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7章 动作幅度太大
    苏韬能够感受到无数人羡慕嫉妒的怒火,因为殷乐此刻盘坐在他的腰部,晚礼服的长裙已经被捞到了大腿以上,露出修长的玉腿,从姿势来看,苏韬稍微轻轻地挺胯,就能殷乐丰满挺翘的臀部来一个亲密的无缝接触。

    殷乐已经完全沉醉于舞动身体,她腰部力量很强,轻轻一挺,就将身体直起,单手扶住苏韬的脖子,另一只手扯掉了包柱头发的发箍,如瀑布般的黑发瞬间撒开,在彩灯的照耀下,如同梦幻的珠帘。

    她高高地扬起雪白修长的脖颈,用力地甩动,头发在空中扬起,看似杂乱却充满魔性的魅力,不过,在众人眼中,还是忍不住注视着她充满弹性的长腿,尤其是男人,幻想着若是被这双细腿儿给夹死,那该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苏韬深受殷乐的感染,感觉浑身的肌肉和每个细胞都在跳动,配合着她的舞蹈,作出很多高难度的动作,她轻盈的身体,在苏韬的控制之下,翩翩起舞,伴随着殷乐直起身子,轻轻地一颤,苏韬感觉扶住她的臀部,传来一种美妙的感觉,仿佛一朵云絮压在了手掌,蔓延至全身。

    愉悦的感觉,让他心跳加速,血液沸腾,呼吸粗重,苏韬觉得这样美妙的滋味,如果永远这么继续下去,他都不会感觉疲惫,可惜音乐终于停止,殷乐最后一瞬间,紧紧地抱着苏韬的头,定格般的画面。

    苏韬感觉自己的鼻子,被她不算特别大,但绝对封挺柔软弹性的胸肉给紧紧地顶住,即使在混合着各种体味的封闭空间内,苏韬能够清晰地嗅到那淡淡、甜甜、不腻的乳香。

    “放我下来吧!”殷乐凑到苏韬的耳边低声说道,她想了想,蹙眉又道:“还是别放我下来了,就这样搂住我。”

    苏韬觉得意外,打趣道:“怎么?觉得我的手臂格外有力,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所以你都不想下来了?”

    言毕,他故意托着殷乐臀部的五指张开,殷乐就觉得臀*瓣被电流击中,差点轻呼出声。

    殷乐涨红了脸,低声警告道:“别趁机揩油,小心剁了你的手啊,刚才动作幅度太大,衣服撕了。”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你现在可是求着我,还敢跟我这么说话这么横?”苏韬望着殷乐清澈的眼眸,没有带美瞳,纯天然的眼睛能这么漂亮,让人有些意外。

    不过,他可不会怜香惜玉,本着有便宜不赚就是王八蛋的心态,手指偷偷地捏了捏,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酥麻,加上感受殷乐那气急败坏,又不敢声张的那种恶趣味,苏韬忍不住心情变得愉悦不少。

    殷乐差点就要哭了,不过苏韬也就是浅尝辄止,那只作怪的手掌移到了她的腰部,然后轻轻地一斜,将跨坐的姿势,变成了公主抱。殷乐将下颌含得很紧,从苏韬的角度看不清她面部的表情,此刻殷乐的气质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格,从奔放浓烈变成了含情脉脉。

    随着苏韬搂抱着殷乐走出舞池,旁边众人纷纷开始鼓掌,掌声都是送给殷乐刚才妖艳的舞蹈,苏韬虽然只是个道具,但还是觉得特别满足。

    来到了酒吧的位置,将殷乐轻轻地放下,苏韬朝着她衣摆下方望去,原本是鱼尾裙,刚才殷乐为了跳舞所以将裙摆往上拉,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导致衣服崩线,如今撕了一条大口子,只见她满脸无奈,低声叹气道:“这件衣服是租来的,定金估计是要不回来了。”

    她抬头又看见,苏韬朝缝隙那边张望,误以为他在偷开自己大腿露出来的白腻雪肤,没好气道:“别色眯眯的好不好?我现在烦着呢!”

    苏韬望着殷乐表情丰富的模样,浓黑的眉毛挑了挑,叹气道:“穿着礼服来酒吧跳热舞,天下恐怕也唯独你一人而已。你应该感到自己幸运,因为遇上了无所不能的我。”

    言毕,他朝殷乐靠了靠,整个人身子矮下去,殷乐吃了一惊,下意识就往后退,不过旁边就是挡板,根本没有退路,苏韬半蹲在她破损衣服的两侧,她突然觉得身下凉飕飕的,有种被看个精光的感觉,心中暗骂,这小子不会是作死,想再这里揩油吧?

