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6章 悲伤的狂舞者
    “给我上啊!”徐慧芳还是不信邪,继续朝保安怒吼着。

    “算了吧,老婆!”卞佑天知道继续扛下去,只会让自己处于更加尴尬和危险的境地,“让他们走吧。”

    徐慧芳摇了摇头,怒道:“你怎么这么窝囊,现在被人家打到家门口,还这么心平气和!”

    卞佑天一脸无奈,低声道:“你想让我怎么办?那些保安都拦不住他,难道你还想我过去,送上去给他打一顿?”

    徐慧芳一瞬间委屈无比,面对苏韬,她此刻也是无计可施,自己请了这么多人过来,原本就是想见证自己如何羞辱殷乐,没想到自己聘请的十几个保安,竟然拿不下对面带来的一个男伴。

    更关键的是,作为一个男人,卞佑天此刻只想着把那个瘟神一样的男人赶紧送走。

    除此之外,最为惊讶的,要算得上殷乐。

    事情一波三折,苏韬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她改变了印象,原本以为这就是个道貌岸然,仗着有个家传药房的二世主,唯一的有点就是年轻,长得还挺不错,此刻苏韬的形象顿时伟岸起来,刚才展露的身手,让人特别感觉有安全感。

    苏韬左右四顾,发现不远处有一瓶红酒,他缓步走了过去,提着红酒瓶然后走向徐慧芳和卞佑天。

    舞会现场此刻瞬间安静,谁都在好奇,苏韬接下来会做什么。

    卞佑天此刻紧张无比,早已丢失了一向的稳重与儒雅,他知道苏韬的目标是自己,想要往后退,脚上却没有半点力气。苏韬走到卞佑天的身边,轻轻地拽住了他的衣领,往前一拖,卞佑天整个人重心往前倾斜,斜跪在地上。

    苏韬将红酒瓶底儿朝天,嫣红的汁液形成水柱倒在卞佑天的头上,原本梳理得整齐的头发,此刻耷拉下来,黏在自己脑门上。

    苏韬声音清亮的说道:“今天之所以来赴约,是想要警告你,以后再也不要骚扰我女朋友,如果还继续缠着他,下次就不是喂你红酒这么简单了。还有提醒你老婆,殷乐是个好姑娘,单纯质朴幼稚,她之前是被你给蛊惑、怂恿。作为一个男人,要有家庭责任感,不要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还有作为妻子,要注意打理好自己,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女人若是放任自己,总有一天男人会被其他女人给拐走了。”

    苏韬对徐慧芳能够理解,女人遇到第三者插足,会进行反击,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只是卞佑天实在贱得可以,脚踏两只船,遇事就变成孬种。

    一瓶红酒也倒完最后一滴,苏韬将玻璃瓶朝地上一砸,玻璃碎片四溅,然后拍了拍手,转身拉着殷乐离开了现场。

    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敢于上前,拦住苏韬与殷乐。

    重新回到蒙迪欧内,殷乐扶着方向盘,突然疯了一般的笑了起来。

    苏韬叹了口气,等她笑了足有五分钟,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道:“想哭的话,就哭吧。你这么笑,挺瘆人。”

    殷乐勾掉了泪花,没好气道:“我为什么要哭啊?今天对我而言,是个彻底的解脱,必须高兴,还得庆祝一下。”

    苏韬摇了摇头,道:“我建议你今天好好回家睡一觉,等到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会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刚才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重要,地球照样自转,你还是傲娇的你。”

    殷乐侧过脸望着苏韬,轻叹了一声,道:“我看上去有那么爱卞佑天吗?”

    苏韬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爱他的话,为何明知这是一个局,还贸然前来呢?”

    殷乐顿了顿,压低声音道:“你分析得很正确。我知道今天过来,肯定要面对徐慧芳,我就是要看看,在他老婆和我的面前,他究竟会怎么做!”

    “事实很残酷,但也能理解,那是他的老婆,而你不过是他的情人而已。”苏韬顺口补刀道。

    殷乐怔了怔,苦笑道:“你这人挺残忍,刚才说的话,严重地伤害了我。”

    “你需要听真话,否则还没有认识到现实。一味地给卞佑天找理由和借口。”苏韬一针见血地说道。

    殷乐长叹了口气,道:“你想听听我和他的故事吗?”

    苏韬耸了耸肩,淡淡道:“其实不太感兴趣,不过今晚你租了我,我有义务当你的听众!”

    殷乐发动车子,随着轿车缓缓驶出,开始讲述卞佑天如何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

    在市电视台,卞佑天属于那种年轻能干的领导,在他的运作下,每年电视台的广告收入节节攀升,在某次与广告商的饭局上,卞佑天认识了殷乐,从那以后,卞佑天就开始对殷乐发动了攻势,尽管知道卞佑天有家庭,但在卞佑天无微不至地照顾之下,殷乐慢慢开始动摇。

    随后,徐慧芳知道了一切,多次恐吓威胁殷乐,殷乐也曾想过要离卞佑天远一点,但卞佑天总是用温情的手段,让殷乐心软,并声称会与徐慧芳离婚。

    等殷乐把故事全部说完,苏韬苦笑道:“这就是你为何总是排斥相亲的原因吧?”

