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6章 又有人要倒霉
    (今天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

    三十二进十六的比赛,就此结束,第二天的赛程比较紧凑,明天上午举行十六进八的比赛,下午举行八进四的比赛,后天则是四强赛和最终的医王赛。

    这种比赛并不比体育赛事来得轻松,对参赛人员的体力和精力都有很高的要求,高手之间比拼,凭的是经验和积累,偶尔还需要一些小运气。

    苏韬能够胜了易如欢,其实还是带有某些运气成分,如果不是那对双胞胎有心灵感应通体征,而且其中属于自己的那个病人有心脏病,若是凭本事治疗胃热的话,想要胜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苏韬回到总统套房之后,就先到浴室里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他在脑海里将接下来要面对的选手逐个排列。十六强赛,对手是大慈门的褚惠林,从今天场上的比赛来看,他的实力不弱于易如欢。

    大慈门走的是佛医一脉,宗教与医术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无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教等宗教在传播的过程中,以治病救人的方式,所以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知识,尤其是在华夏,佛医和中医融为一体,佛医在预防疾病上,为中医理论提供了补充。

    苏韬闭上眼睛,等到外面传来吕诗淼的喊声,才醒转过来,他将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然后穿上宽大的浴袍,出门之后,就看到吕诗淼坐在阳台上,她也刚沐浴完毕,头发湿漉漉地搭在两肩,穿着粉色的浴袍,目光瞄向渐暗的天际。

    苏韬咳嗽了一声,吕诗淼缓缓转头,目光落在苏韬身上,眼神中流露出错愕之色,苏韬此刻看上去很精神,目光清澈,嘴角带着干净的笑容,风度翩翩。

    吕诗淼指着桌台上的晚餐,笑道:“我点了中餐。”

    苏韬坐在吕诗淼的正对面,见有糖醋鲤鱼、东坡肉、八宝鸭、什锦汤羹,还有两盘炒菜,道:“两个人吃这么多菜,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

    吕诗淼盛好一碗什锦汤羹,递给苏韬,淡淡笑道:“这是总统套房提供的基本服务,如果你觉得多的话,现在可以撤掉两道菜。”

    苏韬用汤勺咬了一口汤羹,觉得腻滑可口,道:“吃什么无所谓,关键是有佳人相陪。”

    他盯着吕诗淼红艳的嘴唇看了许久,暗忖其实再好的美食,都比不上美人的香唇。

    吕诗淼给苏韬飞了个白眼,道:“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白眼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单纯地表示鄙视,还会表现出一种淡淡的性感,苏韬觉得自己有点神经错乱了,笑道:“实在太有意思,为什么你连翻白眼都比别人更漂亮些呢?”

    吕诗淼面颊一红,筷子夹了大块鱼肉,放在碟子里,一本正经地命令道:“好好吃饭,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啊。”

    男人可以嘴花花,但也要注意分寸和时机,比如此刻若是继续对吕诗淼调戏下去,很有可能会让吕诗淼勃然大怒,所以苏韬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准备享受美食。

    将鱼肉送到嘴边,一股让人充满食欲的香气扑鼻而来,苏韬皱了皱眉,没有继续去吃鱼肉,而是豁然站起身,沉声道:“你别动,鱼肉有问题。”

    吕诗淼已经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入自己口中,如今怔然抬手坐在原地。

    苏韬起身走到大厅,取来行医箱,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刺入鱼肉,如同自己所料,银针尖端泛出淡淡的黑色,鱼肉里藏有毒素。

    苏韬叹了口气,道:“有人在食物里下了毒,不过剂量不是特别大,所以你不用太担心。”言毕,他取出一枚解毒的药丸,递给吕诗淼,道:“温水吞服,就没事了。”

    吕诗淼如今已经知道苏韬的医术,对他很信任,倒了一杯将药服下,苏韬随后用银针给她指尖放了点血,吕诗淼觉得浑身一轻,原本头部有些发沉、肿胀的感觉消失不见。

    “究竟是谁这么胆大,竟然敢在食物中下毒?”吕诗淼见苏韬面色复杂,拧眉问道。

    苏韬眼中露出一抹深邃之色,道:“药王谷对中草药尤其擅长,药物除了治人,还可以伤人。不过,他们到不至于在大赛上下毒,因为一旦暴露,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影响。”

    吕诗淼皱眉道:“难道是你的对手?”

    苏韬点了点头,叹气道:“虽然没有证据,但今天下毒之人,肯定与我明天的比赛有关系。”

    吕诗淼眸光一闪,沉声道:“答案很明显,肯定是明天的对手褚惠林了?”

