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0章 一支粉色唇膏
    折腾一宿,简单洗漱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十一点多,苏韬才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接通电话之后,道:“吕主任,感谢我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有空请我喝一杯咖啡,你宿舍里那种速溶咖啡,就可以了。”

    吕诗淼叹了口气,苦笑道:“婚,没离得成!”

    苏韬皱眉,疑惑道:“乔波那家伙反悔了吗?”

    吕诗淼摇头道:“是他爸不同意,乔波拿不到户口本。”

    苏韬沉默片刻,无奈道:“乔德浩不给户口本的理由是什么?”

    吕诗淼满脸憔悴,道:“当年我和乔波结婚,他花了不少钱,如今财产没分明白,他不允许我们离婚。其实我想好了,只要他愿意让我和乔波离婚,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为什么不要?”苏韬摇头道,“是你的,就应该全部给你。”

    吕诗淼怅然所失,叹道:“总而言之,谢谢你昨晚替我收拾了乔波,他今天跟我见面,竟然没有说半句脏话,这让人难以想象。”

    苏韬暗忖吕诗淼也是被乔波折磨得够呛,只不过没骂她,就已经觉得够好,安慰道:“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打电话,如果乔波还敢跟你纠缠,我会让他对世界彻底失望。”

    正准备挂断电话,吕诗淼鼓足勇气的,道:“其实还真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你。”

    苏韬笑道:“尽管吩咐。”

    吕诗淼叹气道:“我准备搬出来住,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陪我去看看房子吧。”

    苏韬知道吕诗淼为何会邀请自己,昨天刚爆出一条新闻,汉州有一个女白领租房,被黑中介骗财又骗色,影响范围还挺大,传得人尽皆知,笑道:“没事,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

    这也就是美女的优势了,只要一开口,从来不缺少护花使者。

    刚挂断电话,王鹏在门外敲门,喊道:“师父,起床没,有美女找上门了。”

    苏韬皱了皱眉,穿上衣服,洗漱一番,来到大厅,就见到清秀的女子正襟危坐在椅子上,她见到苏韬之后,慌乱地站起身,只敢用眼光瞟看苏韬。

    女子,年龄不大,头上戴着个白色的发卡,黑长柔直的长发披萨在两肩,瓜子脸,柳叶眉,未施粉黛,但唇红齿白,比一般女子化淡妆还要清秀可人,她穿着白衬衫,黑色的背带裙,衬衫领口有两粒泛着银光的水钻,让人眼前一亮。

    苏韬响起她是谁,笑道:“你是叫夏荷吧?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夏荷从粉色皮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轻轻地放在桌上,压低声音道:“这张卡我不能要。”

    苏韬没想到夏荷还挺有骨气,正常人都难以拒绝一百万的诱惑,不过从夏荷的穿衣打扮和言谈举止来看,苏韬大致能猜出夏荷拒绝的原因,她有良好的家庭背景,一百万在她眼中比起尊严,微不足道。

    苏韬叹了口气,耐心地解释道:“昨晚你受到了侵犯,这是对你的补偿。”

    夏荷摇头,坚决地说道:“我不能要这张卡,密码是六个一,你自己处理吧。”

    言毕,她提着粉色小巧玲珑的皮包,迈着轻快地脚步,走出大厅。

    门外有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等待着,夏荷坐在后排,打开车窗,下意识地朝门口望去,让她很失望,苏韬并没有跟出来。

    “小姐,现在去机场吗?”司机语气平和地问道。

    夏荷点了点头,道:“走吧,时间还来得及”

    司机慢慢地加速,夏荷脑海中不知为何翻滚起昨晚发生的一切,苏韬用那根手指无理地侵犯了自己的私人领地,夏荷活了二十多年,有着出众的外表,优雅的气质,良好的天赋,她唯一不敢面对的就是自己身体最神秘的部位,每当沐浴的时候,都会有种羞臊之感,但那个男人昨天竟然碰到了那里,而且让她触碰到了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

    尽管他说,是为了救治自己,但他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

    夏荷默默地记下了苏韬,今天将那张卡丢还给苏韬,与自己在不在乎那一百万无关,而是夏荷下意识不想让自己就这么与第一个男人擦肩而过。

    送走夏荷之后,苏韬将那张银行卡收了起来,这里面的钱,他自然不会动用,等找个机会,还是给那个小姑娘吧。

    自己若是动用了这笔钱,所作所为,真有点像那种敲竹杠的地痞混蛋了。

    苏韬打开电脑,先更新了一下三味堂官网的信息,然后打开电子邮箱,里面有新邮件,是晏静发来的关于医王大赛的资料

    第七届中医文化论坛暨新生代医王大赛,参赛选手合计三十二名,分别来自于全国各地,能拿到参赛资格的,均是在中医领域有足够的背景及个人实力的出色人才。相比较于之前举办的淮南中医药大学的内部大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资料重点介绍五个种子选手,苏韬有意关注两人,应该是此次医王大赛呼声最高的人,第一就是曾经间接交手的王国锋,第二则是药王谷首席弟子白矾。

