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7章 蠢材还是天才
    (今天第三更!)

    当搂着美女,正在忘情地投入,嘿咻嘿咻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以为已经搞定的对手,另一个则是自己合谋的同党,同党如同烂泥一样跪在地上,仇家一脸漠然地望着你,这种滋味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即使脊背没有那根银针,褚惠林此刻恐怕也处于萎了的状态。而且,这一刻将会成为噩梦,永远地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这辈子都会留下难以忘怀的阴影。

    苏韬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目光清澈,耸了耸肩道:“我之所以过来找你,是想求证一件事,无意撞破你的好事。当然,既然撞破了,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咱们把话说清楚。。”

    褚惠林只想骂娘,他觉得后怕,房门肯定是锁好的,苏韬是如何进入的,虽然自己刚才很投入,但向来都很警觉,这家伙提着金牙,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太诡异了。

    “与我无关,都是他让我给你下毒的。你就饶了我吧。”金牙跪在地上,如同捣蒜,直接就把褚惠林给出卖了,“他给我的那一万块钱,我不要了,等下给你。”

    褚惠林面色变得很难看,沉声骂道:“吗的,你太不讲义气了吧?”

    “义气算什么?老褚,这家伙心狠手辣,我上有老,下有小,现在只要命不要钱。”金牙脸上露出懊悔之色,他原本只是琢磨想赚点钱,哪里会遇到苏韬这样魔王一样的家伙。金牙慢悠悠地伸出了手臂,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道:“我是个厨子,靠一双手吃饭的,他现在把我的手给废掉了。而我不想连命也丢掉!”

    褚惠林看了一眼苏韬,他嘴角带着一抹笑意,质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韬戏谑地笑道:“一个毒厨子,废掉他的手,让他不能继续害人,如果事情真相大白了,肯定绝大多数人都会拍手称快。”

    苏韬的笑容看上去很随意,甚至有点轻浮,但落在褚惠林的眼里,让他感觉身上出了一层寒意。

    褚惠林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低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苏韬笑了笑,手腕一挥,褚惠林感觉右腿膝关节一麻,单膝跪在了地上,他也是个大夫,对穴位研究得很多,苏韬这一手隔空刺穴精准,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苏韬这一手是给褚惠林下马威,让他明确知道自己的处境。

    苏韬朝褚惠林身后的那个小姐看了一眼,吩咐道:“首先让那位女士把衣服穿起来,然后你给她三千块钱费用,请她离开。”

    褚惠林没想到第一个命令是这个,小姐早就看出场面不对,听苏韬这么说,连忙下了床,很快将衣服穿好,哆哆嗦嗦地说道:“钱我就不要了!”

    “你提供了服务,为什么不要钱?”苏韬摇了摇头,朝褚惠林瞪了一眼。

    褚惠林不知为何,读懂了苏韬的眼神,竟然真的鬼使神差,瘸着腿从皮夹里取了三千块给那小姐。

    这可以说是他整个炮史上性价比最差的一次服务。

    苏韬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褚惠林露出任何反抗的想法,自己恐怕都会让他吃点苦头,不过褚惠林看上去很乖顺,已经认清楚现在的情势。

    “对于你指示金牙下毒,有没有想解释的?”苏韬换了个姿势问道。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是我找他下的手,人在江湖,为了生存,为了往上爬,有几个人手上没有沾满别人的鲜血。我下的药量,严格意义上,不能算是毒,最多短时间内让人出现昏迷的状况,而且没有什么副作用。”褚惠林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说明这是自己干的。

    苏韬皱了皱眉,面对褚惠林这样坦然承认自己的过错,自己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惩罚他了,若是他敢稍微否认一下,苏韬就可以动用类似于死神之拷这样的大杀招,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次遇到的对手不一样,是个欺善怕恶的家伙,见到苏韬凶神恶煞的手段,瞬间就服软了。

    作为一个正面人物,你这个时候还对反派拳打脚踢,显然是很掉粉的行为。

    苏韬摸着下巴,思索片刻,道:“你这么配合,我倒是真不太好怎么折磨你了。这样吧,你来说,究竟如何能解决咱俩之间的矛盾。”

    褚惠林感觉到腿上一阵又一阵的麻疼,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沉声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既然输了,那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明天我会主动退出十六强赛,如果你还有其他的要求,我都愿意接受。”

    苏韬缓缓站起身,走到褚惠林身边,高高的扬起手,狠狠地扇在他的脸上,褚惠林被打得一个踉跄,后退好几步,稳下脚步后,低着头,不发一言。

    “看来咱们今天没法了断了。”苏韬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想隐忍,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对我进行疯狂的报复。”

