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69章 胸怀泡妞宝典
    乔波如同烂泥般被丢出了钱柜。因为这么一折腾,众人也没有了唱歌的兴致,夏荷被晏静安排车辆送回了学校,于波被带到三味堂,做了石膏固定,刀魔的手法太重,不仅伤到了他的筋骨,还伤到了脾脏。

    苏韬还给他配了几副中药,不过于波心态倒是不错,对苏韬佩服得五体投地,表达了由衷的敬仰之情。

    举手投足,勒索恶人一百万,这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薇拉回了酒店,蔡妍最近身体刚刚恢复,早已洗洗睡了,苏韬走出诊室,晏静还坐在大厅没有离开。

    苏韬便泡了一壶茶,他很少给人泡茶,但茶艺却是不俗,十来分钟过去,一股茶香扑鼻而来,晏静很意外,取过苏韬递过来的茶水,泯了一口,笑赞道:“没想到你的茶艺这么精湛,都说好的茶师能跑出回味无穷的茶,今天我算是品尝到了。”

    苏韬淡淡一笑,目光落在晏静的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均匀纤细修长,惹人遐想,“想要做一名好的中医,茶文化也是必学的科目。因为茶上可清头目,中可消食滞,下可利小便,是天然的养身和保健品。”

    晏静见苏韬点头晃脑,没好气地笑道:“有时候听你说话,像个江湖骗子。”

    苏韬皱了皱眉,纠正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前段时间电视节目里有个伪专家,整天推销绿豆治百病的理念,导致绿豆一时之间价格飙升,那才是江湖骗子。我跟你说的是正理,教你正确的养生理念。”

    晏静摆了摆手,面色凝重,叹气道:“你应该能猜出,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吧?”

    苏韬点了点头,道:“没抓到刀魔?”

    晏静叹了口气,道:“刀魔十分狡猾,知道燕老会追踪他,所以故意设下个陷阱,伏击了燕老……”

    苏韬惊讶道:“莫非燕老受伤了?”

    晏静叹了口气,道:“没错!不过,那刀魔也受了不轻的伤,按照燕老的猜测,没有一年半载很难恢复,所以他短时间内不能出来作恶。”

    苏韬连忙起身,往屋内走去,提出个行医箱,晏静似乎才反应过来,疑惑道:“你想给燕老治病?”

    苏韬没好气道:“难道你只是想找我聊天?”

    晏静无奈摇头,笑道:“我还真只是打算跟你聊聊,不过现在想起来,你好像是个不错的医生,或许给燕老治疗一下,能对他的伤势有帮助。”

    苏韬一脸无语,道:“我岂止是不错的医生?世界上医术能超过我的,不超过一个巴掌。”

    晏静白了他一眼,笑道:“你就吹吧。”

    苏韬心里不爽,故意朝她胸口狠狠地看了两眼,那胸部浑圆往前怒突着,最上面露出一道若隐若现的沟壑,光滑白腻,不仅暗忖没有经过人工处理的真奶,能保持得如此挺拔,真正实属不易。

    苏韬目光上移,见她嘴角浮着一抹笑意,暗忖女人都口是心非的妖精,心里怎么想的,偏偏不表现出来,这点让人不爽看,又无可奈何。

    夜雨悄然无息降临,夏末秋初,空气中透着一股清爽的味道,雨水砸在车窗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半个小时候,宝马车速度平缓地停靠在在一栋古风感很强的楼宇前,青色瓦砖,八角飞檐,门前两只石狮子伫立。

    一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少女站在门口似乎等待多时,苏韬下了车,将车钥匙丢给晏静,晏静接过钥匙,与苏韬介绍道:“这是燕老的孙女,燕莎。”

    燕莎属于那种长相甜美的萝莉少女,头发很长,刘海齐整遮住额头,小巧精致的脸蛋,粉嫩红润如同苹果,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露肩t恤,下半身穿着条蓝色的七分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蓝白色帆布鞋,头发披洒开绵延而下触及腰*臀之间,她眼睛很大,没有带美瞳,但显得异常的水灵。

    燕莎惊讶地望着晏静,疑惑道:“晏姐姐,你不是说带医生来的吗?”

    晏静朝苏韬望了一眼,道:“他就是医生。”

    燕莎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怀疑道:“他这么年轻,能治好我爷爷吗?”

    晏静笑了笑,道:“你难道信不过我?”

    燕莎漂亮的大眼睛在苏韬身上扫了又扫,一点面子都不给,说道:“我当然信得过你,但是我信不过他呢。”

    苏韬早已被人质疑习惯,笑道:“先带我去见你爷爷吧,行不行,口说无凭,还是得靠真本事。”

    燕莎走在前面,朝苏韬深深地看了两眼,道:“跟我来吧。”

    在二楼的书房,苏韬见到了燕无尽,他身上做了简单的包扎,但血水还是渗出了绷带,苏韬皱了皱眉,放下行医箱,连忙走去,在燕无尽胸口位置轻轻地点了两下。

    燕无尽睁开眼,道:“你会点穴法?”