    苏韬摸着下巴分析道:“大慈门擅长药草,与药王谷的用药有不同之处。药王谷若是下毒的话,偏重烈性,极其霸道猛烈,而大慈门用药柔和,即使下毒的话,也是徐徐渗透,让人难以察觉,且没有明显的症状。”

    若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已中招,苏韬当年为了练药性,即使比不上神农尝百草,但也尝尽了各种草药的味道,尽管这糖醋鲤鱼中的“天妒草”药量很少,但苏韬还是分辨了出来。

    吕诗淼复杂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没想到,医王大赛的水这么深,还有人胆敢用毒。”

    苏韬轻叹一声,道:“有了医王的称号,那就可以在中医行业站稳脚跟,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谁都有可能铤而走险。”

    吕诗淼深深地望了苏韬一眼,道:“要不要向组委会举报?”

    苏韬眼中露出复杂之色,道:“对方既然在食物下药,肯定是通过特殊的手段,所以即使举报,恐怕也很难找到真凶。”

    吕诗淼惊讶道:“莫非就这么忍气吞声?”

    苏韬淡淡一笑,道:“我是那种人吗?”

    吕诗淼望向苏韬,只见他嘴角翘起,露出自信的弧度,突然想起不久之前,自己的丈夫在厕所里被洗脑子的场景,无奈叹了口气,苦笑道:“又有人得倒霉了啊!”

    ……

    “药已经帮你下了,一万块钱什么时候能给我?”穿着白色厨师服的胖男,抱着电话淡淡道。

    “放心吧,我等下就把钱转给你。”褚惠林躺在浴缸里,漫不经心地说道,“只要你保送我进入决赛,我最终的奖金全部给你。”

    胖男咧嘴一笑,道:“这话我可记住了,你别食言啊!”

    胖男是褚惠林的老乡,在酒店担任厨师长多年,褚惠林与他达成了交易,通过在食物中下毒的方式,让自己的对手表现失常,从而让自己能够顺利的晋级。

    褚惠林通过网络转账的方式,将一万块钱打到了金牙胖男的账户上,闭上了眼睛,陷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之中。

    褚惠林并不觉得自己行为可耻,既然是医王大赛,比拼的是综合实力,若是他们连下毒这种最简单的场外招都发现不了,又有何资格享受医王的称号呢?

    洗完澡后,褚惠林穿着浴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听到门口窸窸窣窣的声响,闻声走过去,就看到有一张名片从缝隙里塞了进来。

    褚惠林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咧嘴笑了笑,暗忖自己走南闯北多年,还没有品尝过五星级酒店小姐的服务,便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

    等了十五分钟,就有小姐过来敲门,她浓妆艳抹,裹着宽松的大衣,胸口大片雪白裸露,一双黑丝袜裹着双腿,臀部又挺又翘,让褚惠林深感满意。

    等走入屋内,小姐就脱掉了外衣,穿着网状的情趣内衣,躺在床上摆弄了几个性感的姿势,褚惠林嘿嘿一笑,解开了浴袍,站在床边,笑道:“今晚就不要走了,至于钱嘛,看你的服务,如果够用心,让我满意,绝对亏不了你。”

    那小姐很聪明,瞧出褚惠林是个老手,低眉顺眼地抿嘴笑了笑,就沿着床爬向他,顺手就将他的内裤给扒了下来。

    小姐低着头,所以褚惠林并没有发现她望着自己那堆满脂肪的肚皮,充满不屑。

    褚惠林轻轻地拍了拍前凸后翘的肥美*臀部,小姐乖巧地张开嘴巴,轻车熟路地迎合着他的喜好,褚惠林感觉一阵清凉酥麻,半揪着她的头发,快速地动了起来。

    小姐的技术不错,舌头就如同细滑的水蛇,缠绕着树桩攀爬,让褚惠林忍不住闭上眼睛,粗声地哼了起来。

    “嗖……”

    正当自己七上八下的时候,一股凉气钻入他的脊椎,如同大热天被冰水突然从头淋到底,那是一股寒彻骨髓的感觉。

    “褚神医,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啊?”一个清脆低沉的声音问道。

    褚惠林反应很快,当意识到身上不对劲,他就转过身来,那淡淡的声音,如同炸雷,让他吓得一哆嗦。

    褚惠林额头流汗,下意识地试了试,下面麻麻的,一点知觉都没有,仿佛跟自己身体剥离了一样。

    他摸了一把腰椎,碰到了一根银针,却不敢轻易地拔掉,因为他暂时没法判断后果,如果就这么直接拔掉,会不会就这么终生不举了。

    褚惠林转过脸来,看到那个在朦胧灯光下的男人,他手里提着一个臃胖的男人,正是自己的那个老乡——金牙。

    “你是谁?为什么进来?赶紧给我滚出去。”许多念头在褚惠林的脑海里翻转,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