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4章 出租男友服务
    “你为什么挂我的电话?”殷乐郁闷地问道,被挂断电话的感觉谁都遇到过,那滋味仿佛表白被人拒绝一般,有点伤人自尊。

    “现在推销电话太多,所以我一般陌生电话都不接。”苏韬暗忖殷乐这女人还挺强势,自己不过跟她见过一次面,对自己的态度如此颐指气使,说话的语气也就有点不是特别客气。

    殷乐之所以不舒坦,主要是因为此次打电话有求于苏韬,被他直接掐断电话,心中潜意识里就觉得受到羞辱。不过,她还是很好地按捺住脾气,低声道:“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陪我赴个约!”

    苏韬皱了皱眉,下意识地觉得其中另有故事,试探道:“不会是想让我去陪你演戏吧?”

    殷乐被苏韬猜中了心思,微微惊讶,暗忖这个看上去很年轻单纯的家伙,怎么这么聪明,嘴上掩饰道:“没那么复杂,晚上有个舞会,我想请你陪我参加。”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像你这种美女主播,找个舞伴应该还是很简单的吧?”

    殷乐皱眉,没想到苏韬如此不好说话,道:“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一次,我欠你个人情。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给姐夫打电话,说你始乱终弃,对我不负责任。”

    苏韬一阵无语,自己怎么就始乱终弃了,他没想到殷乐性格如此霸道,而且处理问题的方式,更是出人意料,无理刁蛮任性,不过也让苏韬觉得有点意思,暗忖看在她是个美女的份上,就原谅她吧。

    苏韬摸了摸鼻子,淡淡笑道:“那行吧,晚上你早点来接我。既然是舞会,肯定得要穿着得体,所以你得安排好我,不至于丢了你的面子。”

    殷乐愕然半晌,没好气道:“你穿什么,还得我安排?”

    苏韬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我只是个演员,你是导演。演员穿什么衣服,在剧情里拥有什么样的性格,那还不是由你来定?”

    殷乐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嘴唇,道:“罢了,没想到你这么麻烦,行吧,下午四点左右,我过来接你。”

    咖啡馆内飘荡着悠扬的旋律,《致爱丽丝》舒缓的演绎着小清新的浪漫,桌上摆放着鲜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地上铺着棕色的地板,座椅后方整齐的摆放着一排书籍,书架右侧摆放着一个书签盒,便于客人随时取用。咖啡杯的热气腾腾地冒出,如同山涧的清泉,让人放松心灵。

    殷乐一只手翻弄着书页,一只手拿着咖啡匙不停地搅拌咖啡,偶尔朝窗口望去,终于苏韬出从卫生间里走出,换了一身黑色的西服,打着领带,她眼前亮了亮,走过去帮他整理了一下衬衫的衣领,掸了掸衣角,很满意自己搭配的作品,点评道:“还算精神!”

    苏韬目光落在殷乐的身上,柔和的灯光下,殷乐白皙的皮肤仿佛蒙上了一层俏丽的光辉,晶莹丰润、迷人诱惑的红唇弥散着一个香甜的味道。他耸了耸肩,道:“放心吧,作为一个合格的出租男友,我会肩负起身上的责任,不会给你跌份。”

    “出租男友?”殷乐对这个词感觉到很新鲜,“请问你提供哪些服务?”

    苏韬捏了捏有点发紧的领带,淡淡笑道:“除了违背道德、法律、正义的事情之外,本人都可以提供,而且收费很公道,一个小时只需要两百块钱,如果你特殊服务要求,比如牵手、接吻、跳舞,甚至上床,一般会逐级增加费用。当然了,像你这样漂亮的客人,我出于同情,特殊服务可以免费。”

    殷乐知道苏韬是在故意胡扯,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道:“别整天做白日梦,记住今天不是我雇佣你,而是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接触一下上等社会的圈子。”

    苏韬一本正经地弯腰,给殷乐行了个礼,淡淡道:“看来舞会的规格很高?”