    王国锋是目前中医界公认的医术第一,主要因为其师门道医宗,是如今中医最大的流派,不少门人都在卫生系统占据举足轻重的重要,他的父亲也是屈指可数的国医。

    苏韬观察过王国锋的医术,在养气上因为源自于道家学派,雄浑程度比自己还高一筹,不过,在实战过程中,稍微有点迂腐,不求变通,这点比不上自己,若是遇上王国锋,能有六成的胜率。

    相对而言,苏韬更为忌惮白矾,因为与药王谷这几次接触,这个宗门出来的人,路子都偏诡异,经常让人防不胜防,自己在方剂学的研究上,不弱于针术,但药王谷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想要赢过他们,必须要躲过阴谋诡计才行。

    当然,像这种高级别大赛,任何参赛选手都不可小觑。以王国锋上次输给苏韬为例,其其实若是苏韬去治疗覃媚媚,恐怕也得费一番周章,只是前面由王国锋打好基础,自己稍加利用,才顺利解决,其中有着灵光一闪和运气成分在内。

    既然决定参加比赛,苏韬自然得全力以赴,他外表看上去对什么事都不在乎,其实内心是一个很勤奋与扎实的人,这是长期学习中医养成的习惯。其实中医比西医更加讲究精准与严谨,一个药方记错了一味药的剂量,极有可能影响病人的病情,导致不可挽回的大错。

    蔡妍中间来到房间,看过两次苏韬,给他续了两杯水。

    苏韬佯做工作,偷偷地看了她几眼,暗忖蔡妍最近身体稍微恢复,身材显得玲珑婀娜许多,尤其是胸口饱满丰润,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想多瞅几眼。

    蔡妍并不知道苏韬心怀鬼念,见他表情看上去很纠结,凑到他的身后,望向电脑,琢磨着帮他参考意见,苏韬嗅着从蔡妍身上传来的香味,顿时觉得身体飘飘然,两人贴靠得很紧,苏韬故意伸了个懒腰,将手撑开,虽然蔡妍反应很快,但胸部还是被蹭到,火辣辣的酥麻。

    她脸红耳赤,皱眉道:“你这是故意的吧?”

    苏韬打了个哈欠,答非所问道:“我研究的可是机密文件,不能给别人看,如果你知道了,可是要灭口的。”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不过,就是小视频呗,还装模作样的,放心吧,像你这个年纪,看点小视频,也能理解,毕竟血气方刚啊。”

    苏韬莫名其妙,就看到是网页上弹出个对话框,一个穿着暴露皮衣的女子,抚摸着胸部,作出撩人的姿势,他不仅老脸微红,苍白无力地解释道:“恶意广告插件。”

    蔡妍当然知道,见苏韬一脸羞涩的模样,还是很得意,她故意表现得很无趣,提着热水壶走了出去,那很欠的模样,惹得苏韬恨不得将她直接摁在地上,狠狠鞭挞一百次。

    旋即,他冷静下来,对蔡妍的感觉越来越邪性,同居一个屋子,苏韬不自觉地将她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尽管明知这种感觉不对,但他又越来越享受这种金屋藏娇的感觉。

    让这种复杂、懵懂、甜美的滋味,在发酵发酵吧,那样果实品尝起来才更加美味,苏韬嘴角浮现出狡黠的微笑,他骨子里有那种岛国动漫中的养成怪癖,当青涩的树苗,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开花结果,那时候才是最为喜悦的。

    将邮件下载到文件夹,并进行归类,然后关掉电脑,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美艳动人的人妻院花吕诗淼打来的电话,“我在三味堂门外等你。”

    “给我十分钟梳洗、更衣、化妆。”

    “大男人化什么妆,你是女蛇0精变的吧?”

    其实只不过了两分钟,吕诗淼就发现苏韬阔步走来,他毫不犹豫地上了副驾驶。

    吕诗淼上下打量苏韬,淡淡笑道:“化妆的时间太仓促了吗?嘴唇发干哦,要不借唇膏给你?”

    “好啊!”苏韬没有丝毫犹豫,伸出手掌。

    吕诗淼无奈一笑,整个人探身到后排,取来随身带的坤包,从里面取出一支粉色的唇膏。不过,当递给苏韬的瞬间,她有点犹豫,若是苏韬直接用了,岂不是相当于间接接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