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5章 世人醉我独醒
    (昨天后台有问题遗漏一更,今天补上三更。另,纵横举办了一个书评大赛,即日起在书评区留下书评,标题“十月金秋书评节+观《妙医鸿途》有感”。就有机会获得5000-10000纵横币和礼品。纵横并不是每本书都有机会参加,一起只有十二本,《妙医鸿途》是其中一本,大家赶紧来参加吧,任何参加的小伙伴,烟斗后面都会送上小福利,谢谢了!)

    有种境界叫做,世人皆醉我独醒。苏韬就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他左右四顾,发现所有人都在嘲讽他,甚至有人喊出“让他滚下来”类似的话语。

    伽利略发现自由落体定律的时候,在众人眼中就是异教徒。苏韬知道自己此刻就成了异教徒,但他一点也不畏惧,目光镇定地落在席间,仿佛极其享受此刻的感觉。

    观众更加愤怒,这家伙怎么敢这么嚣张,分明做错了事情,还摆出一副老子是天下第一的姿态,这小子实在太放肆了!

    五名评委也很难理解苏韬,他们均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表示困惑,若是苏韬没有治疗之法,那就直接选择放弃就好,但为何要干扰比赛的进行呢?

    “原来是这样!”坐在席间,沉默不语的柳若晨终于舒展眉宇,眼中闪过惊讶之色。

    莫穗儿见柳若晨突然出声,有点意外,能让柳若晨如此反应,定然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她轻声问道:“师姐,究竟是怎么了?”

    柳若晨眸光流转,手指在红唇上轻轻地点了点,微笑道:“你晚点就知道了。”

    柳若晨虽只是一笑,但露出了洁白的贝齿,米粒般大小整齐得如同珍珠般莹白。莫穗儿从来没见过柳若晨如此笑过,这一笑倾国倾城,让她一个小女孩都觉得世界摇晃了数秒。

    本届的医王大赛终于出现了惊喜,刚才太过平淡,让柳若晨觉得索然无味,但此刻戏剧性的变化,引起了柳若晨的关注。

    苏韬从易如欢手掌摘掉了银针,转身朝小安走了过去,他此举让人更加愤怒。

    这算什么?

    不让对手施针,然后自己来治疗,难道是为了延缓对手的时间吗?

    “这家伙实在太狡诈了!”“完全不尊重对手,根本没有医德!”“这就是个败类!”无数恶语相向。

    苏韬置若罔闻,走到小安身边,轻轻地点中她两眉之间的印堂穴。小安轻轻地吐了口气,不再那么紧张与痛苦。

    坐在正中位置的宋评委,双眼爆出精光,低声叹气道:“作为初赛,出了这道题,的确有点不太适宜。”言毕,他朝右侧的另外一名窦姓评委低声耳语了几句。

    窦评委脸露恍然之色,点了点头,拿着话筒宣布道:“因为我们审核病人的过程中,出现了疏忽,所以需要更换病人,重新再进行比试。”

    评委此话一出,惹得场内顿时沸沸扬扬,因为评委并没有追究苏韬的行为,反而决定更换病人,这有点太荒谬,让人费解了,还是医王大赛举办以来首次出现这种场面。

    易如欢面色凝固,他有点搞不明白,不满道:“为什么要更换病人?他们不过是伤寒引起的胃热之症而已,我选择的针灸之法,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很快地治好她。”

    窦评委没想到易如欢性格如此火爆,提出反对意见,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望了一眼宋评委,两人默契地互相点头。

    窦评委叹气道:“如果你不同意更换,那我们就只能判你输了。”

    窦评委的话,如同炸雷,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实在因为看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剧情转折。

    分明是易如欢抢先一步治疗病人,却被苏韬拦住,同时还夺掉了银针。

    易如欢为何会莫名其妙地输了?

    坐在靠前位置的王国锋,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容,他突然觉得今天的场景有点神似,当初救治覃媚媚的时候,也是苏韬拦住了自己。

    只是易如欢与自己的反应还是有差距,自己很快明白原因,而易如欢还蒙在鼓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误诊了。

    如果易如欢接受更换病人的方案,那么评委就网开一面,让两人再进行比试一次。如今易如欢竟然拒绝了,那么评委则可以认定易如欢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误诊的错误,足以直接取缔他的参赛资格了。

    宋评委目光温和地望向苏韬,轻声与易如欢道:“还是请你的对手,苏韬大夫,向你解释,我们为何判定你输了吧。”

    苏韬将小安抱在床上,少女的体香充斥在耳鼻之间,让他有种慢慢放松、如释重负的感觉,尽管他表现得风轻云淡,但刚才场外那滔天的戾气,让他还是觉得有点压力。

    苏韬指着小安和小静,淡淡道:“这对双胞胎,具有心灵感应通体征。如果用你刚才的针灸疗法,强行治疗其中的一个,不仅没有效果,反而会让另一位陷入不适。”

    易如欢还陷入方才被判定出局的状态中,摇头道:“胡说八道,这个什么通体征,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完全是你虚构的吧?”

