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2章 拒绝叫喊报警
    小区内五金店老板出去有事不在家,锁确定暂时换不了,吕诗淼吃饭的时候有点走神,外面一阵炸雷声响起,雨哗啦啦的下了起来,苏韬皱眉叹气道:“天气预报什么时候这么准,说今天会有大雨,果然下了。”

    小区内的饭馆,属于夫妻档,做出来的菜,味道很一般,油盐、调料用得很多,一开始吃还行,吃多了就觉得齁人、麻嘴。

    吕诗淼“嗯”了一声,拿着一次性纸杯喝了口水,声音很低地说道:“这么大的雨,你也别急着回家了。”

    苏韬淡淡一笑,道:“吃完饭的估计都要九点了,如果我还待在你家中,恐怕不大好吧。”

    吕诗淼暗忖苏韬这是故意装作听不懂吧,淡淡道:“如果你非要急着回去,那我肯定也不拦你。”

    苏韬见吕诗淼有些失落,笑道:“罢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今晚我就陪你住在新房子一宿,等明天找五金店老板换了锁,你就不会感觉害怕了。”

    吕诗淼见苏韬直接说出自己的心事,羞怒道:“谁说我感觉害怕了啊?”

    苏韬见她还不承认,摸着下巴,叹气道:“我怀疑那个中年男人今天敲门是故意装醉,世界上有几个这么蠢的人,分明都搬家了,还重新再摸上门,所以得出结论,这男人是故意想接近你,刚才只是投石问路而已。”

    吕诗淼胆子本来就不算大,听苏韬这么一讲,顿时就觉得有点胆寒,那中年男人醉醺醺的望着自己时,眼神中淫邪无比,就像要把自己吃掉一样。吕诗淼喉咙发干道:“其实我今天也不一定非要住在新家,等下回医院宿舍住一宿就是了。”

    苏韬见吕诗淼惊慌失色的样子,暗自好笑,淡淡道:“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咱俩算是同事和朋友,今晚我就勉为其难,陪你住一宿,若是他今晚没来的话,说明我的猜想是错误的,等明天更换了新锁之后,就无后顾之忧。若是他今晚敢来骚扰你,我就给他一点教训,让他以后彻底丢掉这个念头。”

    吕诗淼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不过还是接受了苏韬的建议。

    一顿饭吃了六十多块,吕诗淼抢先付钱,苏韬也就没拦着。等上了楼之后,吕诗淼从卧室内抱出几件衣服,见苏韬盯着自己手里的内衣看,白了他一眼,淡淡道:“今天搬家流了很多汗,我去洗个澡。”

    医生尤其是女医生,大多数都有洁癖,因为他们整天都跟病菌打交道,在他们的世界里,到处都是细菌、病毒。

    等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苏韬走进主卧,准备找一床被子和枕头,等下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晚,出来之后,发现吕诗淼哼起了歌,苏韬顿时神游物外,心里想着浴室里的旖旎风光,暗忖自己此刻就是破门而入,吕诗淼恐怕也没有太多办法。

    当然,那也只是想想而已,苏韬打开了电视,调到了中央七套,里面正在放“大草原的野性”纪录片,一只雄性狮子蹲在母狮子的身上,嗷嗷地叫着,下面的母狮子也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不时转过头,朝着雄狮子的脖子咬两口。

    人的联想力是极其强大和可怕的,苏韬不得不调整了好几个姿势,暗恼,吕诗淼也太浪了吧,洗澡便洗澡,为何还快乐地唱起了歌,这不明摆着要弄出人命,才罢休嘛?

    转念一想,莫非吕诗淼在引诱自己。

    人就是这样,当灵魂浑浊的时候,就会将世界想象得肮脏不堪。

    吕诗淼之所以会唱歌,是因为内心有些紧张和复杂,她在心中咒骂自己的冒失,为何邀请苏韬留宿家中?

    吕诗淼甚至害怕苏韬会自己洗澡的过程中,突然冲进来,若真发现这样的情形,自己该如何是好?

    拒绝?叫喊?报警?

    那都太可笑,一切都怪自己给苏韬太多的暗示,过错都在自己的身上。

    大声地唱歌,是为了给自己鼓劲,她已经想明白,若是苏韬真冲进来,自己就淡然地劝他出去。表现得特别大度,特别镇定,这样就能在气势上压住苏韬。

    客厅液晶电视机的声音响起,吕诗淼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苏韬应该在看电视,至少说明他一时半会不会冲进来,她加快手上的动作,迅速地将头发洗好,然后将沐浴露倒在沐浴球上涂抹了全身。

