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4章 病不能这么治
    苏韬的运气不算好,也不算坏,分在下半区,王国锋处于上半区,而下半区有白矾这个强劲的对手。

    他抽到的是十九号,第一个对手是自于粤州的一名中医,名叫易如欢,今年三十二岁,身材略微发福,趁着大会中间休息的时间,他主动找到苏韬。

    易如欢面带微笑地说道:“还请你多多指教,我是二十号选手!”

    苏韬对此次参会的人都有所了解,但见到易如欢还是微微一惊,因为照片上的易如欢是个消瘦的年轻人,而易如欢看上去臃肿而衰老,乍一眼看上去会以为他年过四十。

    通过晏静的资料可以得知,易如欢是粤州中医院的实力派大夫,名气不大,但根基扎实,尤其擅长针灸,他望了一眼易如欢,体内真气若隐若现,暗忖果然有资格参加医王大赛的选手,没有一个是省油灯。

    易如欢与苏韬握手,不仅仅是打招呼那么简单,他略微调动了一下体内真气,碰到苏韬的手掌之后,如同石沉大海,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由此课件,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门道。

    不过,易如欢倒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苏韬看上去二十岁出头,这么年轻,能治过几个病人?

    中医之术,讲求经验与阅历。

    易如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旁边是一名黑瘦的中年男人,他沉声问道:“试探的结果如何?”

    易如欢轻松一笑,道:“那小子毛还没长齐呢,能有多少斤两?练过气,针术应该不错。”

    那黑瘦男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道:“若是对手不强,那就保存实力吧,毕竟你最终的目标是夺冠,保持低调,最终才能一鸣惊人!”

    “你还不是希望能赢一大笔钱?”易如欢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咧嘴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王国锋给拉下神坛,让他知道究竟谁是中医界的天才。”

    黑瘦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的确在外围博*彩时,在易如欢身上下了重注,他眯着眼睛提醒道:“不过,你也不能小看同在下半区的白矾,他是药王谷大弟子,此次敢与王国锋同台竞技,足以证明他的信心。”

    易如欢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轻蔑地说道:“药王谷就喜欢搞一些小动作,他们似乎想借用此次大赛,来证明自己宗门的实力,但我就是要踩着白矾的肩膀往上爬。”

    黑瘦男人深知易如欢的实力,易如欢虽不是师出名门,但他出生于中医世家,父亲和爷爷都是当地有名的神医,不过去年易家遭受一场大难,全家上下数口人除了易如欢之外,在旅游过程中遭遇车祸死亡。

    易如欢由此性情大变,体重暴增,同时医术也匪夷所思地大幅度提升。

    黑瘦男人是易如欢的师兄,名叫陶震,是粤州中医院的副院长,曾经在医王大赛上获得过第三名的好成绩,被称为医王大赛有史以来最大的黑马。

    以陶震对易如欢的了解,拿到医王大赛的冠军称号,并非不可能,因为易如欢在医术上早已超越现在的自己。

    当年陶震被称为最大的黑马,惜败给当年的医王,经过多年磨砺,他的医术更上一层楼,但却仍不是易如欢的对手,由此可见易如欢的实力有多么强劲。

    陶震也希望依靠易如欢来赚一笔快钱,前段时间去拉斯维加斯一趟,几乎输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王国锋第三个出场,引来现场一阵掌声。大赛规则是,提供两名病症相似的患者,谁采用中医之术,最先解决病症,谁就可以获得胜利。

    王国锋的对手正是来自于燕京天和医院的葛文,他知道对手是王国锋,早已失去信心。

    葛文朝王国锋拱了拱手,知道自己根本没机会进入下一轮,淡淡笑道:“能与大会一号种子选手同场竞技,实在是我的荣幸。”

    王国锋朝他微微点头,然后朝病人走了过去,出手入电,在他的背部轻轻地揉捏了几下,那病人喉咙咕噜一声,含着血丝的浓痰吐了出来。王国锋回到位置上,拾起钢笔工整地写上了治疗痰症的方子,道:“回去之后,服用三天,就可以彻底痊愈。”

    葛文眼中露出惊容,前后不到两分钟,王国锋就治好了对方的痰症?