    苏韬点头道:“点穴止血法,并不难。”

    燕无尽摇头,苦笑道:“如果不难的话,我自己就可以止血,何必请你来帮忙呢?刀魔的刀气伤了你的筋脉,所以你暂时没法调用体内的真气,所以必须要一个懂气的医生,通过外力来帮我止血。”

    像燕无尽这样的武学宗师,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苏韬熟练地给他重新更换纱布,并涂抹特制的金疮药,望了一眼燕莎,笑道:“您孙女练过武,应该能帮你止血。”

    燕无尽有点惊讶,因为苏韬能瞧出燕莎身怀武功,就凭这眼力,充分说明他的实力。燕无尽摇头苦笑,道:“她手上没有轻重,弄不好,直接就把我这个老头子的小命给葬送了。”

    燕莎听见此话,面色一红,低着头望向自己地面,脚尖踢地,一次又一次。

    治疗的过程并不长,尽管燕无尽年纪大了,但根基扎实,刀魔的刀气厉害,但伤势不算太严重。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燕莎送两人到了门口,燕莎拍了一下苏韬的肩膀,道:“对不起啊,我为刚才对你的无理而道歉。”

    苏韬只觉得肩膀一沉,燕莎这一巴掌力量十足,还带着气劲,震得她半条胳膊发麻,终于知道为何燕无尽不敢让孙女给他点穴止血,忍住疼痛,勉强笑道:“不知者无罪,今天燕老受伤,跟我也有关系,所以我应该做的。”

    燕莎仔细盯着苏韬看了两眼,淡淡道:“那就不送了。”

    苏韬和晏静上了车,晏静从侧镜可以看到燕莎停在原地望着车子,淡淡笑道:“没想到你的魅力还挺大的,燕莎小姑娘似乎对你有意思。”

    苏韬哑然失笑,道:“怎么可能?不过刚见了一面而已,我虽然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但还不至于连这么小的女孩,都能让她对我一见钟情啊。”

    “永远别低估女人的第六感。”晏静侧脸凝视苏韬,“仔细观察一下,你的确挺耐看。”

    苏韬手掌伏在方向盘上,手指打着节拍,笑道:“晏总,你口水流下来了啊。”

    晏静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淡淡笑道:“我过了少女怀春的年纪。”

    苏韬偷偷地瞟了晏静一眼,故意道:“我就喜欢成熟点的女人,多情充满风韵,妩媚内涵有嚼劲。”

    晏静没想到苏韬说了这么一段俗话,噗嗤笑出声,道:“小弟弟,你现在跟我说话越来越放肆了啊,是不是我对你太温柔,所以你忘记我的外号了?”

    “毒寡妇吗?怎么会忘记!那只漂亮可爱粉嫩的小蜘蛛,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让我经常在睡梦中对它遐想无限。”此话出口,苏韬有点后悔,因为这段话太肉麻,有点瘆人。

    晏静莞尔一笑,觉得继续说下去,苏韬的话会越来越无理,她必须要保持自己冷酷的形象,转移话题,道:“想知道燕无尽和我的故事吗?”

    苏韬点了点头,道:“愿闻其详!”

    晏静叹了口气,道:“燕无尽的儿子名叫燕隼,武功超过他的父亲,不过在去年执行国家任务的过程中遇到危险,最终牺牲了。我是受到上面的指示,照顾好他的亲人。当然,燕无尽偶尔也会出面,帮我处理一些事情。”

    苏韬眼中露出恍然之色,感慨道:“没想到竟然是英雄的亲人,值得钦佩。别人都以为你无恶不作,其实那是一种误解。狠毒,不过是你保护自己的伪装而已。”

    晏静复杂地笑了笑,道:“别以为你多么懂我,我的确双手沾满血腥,世人的看法,并非缪传。”

    苏韬目光再次扫了扫晏静,白皙精致、宛若皎月的脸蛋,嘴角带着上扬的微笑,目光多情妩媚,令他升起征服的欲望。

    征服女人,如同治疗疑难杂症,需要对症下药,若想抱得美人归,必须要摸透女人的心灵弱点。晏静的弱点在于花颜,在于她其实很懂感情,只要慢慢这样继续纠缠下去,晏静会慢慢地削弱心灵防线。

    世界上没有包罗万有的泡妞宝典,因为每个女人都不一样,但如果你对心理学书籍研究得够多,能够了解女人内心在想什么,那么你在泡妞的大业上,将无往不胜。

    苏韬看过太多的心理学书籍,所以很懂人心,包括女人心。