    吕诗淼的皮肤很白嫩,她从来没有去做过美容护肤,但上天给了她足够的恩赐,所以拥有其他女人羡慕的肤质,沐浴乳被揉搓后,很快变成了细小的泡沫,沾满全身,她摸过手臂之后,又揉抹胸前,泡沫如马赛克般挡在自己傲然挺立的雪岭之巅。

    吕诗淼深吸了口气,打开花洒,水珠噼里啪啦地打在肌肤上,让体内的燥热与不安,消释了不少。

    她有点明白自己对苏韬的感觉,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

    信任是一点一滴积累,从他治好了娇娇的病开始,吕诗淼发现自己的生活中突然闯进了一个特别的大男孩。他看上去有点放肆,但处理事情极其细腻,懂得关爱弱者,同时愿意出手打抱不平,

    他在会议上敢于出手制止乔德浩对自己的骚扰;在酒吧内愿意替自己出头,将乔波收拾得够呛;更重要的是,在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他愿意陪着自己。

    陪伴,往往最能打动人心。

    在吕诗淼的内心,苏韬从一开始恶意吃豆腐的小色狼,变成了阳光暖心的大男孩。

    但她却不知道,如今苏韬就像一只发情的野兽,如今只是压抑着内心的躁动欲望,竭力克制情绪不爆发。

    苏韬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爆炸!

    动物世界很能引起人性的欲望,当一只羚羊被云豹咬断喉咙的,在草地上不停地抽搐着双腿的时候,苏韬又开始联想,那只羚羊应当特别的痛苦,凄惨的叫声特别让人同情。若是吕诗淼躺在自己的身下,自己吻上她雪白的脖颈,她应该也会痛苦,也会凄厉地悲鸣。

    苏韬不能放纵自己乱想,掏出手机,发现薇拉发来一段视频,只有十几秒,她坐在西式餐桌前,面对着一大桌饭菜,正在享用晚餐,下面还附上了一段话,“蜜雪儿说,明天就要回俄罗斯,我的天啊,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所以我得多吃一点,如果长胖了,你也有办法让我轻松地减掉吧?”

    苏韬无奈一笑,薇拉的那个混血老妈,的确有点磨人,薇拉这段时间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照顾她妈妈的身上。

    苏韬想了想,发了条信息过去,“尽管吃吧,如果真胖了,没人要了,我会回收。”

    薇拉很快发了个“你是猪头!”的表情包,苏韬忍不住笑出声,薇拉这个俄罗斯女商人,已经完全适应华夏文化,平时表现得和女神,卖萌的本事一点都不弱。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苏韬一直竖着耳朵观察动静,暗忖若是吕诗淼摔倒什么的,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冲过去,来个理所应当的揩油,只可惜,吕诗淼并没有给他机会,更令人失望的是,吕诗淼穿得整整齐齐,肩上还披着一件外套。

    不过,女人出浴的瞬间是美丽的,尤其是吕诗淼这种级别的俏丽少妇,她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膀上,紧致的皮肤因为热气熏蒸的缘故,显得白里透红,水润弹凝,让人情不自禁地像扑上去咬一口。

    尤其是,苏韬突然意识到吕诗淼平时几乎不化妆,因为此刻是纯素颜的形象,与平时的形象没有丝毫区别。

    素颜美女,这年头比国宝大熊猫还难能可贵。

    “你不热吗?穿这么多衣服!”苏韬无奈苦笑,这几天正是秋老虎,气温还在三十度上下,虽然下了雨,但房间里闷得很。

    吕诗淼用干毛巾揉搓着头发,淡淡道:“你热吗?要不我开下空调,试试有没有故障?”

    言毕,她从桌上取出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苏韬不知觉地偷偷打量着吕诗淼,暗忖吕诗淼这样的佳人,难怪乔德浩是她的公公也动了心思。不过,乔波认为乔德浩已经跟吕诗淼发生了关系,还有一段视频,莫非那是真的?

    以苏韬的眼力,吕诗淼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否则她这演技也太逆天了。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吕诗淼发现苏韬不时会偷瞄自己一眼,又开始紧张了。

    “觉得你好看,多看你几眼,有什么问题吗?”苏韬双手张开,大喇喇地躺在床上,笑问。

    吕诗淼佯做很生气,警告道:“我比你大好几岁,你以后要喊我姐,对我表示足够的尊重,别跟我总说话那么轻佻,否则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苏韬才不会被吕诗淼这苍白的威胁给吓倒,耸了耸肩,笑道:“不理我,那是一件好事,省得以后来麻烦我。”

    吕诗淼仔细一想,苏韬说得没错,自己麻烦他的事情可不少,被这么一堵,竟然找不到回绝的方式,轻哼一声,往卧室走去,并带上了门。

    苏韬皱了皱眉,有点不高兴,暗忖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还给我甩脸看?他站起身,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却见吕诗淼一脸讶色,抱着手机,茫然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