    殷乐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基本上整个汉州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参加舞会,所以表现得好一点,说不定就攀上高枝了。”

    苏韬摸着下巴,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听上去,好像你给了我一个鲤鱼跳龙门的机会哩。”

    殷乐扬起漂亮修长的脖颈,见苏韬满脸崇拜的模样,知道他是故意装成如此,没好气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舞会的举办地位于西郊的一栋豪华别墅。这栋别墅比较特别,与周边的房屋显得格格不入,占地面积极大,宛如大隐于野的皇宫,当白色的蒙迪欧抵达门口,黑色的电动钢门被缓缓打开,两名穿着西装的保安戴着墨镜站在两侧,他们身上挂着耳机,汇报着入口的情况。

    轿车在保安的指导下,停在楼宇右侧的空地上,苏韬下车之后,发现周围停着许多豪车,由此可见今晚的舞会的确高端。

    舞会设在公寓后面的花园内,里面有一个游泳池,大约近百人穿着正式,三两人凑在一起,享用美酒与佳肴。

    等殷乐走入场内,周围的目光顿时往这边看了过来。殷乐今天选择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晚礼服,头发高高的束成一团,露出雪白小巧的耳朵,及饱满光洁的额头,她进场之后,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人,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眸光充满自信与睿智的神采,踩着一双十厘米左右的银色镶钻高跟鞋,每走一步,顾盼生姿。

    苏韬按照之前拟定好的剧本,伸出胳膊,殷乐轻轻地挽着,两人身材登对,在别人眼中就成了一对金童玉女,格外扎眼。

    站在大厅西侧,足有两米高的酒塔旁边,身材约莫一米八的男子正在与身前的朋友谈笑风生,当他看到殷乐携着苏韬进场,眼中闪过一道阴冷之色。

    “卞台长,那不是你们电视台的主持人殷乐吗?没想到她今天也过来参加舞会,本人比电视上更加明艳动人,只可惜带了个舞伴过来,不然恐怕许多人要蜂拥而上,一亲芳泽了吧?”朋友微笑着寒暄道。

    卞佑天抿了一口红酒,淡淡笑道:“我先失陪一下,去打个电话。”

    卞佑天缓步推门,离开舞会场地,来到一个人少偏僻的地方,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殷乐的电话,结果电话被挂断,一条手机短信发送过来,“有什么事吗?”

    卞佑天长叹一口气,发送短信,“你为什么会出现舞会,跟你一起过来的那个男人是谁?你故意想报复我吗?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

    未过多久,短信回复过来,“为什么你在的地方,我就不能出现?他是我的男朋友,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小心你的老婆会吃醋!”

    卞佑天读完短信之后,眼中露出愤怒之色,他狠狠地挥了挥手机,终究还是没有将之砸烂。突然肩头一凉,他吃惊地转身,等看出来人,嘴角露出微笑,道:“亲爱的,你吓了我一跳。”

    “我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跑到这儿来了?刚才给谁打电话呢?”妻子徐慧芳眼中闪过疑惑之色。

    卞佑天轻轻地揽住徐慧芳的肩膀,在她略胖的面颊上亲吻了一口,低声道:“同事发短信找我,事情比较复杂,我给他们指导了一下。”

    徐慧芳复杂地看了一眼卞佑天,淡淡道:“再紧急的事情,也要晚点处理,今天你和我可是舞会的主角。”

    卞佑天淡淡笑道:“老婆,你费心了,请了这么多重量级的客人,今年电视台的广告收益肯定能翻倍。”

    徐慧芳微微笑道:“你的事业也是我的事业,为你张罗一切,这是值得的。咱爸在里面做了很多工作,若不是因为他的地位,哪里有这么多人来捧场?”

    卞佑天从汉州电视台广告部的普通业务员,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如今成为汉州电视台分管广告投放的年轻副局长,离不开自己老丈人的支持。徐慧芳的父亲是汉州商会的会长,如今依然活跃在汉州的官商界,徐慧芳现在是一家投资基金公司的董事长,掌管着数亿元的资金。

    重新走入宴会大厅,卞佑天与徐慧芳两人紧紧地挽着手,两人贴得很紧,表现得特别恩爱,只是徐慧芳只有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加上体型浮肿,走在卞佑天的身边,看上去有些滑稽。

    徐慧芳并没有往舞台中央走去,而是牵着卞佑天的手,两人缓步往光亮夺目的殷乐走了过去。

    殷乐见两人走过来,表情没有任何改变,面带微笑,八颗洁白牙齿微露,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殷乐表现得很自信,她比徐慧芳高了大半个头,几乎是俯视着望着徐慧芳。

    徐慧芳微微一笑,伸手朝正好经过身边的服务员挥了挥。

    服务员停下脚步,徐慧芳从托盘里取出高跟玻璃杯,笑容突然变得狰狞,她猛然抖动手臂,红酒在空中划过一道扇面,往殷乐的脸上泼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