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5章 披着羊皮的狼
    殷乐在一瞬间脑袋嗡嗡出现一片空白,剧情与她想象得不太一样,自己应该很平和地与徐慧芳打招呼,然后给卞佑天留下自傲的印象,她显然没想到徐慧芳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羞辱自己,时间仿佛定格了,那酒宛如油画上的一抹妖艳的红,若是泼到身上,骄傲的孔雀瞬间变成可笑的麻雀。

    徐慧芳眸光露出冷笑,殷乐之所过来,是她安排人私下送过去的请柬,她就是要在这个公众场合,让这个小妖精知难而退。

    丈夫卞佑天从来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徐慧芳心知肚明,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知道驾驭男人,如同放风筝,只要手中扯住线,无论他飞到哪里,总逃离不了自己的视野。

    这么多年来卞佑天换了一个又一个女人,但她能看出卞佑天对殷乐的感觉不一样,这次丈夫动了真感情。前段时间,徐慧芳通过私人侦探找到一份音频,殷乐竟然要求卞佑天与自己离婚,而卞佑天竟然含糊其辞地答应,这让徐慧芳怒不可遏。

    “这对奸夫淫妇!”在徐慧芳的心中,卞佑天有错,但殷乐的故意诱惑,更占据主要原因。徐慧芳下定主意,要在众人的面前,扯掉殷乐虚假的伪装。

    红酒带着徐慧芳的愤怒,在空中飞出了惊人的弧度,角度无懈可击,朝殷乐飞了过去。

    殷乐下意识地用粉色的手包挡住自己的脸,这是人的本能反应,突然她感觉到腋下一轻,整个人的重心往右侧横移,她似乎听到耳边传来嗖嗖的风声,惊险且差之毫厘地躲过了那红酒的攻击。

    她斜躺在苏韬的怀里,抬眼望着救了自己的家伙,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眸光清澈,含着些许玩味,仿佛在琢磨为何会出现此刻的情形。

    苏韬低下头,腾出一只手,用手指点了点殷乐脑门的紫红,道:“没有完全躲过去,还是溅到了一滴。”

    他那根沾了红酒的手指放入口中泯了泯,殷乐突然有种全身发麻的感觉。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中发生,从徐慧芳的泼酒,到苏韬拉扯殷乐躲过,再用手指点掉她额头上的酒液,最终扶正殷乐,在普通人的眼中,只是眨了眨几次眼睛而已。

    徐慧芳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嘲讽,瞬间变成惊讶,因为脑海中跟断片似的,中间似乎少了个片段,殷乐如何瞬间就从眼皮底下消失了?

    红酒泼在地上,蜿蜒流淌成一道弯曲的嫣红痕迹,没有打中目标,让徐慧芳差点忘记下一步该如何做。

    徐慧芳缓缓地松开微粗的手指,玻璃杯从空中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咔擦声,她指着殷乐骂道:“没想到你还真有脸来参加今天的舞会!”

    殷乐惊魂未定,略有点慌乱地望着徐慧芳,她外表看上去坚强,但内心还是处于弱势一方,毕竟她此刻属于第三者,她目光瞄向卞佑天,希望他能站出来,替自己说几句,未曾想,卞佑天一脸木然地扭过脸,不与自己的眼神交汇。

    “啪嗒……”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就在徐慧芳说话间,苏韬缓步走到她的身前,扬起手掌,狠狠地抽在她的脸上。

    “你打我?”徐慧芳捂着火辣辣的脸,不可思议地望着苏韬。

    这是自己的别墅,自己举办的舞会,原本打算羞辱一下殷乐,以她的了解,即使羞辱了殷乐,舞会照样还会如常的进行,因为她了解卞佑天,只会忍气吞声,默默忍受,同时徐慧芳也想借着今天,告诉卞佑天,以后要乖一点,不要触犯自己的底线。

    但剧情突然就反转,自己被人打了,这是一个样貌清瘦的年轻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上下,眉毛浓黑,唇红齿白,带着一脸谦和的笑意,但就是这个年轻人,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苏韬收回手掌,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一巴掌是替我的女朋友打的,因为你刚才的举动实在太过无理。我女朋友长得这么漂亮动人,若是沾上了庸俗的红酒,岂不是天怒人怨?”

    徐慧芳被苏韬一阵抢白,气得丰满的胸部上下浮动,怒道:“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苏韬摇了摇头,语气平和地说道:“我不管这是哪里,任何人欺负我的女人,我都不能答应。原本进来之后,觉得今天的舞会高端大气,没想到竟然遇到你这种泼妇,实在让人倒胃口。”

    “你骂我泼妇?”徐慧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欺负,不仅挨了一巴掌,而且还被各种强词羞辱。

    苏韬指着地上的红酒,已经碎裂的玻璃杯,道:“你不仅是个泼妇,还是一个摔妇。穿着高档的衣服,喷了奢侈的香水,也掩盖不了你身上浓郁奔放的狐臭味。”

    徐慧芳瞪大双眼,被戳中了痛处,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转身望着卞佑天,怒道:“你不觉得要做点什么吗?他可是在骂你老婆!”’