    痰症虽然是常见病,但用物理手段很难治愈,必须配合汤剂,葛文必须要号脉之后,才能够确定患者究竟是哪种痰症,然后再给出治疗方案。

    王国锋只通过简单的望诊,就确定了病人的病症,通过按摩的方式,缓解病人的痛苦,再配上用药,可以说是严丝合缝,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的破绽。

    葛文无奈叹了口气,任何人跟王国锋同台竞技,恐怕都会沦落到配角的下场。不过,他并没有直接离台,走过去先是搭脉,然后询问病人的情况,最终写下了治疗方案。

    五名评委对葛文良好的台风表示很满意,给出了八十九分,而王国锋则拿到了一百分,两人最终的结果,引起现场掌声雷动。

    王国锋碾压式的胜利,展现出了种子选手应有的实力,而葛文也获得了尊重。

    葛文走到台下,见到吕诗淼和苏韬,见他俩小声交流,心中自然不爽,以为两人在讨论自己,走到苏韬身边,冷笑道:“我是输给了大赛一号种子选手,虽败犹荣,而你呢,等会恐怕输得更惨。”

    苏韬微微一怔,看了好久才想起与葛文的过节,淡淡笑道:“有些人输了比赛,还趾高气昂,要是我的话,肯定一头撞死在当场。”

    吕诗淼忍不住笑出声,也出口讽刺道:“等下若是你赢了,岂不是要让他无地自容?”

    苏韬用手扫了扫鼻子,叹气道:“别拿我跟他比,省得掉价!”

    葛文被苏韬气得不行,碍于周围人数众多,只能狠狠地跺脚,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他心中暗道,等你输了之后,看我怎么奚落你!

    吕诗淼目送葛文离开,低声道:“王国锋刚才目光落在你身上。”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他肯定在好奇,若是我上场的话,会用什么方法!”

    吕诗淼疑惑道:“你有办法胜他?”

    “没有!”苏韬复杂地一笑,“若是与他一起治疗痰症患者,我只能与他打平手!”

    王国锋刚才的解症做到了完美,评委给出一百分,这合乎情理。苏韬看得出来王国锋的医术长进了不少,体内的真气更加凝练。若是此刻再治疗覃媚媚,不需要自己出手,他就能够独自治愈。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王国锋进步如此之多,苏韬终于觉得医王大赛有点意思了。

    终于轮到苏韬上场,易如欢依旧满面微笑。主持人徐徐拉开帷幕,两名病患随即出现视野之中。

    场上传来一片惊叹之声,因为组委会竟然找到了两名双胞胎萝莉少女。

    少女们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面容清秀,皮肤白皙,澈亮的眼眸扫视着四周,眉头轻轻地蹙着……

    主持人只是简单介绍了两名病人的姓名,姐姐名叫小安,妹妹叫做小静,然后就将舞台留给苏韬喝易如欢。

    易如欢凝目望去,心中已经有数,确定自己的病患小静,应该是患了胃热之症。他粗粗地扫了一眼苏韬,见他眉头紧皱,眼中难掩讥笑,这么简单的病症,还要观察这么久?毫不犹豫地朝小静走了过去。

    易如欢走到小静面前,微笑着让小静躺在早已准备好的小床上,选择选择合谷,足三里,神阙,关元,气海等穴位给与针灸治疗。

    易如欢手中的银针,微微颤抖,每次刺入小静的穴位,仿佛都带着呲呲的声音,评委们相互沟通,暗赞易如欢针术的高明。

    易如欢采用的是家传针术,粤州易家针足有数百年历史,虽然谈不上名声显赫华夏,但在粤州也是闻名一方。

    易如欢少年生活在安逸的环境里,所以对易家针并没有认真研习,直到家中至亲出事,他才意识到自己必须承担振兴家业的责任。

    练习易家针,除了养气之外,还得要求手稳,为了让自己手臂更加有力,所以易如欢不惜改变之前的饮食方式,他看上去臃肿,但若是脱掉衣服,会露出浑身的腱子肉。

    望着易如欢准确地将银针插入小静的体内,苏韬摇了摇头,口中轻叹了一声,如同他所料,小安额头开始冒虚汗,瞳孔开始放大,出现焦躁不安的神色。

    小静和小安这对双胞胎的病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若是按照易如欢治疗之法,恐怕会出现严重的危险。

    所以苏韬朝易如欢走了过去,伸手轻轻一挡,拦住易如欢继续用针。

    “你这是在做什么?”易如欢正在集中注意力给小静施针,被苏韬这么一挡,也是措不及防。

    苏韬沉声道:“这病不能这么治!”

    易如欢冷笑道:“口气倒是不小,自己没找到治疗之法,却来干扰对手,你的行为也太可笑了吧?”

    易如欢此言一出,下面不明就里的人均议论纷纷,尤其是葛文放肆地笑出声,感慨苏韬就是个挑梁小丑。

    自己比不过人,至少自己还是表现出风度,那苏韬比不过就算了,竟然还去阻止对手,这是脑子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