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9章 签下一亿欠条
    在遇到苏韬之前,夏禹尽管听说过有人能点穴,但还是有所猜疑,此刻却是相信,真有点穴的存在,随着苏韬手指戳中自己的小腹位置,麻痹失去只觉得四肢重新恢复如常,他额头上冒出汗珠,意识到自己遇见了高人,他之所以从事私家侦探的工作,只不过是为了谋财,若是要搭上小命,他可觉得不值。

    苏韬对夏禹这类人很了解,心里没有什么理想,也不会遵守什么职业道德,有奶便是娘,你如果给他足够的钱,让他明天转脸去对付徐慧芳,也是没有问题。所以他选择采用暴力的手段,慑服夏禹,这样他就不敢耍花招了。

    与殷乐谈不上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苏韬并不是一个喜欢好管闲事的人,只不过隐隐觉得今晚的事情如果不处理得干净一点,会给自己以后的生活留下尾巴。

    能雇佣私家侦探跟踪殷乐,那说明徐慧芳在未来极有可能找人来威胁自己,毕竟自己今天在舞会上不仅抽了她一耳光,还给她老公喂了一瓶红酒。

    夏禹擅长跟踪,所以开车的速度很快,大约二十分钟就来到了那栋豪宅别墅。夏禹先下了车,去摁响门铃,保安拿着点头走过来,见夏禹身后站着苏韬,如同见了鬼一样,慌忙退后几步,同时拿着对讲机给其他人通报消息。

    五分钟之后,门口站了两排保安,徐慧芳和卞佑天也来到门口,夏禹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低声道:“徐老板,不好意思,我被发现了。”

    徐慧芳面色变得很难看,怒道:“你收了我的钱,即使被发现,那也应该替我守住秘密。”

    夏禹摇了摇头,摊开手道:“我都交代了,水军的那事儿,我也接不了,等会就把钱退给你。”

    徐慧芳恨得牙痒痒的,她现在左右为难,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被识破,还被人找上门来。

    苏韬往前走了两步,道:“把门打开,不然的话,我就自己想办法进来了啊?”

    徐慧芳哈哈大笑,道:“干嘛放你进来啊?你如果时间够多,就在外面等着吧,我们回去睡觉了。”徐慧芳得意地放声大笑,高耸胸部夸张地抖动,难以掩饰她内心的恐惧。

    苏韬叹了口气,转身上了轿车,发动车子,猛踩一脚油门,轿车嗖的一声,朝门冲了过去,夏禹这一瞬间内心是崩溃的,这辆轿车是上个月刚买的,连上路差不多二十万,若是直接冲过去,岂不是要报废了?

    苏韬没有直接开车撞开门,电视剧中,用车去撞门,都是编剧脑残写的情节,电动钢门承受压力的抗性很强,如果直接冲过去,门没被撞开,车子就受不了直接变成铁垃圾了,他猛踩一脚刹车,轿车的车头紧紧地铁牢在门边。

    然后苏韬推开车门,轻轻一跃,站在车顶上,再矮身上扬一跳,整个人就横空飞了出去,夏禹惊得张开嘴巴,差点惊掉了下巴,苏韬借着自己轿车的高度,纵身越过了三米五高度的院门,这场景实在太过惊人。

    苏韬在地上滚了一两米,才缓冲了压力,一般人从三米五的高空跳下,因为重力的作用,多半会骨折,苏韬因为联系脉象术,所以身体比普通人更加强大灵活。

    经过这番视觉冲击,那些保安都不敢轻举妄动,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苏韬朝徐慧芳走过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拖着她在地上滑行,因为穿着睡衣,所以胸部贴靠着地面,衣服被扯开,大片豪*乳暴露在外面。

    徐慧芳口中歹毒地诅咒着:“你就是一条贱狗,等明天我肯定找人,买你的狗命!还有那个殷乐,我要找一百个乞丐,轮流强奸她!”

    苏韬简直有点无语,这女人到了此刻,依然嘴巴还如此恶毒,等进了大厅,卞佑天已经忍受不了压力,噗通跪倒在地上,因为此刻苏韬就如同一尊杀神。

    “求求你,放过我老婆吧。”卞佑天跪着磕头,如同捣蒜,“一切都是我不好,求你放过怕她吧。”

    徐慧芳还喋喋不休,怒道:“你为什么要跟他求饶!你这个孬种!”

    卞佑天此刻心中暗骂,这徐慧芳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还不知道委曲求全,保存实力,东山再起的道理。他口中道:“你提要求吧,只要饶过我和我老婆。”

    苏韬伸手在徐慧芳的下颌点了一下,这女人就哑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与卞佑天道:“第一,以后你与殷乐离远点,从明天开始辞职离开汉州,再也不要与她见面;第二,你给我写个欠条,以你们的经济实力,欠我一亿吧;第三,你把这么多年来,贪污受贿的事情,还有你老婆为非作歹的事情,给我写一个情况说明。”

    一亿?自己的所有家产不过两三千万而已,随后卞佑天听到第二条和第三条,顿时惊呆了,苏韬这是要捏住自己的七寸,让自己再也没有转圜余地。

    卞佑天怒道:“我没法接受!”

