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8章 猎人者反被猎
    苏韬与殷乐离开舞会之后,场上一度很混乱,十来分钟,客人们全部离开,毕竟主人遇到这种事情,继续留着实在有点尴尬。卞佑天跪在沙发前,不停地向徐慧芳道歉,徐慧芳将手环绕在自己的胸前,眼中透出愤怒。

    “老婆,我对不起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主要是因为那女人整天勾引我,我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卞佑天不停地重复着这段话,他此刻将责任全部推给殷乐,如此才能让妻子消气。

    卞佑天很清楚自己能有今日,完全是拜徐慧芳所赐,如果徐慧芳给自己的岳父打个电话,明天开始他就没法在汉州立足。

    徐慧芳终于吐了口气,沉声道:“事情已经发生,我不想过多追究,明天早上殷乐就会被电视台开除,以后你就跟她彻底断绝关系吧。”

    卞佑天微微一怔,他心中对殷乐其实还带着感情,否则也不会下了那么多功夫,苦笑道:“她是汉州电视台的台柱子,重点培养的主持人,让她离开恐怕难度很大,这是要经过班组会议讨论的。”

    徐慧芳冷冷一笑,掏出手机,递给丈夫,沉声道:“你看看这些照片!”

    卞佑天眸光寒凉,手机上全部都是殷乐和苏韬的照片,两人在舞池里热舞,殷乐跨坐在苏韬的身上,那姿势暧昧无比。卞佑天眼眸变得通红,感觉被殷乐背叛,低声道:“这个贱人!”

    徐慧芳瞧出卞佑天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殷乐玩弄了,低声叹气道:“佑天,你也知道,我一直不介意你在外面逢场作戏,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身边总有人故意接近你。但这个殷乐不一样,我知道你对她动了真感情。不过,她只是玩弄你,借机破坏你和我的感情。红颜祸水,我相信你不会愚蠢到,为了她离开我,放弃现在大好的事业。”

    卞佑天捏紧了拳头,他感觉撕心裂肺的痛,对殷乐的承诺尽管都是谎言,但他还是觉得不甘心,这年头恶人就是如此,宁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卞佑天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准备对她怎么做?”

    徐慧芳圆润的脸蛋上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低声道:“她毁了我的舞会,我当然是要彻底地毁掉她。”

    卞佑天知道徐慧芳的狠辣,昔年为了竞争一个地段的招标,她暗中聘用了打手,将与自己竞争的公司负责人打断了两条腿。徐慧芳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女人。不过,她伪装得很好,富态的容貌,让人觉得她是个心平气和的人,但人不可貌相,卞佑天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你想怎么做?”

    徐慧芳嘴角露出阴毒之色,低声道:“我想过很多办法,比如安排人提着硫酸,直接泼她的脸,让她永远再也不能狐媚人;或者将她绑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让五六个人轮流强奸她,让她知道被万人骑的感觉;不过,对付这个贱人,没必要冒着违法的风险,我只需要将一些照片发送到网络上,然后再让水军炒作一下,让她知道身败名裂的滋味。”

    卞佑天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明白徐慧芳的意思,准备用一些照片来让殷乐深陷绯闻风波。卞佑天感觉喉咙干涩,道:“就凭这些照片,恐怕还不够吧?”

    徐慧芳淡淡一笑,道:“我早就准备好了。明天各大论坛都会贴上汉州新闻女主播生活淫*乱的帖子,上面会有大量的床照。”

    那些床照都是虚假捏造的,经过后期ps处理,足够以假乱真。等发布到网络上,配上一些真实的照片,真假混合掺杂,普通网民难辨真假。

    卞佑天沉声道:“你故意制造虚假言论?”

    按照徐慧芳原来的计划,今晚当着舞会羞辱殷乐,等到第二天再通过网络舆论暴力,让殷乐深陷绯闻风波。

    一个深陷绯闻的新闻主播,肯定会被电视台三停,这将彻底地毁掉殷乐的事业,杀人不见血,徐慧芳这个计谋可谓歹毒之极。

    徐慧芳伸手碰了碰卞佑天的脸,低声道:“我费尽心思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你不会怪我吧?”

    卞佑天勉强挤出笑容,轻轻地握住徐慧芳的手,道:“当然不会,我得感谢你,让我及早回头是岸。”

    徐慧芳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抽回,用手机拨通私人侦探的电话,道:“两人现在情况如何?”

    私人侦探叼着烟,压着声音,笑道:“两人已经进了公寓,看情势女的醉得不行!晚上恐怕要有一场香艳的大戏上演。你要不开个价?我冒险上去,给你把过程给拍下来?”

