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3章 看偷拍小视频
    手机上发送了一段视频,吕诗淼见苏韬凑过来,连忙将手机给关掉,她眼中闪现出慌乱,面颊微红,小巧的琼鼻上冒出几颗汗珠,苏韬满面疑惑,奇怪地问道:“究竟看到什么了,这么慌张?”

    吕诗淼摇了摇头,佯若无事地说道:“没什么,你怎么进来了?隔壁有客房,我等会帮你铺一下,你睡在那边。”

    苏韬摸了摸鼻子,暗忖还想瞒着自己?他故意往外面走,突然一扭身,站到了吕诗淼的侧面,一下子夺过吕诗淼的手机,密码0613,上次吕诗淼告诉过自己。

    吕诗淼措手不及,发现苏韬已经点亮屏幕,只见他先是露出惊讶之色,旋即又归于平淡,嘴角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坏笑,仿佛在细细研究视频的内容。

    吕诗淼无奈地坐在床上,双手合抱在胸前,叹气道:“刚才乔波发过来给我的,他上次所说的视频,应该就是这个,与乔德浩苟且的人,看上去很像我,但绝不是我。”

    乔波那天是说过,自己看过吕诗淼与乔德浩在家中偷晴的视频,没想到乔波今天竟然发了过来,这恐怕有种报复的冲动。

    苏韬点了点头,也看出几分差异,笑着说道:“这女人的脸型跟你相似,但身材差太多了,她顶多是个小苹果,而你是个大西瓜。”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啐道:“看得带劲吗?要不要给你拷贝一份,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研究?”

    苏韬摇了摇头,目光还落在手机屏幕上,道:“这视频拍得不清楚,有什么可研究的?只不过是能满足人的好奇心而已。我心中一个疑问,究竟乔波为何会得到这个视频。”

    吕诗淼叹了口气,皱眉道:“莫非乔德浩故意给乔波?”

    吕诗淼的想法很大胆,但可能性极低,乔德浩人品极差,但也不至于把自己在儿子婚房里嘿咻的录像丢给自己儿子,苏韬摸着下巴想了许久,道:“你仔细想想,家里这个角度是否按有摄像头?”

    吕诗淼努力回想聊一下,摇头道:“应该不会!因为我经常会打扫卫生,如果长期安放着摄像头的话,肯定会被我发现。”

    苏韬手指在屏幕上划拨了两下,分析道:“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有心人故意要设计陷害乔德浩,为了威胁他,甚至将视频发送给了乔波。然而,乔波误以为这视频的主角是你和乔德浩。”

    吕诗淼仔细梳理头绪,点头苦笑道:“这么解释,倒也还算合理。”

    苏韬摸着下巴,缓缓道:“视频中的女人是关键人物,如果能找出她是谁,答案就能真相大白了。这个女人既然与乔德浩关系如此亲密,也说明她肯定是熟人,你仔细看看,有没有印象?”

    吕诗淼凑了过来,站在苏韬的身边,仔细盯着屏幕看了许久。光线极其不好,只能看出模糊的轮廓,但乔德浩与那女人发生动作,却是看得真切。

    乔德浩的身材走形,挺着个大肚腩,趴在女人的上方,口中喘着粗气动作着,看上去很亢奋……

    如今影视界最受欢迎,广为传播的,已经从东京热,转变成精短剪辑的小视频,虽然画面质量略有不佳,但贵在真实。

    吕诗淼突然发现此刻的场景太暧昧,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竟然与苏韬一起看偷拍小视频?

    这还真是够荒唐,她偷偷地瞄了一眼苏韬,只见他眉头紧锁着,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杂质,仿佛不受任何干扰。

    吕诗淼努力让自己沉下心,去辨认视频中女人的模样,但总是不经意地游走到两人激烈的接触上,神游物外,她感觉身体发烫,浑身燥热难当,终于还是选择放弃,无奈道:“我看不清楚这个女人,实在太模糊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能理解你,画面太美,容易让人走神嘛。”

    吕诗淼虽然冷若冰霜,但毕竟也是个女人。与丈夫乔波的关系弄得很僵,长时间用工作的压力来麻痹自己,但女人也是有欲望的,尤其是尝过禁果,知道男欢女爱,经过长时间的烘干烤制早已变成了干柴,若是点燃一把火,很容易就变成滔天烈火。

    吕诗淼被气得不行,伸出柔软的手掌,道:“拿给我,我再仔细看一看。”

    苏韬将手机抛给吕诗淼,目光落在吕诗淼的身上,暗忖难怪乔波会误会,因为光线的关于,那女人与吕诗淼的确很相似,年龄差不多,只是身材稍微欠缺了那么一点,比不过吕诗淼如此凹凸有致。