    殷乐无奈地笑了笑,道:“以前我姐夫总是给我安排相亲对象,我一直觉得排斥和厌烦,现在想了想,那是因为心中已经住了个一个人。我得感谢你,经过今晚之后,我和卞佑天再无可能,明天我就会辞职。”

    苏韬理解殷乐的意思,与电视台的副台长闹成这样,她继续在电视台工作,已经不再会适合,道:“在我看来,你没必要辞职。”

    殷乐轻轻地撩拨了一下刘海,低声道:“其实我家里早就想让我离开汉州,我一直没有答应,或许此事算是告一段落,让我彻底地死心。”

    苏韬见殷乐嘴角带着一抹释然的笑容,知道这女人倒也不是嘴上说说,或许真的想要面对全新的生活。

    轿车经过两个红绿灯,殷乐突然踩了一脚刹车,眸光流转地望着苏韬,道:“既然是出租男友,你有责任和义务陪我喝酒吧!”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可以啊,反正论小时收费!”

    殷乐将车停在马路边,扭过身子,从后面取出手包,从里面取了一叠钞票,塞入苏韬的口袋里,道:“今晚你都是我的了!”

    苏韬并没有犹豫,将钱随意地塞入口袋中,道:“奉陪到底,谁先溜走,谁就是小狗。”

    找了一家人气比较旺的酒吧,殷乐点了两瓶洋酒,摆出一副不醉死,绝对不回家的势头,苏韬给她倒了一杯酒,殷乐一饮而尽,这女人果然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一瓶洋酒百分之八十全部落入殷乐的腹中,殷乐展颜一笑,伸出手指,朝苏韬勾了勾,笑道:“是我喜欢的旋律,陪我去跳舞啊!”

    “咚次哒次,咚次哒次”。

    殷乐伸手拉住苏韬的手,苏韬只能苦笑着跟随,她的手掌柔软细腻,因为出了点手汗,所以握在手心滑腻腻的。

    人群被殷乐近乎暴力地分开,两人走到正中央,殷乐轻轻地咬着红唇,看上去特别慵懒妩媚地小幅度快节奏摇动着腰肢,殷乐还穿着那件低胸的礼服,所以在灯光下显得有点特别,苏韬顺着她雪白的脖颈往下,可以看到起伏幽深的弧线,忍不住觉得喉咙有些发痒。

    有种人是天生的舞者,没有任何排演,殷乐微微闭着眼睛,轻轻地抬起手,伴随着强烈的节奏,左右打着响指,稳稳地压住鼓点,这是一种慢慢上扬的旋律,她左右摇摆,幅度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静若幽兰,变成了炙热狂风。

    苏韬觉得身上火辣辣的,因为现在舞池大部分人都将目光落在自己和殷乐的身上,对于女神的舞伴,他此刻成为众矢之的,如果变成呆呆的木头,那显然有点太说不过去,所以苏韬只能左脚抬,右角落,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当成一片随风起舞的树叶,而是殷乐就是那阵充满挑逗性的风。

    殷乐已经忘我,在她眼中苏韬就是一个道具,她将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将脸凑了过去,距离绝对不超过两根手指的宽度,苏韬嗅着那带有酒精味道的甜香,暗忖很好闻。

    周围传来一片欢呼声,殷乐成为了中心,调动着所有人的情绪,她蹲地起身,手指压在红润的嘴唇,从苏韬右腿慢慢往上延伸,苏韬仿佛看到了一条灵动的水蛇,绕着自己的身体往上游走,这种刺激的感觉,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苏韬能感觉到,场中所有的男人都在嫉妒自己,每当殷乐几乎快要贴近自己的身体,仿佛都会引来一片遗憾与失落。

    苏韬是个道具,但是一个人人都嫉妒的道具,能被这样妖娆的女子纠缠,就是永远当一块干巴巴的石头,那也无所谓!

    彩灯漫射,照在殷乐精致的脸上,苏韬看到一颗晶莹剔透的泪光在闪烁,他心中不禁微微一酸,这女人表面上热情似火,但心中藏着太多的忧伤,只是希望利用外表的坚强,掩盖失落与心碎。

    苏韬终于变得主动,他搂住殷乐的腰肢,不再是道具,夸张地抖动着胸肌与腰肢,不时地与殷乐来个猛烈的撞击,他也闭上眼睛,疯狂地抬起手,虽然没有与殷乐排演过,但那种收放自如的嚣张味道,与殷乐完美的契合。

    殷乐有点意外,嘴角上扬,她不甘示弱地抬起腿,轻轻地一跃,整个人坐在了苏韬的手臂上,两条纤长的细腿环绕在他的腰间,整个人往后扬起,苏韬开始旋转,在三百六十度的过程中,世界都在旋转,只有两人静止,他仔细欣赏着她那自腰腹、胸口、脖颈美轮美奂的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