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2章 中医不怕中毒
    苏韬与吕诗淼突然出现,也让酒店的服务员大为吃惊,一般来说预定总统套房的客人,气场都特别足,身边随从一堆,处理问题,也是由助理来负责。

    尽管这一对男女长相都属于一流水准,但没有随行人员,拖着拉杆箱,平易近人,与普通客人没有任何差异。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

    大堂经理立即安排服务员过来,帮两人处理行李,苏韬的手机也就响了起来,正是晏静打来的电话,笑道:“你们已经到酒店了吧,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吗?”

    苏韬瞄了一眼吕诗淼,见她满脸困惑,边走边说道:“这还真是个意外的惊喜。不过,就是有点浪费。”

    晏静晃了晃纤长如玉的手指,道:“一切都是按照计划来走,为你成功拿到医王称号做铺垫。好歹是医王,当然要有特别优待了!”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你这是在给我施加压力啊?”

    晏静笑着反问道:“我相信你的实力,绝对不会输!”

    苏韬摇了摇头,纠正道:“在医者的眼中,没有输赢,只有救死扶伤。”

    晏静微微一怔,与苏韬相处久了,就可以了解他,外表看上去放*荡不羁,但内心藏着一股火热的心脏,若是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苏韬属于雅痞一类的人,这男人有点坏坏的,但又很懂得分寸,行事偶尔邪气,但骨子里潜藏着一股正能量,对异性有很强的杀伤力。

    晏静沉声道:“给你安排总统套房,是担心有人会设计、害你,同时也是为了给你增加信心和底气。”

    苏韬明白晏静的意思,这年有人善被人欺,若是一味地讲究低调,只会让别人轻视你,给苏韬安排个不错的房间,也好让某些图谋不轨的,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苏韬压着电话,低声笑问道:“那你呢?有没有给那些竞争对手出点难题?”

    晏静抿嘴一笑,道:“千万别忘记我的外号!我行事向来不讲道理!”

    苏韬耸了耸肩,认可道:“幸好咱俩现在是同盟。我真心替那些敌人祈祷,希望他们的下场不要太惨。”

    晏静顿了顿,转而问道:“听说你带了个漂亮的少妇过去,没想到你的口味如此独特?”

    苏韬淡淡一笑,道:“看来咱俩关系越来越近,你也慢慢了解我,我喜欢年龄比较大一点的,比如静姐你这种成熟、成功的女人,就是我的目标。”

    晏静没好气道:“敢对我下嘴,也不怕自己被毒死!”

    苏韬压低声音提醒道:“别忘了,我是个中医,不怕毒!”

    挂断晏静的电话,虽然苏韬声音比较低,但吕诗淼还是隐约听到了些许,她终于没忍住,问道:“你在与谁打电话?”

    苏韬也不隐瞒,笑道:“严格意义上,应该算是合伙人,我这次参加医王大赛,不仅仅是为了江淮医院,还与另外一个项目有关,所以她帮我们提前订了房间。”

    吕诗淼眉头轻轻一蹙,低声道:“看来关系不错。”

    苏韬拍了拍胸脯,笑道:“那是因为我人缘比较好,现在跟你吕主任相处得不也挺好?”

    吕诗淼轻哼一声,嘀咕道:“别朝自己脸上贴金,我跟你可没什么关系!”

    言毕,独自一人加快步伐,往前快步走了。苏韬望着吕诗淼起伏婀娜的臀部,暗忖人妻就是这样,总是会耍点小脾气,这样才够味儿,慢条斯理地跟了上去。

    总统套房分为两室,主卧和次卧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吕诗淼也算是见惯场面,但进了总统套房之后,还是有点不太适应。会客厅很大,足有二十多个平米,此外还有休闲娱乐厅,能容纳十多个人在这里举办一个小型派对。

    地上铺着毛毯,踩上去软绵绵,还有回弹力,天花板很高,吊着五彩水晶,真皮沙发经过精心打理,泛着雅致的光芒,壁橱内摆放着银质装饰品,显得奢华而尊贵。

    吕诗淼将行李整理好之后,就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她此刻静静回味,此行主动要求来淮北合城,完全是一种疯狂的行为。一男一女同行,虽然打着工作的幌子,但让人不得不生疑。

    回想起狄世元当初看向自己的眼神,吕诗淼顿时有些懊悔,自己这个未经深思的决定滋生助长了谣言生长的空间。

    转念一想,或许是自己太过于敏感,苏韬和自己是两种人。苏韬不过二十岁出头,自己早已已为人妇,别人应该不会让他们凑在一起。

    房门被哒哒敲响,吕诗淼从床上坐起,道:“什么事?”