    褚惠林眉头动了动,苏韬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人在江湖,该低头就得低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到时机成熟,自己早晚有一点能找回场子。他嘴上却是说道:“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以我的亲人起誓,如果我有一点不轨的想法,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

    苏韬摇了摇手指,笑道:“你这人心机很深啊,不过也对我的胃口。我身边正缺少你这样的人。”

    “什么?”褚惠林露出意外之色。

    苏韬淡淡道:“为了防止你以后再暗处,再图谋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所以我想明白了,你以后就跟着我。我收你当小弟了。”

    褚惠林沉默许久,才明白苏韬是什么意思,脸上赔笑道:“我在陕州省一家医院工作,你让我跟着你?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啊?”

    苏韬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褚惠林还是露出不满的意思,那么自己就好敲打敲打他了。

    褚惠林看到苏韬笑了,只觉得鸡皮疙瘩起来,连忙补充道:“当然,这是可以的,等医王大赛结束之后,我就跟着你!”

    苏韬没想到褚惠林突然又态度转变,走到褚惠林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手轻轻一抚,那两根银针就已经收入手中。

    苏韬朝金牙望了一眼,淡淡道:“你明天也得从酒店辞职,然后到汉州的三味堂报到,我会给你提供一份工作。”

    金牙沮丧地说道:“那我的手呢?”

    苏韬耸了耸肩,道:“等我回汉州之后,会让你的手恢复如常!”言毕,他又望了一眼褚惠林,淡淡道:“还有你,如果不想一辈子变成太监的话,那就早点到三味堂报到!”

    褚惠林终究只能目送苏韬离开了房间。他来到金牙的身边,检查了一下金牙的手,看上去如常,事实上重要的筋脉全部被特殊手法给封住,以自己的医术根本没有救治之法。

    “你准备怎么办?”金牙颓然地望着褚惠林,无奈地问道。

    褚惠林叹了口气,道:“能怎么办?你和我的小命都控制在别人手中,为了保命,当然得乖乖听从命令。”

    “我真的要辞去现在的工作?”金牙后悔不已地说道。

    褚惠林点了点头,无奈叹气道:“换个工作环境吧,你的手都被废掉了,如果不辞的话,难道在酒店还有立足之地?”

    金牙复杂地看了一眼褚惠林,沉声道:“你是不是已经想好报复他的手段了?”

    褚惠林摇了摇头,无奈道:“敢养虎为患,这样的人不是蠢材就是天才,咱们还是去汉州看看,至少暂时委曲求全,保全小命。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

    苏韬重新回到总统套房,吕诗淼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双腿盘曲,整个人如同一只温顺的猫咪,她纤细如玉的手掌摆在耳边,半条玉臂裸露在空气中,雪白如玉,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般。

    漂亮女人的睡姿通常会十分的诱惑,但像吕诗淼这般睡姿如此妩媚的,也实属少见。妩媚来自于气质,气质来自于习惯,吕诗淼虽然是个孤儿,但从小是个自强自律的人。

    所以她的睡姿显得极其没有安全感,睫毛长卷,拳头捏得很紧,整个人缩得很紧,仿佛随时会被惊醒。

    由于身体蜷曲,让本就丰满的胸脯显得颇为壮观,如同倒悬的山峦,鼓鼓涨涨,身子丰腴柔软,臀部圆润,如今向右上方斜翘着,宽松的睡衣质地柔软,将臀部的形状勾勒得迷人诱惑,形成完美的半弧状。

    她睡得比较浅,听到动静立马就坐直了身体,朝苏韬望了过去,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纳降了!”

    “纳降?”吕诗淼疑惑地问道。

    苏韬笑了笑道:“一时的敌人,不代表永远就是敌人。偶尔敌人也会变成战友。”

    吕诗淼满脸困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她穿着宽松的睡袍,胸口露出一片白腻,沟壑若隐若现,苏韬深深地朝那里望了一眼,道:“你仔细想想,咱俩的关系一开始,如何?”

    吕诗淼眼睛突然亮了亮,笑道:“可以说是,非常糟糕!”

    苏韬坐在了吕诗淼的身边,将手掌随意地放在沙发上方,看上去就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鹰隼,凑到她耳边道:“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你现在不就成为我的战友了?”

    吕诗淼感觉从苏韬身上传来一阵火热之气,顿时感觉空气有点闷,她下意识地就站起身,没好气道:“咱俩顶多是同事,算什么战友?”

    未曾想,手臂被轻轻地拉曳,她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坐到苏韬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