池,那是道德的底线。

    而且,吕诗淼知道自己比苏韬在年龄上大了很多岁,即使与苏韬在一起,恐怕也是因为一时的生理贪欢,这样的感情难以长久。

    吕诗淼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了两步,然后颓然地扑在床上。被子上传来一阵淡淡的香气,床垫柔软,极有弹性,因此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往上蹦了蹦。吕诗淼觉得胸口压得难受,所以调整了个姿势,慵懒得滚了半圈,目光落在天花板上,水晶吊灯散发着朦胧的光芒,若隐若现,让人情不自禁地想闭上眼睛。

    倦意侵蚀着意识,她突然又睁开眼睛,体内腾出一股燥热的气息,让她觉得喉咙有点发痒,口干舌燥。

    吕诗淼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身,再次打开了房门,她并没有直接出去,而是侧耳留意客厅里的动静,发现没有什么异象,才缓步走入,然后来到了酒柜,找到一个高脚玻璃杯,往其中倒满了一杯红酒。

    红酒酸涩,可以很好的解渴,吕诗淼一饮而尽之后,觉得体内的燥热缓解不少,于是又倒满了一杯。她第二杯酒喝得比第一杯还要快,嘴角有种甜腻的感觉,下意识用手指勾掉了溢出的酒渍,又饮了第三杯。

    三杯红酒下肚,吕诗淼觉得脚步有点软绵绵,一手提着红酒,一手提着高脚杯,重新坐到了沙发上,觉得身体开始放空,下意识地在问自己,她这是醉了吗?

    “苏韬,你给我滚出来!”吕诗淼用力地拍了拍茶几,一改以往的内敛优雅,大声地喊道。

    大约十几秒钟之后,苏韬探出了半个脑袋,惊讶地望着吕诗淼,道:“有什么事?哎呀,你怎么喝多了啊?”

    吕诗淼醉眼迷离,扬起纤长如玉的手指,媚笑道:“来,陪我喝酒啊!”言毕,她掩嘴打了个酒嗝,痴痴地笑了起来。

    苏韬耸了耸肩,此刻才晚上九点多,原本以为吕诗淼睡觉去了,正觉得长夜漫漫,无所事事,如今吕诗淼约自己拼酒,他倒也没有理由拒绝,道:“行啊,那就喝两杯吧。”

    “不会影响你明天比赛吧?”吕诗淼突然拍了拍脑门,担心地问道。

    “明天上午的比赛已经十拿九稳。”褚惠林已经决定弃权,苏韬上午比赛会轮空,至于下午的比赛,暂时还不知道进入八强的优胜者是谁。

    苏韬取了一瓶白兰地,还有几瓶饮料,准备兑着喝,吕诗淼一把将白来地夺了过去,道:“我要喝纯的!”

    苏韬无奈苦笑,瞧出吕诗淼已经有些醉意,道:“纯的洋酒很醉人,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若是等下喝醉了,我可不伺候你啊。”

    “谁用你伺候?”吕诗淼换了玻璃杯,倒了小半杯白兰地,然后放入冰块,抿了一口只觉得辛辣刺喉,嘴上却道,“真舒服!”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对吕诗淼这番姿态早已见怪不怪,这是个外表把自己裹得很严实,其实内心充满热情的女人,他举着杯子与她手中的杯子轻轻地碰了碰,手背贴靠着她冰凉的玉指,那滋味特别的美妙。

    苏韬笑道:“酒精可以麻痹人,舒服都是假象,等到酒醒之后,恐怕会更加痛苦。”

    吕诗淼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冰块撞击着杯身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鸣声,她目光迷离地叹气道:“我也不知道何时开始迷恋上酒精,作为医生,明明知道酒精过量会导致一系列的副作用,但还是贪恋那短暂的放空。”

    苏韬给吕诗淼又倒满了半杯,笑道:“偶尔放纵一下吧。”

    吕诗淼又喝了一大口,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其实我知道你和别的男人没什么区别,故意接近我,只不过是想跟我上床而已。”

    苏韬耸了耸肩,尴尬笑道:“应该这么理解,漂亮女人身边的男人,多半目的不单纯。”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难道就没有单纯的友情吗?”

    苏韬笑着摇头道:“如果我们彼此克制,不进一步发展,那么就可以将关系定性为朋友。”

    吕诗淼夸张地笑道:“我会克制的,就怕你克制不了。刚才你拽了我一把,真的吓到我了。”

    苏韬轻轻地吐了口气,淡淡笑道:“你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担心自己没法压制内心的躁动吧?”

    吕诗淼点了点头,眸光迷离,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心中有底线,但谁也不知道底线在何时会被拉低。你长得不错,挺有才华,对我也很呵护,如果我冷若冰霜,那只能说明我不是个正常人。”

    苏韬没想到吕诗淼在酒醉之后,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这算是什么,要捅破窗户纸吗?

    接下来,吕诗淼打开了话闸,不停地讲述着自己年幼时候的往事。

    “八岁的时候,我问院长,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我却没有。院长跟我说,我长得比别人漂亮,更比别人聪明,因为拥有太多的东西,所以才和别人不一样。”吕诗淼叹了口气,“你说,院长是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苏韬点了点头,道:“还是个很善良的人。”

    “十六岁的时候,院长突然因病去世了。当时我就在想,我要成为一名医生,这样的话就由机会救活院长了。死了的人,还能被救活吗?我是不是很可笑?”吕诗淼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笑道。

    苏韬叹了口气,望着吕诗淼艳若桃花的俏脸,低声道:“一点也不可笑,人之所以想变得强大,其实根本目的是想保护身边的人。”

    吕诗淼目光在苏韬的脸上瞟了瞟,道:“那年我和乔波结婚,其实并不是我爱他,而是我觉得他条件不错,还有一个很有权势的父亲,所以我与他结婚,只是为了自己在医院能有发展。我是不是特别现实、势力?”

    苏韬摇了摇头,安抚道:“你的选择,并没有错。女人选择婚姻就如同第二次投胎,谁都想改变命运,选择一些有背景,能够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

    吕诗淼撩起发丝,露出雪白、粉嫩的耳廓,无奈道:“可惜看走了眼,乔波终究是一个生活自己父亲阴影下的男人。”

    苏韬淡淡笑道:“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吕诗淼眸光一亮,点了点头,道:“没错,遇见你,给我带来了很多转变。我发现未来还有很多可能。以前我看上去骄傲,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总认为婚姻出现问题,那是我主要导致的。我是个孤儿,我害怕重新变成一个人,变成一个没有家的人。现在想明白了,即使有了家,但家一点也不温暖,只会徒增痛苦。”

    苏韬轻松一笑,道:“千万别这么说,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漂亮,所以情不自禁地想接近你,至于发生了那么多故事,只是咱俩恰好有缘。”

    “你跟很多女人都有缘吧?比如那个给你定了总统套房的女人?”吕诗淼似笑非笑地问道,突然觉得小腹有种恶心的感觉,忍不住皱了皱眉,低声道,“我想吐!”

    苏韬连忙放下酒杯,搀扶着吕诗淼往卫生间走去,他双手托着吕诗淼腋下的皮肤,从上方望去,依稀可以看见那两团绵软坠坠而下,粉红的红扣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用力握上一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