    苏韬已经推开门,道:“时间不早,一起吃午饭吧?”

    吕诗淼翻了个白眼,道:“请有点素质,敲了门,等我允许,你才能推门而入。”

    苏韬狡辩道:“我只不过试一下门锁有没有锁上,没想到你竟然没锁门,所以我就直接推开门了。”

    吕诗淼没好气地叹了一声,道:“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自己单独住一间房!”

    苏韬往后退了两步,让吕诗淼走出来,肩膀紧挨着她,笑道:“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住,那岂不是太浪费了?”

    午餐已经搁在阳台上,如今已经是秋季,加上是阴天,所以外面比较凉爽。酒店准备的是西餐,牛排加意大利面,还有烤鸡翅、南瓜汤等一些配菜,苏韬试了试味道,觉得不错,见吕诗淼没有什么胃口,道:“你在发什么呆?”

    吕诗淼轻叹了一声,道:“狄院长即将离开江淮医院,我在担心江淮医院以后的前途。”

    苏韬用叉子插了一块牛肉,晃了晃,然后塞入口中,道:“没想到你竟然会关心江淮医院的生死存亡!”

    吕诗淼沉默片刻,道:“爸……乔德浩曾经跟我提起过,如果他担任校长,就会对医院进行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苏韬皱了皱眉,笑道:“能想到改革,那说明他还是有雄心壮志的啊!”

    吕诗淼摇了摇头,苦笑道:“他的那些改革,都是一些不可理喻的行为。”

    “哦?说来听听?”苏韬主动将吕诗淼的盘子断了过来,帮她将牛肉切成大小合适的肉块,然后又递了过去。

    “比如,医生的收入全部只与职称挂钩。”吕诗淼叹了口气,“现在职称都含有水分,就比如乔德浩根本不具备医生的能力,却有高级职称,如果这个政策颁发下来,他的收入会很可观。”

    苏韬点了点头,叹气道:“这的确是个错误的决定!以后医生都弄虚作假,伪造职称,谁还有心思放在病人身上?”

    为了自己的私利,乔德浩可谓是动摇了医院运营的根基,属于极其严重的做法。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另外,他想突击选拔一些年轻的医生上来。”

    苏韬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唏嘘道:“这是想让狄院长手下的那班人马,全部靠边站啊。”

    吕诗淼无奈一笑,道:“凭良心而言,我之所以能这个年龄担任儿科主任,大部分是因为乔德浩的缘故,但我内心并不感谢他。”

    苏韬伸手在吕诗淼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儿科在你的管理下,现在是江淮医院的特色科室,这与你努力分不开。”

    苏韬倒也不是故意吹捧,吕诗淼在儿科方面的造诣的确出类拔萃,不少外地患者都慕名而来。

    吕诗淼感觉到苏韬手掌在自己皮肤上摩挲,感觉被烧灼了一般,连忙缩回了手,没好气道:“聊天就聊天,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苏韬摸了摸下巴,笑道:“情之所至,还望见谅啊!”

    一顿午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吕诗淼与苏韬聊了许多话题,包括在大学的时候,有多少男人追求自己,其中不乏有权有势的才俊,不过吕诗淼当时特别勤奋,所以拒绝了那些人。然后到了江淮医院之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乔波。

    刚开始认识乔波那会,他对自己特别用心,但结婚之后,乔波就慢慢变成另外一个人,经常夜不归宿,夫妻俩的感情也就走到了尽头。

    苏韬道:“你父母呢?他们支持你离婚吗?”

    吕诗淼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是个孤儿,从小出生在孤儿院,孤儿院是我的家,院长就是我的母亲,几年前院长去世,孤儿院也被私人给承包,所以我现在孑然一身。我因为江淮医院,才有了今天的一切,所以江淮医院是我第二个家。”

    苏韬了解吕诗淼的犹豫,她是一个对家庭有特别情感的人,所以尽管乔波一次次地伤害自己,她还是选择了容忍。他静静地分析道:“你其实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吕诗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噙着泪花,低声道:“没错,所以千万不要对我太好,否则我会特别依赖一个人。”

    苏韬微微一怔,朝她望了过去,只见她眸光闪烁,触动自己内心深处最软的地方,这女人让自己生起了同情与恻隐之心,希望能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