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80章 滚出我的世界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脸上,殷乐睁开眼睛,慵懒地伸了个腰身,口中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让人很意外,没有宿醉那种难忍的感觉,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坐起身,上下打量自己,还是那件晚礼服,若不是房间里充斥着酒精的味道,她或许会觉得一切仿佛是梦境。

    殷乐找到手机,找到苏韬的手机号码,思考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拨过去,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一切就当它过去吧,卞佑天已经成为过去式,苏韬也是一个过客而已。

    殷乐缓步走到客厅,看到桌面上有一个玻璃杯,杯口上印着粉色的唇印,她下意识地抹了抹嘴角,依稀记得昨夜苏韬喂自己服用了一颗药丸。

    或许是因为那个药丸的效果,所以她才不至于如此头疼。

    手机发出滴滴的声音,电视台同事微信群内发来消息,殷乐点开一看,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大家都在讨论副台长卞佑天今早辞职的事情。作为最有实力的年轻副台长,竟然今早提出辞呈,这让殷乐感觉到无比吃惊,同时也特别失落。

    殷乐喝了口凉水,接到了一条信息,“乐乐,只想与你说声对不起,请忘记我,重新开始吧,希望没有了我,你还是那个一如既往傲娇的公主。”

    殷乐想了许久,回复了条短信,“滚出我的世界,谢谢!”

    将好友给拉黑,殷乐走到浴室,望着梳妆镜,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自己那还没有用几次的红色唇膏被打开,镜面上写着“傲娇女主播”几字,殷乐脸脸上露出笑容,叹了口气,用毛巾将字迹擦掉。

    从今天起,她要重新变成那个冷若冰霜的女人,不再轻易相信爱情,她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道:“爸,我想清楚了,准备回琼金。”

    “嗯!我等下就安排一下,汉州毕竟是个小城市,那里舞台太小,你如果想完成自己的梦想,还是得往更好的平台。我已经帮你疏通好关系,省电视台卫视频道会给你安排个合适的位置。”那是一个极为粗厚的声音。

    挂断来电话,殷乐眸光中透着股坚毅与果断,是该重新生活了。

    电话的另一端,宽大的红色办公桌前,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面容俊朗,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身后的褐色书架上摆放着整齐的书籍,右侧墙边上悬挂着一副名为“高山流水”的山水画。

    他手指在桌上笃笃地敲了两下,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道:“刚才乐乐打电话来了,说要回琼金工作,你有空把房间收拾一下吧?”

    “是吗,那实在太好了。虽然汉州离琼金不远,但她毕竟是个女孩,若是我们在身边,会更加放心一点。”女人微笑着说道。

    “以后不能由着她这么任性了。”男人轻叹了一声,“不过,人生都有经历挫折,相信她以后会越来越坚强。等她回到琼金之后,就赶紧给她安排相亲吧。”

    女人意外道:“可是她一直排斥相亲。”

    男人轻声道:“以后不会了。”

    挂断了女人的电话,男人有拨通了另外个电话,沉声吩咐道:“昨晚那个年轻人的身份你调查清楚没有?”

    “他名叫苏韬,十年时间他的履历是一段空白,最近才回到汉州。在这段时间,展现出了过人的医术,与晏静有合作关联,正准备筹划一个化妆品公司上市。”男子声音低沉地说道。

    男人轻叹了一口气,道:“卞佑天那边呢?”

    男子压低声音,道:“他已经主动辞职,昨晚与苏韬达成了某个协议。”

    男人眼中闪过一道深邃的精光,沉声道:“他不能这么轻身而退,必须付出代价。”

    男子道:“我这就去安排!”

    ……

    琼金,淮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办公室内。

    王国锋用青花瓷茶具住煮茶,他的茶艺相当高明,每个动作不仅熟练,同时暗含着某种哲理。道家是华夏文化中不可缺少文化,讲求造化自然,所以王国锋轻描淡写的泡好了一杯茶,澄清的茶液不含丝毫杂质,一股淡淡的香气在办公室内萦绕,光是这味道足以让人心旷神怡。

    “张师叔,请喝茶!”王国锋指了指茶杯,微笑谦恭地说道。

    张青松泯了一口茶,感觉丝滑入口,清香四溢,笑道:“都说好茶,能治病。你这一杯茶,让我多年的慢性喉炎,舒畅了不少。”

    王国锋摇了摇手,连忙道:“哪有那么神奇,师叔的喉炎,那是多年前的老病,我这一杯茶哪有那么强的功效?”