    苏韬虽然偶尔会小轻浮,但不至于在公开场合做那么龌蹉的事情,他手里多了一枚银针,找到裙摆上的线头,轻轻一勾,绕了两圈,银针就变成了缝衣针。对于一个能轻易缝合伤口的大夫而言,将崩线的衣服完美如初的复原,这是一件极其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约只花了几十秒的时间,苏韬重新站起身子,收起了那枚银针,微笑道:“衣服给你弄好了。”

    殷乐低头望去,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因为礼服的针线都比较复杂,靠一根针灸用的银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线头重新码好,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殷乐忍不住站起身,在原地绕了个圈,低声笑道:“你可以参加那个华夏达人秀,以这个绝活,保证能拿到名次。”

    苏韬满脑子黑线,没好气道:“你让我一个医生,靠缝衣服去赚取眼球,这脑洞也是开得够大的了。”

    殷乐得意地一笑,道:“你看上去年龄不大吧,怎么说话总是这么老气横秋,以后对我尊重一点,要喊我姐,知道吗?”

    苏韬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低声道:“年龄大小,不代表心智高低。咱俩现在是雇佣关系,我最多喊你一声老板。”

    “真不讨喜!”殷乐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没有那么不悦,拿起桌上的洋酒,倒满了一杯,没有兑饮料,直接一口喝尽,“我是不是也特别讨人嫌?其实我也知道,我的性格特别霸道,所以经常容易得罪人。嗯,如果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是带刺的刺猬,谁靠近我,就会被我扎得很疼。”

    苏韬泯了一口洋酒,淡淡笑道:“刺猬之所以有刺,那是为了保护自己。你如果不这样做,恐怕会遇到很多危险。”

    殷乐伸出大拇指,朝苏韬比划了一下,笑道:“你分析得真有道理。我就是想啊,我凭什么对所有人都笑面相迎啊?尤其是一些男人靠近我,就是带着不单纯的目的,我就觉得厌恶,就想让这些家伙赶紧滚蛋。”

    苏韬给殷乐续了一杯酒,道:“卞佑天恐怕为了追你,也吃了不少苦头吧?”

    殷乐托着雪白晶莹的下巴,尾指上的戒指闪烁着光芒,叹气道:“你怎么跟我提起那个虚伪的家伙。没错,他性格很好,非常有耐性,我身上的刺被他一根根拔掉,但结果发现,一切都是骗局而已。”

    苏韬见殷乐眼角泛出泪花,递了一张纸巾过去,被殷乐直接给扔在地上,她轻哼一声,撅起丰润的红唇,道:“我才不要你假惺惺地讨好我。”

    苏韬无奈耸肩,暗忖殷乐还真够捉摸不定,这样的女人才鲜活,值得人细细品味。

    将两瓶洋酒喝完,殷乐才终于决定离开,苏韬见她走得不稳,想要扶住她,却被她给一把推开,她将手包在空中挥舞了几圈,大声道:“我即使醉了,也休想站我的便宜。”

    苏韬暗忖这女人自我保护意识还不是一般的强,笑道:“好的,我离你远远的。”

    酒吧里的人很多,不少男人都关注着殷乐,尤其是刚才的热舞,让这些雄性牲口荷尔蒙旺盛,苏韬皱了皱眉,加快速度走到她的前方,替她挡掉狂风浪蝶。

    出了酒吧之后,被灌了一肚子凉风的殷乐再也忍不住,扶着一棵树呕吐起来。

    等殷乐重新直起身子,苏韬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已经半醉的殷乐给扶入车内,“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殷乐轻轻地拍着脑门,道:“君悦世家,离这儿不远!”

    苏韬望了一眼后面紧随的一辆黑色轿车,叹了口气,暗忖还是送人送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出租车停靠在君悦世家,苏韬付了车费,暗忖殷乐的经济条件应该不错,这里是汉州市区最好的精品公寓,均价达到两万,在三线城市能达到这个价格,已经很夸张,因为这里的老百姓平均个人收入也就在两千五左右。

    扶着殷乐进了电梯,她已经出现睡了过去,苏韬望着她饱满的额头,上面有凌乱的发丝,轻轻地撩拨了两下,最终来到九楼,苏韬从殷乐的手包里掏出钥匙,然后打开了门。

    这是一间一百五十平米左右的四室大户,里面装修得极为雅致,开放式的厨房,客厅显得很大,将殷乐扶入卧室,墙壁上挂着一张她的性感妖冶的巨幅照片。她眼眸迷离,手指点着粉亮的红唇,穿着宽大的纯黑衬衣,真空上阵,露出胸口大片肌肤,整个人半躺着,露出纤细的长腿,因为光线及后期处理的缘故,整个人身上蒙着一层性感神秘的铜色。

    苏韬没有心情欣赏,他将殷乐放在床上,随后来到飘窗边,轻轻地一跃而起,拉开窗帘,从缝隙中往楼下望去,那辆黑色的轿车,已经停在楼下。

    他们被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