    苏韬叹了口气,提起卞佑天衣领,在他胸口几个穴位点了两下,卞佑天顿时觉得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在撕咬自己。

    苏韬将他随手丢在地上,大约五分钟之后,卞佑天再也没办法忍受痛苦,表情狰狞地说道:“我答应你!”

    刚才苏韬隔断了他胸口给心脏供养的几个通道,那种痛苦,比起骨折要疼一百倍,与女人分娩的疼痛相差无几,正常人能忍受五分钟就会昏厥。

    苏韬算准了他的性格,比起徐慧芳而言,卞佑天更怕死,也更容易受到要挟。

    苏韬坐在沙发上,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卞佑天将欠条和情况说明交给他。苏韬粗粗浏览了一番,淡淡道:“情况说明不够详细,继续重写。”

    卞佑天眼中闪过一道阴沉之色,道:“你是想把我逼上绝路吗?”

    苏韬伸出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卞佑天滚了好几米,撞在墙壁上才停下。苏韬毫不表情地低声道:“换位思考吧,否则的话,就是殷乐被你们逼上绝路,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

    卞佑天捂着小腹,强忍着疼痛,只能继续完善情况说明,徐慧芳始终带着恶毒的眼神,瞪着苏韬。

    苏韬不以为意,对待这种恶人,必须要以恶制恶。徐慧芳夫妻俩平时没少欺负弱者,这也是他们甚至不敢报警的原因,因为一旦警方介入的话,会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经过三次修改之后,苏韬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况说明,目光落在徐慧芳的身上,沉声道:“这些情况说明,我暂时不会交出去,但如果你们有一天再有什么阴谋,那我就让你们尝到作恶的苦头。”

    言毕,苏韬走到徐慧芳的身边,解了她的哑穴,徐慧芳虽然眼光恶毒,但却不敢再出言辱骂,苏韬的种种手段,让她感觉头皮发麻,那双澈亮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

    等苏韬这尊杀神离开之后,卞佑天缓缓地扶起徐慧芳,却被她一把给甩开。

    徐慧芳质问道:“你怎么能将那些事全部抖落出去?难道不怕他拿着资料,到有关部门去举报吗?”

    卞佑天摇了摇头,眼中露出苦笑,道:“他不会将资料给拿出去的,原因很简单,我们欠了他一亿,如果他送我们走上绝路,那只会一无所有。”

    徐慧芳咬牙,怒道:“我们该怎么办?”

    卞佑天沉默许久,道:“离开汉州吧,不在他的眼皮底下,我们依然可以很好的生活。”

    徐慧芳复杂地苦笑,道:“你让我抛弃一切,跟你离开汉州?”

    卞佑天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叹气道:“等我们积攒了足够的力量,我们还会东山再起。”

    徐慧芳看出卞佑天眼中的隐忍,犹豫许久,终于还是点头,道:“我听你的!”

    卞佑天还是揣摩出了苏韬的心思,一亿欠条和那些不法之事,只不过是苏韬让他们以后再也不要骚扰自己和殷乐的手段而已。

    出了徐家大院,不远处的车灯闪了一下,苏韬走了过去,发现夏禹还没有离开,夏禹走出主驾驶座位,道:“我送你回家吧。”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夏禹此人挺有意思,明明自己刚才打了他,他还能保持此刻的态度,这间接地说明此人不同寻常的心智。

    苏韬倒也没有拒绝,直接坐在副驾驶,夏禹想抽烟,叼在嘴上,没有点燃,道:“我有点好奇,最终你如何处理徐慧芳和卞佑天。”

    苏韬叹气道:“让他们离开汉州,离得越远越好。”

    夏禹怔了怔,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就不怕他几十年后,再来找你麻烦?”

    苏韬耸了耸肩,将手臂搁在脑后,舒服地依靠在椅背上,道:“他们现在斗不过我,给他们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他们只会被我甩得更远,我何必怕他们呢?”

    夏禹讪讪笑道:“你果然与众不同。我之所以等着你,是希望你给我个机会!”

    苏韬目光在夏禹的脸上扫了扫,道:“什么机会?”

    “让我跟着你!”夏禹的声音略有些兴奋地说道,“我觉得遇见你是个缘分,如果跟着你,一定能让现在低调乏味的生活,有所改变!”

    苏韬玩味地笑道:“你一个年收轻松过百万的私人侦探,不应该如此冲动。”

    夏禹露出讨好的笑容,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以我的能力,现在的生活已经顶天了,想要更进一步,必须要借力,我能确定,你就是我的贵人。”

    苏韬想了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夏禹,道:“等你有空就来找我吧。”

    苏韬仔细琢磨,身边的确需要夏禹这样的人作为助手,江湖复杂,夏禹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和阅历,能够帮自己分担一些东西。

    前提是,夏禹需要经过自己的考验,具备足够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