    徐慧芳皱了皱眉,暗忖这个私人侦探还真是贪心,自己陆续已经砸给他不少钱,让他盯着殷乐和卞佑天。

    徐慧芳轻咳了一声,道:“我对那个不感兴趣,水军的事情,你安排好了吗?”

    “我雇佣了最牛的水军团队,前不久一个男明星被经纪人戴了绿帽子,那男明星就聘请的这个团队来整经纪人,他们很有经验,不过对付一个三线城市的主持人而已。明天就将她送上微博热评,你就拭目以待吧。”徐慧芳点了点头,满意地笑道,“事情如果办得漂亮,我会给你奖金。”

    卞佑天见徐慧芳当着自己的面,给私人侦探拨通了这个电话,顿时觉得一股寒意从脊梁升起,徐慧芳竟然在暗中调查自己和殷乐,这等于给他精神上拷上了一把枷锁。

    徐慧芳在卞佑天的脸上轻轻地拍了拍,微笑道:“宝贝,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等明天那个贱人就名誉扫地了。”

    她见卞佑天沉默不语,很享受此刻的心情,她知道经过这件事,卞佑天将永远对自己有阴影,看你以后还敢玩真感情?

    挂断徐慧芳的电话,私人侦探要开车窗,准备将烟蒂扔出窗外,就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副驾驶的门嘎达一声被拉开,他惊讶地望过去,只见一个黑影已经上了车,定睛一看,此人很眼熟,正是刚才送殷乐回家的那个男人。

    私人侦探正准备说话,喉咙就被卡住,没有系安全带的缘故,整个人就被撞在了玻璃窗户上,他想要挣扎,小腹下方被戳了一下,就感觉身上的力气缓慢流失,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笼罩着自己。

    男人在自己身上摸了摸,取出了钱包,若是只为求财的话,倒也罢了,只可惜男人从包里取出了一张名片,低声道:“夏禹,私家侦探?”

    夏禹眨了眨眼睛,这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之前当过侦察兵,退伍之后被安排在民政局工作,觉得没意思就下海干了私家侦探这份职业。

    夏禹很满意私家侦探这份工作,首先竞争不是特别大,因为干这一行的需要胆量和能力,并非所有人都能参与这个职业;其次业务量很多,在网络上留下自己的电话,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人找自己,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大部分人都有窥私的欲望。

    徐慧芳是自己手中的大户,有一个拈花惹草的丈夫,每年起码要更换三四个女朋友,所以夏禹负责监视卞佑天,如果有需要的话,夏禹还负责处理杂草。

    苏韬将名片重新塞入钱包,松开了手,夏禹就觉得喉咙火辣辣的,咳嗽了好几声,但身上依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夏禹是个识时务之人,否则也不会常年干私人侦探这活,还能保持全身而退,“今天落在你的手上,我也认栽了,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前提是,你得放过我。做我们这行的,都是迫于生计,我上有老下有小,混口饭吃,也不容易……”

    夏禹话音刚落,就感觉罡风袭面,苏韬挥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打得他整张脸颊变形,撞在了车窗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半晌才回过气来。这一巴掌将夏禹给打蒙了,他没少干跟踪的事情,如果自己这么说,对方一般都会稍微客气点。

    苏韬哪里不知道夏禹这种人的惯用伎俩,平时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等到出事之后,就找个借口,人的隐私属于绝对领域,私人侦探侵犯了别人的绝对领域,还将之转换为金钱,这种人属于没有道德底线的,却用父母家人来作为借口,让苏韬心冷如铁。

    夏禹重新抬起头,望向苏韬不敢轻易说话,感觉到无法猜测到这个外表清俊的年轻人心里是如何想的。

    苏韬沉默许久,淡淡道:“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你好好回答我的话,不要想着给我耍花样!”

    夏禹只能点了点头。

    苏韬伸手从纸巾盒内取了一张面纸,将夏禹嘴角的血丝给擦干净,缓缓道:“是谁派你过来的?”

    夏禹见苏韬将带着血迹的纸团扔到了窗外,情不自禁地感觉浑身发抖,低声道:“是徐慧芳,卞佑天的老婆,就是你们今天参加舞会遇见的那个肥婆。”

    苏韬其实已经猜到这一点,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跟过来,有什么计划,是不是想对殷乐做什么?”

    夏禹犹豫起来,他内心正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见苏韬缓缓扬起手,连忙道:“没错,那肥婆准备雇佣网络水军,让殷乐深陷绯闻,身败名裂。”

    苏韬能看出夏禹没有说谎,伸出手指在夏禹的小腹一戳,沉声道:“带我去找徐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