    卞佑天回过神来,朝苏韬看了许久,原本他以为殷乐今天只是随便带了个男人过来,因为苏韬太年轻,殷乐一直说喜欢年龄大一点,成熟稳重的大叔型,苏韬显然不是她喜欢的哪种类型。

    没想到苏韬能够站出来给殷乐出头,这已经说明两人的关系不同寻常。

    舞会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这里,周围站着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尤其当徐慧芳被扇了耳光之后,不少人都躁动起来了。一场宴会变成了闹剧,举办者竟然被人当众羞辱,实在太有损尊严。

    卞佑天朝前走了一步,冷声道:“你必须要给个说法,刚才打了我老婆,现在给我老婆打回两巴掌,就算是饶过你了。”

    苏韬转过头望了一眼殷乐,殷乐已经呆住了,她没想到事情闹得越来越大。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暗忖这个姑娘怎么关键时刻呆萌了啊,自己可是在给她挣面子啊。所以苏韬朝着她柔嫩的胳膊,故意轻轻地揉捏了一下,殷乐觉得手臂一阵酸麻,终于回过神来。

    殷乐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冷冷地与卞佑天,道:“刚才可是你老婆先准备用红酒泼我,如果不是我躲闪及时,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了。他之所以打你老婆,也是因为你老婆之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没有素质。”

    卞佑天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压抑着怒气,低声道:“殷乐,你不要胡闹,今天是什么场合,注意处理问题的分寸。”

    殷乐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道:“别总用那一套来敷衍我,注意大局,注意分寸,我已经受够你的虚伪了。”

    卞佑天见殷乐根本不给自己面子,沉下脸道:“既然如此,那就对不住了。”言毕,他朝已经赶过来的黑衣保安使了个眼色,那几人一直在等待指示,此刻就将苏韬和殷乐给围住了。

    卞佑天淡淡地说道:“他们恶意破坏舞会,请他们现在离开吧。”

    卞佑天此话说得冠冕堂皇,但那些保安心知肚明,在请他们离开的过程中,还得给他们一点苦头尝尝。

    殷乐朝无奈望了苏韬一眼,苦笑道:“不好意思,让你惹麻烦了。”

    苏韬点了点头,道:“没办法,早上出门,忘记算一卦,如果知道今晚倒霉,无论你怎么色诱我,我都不会凑这个热闹的。”

    殷乐没想到苏韬此刻还有心情开玩笑,低声道:“等下我拦住这些保安,你赶紧往外冲,我是个女人,卞佑天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不会把我怎么样,如果你被逮住了,恐怕就要受皮肉之苦了。”

    苏韬见殷乐在危急关头知道关心自己,暗忖这女人性格虽然泼辣一点,但还是挺讲义气,他轻轻一笑,道:“你怎么这么悲观呢?人要充满信心,相信奇迹,尤其面临绝境的时候,要用不服输的勇气。”

    殷乐没想到此刻苏韬还有闲情逸致贫嘴,又气又急道:“你给我认真点,严肃点!”

    苏韬笑道:“好的,我闭嘴五分钟!”

    话音刚落,有一个保安已经冲了过来,他的身手不错,采用的是比较常用的擒拿技,手拿住苏韬的胳膊,同时下腿一绊,一般就能降服住对方。

    不过,情况并没与那么简单,他手刚送过去,摸到苏韬的胳膊,直接就滑了过去,然后手腕传来剧痛,骨头传来嘎嘣一声,整条胳膊耷拉下来,脱臼了。

    苏韬举手投足地轻轻一拐,就卸掉了保安胳膊,对于精通正骨的中医而言,卸胳膊如同吃豆子一样简单,稍微借点力,就足矣。

    情况诡异,让其他人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这些保安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什么训练,平时穿着得体,也只是充个门面,真遇到了行家,哪里有什么战斗力。

    徐慧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指着苏韬道:“给我上啊!今天不拿下他,明天都给我走人!”

    保安们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为首的是保安队长,当过几年消防兵,军体拳练得不错,他此刻知道,手脚上肯定占不到便宜,掏出一根电棍,朝苏韬冲了过来。

    苏韬站在原地,等到进入攻击范围,飞起一脚,那保安手腕一麻,电棍就抛飞起来,苏韬接过电棒,顺畅麻溜地摁动开关,在那保安队长的胸口一戳,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嘎嘣嘎嘣的电流声,那保安队长委顿余地,直接被电晕了。

    其余的保安原本想一拥而上,但见到这个情形,顿时又退了回去。

    卞佑天脸上满是惊容,满脸平静的苏韬,此刻就像是个披着羊皮的狼,揭掉了身上的伪装,让人心生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