    吕诗淼仔细研究许久,还是没能认出来,叹气道:“画面实在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

    苏韬点头分析道:“乔波之所以误会,恐怕是因为事情发生在你俩的房子内,再加上乔德浩经常对你嘘寒问暖,所以他才会先入为主,认为视频中的女主角就是你。”

    吕诗淼点了点头,将视频点掉,抬起下巴瞪了苏韬一眼,道:“事情已经不重要,如果乔波认为里面的女人是我,那就让他这么觉得好了。”

    苏韬微微一怔,知道吕诗淼已经被乔波伤透了心,叹道:“从乔波的态度来看,恐怕他还打算纠缠你,你把手机给我。”

    吕诗淼露出意外之色,道:“你想做什么?”一边说着,还是将手机递给苏韬。

    苏韬笑了笑,帮吕诗淼将乔波的联系方式直接给删除、拉黑,道:“帮你做个决定,彻底地与他断绝关系。”

    吕诗淼望着苏韬走出房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或许这种恩断义绝的方式,让吕诗淼觉得空落落的,憎恨一个人也是情感,只要是情感都会有羁绊,想要彻底的释然,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片刻之后,吕诗淼从房间内走出,找出床单和一床空调被,来到客房替苏韬铺好,从卫生间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苏韬在洗澡,刚才视频里的那段场景不知为何如同中了魔一样,在脑海里不停地翻滚起来,吕诗淼感觉下体凉飕飕的,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胡乱地抹了抹床单,赶紧回到了自己的主卧。

    苏韬洗完澡之后,走入客房,发现床单皱巴巴的,暗忖这不正常啊,作为一个有洁癖和强迫症的女医生,绝不可能如此潦草的行事,他将床单抖了抖,捋平整,然后关掉了灯光。

    床单是洗净的,空调被却是被吕诗淼贴身盖过的,上面传来一阵特殊的味道,香气混合着体液的味道,让苏韬不禁浮想联翩。在加上刚才那段朦朦胧胧的小视频刺激,苏韬突然觉得自己在接受一次特殊的考验。

    隔壁主卧还亮着灯光,吕诗淼喝了一杯凉水之后,取出一本爱情散文,捻着纸页阅读,不知为何,简单、浅白的文字,难以入眼,给人一种眼花缭乱之感,脑海中除了乔德浩那臃肿恶心的体型之外,还充斥着女人声声刺耳入骨的谩叫。

    只要是人,都会面临人性的考验,吕诗淼也经受着折磨,那道门如同枷锁,压抑得她难以呼吸。

    迷迷糊糊之间,吕诗淼睡着了,在梦中门被轻轻地推开,苏韬一脸坏笑着走进来,直接将自己压在身上,她没有反抗,嘴巴里喊着走开走开,但双手却紧紧地搂着他的腰肢……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的动静将吕诗淼惊醒,她下意识地抹了一下双腿之间,觉得凉飕飕,无奈苦笑,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梦而已,从衣柜里取出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给换上,然后将半干的脏裤用昨日穿的衣衫给裹住,暗忖晚点放进洗衣机里。

    出了房门,苏韬在厨房里忙活着,他正在准备早饭,“刚才下楼,我与五金店老板说过,他等会就过来换门锁。我正在准备下鸡蛋面,你想吃煎蛋还是盐水蛋?”

    吕诗淼将洗衣机打开,望着衣服在滚筒里翻动,终于松了口气,有种犯罪后毁灭证据的感觉,淡淡道:“随意吧,都可以。”

    过了半晌,苏韬将两碗面和炸掉的金黄酥嫩的鸡蛋端上饭桌,吕诗淼简单洗漱过,脸上扑了点润肤霜,肌肤似乎吹弹可破,苏韬望着她面颊两侧的红晕,似笑非笑道:“你昨晚睡得似乎不错啊?”

    吕诗淼吸溜了一口面条,暗忖面条劲道十足,火候把握得恰大好处,反问道:“你难道没睡好?”

    苏韬用筷子夹起鸡蛋,放入面碗中浸泡,淡淡道:“失眠了,主要睡觉之前太兴奋,一夜都在胡思乱想。”

    吕诗淼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我是一觉睡到大天亮,还做了个美梦呢。”说到此处,她声音略低,眸光闪躲,暗忖苏韬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正思绪恍惚间,吕诗淼突然觉得下身一麻,苏韬突然伸出两只脚,勾住了她裸露在外的脚踝,道:“我现在特别后悔,昨晚如果胆子大一点的话,至少就不是我一个人失眠了。”

    吕诗淼慌乱无比,连忙拔回脚,胡乱地站起身,瞪着苏韬,道:“你给我老实点!”

    苏韬望着吕诗淼抱着面碗走到沙发上,自言自语道:“逃跑还带着面碗,就怕不吃饱,看来自我求生能力不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