    张青松淡淡地摆了摆手,他就喜欢王国锋风轻云淡的模样,讲究不争不鸣,感慨道:“当年我也是一时大意,被人陷害,才惹下这重病。调养多年身体,但依然没有什么效果。”

    王国锋站起身,试探道:“要不让我来给你看看?”

    医者不自医,张青松医术高超,但也遵循这个原则,所以王国锋要来给自己看病,他倒也不排斥,笑道:“行啊,那就给你试试,看看你如今究竟医术有多高!”

    王国锋找来了自己的行医箱,挑出了一个寸许长的金针,在张青松脖子下方的几个穴位试了一番,摇头苦笑道:“以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一步,主要还是真气不够,无法疏通你的肺经。”

    等王国锋收针,张青松摸了摸脖子,眼中露出惊喜之色,低声道:“你的旭阳真气,莫非已经练到第七重了?”只有第七重以上的旭阳真气,对自己的老病症才有明显的缓释效果。

    王国锋点了点头,淡淡道:“主要这两年,费心俗事,荒废了不少功夫,否则的话,也不会此刻才突破!”

    张青松连忙摇头,哈哈大笑道:“你父亲是道医宗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到三十岁才练到第七重,你现在不过二十八岁,已经到了这种登峰造极的地步,我道医宗后继有人,如果回去告诉你师父,他肯定会特别高兴。”

    张青松如今已经五十多岁,旭阳真气不过修炼到第三重,但仅仅是第三重,在整个道医宗也属于中上等水平。

    张青松之所以在宗内地位比较高,还因为负责道医宗的所有产业,主要精力在道医宗的运营上。比如每年向全国各大医院中医科输送人才,全部都是由张青松负责,所以虽然他的医术不算顶尖,但是凭借人脉关系广,一样受到尊敬。

    王国锋的师父,就是道医宗的宗主,被人称为当代中医第一人,王国锋连忙拱手,低声提醒道:“师叔,这个消息暂时不能对外公布。”

    张青松眼睛一亮,立即知道其中的意思,笑道:“当然,你留一个杀手锏,也好在医王大赛上,有更多的手段。毕竟此次各大宗门都派出了实力不错的高手。”

    王国锋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张师叔,此次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我想请你帮我调查一个人。”

    张青松眼中露出凝重之色,能让王国锋如此关注,充分说明此人实力,他摸着自己圆润的下巴,道:“不妨直说!”

    “此人名叫苏韬,江淮医院中医科主任。”王国锋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他恐怕会成为我医王大赛最强劲的敌人。”

    张青松想了想,有了印象,低声问道:“莫非是徐天德之前提前那个人?伤了聂耀宗的那个年轻人?”

    王国锋淡淡苦笑,道:“我也不满您,之前交过一次手,我以失败告终,此人医术巧妙,手段高超,而且看不出他的师门,恐怕来自于一个神秘的组织。”

    张青松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道:“放心吧,你是我道医宗未来的领袖,谁拦住你的道路,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王国锋又给张青松倒了一杯茶,看上去漫不经心地问道:“水云涧准备得如何?”

    张青松在王国锋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你小子还真能忍啊,我以为你不会问起你那未婚妻的事情呢。放心吧,此次水云涧会派出最强实力的人选出战,你未婚妻的小师妹莫穗儿。”

    王国锋眼前一亮,道:“还是五年前见过穗儿,她如今二十岁不到吧,能经历医王大赛,也算是特殊的历练。”

    张青松晃了晃手指,一本正经地交代道:“你可不能轻敌,如今根据现在的呼声,莫穗儿也是夺冠热门,排名第四位,是你的劲敌。”

    王国锋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想,对于他而言,真正配得上自己的对手,只有那个叫做苏韬的年轻人。

    自己虽然输给他一次,但那不过是私下里的一次交手而已,主要原因在于自己太过心急。

    王国锋其实也得感谢苏韬,如果不是被他所刺激,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顺利晋升到烈阳真气的第七道功法。

    道医宗讲求以气入医,真气水平提升,代表着整个人的医术大幅度提升,王国锋如今非常自信,渴望与苏韬在医王大赛上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