    苏韬叹了口气,道:“这是种极为罕见的情况,你应该听过类似的新闻,有对双胞胎兄弟,其中一名因为抽烟酗酒得了肝癌,另一名生活方式很健康,但几乎在相同的时间内,肝脏也出现了异变。”

    易如欢还是难以理解地追问:“即使她俩是双胞胎,会心电感应,病症也是一模一样,那我治好小静之后,再给小安治疗,为何不可呢?”

    苏韬继续解释道:“因为小安身上还有其他病症,她有先天性心脏病,无法采用你过于霸道的针灸疗法。当你在治疗小静的过程中,等同于她也在接受你的治疗,会造成极度不适。”

    易如欢微微一怔,朝小安望去,只见她脸色发白,面颊有异常的红润之色,这是先天性心脏病的典型症状。

    易如欢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小静的身上,他根本没去观察小安的异样。易如欢此刻终于理解评委之前的判定。

    初赛出这样的试题,实在难度大得有点说不过去。原本组委会选择一对双胞胎,是为了增加病情的相似度。

    正因为两人病症几乎完全相同,且由于双胞胎难以论证的心灵感应,导致治疗过程中,一方会受到另一方的影响。

    更为复杂的是,其中一人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总而言之,这算得上老天注定让易如欢第一局就宣告失败。

    易如欢叹了口气,苏韬看出易家针烈性霸道,也能证明他的眼力惊人,他复杂地笑了笑,道:“我认输!”

    苏韬目送易如欢下台,窦评委面带微笑,低声宣布道:“苏韬获胜!”

    苏韬却摇了摇头,淡淡道:“我还没有结束比赛!”

    窦评委微微一怔,道:“那我们等你!”

    苏韬将两张床并排而放,中间留了一个人的通道,自己站在床位的正中间,从行医箱内取出两根银针,分别左右手各执一根。

    众人终于明白苏韬此刻想要做什么了,他准备用针灸之法,同时治疗这对双胞胎萝莉。舞台的灯光明亮,照在苏韬的脸上,让他的容貌照得棱角分明。

    伴随着银针在他左右手上翩翩起舞,针灸之术变成了一种赏心悦目的表演,或者说是一种优雅的艺术。

    柳若晨情不自禁地站起身,甚至想踮起脚,更加清楚地看明白苏韬治疗的过程,因为只有行家才能知道,苏韬的针灸之术到达了何种登峰造极的程度。

    银针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轨迹,准确地刺入穴位,左手和右手完全同步,精准度令人发指,,温暖如同阳光的气流如有实质,依靠银针作为媒介,输入小安和小静的身体,柳若晨竟然情不自禁地往前迈出两步。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坐在柳若晨身边的莫穗儿率先发现了柳若晨的异样,轻轻地拽了她手腕,低声问道。

    柳若晨从那微妙的状态中回转,轻轻地吐了口气,重新坐在椅子上,轻声道:“没什么,只是太过关注了而已。”

    王国锋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柳若晨的身上,他察觉到了柳若晨眼中的那股狂热,心中五味杂陈,尽管自己被封为中医文化新一代的领袖,但柳若晨从来没有表现过刚才那种情绪。

    王国锋第一次感受到嫉妒的滋味,而且还是在自己引以为傲的中医上,他仅仅地捏住拳头,忍住内心的躁动。

    易如欢走到位置上,苦笑着与陶震,道:“师哥,对不起,我败了。”

    陶震轻轻地拍了拍易如欢的肩膀,宽容地笑道:“如果换做我,肯定也会输。”

    “可是,让你输钱了。”易如欢知道陶震的经济情况不太好,还在自己的身上压了重注。

    陶震压低声音,满脸坏笑道:“我除了押了你,还押了最大的冷门。”

    易如欢穿过人群望向苏韬,最大的冷门恐怕也是本届医王大赛最大的黑马,师哥还真是个运气不错的投机分子。

    苏韬与易如欢的交手,尽管一波三折,但同时也增加了比赛的趣味性。

    不过,随后再也没有意外发生,八名种子选手的实力强劲,除了王国锋之外,其余七名也以碾压式的方式顺利晋级十六强,尤其是白矾的治疗方式让人啧啧称奇,白内障患者涂抹了白矾提供的药膏之后,竟然瞬间重获光明。

    由此可见,药王谷在中草药上的造诣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